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判官的儿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一个身材干瘦的男子,那手黝黑干枯的就好像只有一张老皮贴在骨头上似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类似医生穿的那种白大褂,脸上还包着白布,看不清长相,就如同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尸体似的。

李泽道曾经见过这个家伙,而且还差点被他活活打死。

当日他进入沙漠里那遗迹的时候,就是被这个家伙还有他的一个同伙给偷袭的,最后迫使他服用下鬼丸二号,但是最后仍旧被打晕过去了,而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他躺在帐篷里。

按照爱丽丝的说法,他是被从遗迹里扔出来的……这家伙以为他死了所以把他扔出遗迹了?但是这样的高手又怎么可能犯下这种把晕过去的人当作死人的错误呢?

而之后遗迹被突然间出现的那巨大的流沙旋窝给吞卷进去了,李泽道还时候还幻想着这家伙也跟被流沙给吞进去了然后死无葬身之地了,现在一看,貌似自己还真的想多了。

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想继续要自己的命?朱志文身上的炸弹也是他安置的?灭口又或者是想炸死自己?

但是又不对啊,灭口的话他应该更早一点动手才对啊,而且他肯定也知道那样的炸弹是炸不死自己的,真想杀死自己的话压根就不用做出这种如此无聊的事情不是?

李泽道一脸警惕的盯着对方的,对方那冷漠的眼神同样的在盯着李泽道看,两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的。

李泽道没敢先动手,因为他知道对方的实力貌似不在他之下啊,那时候自己虽然服用鬼丸二号了,但是仍旧伤不了他,一旦先动手了说不定会露出什么破绽了然后被对方致命一击的。

再说了,当日他遇到的是两个人啊,谁知道另外一个是不是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偷袭他的?要知道偷袭本来就是他们这样见不得光的小人很擅长的事情。

对方也没有先动手的意思,李泽道不知道他的想法是不是跟自己一样的。

于是两人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的,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李泽道打了个冷颤的,并且觉得这太不公平了,他站在这边淋雨的,对方倒好,站在那大树下躲雨。

“你打不打?”李泽道没好气的大声问道,因为雨太大了,李泽道声音太小的话怕对方听不到,“不打的话我就要先回去了然后好好洗个热水澡换件干净的衣服,我感觉我都快感冒了。”

男子没说话,但是他动了,身体化作一道残影,瞬间冲出了那颗大树,进去了雨幕里已然来到李泽道面前,那干瘪的拳头更是举了起来重重的砸向了李泽道。

“师父……”李泽道大声吼道,然后蓄势完毕的拳头也紧跟着轰了出去,他是多么希望这种情况下师父能出现啊,虽然他有跟这个家伙一战的资本,但是他的那个同伙要是出现了,自己说不定就真的得长眠在这有诸多的冤魂的凤鸣山的山脚下了。

这时候要是师父出现了,别说是两个这样的僵尸了,就是十个,李泽道也敢跟他们叫嚣……反正师父会保护好自己的。

瞬间,从两人的拳头上释放出来打得那种拳风撕扯着空气,仿佛在身前形成一个真空的空道,霹雳啪啦的响声以及阵阵白烟冒起,将那逐渐变大的雨滴砸的四处飞溅,有的甚至直接被烫化消失在眼前。

男子不太明白李泽道喊出“师父”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但是瞬息之间他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却有些变了,比起之前在遗迹里的时候,这个家伙的实力增加了一倍不止,难道刚刚他喊“师父”的时候已然偷偷的服用下鬼丸了?就跟在遗迹里的时候服用鬼丸一样?

下一秒,“砰!”的闷响之声不绝于耳,两人的拳骨还没来得及接触,那拳头四周挟裹的劲气便进行激烈的冲突对撞。

他们像是战前的小兵,又像是开路的先锋,一定要获得首战的胜利,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下一秒,电闪雷鸣,天地为之变色……当然了,天空中的那种异像跟李泽道他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并没有本质上的联系,并不是说李泽道和那个僵尸一拳轰击出去了就开始电闪雷鸣的狂下大雨的,毕竟这是都市小说而不是玄幻小说……好吧,跑题了。

主要是他们出拳的时候,很是刚好的赶上了这么一个打雷的时机,当然了,雨一大早的早就开始在下了……所以在老天爷的帮助下,显得牛逼轰轰的。

雨越下越大,那冷冰冰的豆大般的雨点拍打在人的脸上让人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更痛的是拳头,那从拳头散发出来的劲道崩泄,然后才是骨肉相撞。

“砰!”的一声闷响的,两人的拳头已然重重的砸在一起了,没有任何的敷衍,也没有任何的运气,拼的就是谁更牛逼一点。

而拳头一接触之后,男子就知道情况有点不太妙了,这个家伙果然偷偷服用鬼丸了,而且还是鬼丸二号了,不然为什么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呢?

