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上官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判官,有一件事情我不理解。”牛头硬着头皮问道。他知道判官的脾气不是太好,如果你问的问题让他感觉到不爽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对你动手的。

判官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问吧。”

“既然他是你儿子,为什么不……”

“你可以闭嘴了。”判官目光落在了李泽道驱车离开的那个方向,冷冷的说道。

牛头乖乖的闭嘴了,在也不敢多冒出一个字了。

“知道今天为什么会让你去向他动手吗?”判官冷冷的说道,没等牛头开口的判官继续说道,“三个原因,第一,想证实一下他是不是像上帝之手那样,对鬼丸的后遗症有着免疫能力……”

牛头的嘴角微微扯了下,他突然间想到要是那小子的能力并没有变强的而且把自己一拳头打飞了,那时候判官应该会出现然后一脚把自己给踹飞吧?

“第二点,想验证一下他对其他毒药是不是有免疫能力。”说着判官看了地上那堆碎肉一眼。那颗被安置在这倒霉鬼身上的炸弹爆炸之后会释放出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气,但是那小子却是一点都不受影响,那么结果显而易见了。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想让他动手打你一顿,谁让他在遗迹的时候你对他下那么重的死手呢?”

“……”牛头差点被判官这话给噎死,脸上的那老皮剧烈的抽搐起来了。

说完之后,判官身形一闪的,已然消失在那里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似的。

马面则眼里满满的都是同求的看着牛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的以示安慰,然后说道:“那个……辛苦了,回去请你喝酒。”

“那天你也动手了。”牛头那沙哑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那个……那天我就是抓了他的脚一下而已啊。”马面吓了一大跳的连忙解释。

“我记得你抓了两下。”牛头说道。

“……”马面觉得这样想往你背后捅刀子的朋友不要也罢。

……

李泽道离开凤鸣山之后径直驱车来到了母亲肖蔷薇那别墅里,肖蔷薇见他竟然跟个落汤鸡似的,心疼得不行了,责备他两句的赶紧帮他放了洗澡水又找来了干净的衣服。

面对肖蔷薇的这样关心,李泽道傻乎乎的笑着心里无比的享受,从小到大,他缺少的就是这样的充满母爱的呵护。

很是舒服的躺在那带着按摩功能的浴缸里,李泽道心思涌动着,心里想的都是早上凤鸣山山脚下发生的那事情。

朱志文身上的炸弹是谁安上去的?那个僵尸?但是他好像没有那样做的理由啊,他想杀死朱志文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轻松,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那样的炸弹是对自己产生不了任何威胁的,何必放炸弹多此一举呢?

变态放的?他背叛自己了?

又或者是自己到凤鸣山之前,就已经有人在自己之前在变态之后到达凤鸣山了并且把那炸弹安置在朱志文的身子地下,那么那人是谁?潘志文的人?

最最让李泽道觉得头疼的是,那个僵尸到底是谁?属于哪个势力的?来凤凰市又因为什么事情?明明有机会杀死自己的他们为什么不动手呢?

足足泡了半个小时的澡,李泽道这才擦干身体,换上了肖蔷薇帮他准备的那很是合体的更是能展现出他的英俊不凡的气质衣服之后,来到了客厅。

“赶紧过来喝杯姜汤,淋雨了可别感冒了。”肖蔷薇说道,在李泽道泡澡的时候,她已然将姜汤熬好了,做饭的阿姨想帮熬的,肖蔷薇拒绝了,这样的事情她想自己来。

“好的,妈。”李泽道微微一笑走到肖蔷薇跟前坐下,接过她递过来的那杯冒着热气的姜汤,小口的喝了起来了。

一身运动服休闲打扮的孟静酷酷的坐在那里,也不多多说话,李泽道向她问好的她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啥,对于这个“好色”的有好几个女朋友的师弟,她仍旧没有多少好感。而且心里着实很是纳闷,这个家伙呆头呆脑的为什么那些女生还趋之若鹜呢?

难道……呆头呆脑好摆弄?

