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 钢笔/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出现了这么一个不可否认的长得很是帅气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的大叔,马仁杰很是不满,其他那些男生同样如此,盼星星盼月亮的等了足足十分总总算把人给盼进来了,但是没想到最后进来的竟然不是美女,而是如此帅气的大叔……这不是欺负人吗?这不是在往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吗?

而且还迟到了,那么这个肯定不是一个好老师了,那么……好吧,睡觉的时间到了。

中年男子一脸平静的扫了全班同学一眼的,然后拿粉笔在黑板上刷刷的写下了几个算不得太好看的字:黄宇!然后开口说道:“同学们好,我姓黄名宇,黑板上这两个子就是我的名字,同时,我也是《华夏考古通论》这门课的授课老师……”

已然有人趴在桌面上打算去跟周公聊会天了,谁管你叫什么名字的?谁管你是什么授课老师的?只要你不是美女,这些都是扯淡。

“首先呢,先给大家道个歉,因为我迟到了。”黄宇视线再次从教室里的二十中学生脸上一一掠过后,然后说道,“当然了,既然迟到了,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也觉得有必要跟解释一下我迟到了十来分钟的原因……其实,在来到学校的路上,我开车的时候见到一位老太太摔倒了没人扶,所以我就把车停了下来过去把扶了她起来了……”

“……”下面所以人瞬间全部有了一种石化的感觉,甚至连已经迷迷糊糊就快睡着的马仁杰听到这个雷人的解释后,也瞬间清醒了,而正摆弄手机的脸色阴沉的杨柏树也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似乎有着这么一点幽默细胞老师身上。

见到这二十来个学生都一脸傻愣的看着他,黄宇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觉得,现在应该是给我一点掌声的时候吗?”

“……”下面的所有人再次石化?这真的是老师?而不是从哪个医院偷偷跑出来的逗逼?不过既然老师都这么要求了,当学生的不能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不然到时期末考试的时候向你发难之类的,那不是亏大了?

于是稀稀疏疏的,有几个学生鼓起掌来了,而在他们的带动下,其他人愿意或者不愿意的,都拍了几下手,总不能让这个有点二的老师太难堪吧?

李泽道轻轻的拍着手的同时,看着讲台上的这个老师,特别是看着他那双深邃仿佛如星辰般的眼睛之后,心里的那种酸酸的感觉更甚了,并且有了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他跟这个黄宇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黄宇摆了摆手说道:“谢谢大家的理解,那我们开始上课。”

我们理解个屁啊!底下不少人心里暗暗诽谤起来了。

与此同时,台上的黄宇已然像是一个满腹经纶的说书先生似的,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了。

“首先先说明一点,考古学是一门博大精深,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学科,我虽然是老师,但是也只能算是略懂皮毛,能传授给你们的也就是这些皮毛,其他一些更高深的东西,自然需要你们自己课下去学习了。”

“简单介绍下,考古学属于人文科学的领域,在华夏是历史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世界其他国家多从属于人类学,也有划归艺术史的。其任务在于根据古代人类通过各种活动遗留下来的物质资料,以研究人类古代社会的历史。实物资料包括各种遗迹和遗物,它们多埋没在地下,必须经过科学的调查发掘,才能被系统地、完整地揭示和收集。因此,考古学研究的基础在于田野调查发掘工作……好吧,我刚刚说了这么一段如此拗口的如此专业的话大伙翻开第二页,前言那里就是我刚刚说的那话,没记住的在去翻翻。”

“噗哧……”不少同学闻言忍不住笑出声了。

“不过,虽然考古学研究的基础在于田野调查发掘工作,但是我想让大伙记住的是,这是挖掘工作,不是盗墓。”

“噗哧!”又有人乐了。

黄宇摆了摆手笑道:“我跟你们一样年纪的时候,报考的也是考古学,当初我报考这个专业的时候,也是理所当然的以为学习考古学,毕业之后就是为了组团盗墓,后面学习越多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

“华夏文明五千年,源远流长,各种奇珍异宝可以说是不计其数的,而这过程中不知道有多少奇珍异宝的消失在历史滚滚长河里,这中间免不了天灾人祸!天灾,我们阻止不了,有时更是连躲都躲不过去,所以虽然不甘心,但是我们还得接受!但是人祸呢?有多少人拿着那宣德炉当香炉用的?最后一个不爽的还砸了当废铁卖?又有多少人拿着名画当废纸引火的?”

