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博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刚的那张大肥脸已然满满的都是愕然之色了,他看到了地上一片狼藉了,也看到了浩北哥躺在那里全身是血的,还看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的,身上都挂着彩。

“呃……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杨刚很是抱歉的说道,转身就要离开的。

下一秒,“砰!”的一声闷响的,杨刚只觉得自己那满是脂肪的肚子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的,然后他那肥胖的身体飞了起来,最后重重的砸在了酒吧里头的一张椅子上里,瞬间把椅子给压垮了,然后整个人重重跌倒在地上了,在也爬不起来了。

然后他很是努力的睁开了眼睛,想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结果他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的眼睛,这双眼睛的主人的脚还重重的踩在他的肚子上。

杨刚在也忍不住了,闷哼一声,嘴里呕出大股鲜红的血水。

李泽道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刚说道:“作为像你们这样的人渣,你们收钱然后去欺负那些好人获取获取什么利益的……在我看不到的情况下,我也管不着啊,也不会刻意去找你们麻烦的,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你不应该把你那邪恶的爪子伸向我身边的人啊,那样的话,我会很生气的。”

杨刚没说话,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对方那踩着他肚子的脚就如同两块大石头似的重重的压在那里,以至于他压根就说不了话。

“说吧,是谁委托你让你找人对凤凰大学那可爱的女孩子下手的?”李泽道脚从他的肚子上移开之后冷冷的问道。

杨刚沉默,他本来就是很精明的一个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之后已然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他好歹也是个商人啊,商人虽然逐利的但是也得讲究职业操守啊,这要是把雇主的信息给暴露了以后他生意还做不做了?

李泽道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冷漠幅度,然后一脚踩在杨刚的手臂上。

“咔嚓!”杨刚的手臂被他踩断了一只。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杨刚的嘴里迸发了出来,他的那张满是横肉的脸更是完全扭曲起来了,就如同一个包子似的。

“我并不是一个太有耐心的人。”李泽道冷冷的说道,“一分钟之后,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会在踩断你的另外一条胳膊的。”

“……是……一对年轻男女……其他的信息我就不知道了……真的……毕竟我们是认钱不认人的……”杨刚声音颤抖着赶紧说道,至于所谓的职业操守早就让他扔一边去了。

“你的答案我不是太满意。”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不不……”杨刚怕李泽道把他的另外一条胳膊给踩断了,当下声音惊恐的喊道,“我的那个地方有监控录像……是可以看到那两个人的长相的……”

“这个答案不错,我挺满意的。”李泽道笑了,就如同一个恶魔似的。

……

因为开学的时间刚好跟华夏传统的佳节中秋节时间差不多,所以凤凰大学新生入学军训的时候都有“博饼”这么一个传统活动。

所谓的博饼是华夏闽南人几百年来独有的中秋传统活动,是一种独特的月饼文化,也是闽南人对历史的一种传承。

相传,中秋博饼是郑成功屯兵时为解士兵的中秋相思之情、激励鼓舞士气,命部将洪旭发明的,于是,一代一代传下来,就成了如今闽南地区独具特色的民间习俗。

博饼是用六粒骰子投掷结果组合来决定参与者的奖品,传统的奖品为大小不同的月饼,总共有六十三块,设状元一个,对堂两个,三红四个,四进八个,二举十六个,一秀三十二个。

比如你将六个骰子往那种大海碗里投掷下去,六个骰子中出现一个“四”点,就代表一秀,那么就可以得到代表一秀的那个奖品,出现两个“四点”为二举,三个“四点”为三红,四个“四点”则为状元,而所谓的对堂则是将六个骰子摇出顺子出来。

对于这种博饼活动,像李泽道这种凤凰市人自然而然是是极为熟悉的,毕竟初中以及高中的时候,每年中秋的时候班级里也有组织过博饼的活动,让李泽道很是纳闷的是,那时候他脑子笨也就算了,运气也实在差到了极点,哪怕是最小的一秀他也没能投掷出来。

而对于马仁杰,杨柏树还有赵小希这样的外地来的人来说,则显得很是好奇了,所以当下午临解散队伍之前教官张二愣搬来了四盒学校发放里头装有大小六十三块月饼的礼盒以及四个每个里头放着六颗骰子的红色大海碗表示要博饼的时候,那些外地来的学生已然眼睛发亮了,一脸“宝宝”很好奇的架势。

