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不是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热依木首领,对付这些卑微的人根本就用不着手枪,砍刀足以。”大伙儿杀气腾腾的说道。

“很好。”热依木很是满意的说道,“大伙儿记住了,这是圣战,咱们是斗士,是勇士,是上天选派下来清理这人间污秽的,咱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遵循上天的旨意,咱们是不死的……进去之后,放开手脚手脚大杀一场,特别是那个女人,一个要找到她并且将她杀死,这些人渣死得越多,这人世间的污秽就会越少,这个世界就会越和平,咱们民族翻身做主人的日子才会尽快到来,明白了没有?”

“明白!”众人说道,那眼珠子在那车里那昏暗的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现在时间还早,ktv里头的人还不够多,咱们在等一等,等人多一点之后咱们在进去清理垃圾。”热依木说道,“现在先闭目养神休息一下。”

“是,热依木首领。”

……

“关西ktv。”

李泽道坐在那停在ktv门口所在那马路的对面的车里透过车窗看着那闪烁着的霓虹灯,却是没有下车进去的意思,苏珊刚刚给他短信说,她们差不多快唱完歌了,大伙收拾一下最多五分钟就能离开ktv了,让他赶紧过来接她。

现在要是进去的话,天知道苏珊会当着她那些同事的话跟他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出来甚至是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出来的?

既然苏珊成为他的辅导员老师已然是铁一般的事实了,那李泽道也只想把他跟苏珊的关系定格在师生关系上,或者说关系很不好但是貌似还有点暧昧的师生关系上,并没有多余的想法……至少现在没有。

当然了,他从浩北哥那酒吧出来之后,就驱车来到了这里,也已然在车里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突然间,李泽道的眼神微微一眯的,他已然看到马路对面一行五个人从不远处缓缓的走了过来了,而且脚步踩得很重,就好像要把那水泥地面给踩出一个窟窿似的,而且这五个人皆穿着看似一样的长款风衣。

李泽道的眼睛更眯了,心想这几个人有病啊,竟然穿风衣?还是长款的?要知道现在虽然已经是秋天了,但是凤凰市仍旧闷热,压根就还没到穿风衣的地步。

然后随着他们愈发的走近,李泽道已然看清他们的脸了,并且感受到了他们身上的那种浓郁的杀气。

“这好像是……西域人?之所以穿风衣是为了藏住砍刀?专业的刀手?拿钱帮忙砍人?”一个个问题在李泽道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的。

然后李泽到看着他们大步的上了台阶往那ktv的大门迈了过去。

“去ktv……砍人?”又一个问题在李泽道那高速运转的脑子里一闪而过的,“估计是把人家的老婆给睡了然后被报复了吧?”

“西域人啊……等等……西域人……”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李泽道的脸色骤然间一变的,二话不说直接推开门,朝着对面的ktv狂奔了过去。

以此同时,那几个西域人早就踩着沉重的步伐迈进ktv那装修得极为豪华的大门里了。

“几位先生,请问有预定包厢吗?”收银台上,一个上身穿白色制服打着领结,下身是黑色长裙的女服务员站起身来,看着这几个男人极有礼貌的问道。

“……#¥%#¥¥……”其中一个男人一脸森然,声音沙哑的说出一连串女服务员听不懂的言语,然后在服务员表情有些迷茫的时候,突然间手伸了过去,一把掐住她的领子往前前一拉的。

下一秒,“噗!”刀子入肉的声音响起!

男人的另外一只手已然从大衣里头掏出一把藏在里头的砍刀了,在那女服务员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狠狠的捅进了她的腹部,血水瞬间喷洒了出来,溅洒了整个收银台。

“哐当!”的一声闷响的,一旁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有几瓶客人要的红酒的女服务员正好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看到那男人正一脸狰狞的对她露出了一个笑容,托盘已然滑落在地上了。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女服务员惊呼出声的同时,本能的要往后退,这时另外一个黑衣男子猛然向前,手里已然多出了一把砍刀,狠狠的朝她的脑袋砍了上去,那砍刀是如此锋利的,竟然一下子就把她的脑袋给砍下来了,瞬间鲜血直喷的,那颗脑袋更是像是一颗球似的,在地上滚了几下的。

