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仇人?/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现在都是一些了不得的人物,你师父现在所取得的成就自是不用说了,还有陈小莫,他现在已然是军中的大佬了,还有一个叫作齐小黑,那时候很是腼腆的一个人,现在已然是全国有名的心里大师了,咨询一个小时以万计算。”

李泽道点了点头,当然了,这两个人他压根就没听说过,当下问道:“妈,你为什么称呼我师父为‘姐夫’?”

“因为你父亲的堂姐跟表姐都是你师父的女人。”肖蔷薇解释道。

李泽道再次点了点头,却也没在这事情上继续纠缠了,毕竟他最迫切想知道的事情是他父亲失踪的原因以及他的生死情况。

当下说道:“妈,后来呢?”

肖蔷薇看了李泽道一眼,她知道自己的儿子真正想知道的是什么事情,当下眉宇之间已然有着一丝安然痛苦之色了,轻声说道:“后来,我们结婚了,你父亲在某个单位工作,而我则在辉煌国际任职,并且很快的就有了你,我们每天都很快乐,期盼的你到来,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李泽道的心一颤的,他知道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即将被揭晓。

肖蔷薇那张精致高贵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痛苦之色了。

那一天跟往常一样,她在距离她那家不远的那公园里散步的时候,却是突然间肚子一阵剧痛,疼得她无力的瘫倒在那草坪上,连呼叫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没过多久的,李泽道就迫不及待的从娘胎里出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光着膀子,肚脐旁边有一块暗青色的胎记胎记的男子出现了,他看着肖蔷薇在那边又是无力又是欣慰的看着这个刚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儿子,那张脸上满满的都是慈祥般的笑容。

他还看着肖蔷薇把脖子上的一块玉摘了下来,轻轻的放在了孩子的怀里,然后动作很是艰难的从她那小包里翻出一个把手机,就要拨打电话。

就在这时,男子大步向前的,动作很是野蛮的就这样把李泽道从肖蔷薇的怀里给夺走了,很快的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拼命的想夺回自己的儿子的肖蔷薇了,最后却是因为太过虚弱了,直接倒地不起了,临昏迷前,她隐约的看到了那个赤着膀子抱走他儿子的男子的肚脐旁边,有着一块暗青色的胎记。

而且噩梦远还没结束,当肖蔷薇醒来的时候,才知道,她的丈夫竟然失去踪迹了,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其人影。

听着肖蔷薇那略显低沉的哀怨的声音,李泽道像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眼睛越来越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的,身体更是轻轻的颤抖起来了,然后他伸手把用绳子绑着挂在脖子上那隐藏在胸口位置那块李大海留给他的那玉掏了出来,抓在手里,手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了。

肖蔷薇看了李泽道那张很是难看的脸,看着他那紧紧的抓着当日她亲手放在刚出生的他身上的那块玉,伸手抹了下他那微红的眼眶,表情黯然声音低沉的说道:“想必有一些事情你已经猜到了。”

李泽道的身体再次一颤的,脸色更是难看了。

是的,有些诶事情他已然猜到了,他跟李大海相依为伴十八年的,又怎么不知道他的肚脐旁边有着一块暗青色的胎记?这玉更是他离开的时候留给他的,换句话说……李大海就是当日把自己从亲生母亲身边强行抱走的那个赤着膀子的男子?

原本不仅仅给了他父爱还给了他爱的最后为了不拖累他选择找个地方默默死去的李大海竟然是人贩子?竟然是那个心狠手辣的从一个母亲手里抢走她的命根子的凶手?竟然是……他的仇人?

李泽道的表情僵硬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为什么事情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呢?

“泽道……你没事吧?”肖蔷薇见李泽道如此,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握住他那正轻轻颤抖着的手,却是只觉得入手冰凉的,当下轻轻的握紧,心里却是一声重重的叹息的。

“妈,我没事……我没事……”李泽道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心里死灰一片的,如果李大海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自己应该如何面对他?继续称呼他一声“爸”?还是一脚过去的把他给踹个半死然后大声的责问他当初为什么要如此狠心的把他给强行抱走?