“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抢在那些愚蠢的人面前,将这些前人耗费了无数心血的奇珍异宝给收集整理,并展示在世人面前……”说到这里的时候,黄宇已然一脸严肃的表情了,语气了充满了慷慨激昂的。

而底下坐着的这二十来名同学除了李泽道目光落在那本课本上却是心思涌动的奇怪为什么看到这个老师心里会如此一种异样的感觉的,其他人都被黄宇言语吸引过去了,体内的血也像瞬间被烧热了似的,充满斗志来了。

“有一句话大家应该都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举个简单的例子,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里的《九阴真经》就是这么一件宝贝,与此同时有这么一个经常像我这样扶起摔倒的老奶奶的武林中人……”

“扑哧……”又有不少人被黄宇的话给逗乐了,甚至连杨柏树,那张阴沉的脸也缓和了点。

“由于不小心花了一两银子买了一本小说的,结果像是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似的,他买的那本小说竟然是传说中的武学秘籍《九阴真经》,当下乐坏了,连做梦都在笑的,结果没几天,他全家老小几十口的,被杀得一干二净的。”

“我杜撰这个有些残忍的小故事就是想告诉大家,一件所谓的宝贝的一次易主,其实很多时候就是一段残忍血腥的杀戮!而说这个的目的是还想告诉你们说,考古绝对不是一门乏味杂陈,就是为了以后盗墓而长点见识的学科,它是一门深奥中有激情,激情有惊险的学科!”

“啪啪……”不知道是谁带头鼓起掌来,然后掌声一阵比一阵更是热烈的。

有了这么一段引人入胜的开场白的,学生们的积极性算是被调动起来了,而后面黄宇所说的也确实让这些原本就知道要挖坟盗墓的菜鸟们增长了不少见识,而且他讲的根本就按照课本一章章来的,而是按照自己的思路来,但是不管怎样的,学生们算是听得如痴如醉了。

而李泽道时不时的将目光落在讲台上这个知识渊博很是风趣的男子身上,心思则继续涌动着,更是不停的问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为什么?为什么?

在同学们一会儿痴迷,一会儿爆笑的氛围中,两节课很快的就过去了,却有了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当下黄宇宣布下课然后拿起桌面上的教案以及课文,大步的离开了教室,而李泽道因为目光时不时的盯着他看的,加上眼神实在太好了,因此很是清楚的看到黄老师在收拾东西的时候,遗留下一根钢笔了在桌面上了,当下站起身来快步的来到了讲台桌跟前抓起那只钢笔然后往外跑去。

“李班……”李泽道进过米菲那位置的时候,米菲原本是要跟他打个招呼的,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饭,但是等嘴巴张开的时候李泽道已然犹如一阵风似的冲出教室了,于是对一旁的林素素说道,“林妹妹,你说咱们的李大班长跑那么快干么?外头来了个美女?”

林素素抿嘴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吧?”

“尿尿?”

“……”

李泽道抓着钢笔冲出教师的时候,黄宇已然已然走到楼梯口那里了。

“黄老师,您稍等。”李泽道在他身后喊道,然后朝他跑了过去。

黄宇听到有人在后面喊他,回头,却见一个小伙子已然跑到他跟前了,然后微微一笑问道:“我认得你,咱们刚刚才见过面呢,你是考古系的学生。”

“是的,黄老师,我叫李泽道。”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与此同时,这么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看着对方那眼睛的,李泽道心里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的情感更甚了,让他心里酸楚无比看,当然了,你从他的表情看不到任何的异样。

“有事吗?李同学。”黄宇点了点头问道。

“哦,您的钢笔遗落在桌面上了。”李泽道将手里的钢笔递了过去。这是一只看起来甚至陈旧的钢笔,那钢制的笔壳上刮痕斑斑的,可想而知已然有一定的年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