而就在那把锋利的砍刀砍在那女服务员的脖子上的前两秒,离大厅这收银台最近的那个包厢的门被拉开,苏珊一行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包厢,只不过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一场残忍的凶杀案正在发生,所以出来的时候,除了苏珊外,脸上都有着意犹未尽的表情,要不是明天还得上班的,他们还想多唱一会儿呢。

“啊……”

服务员那声凄厉的惨叫的余音成功的他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然后他们看到了这如此骇人的一幕。

“啊……”孙丽以及剩下两个女辅导员见状瞬间吓得花容失色了,孙丽更是两眼一翻的,差点就这样晕死过去了。

至于钱如良康老师还有另外一个男辅导员则直接傻眼了,脑子里一片迷空白的。

最先离包厢走在最前面,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准备询问李泽道现在在哪里的苏珊同样傻眼了,虽然她有着被****绑架的经历,但是却也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啊,那颗脑袋就这样跟身体分家了,猩红的液体就如同喷泉一般的直接喷洒而出,然后那颗脑袋还在地上滚了几圈的……

苏珊的的胃剧烈的扭曲起来了。

“%¥……¥%*……”一连串拗口的吼声响起。

然后苏珊看到几双极为不善狰狞的眼睛正盯着她看,下一秒,其中一双眼睛的主人更是蹿到她跟前了,手里的砍刀更是毫不犹豫的朝她的脑袋砍了下去……

“要死了?”苏珊站在那里晕乎乎的想到,“这些人是谁啊,太残忍了吧?怎么敢如此拿刀随便砍人呢?”

苏珊的脑子突然有过无数的镜头,有她欺负人的,更多的是她被欺负的时候的镜头,这些镜头里都有一个名叫“李泽道”的男人在里头,特别是在阿姆斯特丹那别墅房间里的时候,李泽道毫不怜香惜玉的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抽在她的脸上……这个镜头更是反复的重播了好几次……

“啪!”一声清脆的把掌声响起,打断了苏珊脑子里的那镜头。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泽道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她跟前了,脸上带着一丝极为浓郁的煞气,而那个企图砍杀她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趴在地上了一动不动的,脖子却是有着诡异的扭曲,眼睛睁得大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是……你吗?”苏珊愣愣的看看站在他面前的李泽道,喉咙蠕动了下轻声说道,然后眼神一点一点的变成痴迷了,这真是一个让人由内至外爱到灵魂深处的男人啊,总是在你最危险的时候如此及时的出现在你面前的替你驱逐那危险。

“不是我。”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女人还有心情说这种没头没脑的废话的,没看到已经有两个无辜的人被杀了吗?没看到还有四个一脸杀气的男子正站在那里随时准备砍过来吗?

“是你,就是你……”苏珊的声音酥麻的,撒娇味道很重。

“……别说话,我很忙。”李泽道很是无语的说道。

“哦,好。”苏珊甚是乖巧的说道,然后闭嘴不说话了。

“……”对于苏珊的语气,李泽道很是不满意。

而在她身后,除了已然晕死过去的孙丽,钱如良这几个人只觉得突然间出现的这个男子貌似有点熟悉,却也没多想,毕竟眼前这一幕太过吓人了,让他们的思考能力变得迟钝,身体更是抖如筛糠的。

剩下的四个男人看着地上自己那同伴的尸体,又看了看李泽道,已然一脸的愕然之色了。

自己的同伴死了?真的死?这中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他们只知道他们在砍杀掉那两个服务员后,然后这几个人从包厢出来了,然后当看到这几个人竟然就是刚刚在门口见到的那几个人,而且那个务必抹杀掉的女人也在其中的,一下子心情就么么哒起来了……这也太没挑战性了吧?他们原本还想一个包厢一个包厢找,然后一个包厢一个包厢砍呢。

然后他的那个同伴便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准备砍死那个女人,结果一声清脆的把掌声响起之后,他的同伴就死翘翘了。

而且这个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屁孩是怎么回事?他的眼神为什么如此可怕的?看着他们及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是如此冰冷的,冷得他们只觉得心猛地一缩的……那是一种遇到极为危险的事情之后身体本能的一种反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