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打胎/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医院里?谁送自己过来的?李泽道?梁博呢?”潘小婷一想起梁博,就立即想到在房间里的时候他的那副嘴里以及他说的那如此过分的话,瞬间心一抽痛的,就好像被针狠狠的刺了下一般。

等等……自己怀孕了?真的怀孕了?还是那个该死的李泽道胡诌故意吓唬自己的?应该是吓唬自己的吧?他又不是医生怎么可能自己自己怀孕了?再说了,第一次跟梁博发生关系的时候,虽然依着梁博的意思没有弄套套的,但是之后她有吃避孕药啊,不会怀孕才对啊。

“小婷,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别累着,别多想,否则对你肚子里的宝宝造成的影响不好。”吴鑫继续说道。

“……我……宝宝……”吴鑫脸色狂变的,“你说宝宝……”

“是的,你怀孕了。”吴鑫说道,心里却是微微一声叹息的,眼里的那种怜悯一闪而过的,却是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幕。

昨天晚上李泽道给她电话说他车里有个孕妇受到刺激了问她怎么办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李泽道的哪个女人的怀孕了。

而等她钻进李泽道的车里,看到晕倒在后座上的那个女人竟然是她之前的好朋友但是因为在燕京的时候发生了梁博喝酒胃出血的时候所以两人现在关系已然疏远的潘小婷,眼睛更是一下子瞪大了。

“你跟……她好上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还……怀孕了?”吴鑫很是艰难的问道,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小委屈的,毕竟真要怀上李泽道的宝宝了也还没轮到她不是?

李泽道伸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一脸无奈的说道:“你觉得我眼光有那么差吗?”

“……”吴鑫想了想自己的容貌,又想了想李泽道其他几个女人,然后又看了潘小婷一眼,觉得以李泽道的眼光应该是看不上她才对,毕竟潘小婷虽然长得不赖的,又擅长打扮,但是跟李泽道的那些纯天然的女人比起来,还真是只有被秒杀的命运。

“这……怎么回事?”吴鑫问道。

当下李泽道简单的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下,吴鑫这才知道那试图扒掉她衣服拍裸照的小太妹竟然是受梁博还有潘小婷的指使,气得小脸都抽搐起来了,而当听到梁博竟然说出那种如此不负责任的话的时候,心里反而同情起潘小婷来了。

因此在送潘小婷到医院的时候,她也在她身边陪着,现在已然是早上的时候了。

“我……我真的怀孕了?”潘小婷看着吴鑫,声音沙哑的问道。

吴鑫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真的怀孕了……”

潘小婷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那张脸煞白得可怕。

“你没事吧,小婷?”潘小婷这样让吴鑫有些担心。

“鑫鑫,我……要打胎。”潘小婷看着吴鑫,声音极度沙哑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现在就要打胎。”

吴鑫心里重重的一声叹息的,潘小婷的决定倒是在她的预料范围之内,毕竟摊上那样如此不负责任的男生,咬牙把孩子生下来了,到时孩子也不会幸福的,只是梁博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之前她是对他没有那方面的好感,却也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男生啊,各方面条件都好的。

然后又想起李泽道那张笑脸来了,如果自己怀上他的宝宝了,他会是怎样的一个反应?

一定会很开心的!

……

下午,李泽道结束了一天的军训之后,回舍换了下衣服的,便来到停车厂驱车来到了吴鑫跟潘小婷所在的那第二医院。

吴鑫的父亲毕竟是第二医院的副院长,要安排一个人流手术那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因此早上潘小婷提出要做人流之后,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她就进手术室了,然后手术的时间没太长的,手术就完成了,她肚子里那个才一个多月大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接下来的大半天的时间里,就是眼神有些空洞的坐在病床上,就好像人失了魂似的,吴鑫则陪在她身边,她怕潘小婷一个想不开的做出什么傻事出来。

李泽道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吴鑫回头见是李泽道过来了,脸上已然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然后站起身体来朝他走了过去。

“你来了?”吴鑫说道。

“嗯,带你们去吃饭……应该没啥事可以出院了吧?”李泽道问道,然后看了默不作声,就是他进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脑袋低下的潘小婷一眼。

“嗯,没啥事了。”吴鑫回头看了潘小婷一眼说道。潘小婷这样的事情已然不是身体问题了,而是心里,在医院里,她的心里只能继续压抑着,还不如赶紧出院。

潘小婷再次抬头,那原本空洞的眼神落在李泽道身上,已然多了一点色彩了。

“梁博呢?”潘小婷声音沙哑的问道。

“你对他倒是痴情。”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幅度。

潘小婷摇了摇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我就是想告诉他,我怀的是他的孩子,我不想稀里糊涂怀孕了还受到他那样的羞辱。”

李泽道耸了耸肩膀说道:“他现在应该在派出所吧?”