“会不会太辣一点,要不要加点红糖?”肖蔷薇问道。

“不会的,刚好。”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心却是暖暖的甜甜的,就好像喝的不是那种辣嘴的姜汤,而是蜂蜜水似的。

“那就好。”肖蔷薇的脸上绽放出笑容说道,“我也很久没熬姜汤了,以前刚认识你父亲的时候,他有一次淋雨了……”

肖蔷薇的表情已然有些黯然了,后面的话在也说不出来了。

李泽道嘴里突然间也有些发苦了,将杯子放在桌子上之后出声问道:“妈,你跟……我爸是怎么认识的?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自从跟肖蔷薇相认之后,自从知道李大海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自从知道自己其实不姓李而是姓上官之后,李泽道就有有些好奇的想知道自己那亲生父亲的一些事情了,但是他却是很少主动的提起,因为怕影响到肖蔷薇的心情。

至于师父,总是以自己的太差劲了为由的压根就不让自己多了解一些事情。

所以直到现在,李泽道仅仅只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复姓上官,自己的父亲名叫上官浩宇,然后……没了。

他是不是长得跟自己一样帅气?李泽道不知道。

他笑起来是不是跟自己一样帅的?李泽道还是不知道。

为什么除了帅还是帅的……因为李泽道觉得说到底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所以长得帅是很重要的。

还有他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失踪了?现在是死还是活的?自己父亲的父母或者那些七大姑八大姨都哪去了?李泽道依旧不知道。

肖蔷薇眼神有些哀伤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像是为了掩饰她的那种哀伤似的,目光旋即移开落在桌面上那杯冒着热气的姜汤,就好像那热气非常吸引他的眼神,当下轻声说道:“这些事情终究是该让你知道的……”

孟静却是很是不满的扫了李泽道一眼,这个混蛋竟然想了解这些事情的,那夫人不是又要伤心了吗?当然了,作为一个女人,她心里其实还是挺好奇的,因此她虽然面无表情的,但是耳朵却也偷偷的竖了起来了。

“你已经知道了,你父亲复姓上官,名叫浩宇,是一个很帅很有魅力很阳光却又好像没长大的男孩……”肖蔷薇轻声说道,嘴角却是微微翘起,显然的想起了当初的一些有趣又温馨的往事。

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他跟我一样帅气。”心里却是黯然一片的,喉咙更如同有一口气堵在那里似的,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异常。

孟静翻了下白眼的,心想这个混蛋还真是不要脸啊,天下间除非师父外,还有哪个男人是能称得上“帅”这么一个字的?

肖蔷薇脸上浮起了一抹笑容继续说道:“他是燕京大学考古系的学生,而我则是工商管理专业的,比他小一届……那天我上课要迟到了于是匆匆的往教学楼赶,在上楼梯的时候跟那时候正下楼的你父亲撞在一起了,你父亲吓了一大跳的,他想抓住我,但是他太笨了,他可没有你师父那样的身手,然后我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呃……”李泽道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滚下楼梯之后,我的脚摔伤了,我本来很生气的,但是那时你父亲一脸着急的,最后气喘吁吁的抱着我往医务室送的,后来又在医院里陪了我一个礼拜的不停的向我道歉,于是我原谅他了,我知道他并不是故意的,也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也很内疚……”

“然后你们就……好上了?”李泽道问道。

“没有,一开始就是朋友罢了。”肖蔷薇说道,“后面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日久生情吧,然后一点一点好上的,之后,你父亲跟我说起了家里的情况,我这才知道,他的爷爷竟然是上官文……”

“上官文?”李泽道微微一愣的,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好像听谁说过似的。

“他曾经燕京大学的校长,是一个在经济领域以及考古领域都很有名气的人,是玉石鉴赏届泰斗级的人物,只要有他老人家鉴定的玉石,瞬间就会增值了不少!”肖蔷薇说道,“只不过我跟你父亲认识的之前,他老人家就已经因为心脏病发作去世了。”

李泽道心思涌动着点了点头,却也想起他是从谁那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了,那天燕京大学现任校长北堂玉亲自到美集中学邀请他报考燕京大学的时候曾经提到过在二十多年前,当时的校长也就是他的恩师上官文文亲自到美集中学来,也是为了一个犹如妖孽的学生,李泽道现在已然知道了,当年的那个学生就是师父他老人家。

但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年的那个校长上官文竟然是是他亲生父亲的爷爷,也就是他的祖父,换句话说,他跟北堂玉多少还是有点渊源的。

“妈,后来呢?”李泽道问道。

“后来我们好上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认识几个包括你师父在内的你父亲的几个兄弟。”肖蔷薇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