太恐怖了……鬼丸二号带来的效果太恐怖了!如果不是他的实力也不赖的话,恐怖被这样的拳头打到之后,直接被轰成渣渣了。

受那股反弹之力影响,李泽道的身体向后倒退了两步的只觉得气血翻涌的,而男子的则很是干脆的倒飞了出去,最后后背重重的撞击在那颗大榕树下,于是可怜的大榕树再次发出一声“哗啦啦……”的呻-吟声的,无数的树叶再次掉落。

而男子则觉得,喉咙里有腥甜之味传出,于是嘴巴一张的:“噗!”

他忍无可忍,猛地喷出一口带着殷红血水的肮脏之物,溅洒在地上那一大堆碧绿的落叶上,然后抬起头来,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李泽道看的……他也有服用鬼丸的冲动了。

李泽道甩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腕的刚想冲上去暴揍这个当日在那遗迹里嚣张得不可一世揍他如同揍一条死狗的王八蛋的时候,却是莫名的觉得后背一阵发凉的,就好像有一道很是危险的眼神正盯着他看似的,于是那迈出去的脚步猛地缩回来了,拳头微微握紧的,警惕着周围的一举一动的。

他知道,又有一个高手出现了,一旦他继续去攻击这个男子他势必也会被攻击,是那天在遗迹里碰到的那个钻进沙子里袭击他的那个人?

与此同时,男子吐完血之后,身形一闪的,人已然蹿到了那大树后面,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然后李泽道也感觉到之前那股锁定在他身上的让他别乱动的战意也已然消失得无影无终了,想必在那个男子逃走之后,黑暗中的那个人也已然离开了。

李泽道暗暗呼出了一口气的,那原本紧捏的拳头微微的松开了下,心里头有诸多的疑问的,却也知道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再说……在继续淋雨他说不定会感冒的。

跳上车启动车子离开凤鸣山的时候,李泽道皱着眉头心思涌动着,他觉得很是奇怪,刚刚锁定着他的那股战意里却是没带着杀气,换句话说对方仅仅就是警告他别乱动,而并没有杀他的意思。

而黑暗中的那个人并没有杀他的意思,这个被他一拳打飞的家伙呢?他也不是来杀自己的?那他是过来干么的?闲着没事干在朱志文的身上安放一个炸弹的?闲着没事干让自己打一顿的?

……

随着李泽道驱车离开,一片带着水珠的树叶再次从那大榕树上飘落下来,树叶落在的瞬间,身形一闪的,三道身影从树上那浓密的枝叶上飘然落地。

“没事吧?”判官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嘴角还有一丝血迹的牛头说道。

“没事。”牛头擦拭了下嘴角那血迹,声音沙哑低沉的说道。就算有事也不能说出来啊,谁让那小子是判官的儿子呢?

“觉得如何?”判官问道。

“跟在基地的时候比起来实力大涨了,他服用鬼丸二号了。”牛头说道,“我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我跟马面联手,还是能拿下他的。”

“这次他没有服用鬼丸二号。”判官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服用鬼丸二号?”牛头的脸色微微一变的,“这……不可能吧?”

一旁的马面眼里也满满的都是疑惑之色,毕竟这小子的实力他之前是见过的,如果没有服用鬼丸二号的话,怎么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能增进这么多呢?

“有什么不可能的?”判官说道,“他是上帝之手的徒弟,上帝之手曾经服用鬼丸,鬼丸的效果一直存在却是没有半点后遗症,他也有这样的能力。”

“……”牛头马面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我们接下来要弄明白的事情是,上帝之手跟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让鬼丸的效果一直存在的却又没有带来任何的后遗症。”判官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