当下张二愣简单的介绍了下博饼的规则的同时,眼神无意中从李泽道身上扫过的,眼里的那种惊恐之色一闪而过的,赶紧移开。

他已然知道李泽道的真实身份了,知道他是华夏特别的局的精英,难怪他的动作如此标准规范的,难怪他蛙跳了五圈就跟玩似的。

而他的三个战友更是托他的“福”而受到了严厉的处分的,就连排长都跟着倒大霉了。

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这个来自华夏特别局的精英却是像是啥事都没发生似的,每天很是准时的跟着大伙一起接受军训,很是认真的执行他这个教官发出的每一条命令。

但是方阵里有这么一个大神矗立在那里,张二愣只觉得全身都不对劲的,甚至他都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好像变小了,更是不敢随便板着一张黑脸了……张二愣觉得,他不是在训练所谓的新兵蛋子,他是在被当作新兵蛋子训。

唯一让张二愣觉得庆幸的是,这操蛋的军训总算快要到达尾声了,等结束之后他也就可以解脱了。

“听明白了没有?”张二愣大声喊道……他还是觉得自己这吼声犹如狗叫声似的,没有半点狼性啊!

“明白!”大伙很是配合的吼道。

除了李泽道,谁都没发现张二愣已然发生变化了,毕竟军训的第一天张二愣那种杀鸡儆猴的整人手段已然彻底的吓到他们了。

“很好,现在每排的排头过来领取一盒月饼以及一个海碗六个骰子,然后大家围在一圈开始博饼……解散!”张二愣大声吼道。

很快的,些身穿迷彩服的学生十来个围城一圈的,大伙投掷着骰子,叫喊着,大声笑着,其他方阵的学生也是如此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于是整个操场很快被那种极为浓郁的气氛笼罩着,有着如同过年一般的那种喜庆。

“哗啦啦……”李泽道抓起骰子随手往海碗里扔下去,最后摇出了四个四点以及两个一点。

“状……状元插金花……”有人咽了咽口水大声喊道,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于是大伙眼热的看着一脸不好意思的李泽道把饼盒里那块最大的月饼给拿走。

一圈之后,又轮到李泽道投掷骰子,李泽道抓起骰子随手往海碗里扔下去,最后摇出了顺子……对堂。

于是大伙又很眼热的看着李泽道拿走了那两块第二大的月饼其中一块。

然后又轮到李泽道,然后李泽道很是牲口的又投掷出其他人在这一轮的时候根本就没能投掷出的对堂,于是又一脸不好意思的拿走了最后一块第二大的月饼……

十分中不到的,李泽道所处的这一个圈子率先结束博饼,因为他们这十二个人已然把盒子里的月饼都瓜分完了。

只是这十二个人里,李泽道自己一个人就得到了其中的三十块月饼,那块最大的状元的饼是他得的,那两块第二大的对堂的饼是他得的,那三块第三大的三红的月饼还是他得的,那八块第四大的四进的月饼被他拿走了四块……

总之,李泽道就好像被赌神附体似的,拿起骰子这么随便扔下去的,必取走一块月饼,而且还是最大的那块……比如状元的月饼没了他就投掷出对堂,对堂的月饼没了,他就投掷出三红,三红的月饼没了,他就投掷出四进……

于是剩下的那十一个人看着李泽道就如同看到鬼是的……不,这时候就算是见鬼了他们也不会这么惊讶!

一投掷必有,而且还是拿走现有最大的那块月饼,这……太不科学了啊!他以为他是赌神高进?

见鬼的同时心里更是满满的都是悲哀的,要知道他们中还有人压根就一块月饼都没得到啊,更是还没好好过一把所谓的博饼的那种瘾的,然后博饼就已经结束了……太欺负人了有木有?为什么那么倒霉跟他一组博饼呢?

李泽道看着面前那堆积犹如小山的月饼,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大伙继续博饼哈,我肚子不太舒服,先走了……”说着将那堆月饼全部放回盒子里,然后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在众人那种愕然复杂的目光的注视下,很是潇洒的离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