“派出所?”潘小婷一愣。

李泽道咧嘴一笑的,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说道:“是啊,听说昨天晚上学长在学校门口对面的那乐景大酒店里嫖-妓了,却是不给钱的,那个女人不干了,立即叫来了几个人高马大的人过来了,把学长狠狠的揍了一顿,还听说把他的两条手臂都给打断了,最后都被警察带走了……”

这样的事情的确是李泽道安排的,当然了,那个所谓的妓-女以及女人叫来的那两个流氓都是浩北哥这个可怜的家伙的人。浩北哥的两条胳都中枪了,现在都还包扎得就跟木乃伊似的呢,害怕李泽道这样的狠人再次对他下手的,自然而然的对他言听计从了。

一旁的吴鑫却是有些犯花痴了,这个家伙怎么笑起来这么帅这么阳光这么让人着迷呢?

“……”潘小婷那看着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眯了下。

“别问我说为什么了解得这么清楚,因为有人在论坛上爆料了,点名道姓的还贴出了学长的照片,我无意中看到这才知道的。”李泽道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估计要被拘留几天,而且学校会因为他piaoji然后开除他吧?”

“……”潘小婷这才发现,自己跟梁博的那怀心思跟手段跟前的这个家伙比起来,就跟过家家似的,压根就上不了台面啊。

潘小婷低头沉默,然后抬头很是郑重的说道:“谢谢你。”

然后看向了吴鑫,再次郑重的说道:“鑫鑫,对不起。”

“没事的,你想开了就好。”吴鑫微微一笑说道,重新跟好朋友和好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晚上我请你们吃饭吧,当作是对你们的那种歉意以及谢意。”潘小婷说道。

吴鑫看向了李泽道,李泽道微微一笑点头同意的,有人请吃饭他当然得去啊,不然也太不给面子了?而且他也算是拯救了一只迷途的羔羊,心情还是么么哒的,

……

军训初期是新鲜,过程却是叫苦不堪的,到后面反而有些麻木了,而到了最后一天,反而有些不舍。

明天上午,军训汇演之后,为期两个礼拜的新生军训就全部结束了。

张二愣站在李泽道所处方队的队列跟前,身体挺得笔直的,然后视线挨个从每一个男生脸上扫过……当扫过李泽道的时候,匆忙跳过,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这个“上司”从一开始就给他带来太多的震撼力了。

从一个开始的蛙跳完五圈之后还像没事的人似的,到中间一个人轻松的把他的三个战友都给打趴了并且让他们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处分,就连排长也跟着倒霉了。

在到前两天博饼的时候,他就站在那边看着,当他看到他竟然很是牲口的摇出那种点数的时候,被震撼得下吧差点掉了,对李泽道已然不仅仅是敬畏,甚至还有些膜拜了。

总之,这次军训,对张二愣来说是最难忘的一次军训,比上次还难忘……上次之所以难忘是因为他被安排在女兵方阵上,那方阵里有一个女学生竟然对他产生好感了,可是因为有严格的规定其实是那个女生实在长得太丑了所以张二愣义正词严的拒绝了。

当然了,包括这一次在内,他总共也就参加了两次新生的军训。

张二愣扫完大伙之后,僵硬着一张脸说道:“明天的汇演不算,今天算是最后一天军训了……”

有人开始眼眶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处啊。

“你们这几天的表现……我很满意。”张二愣说道,当然了,不满意也不行啊,谁让方阵里有一个大神呆在那里呢?

“嗷……”那个军训的第一天就当着大伙的面哭了五分钟的男生一个没忍住的叫出了声,就好像被这样表扬是一件很值得庆祝的事情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