“你继续说吧。”李泽道深呼出一口气说道。轻轻的握紧了肖蔷薇的手,母亲的手是如此温暖的,这让他那颗暴躁不已的心稍微平静了一点。

肖蔷薇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背然后声音黯然的继续说道:“你的父亲也是在那一天失踪的,就好像从人家蒸发掉似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李泽道看着自己的母亲,心如刀割的,抓着自己的母亲的手更是用力了。

一个女人一天之内失去了自己相濡以沫的丈夫以及那刚出声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的儿子,这得承受多大的痛苦以及折磨?又得有多坚强的一颗心才能挺过来的?

“师父……也不知道我父亲到底因为什么失踪了?”李泽道问道。

肖蔷薇摇了摇头:“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他人在国外,之后他也动用了所有的资源人脉的试图找到你父亲的下落,但是皆以失败收场,不过之前你去国外历练的时候你师父跟我说了他对这事情的一些看法……咳咳……”

肖蔷薇轻咳起来了。

“妈,你没事吧?”李泽道赶紧帮她拍了拍后背的。

“没事……”

“夫人,先喝杯茶吧,你嗓子都哑了。”孟静已然送上了一杯冒着热气跟香气的绿茶递了过去。

“好。”肖蔷薇看着孟静柔声说道,然后身手接过孟静手里的拿呗茶,这么些人年,在她身边也就只有孟静陪着她,因此她早就将孟静当作是自己的女儿看待了,一些事情她也没想瞒着她。

喝了点茶润了润嗓子之后,肖蔷薇看着李泽道继续说道:“你师父说,你一出生就被抱走,而你父亲同一天就好像从人间蒸发掉似的……这是一场阴谋。”

“阴谋?什么阴谋?”李泽道的表情有些难看了。

肖蔷薇摇了摇头说道:“你师父也不是太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样的阴谋,不过他觉得或许那是一个针对他的阴谋。”

“……”李泽道不明白,自己一出生就被抱走以及自己的父亲从人家蒸发了怎么就成为针对师父的一个阴谋呢?

“你师父之前不叫王梓的,他的真实名字跟你一样,叫李泽道。”肖蔷薇解释道。

“……”李泽道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师父以前的名字竟然跟自己一样?他也姓李?还叫那名字?后来为什么改名换姓呢?

“你师父一开始觉得,这实在太有缘分了,他的好兄弟的儿子竟然跟我当初的名字一模一样的,于是他二话不说的,就收你做徒弟了……但是这仅仅只是巧合?会不会是某人精心安排的就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肖蔷薇说道。

李泽道表情迷茫的,他也想不到其中的关键。

“知道我是如何找到你的吗?”肖蔷薇看着李泽道问道。

李泽道摇了摇头,难道不是在大街上突然间看到了然后心有感应的说那就是我儿子那就是我儿子然后相认了?

“因为我无意中发现了李大海的尸体,看到他肚脐上那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那一块暗青色的胎记。”肖蔷薇眼神柔和溺爱的看着李泽道说道,“这才注意到你。”

“……”李泽道眼睛睁大,脸色狂变的,喉咙蠕动着,声音沙哑颤抖的说道,“你……发现他的……尸体了?”

虽然李泽道知道李大海已经不在这世上了,但是万一呢?万一他并没有死哪一天又回来了呢?他心里还是抱着这样的幻想的,正因为有这样的幻想,也因为害怕,所以他现在有钱也有人了,可是却又没有勇气去寻找李大海的下落。

万一……找到的是一具尸体呢?所以还不如抱着一丝幻想静静的等着有奇迹出现了这么一天,李大海自己回来找他了,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但是现在确定李大海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伤心?失落?心里一片灰暗?但是他又是那个硬生生的把他从母亲的怀里强行抱走的恶人……

见李泽道如此痛苦的,肖蔷薇心疼得不行了,眼眶更是红了,当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轻声说道:“我让人将他的尸体放在殡仪馆里冷冻着,想的话,你去看看他吧,他在怎么不是的也养育你十八年了……”

李泽道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的,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妈……你继续说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想知道所有的事情。”

肖蔷薇点了点头说道:“妈都告诉你,不过你也要答应妈,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找你师父,千万别自己乱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