第四百九十二章 潘局很满意/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很快的就被接起来了,里头传来了变态很是恭敬的声音:“老大。”

“在哪里?”李泽道看着那雨幕问道。

“凤鸣山山脚下这里有一棵大榕树。”变态说道。

“知道了,把人绑在那棵大树下然后你就可以去忙你自己的事情了,不用管了。”李泽道说道,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幅度。

“老大,万一……”

“那个地方本来就偏僻鸟不拉屎的,平时都很少有人过去更别说是大早上的了而且还下这么大的雨的。”李泽道说道,“再说了,就算被人发现然后救走了,到时在抓回来也就是了……你没被他看到脸吧?”

“老大,我很谨慎的。”变态觉得李泽道这是在侮辱他,毕竟他现在虽然是保镖兼打杂的,但是他之前好歹也是杀手中的精英啊,杀掉一个人跟玩似的更别说是绑架一个人了。

“哈哈,我的意思是,就算被他看到那也没事,毕竟你长着一张大众脸,他就算看了也会很快就忘记了。”李泽道笑道。

“……”变态很是委屈,虽然他是没有老大帅啦……当然了就算真的比老大帅这也不能承认的,要不然老大会生气的,他一生气让自己去整容那怎么办?

但是即便他不帅的他也长得很有特点好不好?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道将手机放入兜里然后回到宿舍里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的,这才跟赵小希打了下招呼的,然后到隔壁宿舍借了一把伞。刚刚他到这宿舍通知今天不用军训的时候发现这宿舍有伞,于是便跑过来借了。

相比起自己宿舍那种显得很是死气沉沉的氛围,李泽道更喜欢隔壁这宿舍,此时住在这宿舍的四个学生正围在一起打牌,显得其乐融融友谊深厚的样子,气氛很好。

李泽道也想跟其他几个舍友其乐融融一下的,但是一个太腼腆了,一个就是棺材脸,另外一个则笑得很假的但是背后可能会捅你刀子的那种,这样一来想围在一起打牌聊天的显然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借了伞之后,李泽道便下了楼离开了宿舍区往外头走去,即便是有雨伞的,但是雨终究是太大了,所以等他来到离宿舍不远地方的那露天停车场的时候,李泽道的鞋子进水了裤管也已然完全湿透了。

当下李泽道来到他那辆奔驰suv跟前,平时为了保持低调的他很少过来开这车的,出去吃饭之类的要么用走路的要么打的,当然了,这车进入凤凰大学的通行证也已然办好了,以校长张国强对他的那种重视程度,这样的事情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便有一个老师亲自联系李泽道并且将通行证送过来了。

上了车之后,李泽道快速的启动了车子,开出了校园,往凤鸣山的方面行驶而去。

一个小时不到的,已然到了凤鸣山脚下,李泽道减缓了车速,通过那被大雨冲刷着的车窗以及那重重的雨幕,隐约的看到了不远处那仿佛被浓雾笼罩着的大树,不过却是没有看到那个被变态绑过来扔在这树下的那个人,想必是变态怕有人还真的闲着没事干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游玩的看到所以将那人藏在那大榕树那粗大的树杆后面。

当下李泽道开车缓缓的靠近那棵大榕树,最后车子停在了大榕树下,然后推开车门下了车。

雨虽然下得又大又急的,但是这课大榕树太大了,更是枝繁叶茂的,此时俨然成了一把纯天然的大雨伞,偶尔就几颗雨滴掉落下来,所以树底下的那泥土地面仍旧有些干燥,不像其他地方俨然已经有淹水的迹象了。

倾听着那倾盆大雨敲击着地面的那种声音,李泽道也注意到了一道细微杂乱的呼吸声,正是后大树后面传过来的,看来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变态把人藏在大树后面了。

当然李泽道大步的走了过来,来到了大树后面,已然看到一个男子被五花大绑的扔在这里了。

男子三十来岁左右的年纪,大腹便便肥头大耳的,此时他那张脸上满满的都是惊恐之色,不停的扭动着身躯的同时,喉咙拼命的蠕动着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他的嘴巴被紧紧的塞着一块布。

李泽道看着他嘴角微微翘起说道:“朱志文,今年三十三岁,表面上经营着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实则利用公司在做一些违法的勾当,涉猎黄赌毒这些违法行为……我说得没错吧?”

