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虎毒不食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砰!砰!砰!”迷彩服男子重重的四脚下去重重的踹在了男生的脑袋上,以至于男生那脑袋更是血肉模糊一片了,那原本紧抱着他的脚的双手也无力的垂了下来,眼神涣散的,很是艰难的呻-吟道:“爸……不能……不能……”

声音渐渐低沉,然后脑袋一垂的,整个人已然失去意识了。

“草泥马的,敢管老子的事情?找死!呸……”迷彩服男子重重的一口浓痰的吐在了男生的身上,然后又是一脚过去,重重的踹在男生的胸口上,然后也没去管男生的死活的,目光重新回到角落里的周倩身上,已然又是一脸淫-欲的表情了,胯下更是瞬间撑起了帐篷。

“啧啧……”迷彩服男子搓了搓手的,舔了下那干裂发黑的嘴唇的,然后咧嘴一笑的露出了两排黑黄的让人作呕的牙齿。

“来吧,叔叔会让你很爽的。”迷彩服男子喉咙蠕动着说道,然后蹲了下去,那双邪恶的手朝着周倩的胸口一点一点的摸了过去。

下一秒,后背却是被轻拍了下,着实吓了他一大跳的。

“我操尼玛的,你个龟儿子你以为你是老子的种老子就没舍得弄死你是吧?”迷彩服男子破口大骂道,然后站起身来杀气腾腾的猛地一回头的,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起来了。

他看到的不是他那个龟儿子,而是一个比他那龟儿子帅气百倍干净千倍的龟孙子在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特殊的表情的,目光却是落在地上那已然被他打得估计连他老妈都不认得的龟儿子身上。

“你……”迷彩服男子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更是觉得自己应该杀人米口,否则自己非但无法好好享受这个难得一见的清纯的小美女,更是别想要到那一百万了,而且说不定的,自己还会被条子给带走。

于是他的眼里已然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杀气了,手更是一点一点的摸向了自己的腰间,准备拔出放在那里的一把水果刀,准备给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但是下一秒也许会大喊一声然后转身就跑的小子致命一击的。

李泽道目光从地上的那个男生身上移开,落在迷彩服男子身上,就好像在看死人似的看着他开口说道:“你是……杨程的父亲?”

虽然地上躺着的那个男生血肉模糊的,但是李泽道还是将他认出来了,正是他刚回凤凰市的那个晚上偷偷的潜入吴馨的家中偷盗的那个名叫杨程的小偷。

因为他偷盗的理由让李泽道动容心酸甚至是共鸣的,所以李泽道给了他一千块钱,杨程拿到钱之后立即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的对李泽道表示感谢,也表达了自己把屋子给弄乱了的那种歉意,之后表示他日后会还钱的。

也正是碰到了这个杨程,所以李泽道提前把天道基金会成立了,并且想等天道基金会正式的创立起来之后,将联系杨程并且将他那个得尿毒症的父亲当作是基金会第一个帮助的对象。

当然了,要创办一个基金会并非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这中间的条条框框的规定很多,所以即便吴馨整天忙得晕乎乎却又乐此不疲的,外加有肖蔷薇的帮忙,到现在也就是大概上的把基金会的整个框架搭建起来而已,后期要处理的问题更是还有一大堆,换句话说,基金会要正常挂牌运营起来还得经过一段时间的完善。

但是不管怎样,李泽道是真的决定把杨程的父亲当作是基金会帮助的第一个对方,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好像被耍了啊!

至少李泽道不觉得杨程的这个父亲有所谓的尿毒症,最多也就是狼心狗肺罢了,而且身上还弥漫着一股血腥味的,眼里有着杀气,可行而知,这是一个真的杀过人见过血的人,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浓郁的血腥味的。

只是,这对父子为什么回想要绑架周倩?这个禽兽父亲为什么要这样把自己的儿子往死里揍的?

杨程的父亲杨猛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更是不善了,心里更是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个人逃离这个屋子,他原本这个人是居住在这棚户区的不小心闯进来的,但是现在一看,他竟然认识自己的儿子?不会是自己的儿子的同学?就跟那个小美女一样?

当下很是麻利的摸出了腰间藏着的那把水果刀,作势就要朝李泽道捅了过去。

“你的眼神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李泽道皱了皱眉说道,他很是肯定这张脸他没见过,但是这眼神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去死!”杨猛眼角跳了跳的,怒吼,然后手里的水果刀举起起来,猛地朝李泽道捅了过去。

李泽道毫无征兆的一脚过去,后发先至的猛地踹在了杨猛的胯下。

“砰!”

杨猛那张原本满满的都是戾气以及即将见血的那种快感脸也变得极度的扭曲起来了,他听到了自己蛋碎了的声音,手里的刀更是滑落在地上了,然后身体缓缓的蹲了下去,可是,蹲也蹲不了了,因为太他妈的疼了,于是他只能无力的躺倒在那有着厚厚的一层灰尘的地板上。

“嗷……”他的喉咙发出痛到极点声音。

李泽道眼神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又是一脚过去的,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肚子上,直接把他给踹飞了,身体重重的砸在一堵墙上,然后掉落在地上,更是荡起了阵阵的粉尘的,然后嘴巴一张的,已然吐出一口鲜血出来了。

李泽道没在多看他一眼,而是蹲了下去,分别的检查了一下周倩以及杨程的伤势的,周倩的脸上有一股乙醚的味道,不过呼吸均匀的,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应该是被乙醚给迷晕了然后带到这里来的。

至于杨程……李泽道看着这张血肉模糊的脸,已然一脸阴沉到极点的表情了,这个之前让他起了恻隐之心的男生竟然没有半点气息了,换句话说,他被他的父亲给活活打死了!

虎毒尚不食子,但是他却是活生生的打死自己的儿子?

李泽道已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他只是站起身来,一脸煞气的看着在那边哀嚎不止的杨猛,然后大步的走了过去,脚猛地抬了起来,在杨猛那种极度惊恐的眼神中,狠狠的踩在了他的左脚小腿上。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啊……”杨猛哀嚎出声的,身体更是剧烈的抽了几下的然后两眼一翻的,已然晕死过去了。

李泽道却是没有放过他,就如同在泄愤似的,如法炮制的把他的右腿的骨头也踩碎了。

重重的喘了几口气的,仍旧觉得胸口异常的发堵的,然后站起身来,给了李梦辰一个电话。

之所以没给何小风电话那是因为李泽道从李梦辰那里得知,在前天的一次逮捕某个潜逃到凤凰市的某个毒贩的行动中,何小风脚受了点伤,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得休息两天。

后来李泽道还知道了,还是在暗中偷偷的跟在李梦辰身后的变态出手帮忙了,用一块石头扔中了毒贩的脚的让他摔倒,否则何小风他们还真不一定能抓到那携带着枪支的毒贩呢。

“淫-贼,想我了?”接到李泽道的电话,李梦辰还是很高兴的,但是声音有点低的,周围也颇为安静,应该在局里才对。

“是啊,想了。”李泽道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后,听到李梦辰的声音之后心情也已然好了点了,“跟你说个事情,我的一个哥们的妹妹被绑架了……”

“啊?绑架?”李梦辰的声音有点大了。

“我已经将人找到救出来了,不过现场得需要你们来处理一下,另外把救护车也叫来,就在郊区棚户区这边。”李泽道简单的解释道。

“我这就带人过去。”李梦辰赶紧说道。她也知道李泽道下手有多重,估计那个所谓的绑匪又得断手断脚的了吧?

李泽道挂了电话之后,伸手抱起了蜷缩在那里的周倩,大步的走出了这个霉味极重的屋子来到停在不远处的那辆被重重的撞了下以至于车头有点凹进去的奔驰suv,他不想周倩醒来之后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这种血腥对这样的女孩子来说说不定会是一场噩梦。

拉开了车门,让周倩坐在那坐椅上,然后又从车里取出矿泉水跟纸巾的,将纸巾弄湿,然后帮昏迷着的周倩轻轻的擦拭了下那张又柔又软的脸。

然后周倩的身体一抽,像是做了个噩梦似的,一下子惊醒过来。

“不要……不……泽道哥哥?”周倩看着李泽道,眼睛一下子睁大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然后脑袋垂了下去,小脸“刷!”一下子,红了。

“你没事吧?”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没事。”周倩声音又糯又媚轻轻摇头,给人一种如沐浴春风的感觉。

“那就好,我现在先给你哥一个电话,你妈妈听到你被绑架了,都哭成一个泪人了,快担心死了。”李泽道说道,然后摸出手机出来,准备给周炎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