“嗯……”朱志文喉咙继续蠕动,眼神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看来压根就是小屁孩一个男子,他到底是谁?好像很清楚他的底子似的?就是他把自己绑到这边来的?他想干么?绑架勒索赎金又或者是他是自己曾经得罪过的人派来的是为了干掉自己?

他很想说话,但是嘴巴却是被堵住了,只能作罢了。

“哦,忘记了,你的嘴巴被堵住了,没办法开口说话的。”李泽道也想起这事儿,走到关意面前,一把把他嘴里的那块黑布扯了下来。

那股子令人作呕想吐的刺鼻汽油味终于消失,朱志文贪婪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虽然这新鲜的空气里面也交夹着潮湿腐烂的泥土的味道,但是对朱志文来说也是莫大的享受了。

“这不是擦车布吗?”李泽道很是无语的说道,随手把布仍在地上了,但是多少还是沾上了点布上的那机油。

虽然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但是听到李泽道亲口讲出来,朱志文仍然觉得难以接受,当下只觉得胃里翻江蹈海,喉咙里涌上来大量的酸水,然后怒视着李泽道大声吼道:“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但是你是谁我已经知道了。”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找你朱总过来是想了解一些事情,还希望朱总你能如实的回答我,答案让我满意了,那么皆大欢喜……”

说着李泽道的脸上已然有着一丝莫名的笑容了:“要是让我不满意的话,我也不会对你怎样,像杀人这种犯法的事情我可不敢去做……”

“……”不知道为什么,朱志文一点都不相信对方说的这句话。

“我最多就是见死不救,拍拍屁股走人……哦,走之前,我会把这块擦车布再次塞回你的嘴里的。”李泽道说道。

“你……你想问什么问题?”朱志文那小眼睛里有着一丝警惕,当然了更多的是惶恐。

“四月份末,你朱总开着一辆奔驰车在经过江河路的那个四岔路口的时候,把一个正当花季的叫作江茗的女孩子给撞飞了这事情,朱总没有忘记吧?”李泽道笑眯眯的看着朱志文问道。

“这……当然没忘记,当然没忘记。”朱志文心思涌动着对方大费周章的把他绑到这个地方却是问这事情的用意的同时,斟酌了下言语说道,“那天我有个重要的客户要去见,路车子是开快了点,不过我并没有违法交通规则啊,我是看到绿灯是亮的这才开过去的,谁想突然那个叫江茗的女孩子突然间冒出来了,我一个不注意的直接撞上了……事后,我也积极的对那个女孩子的一家子进行道歉赔偿了……”

说着朱志文轻轻一声叹息的:“哎,虽然经过抢救的命是捡回来了,但是还是变成植物人了,你说好端端的一个女孩的,为什么要闯红灯呢?”

“是啊,她为什么要闯红灯呢?”李泽道眼睛微微眯着看着朱志文问道。这也是他想不明白的一个地方,如果那个叫作江茗的女孩子出车祸这事情是潘少文的儿子潘枫叶整出来的,那他是如何让江茗乖乖的去闯红灯然后发生车祸的?

还是说这事情跟潘枫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他之所以在喝完酒之后说出那样的话完全是为了提高自己的逼格?

“你知道她为什么要闯红灯吗?”李泽道笑眯眯的问道。

“呃……我当然不知道啊……不过这事情我真的很自责,这段时间也在帮看能不能联系到好的医生的,让那个可怜的女孩子尽快清醒过来。”朱志文眼角微微跳了下说道。

这样如此细微的表情变化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捕捉到了,当下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幅度说道:“你能这样回答……嗯,不错,潘局很高兴。”

“潘……潘局?”朱志文一愣,事情貌似跟他所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是啊,潘局。”李泽道点了点头,给了朱志文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最近有人在暗中调查潘潘局,想对他不利,因此潘局正很努力的想剪掉任何一样会让人抓住的小辫子,潘少做出这事情潘局是知道的,所以让我来试探试探你是不是一个嘴巴严的人,不是的话……那就只好对不起了。”

“我当然是一个嘴巴很严的人啊。”朱志文赶紧表态,心里更是松了一口气的,这人是潘局派来试探他的人,那就说明他的小命无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