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心里的阴影/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周倩娇嗔的喊道,试图躲闪,李泽道在场呢,她却是被自己的母亲又搂又抱又亲的,让她很是难为情。

“宝贝女儿啊,你可是吓死妈妈了,你可是妈妈心里头的一块肉啊,你要是出事了,你让妈妈怎么办?”周母说着又开始狂亲起来了,她的力气可比周倩大多了,因此周倩压根就躲闪不及的。

“妈妈,你别这样,我没事……”

而周父跟周炎,看着周母在那边狂亲周倩的,两人皆是一脸傻乎乎的但是却又很幸福的笑容。

周母最后亲得嘴都麻了,这才放过周倩,然后看着李泽道一脸的感激的说道:“泽道啊……伯母感激啊……什么都不说了……”

说着张开那胖呼呼的手就要把李泽道搂在怀里。

李泽道吓了一大跳的赶紧躲在了周炎的身后干笑道:“伯母,您不用客气的,我跟周炎是兄弟,周倩也是我的妹妹不是?”

心想这要是想周倩那样被她又抱又亲的,整得满脸口水的……李泽道的胃莫名的有点扭曲了,有了一种很恶心的感觉。

“是是是,咱们是一家人,不客气的。”周母笑吟吟的说道,“你可是我未来的女婿啊,伯母才不会跟你客气呢。”

“……”

“妈,你乱说什么?”周倩羞得那张脸都已然红透了。

“那个,伯母,我还有事情,这就先走了……”李泽道干笑道,然后也没等对方开口挽留的,一溜烟跑了。

“女婿,你慢点开车哈,下次你过来给你炖肉吃。”周母在后面喊道。

“……”李泽道脚底一滑的,差点就这样从楼梯上滚下去……

……

何小风的脚受的其实是枪伤。

那天晚上他拿枪跟毒贩对峙着的时候,他的手不出意外的又开始抖索了,眼前更是出现双影,在那一瞬间更是想起了父亲中枪后的那种惨状的,以至于他头痛欲裂的。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毒贩开枪了,然后何小风中枪了。

幸运的是,毒贩的枪法实在不咋的,子弹并没有射进他的身体,只是从他的小腿那里擦了过去,造成了一点皮肉伤,所以他不得不请假在医院待两天。

咚咚……

敲门声音响起。

何小风出声喊道:“请进。”

这两天不时的有人来看望他,有局里的领导,有他的那些手下,还有局里其他科室的美眉……他早就习惯了,更是在心里微微的感慨的,你说没事长得这么受欢迎干么呢?你看看,你看看,这床头柜都快变成花以及水果的海洋了。

两个身穿警服显得英姿飒爽的女孩子捧着花束站在门口,脸蛋红红地说道:“何队长,听说你受伤了,我们来看看你……”

然后小脸有些担忧的围拢过来了:“何队长,你没事吧?你这样我好心痛哦……”

“是啊是啊,我不仅仅心痛,我肝也痛了……”另外一个女孩不甘示弱的说道。

“我心肝俾肺肾都痛了……”女孩反击。

“……”

“那个……我没事,我没事哈,就是一点小伤。”何小风额头冒冷汗的赶紧说道,“那个你们能帮我削个苹果吗?”

何小风觉得应该帮她们找点事情做,这样她们才没空争风吃醋。

“我去削……我削苹果的技术可好了。”其中一个女孩子很是开心的说道,要知道,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给……局草削苹果哦。

“还是我来吧,上次让你帮我削苹果你还说你不会会削到手指头呢。”另外一个女孩子揭开对方的老底说道。

“谁说的,我能削得很好呢……”

“那个……你们一人削一个吧,我想吃两个。”何小风很是艰难的建议道。

于是两个女孩子乐得屁颠屁颠的削苹果去了。

几分钟后,好不容易把这两个女孩子劝走了,何小风正很是无奈的咬着苹果的时候,门再次被敲响了。

“又来!”何小风在心里哀嚎一声的,原本吃起来就没啥味道但是因为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吃两口打发一下时间的苹果此时嚼起来就更是没味道了,却是不得出声喊道:“进来……呃,是你?”

何小风嘴角轻微的抽了抽的,他觉得跟笑嘻嘻的正走进来的这个贱人比起来,刚刚那两个争风吃醋的以至于他一个头两个大的女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何小风都有点后悔太早把她们给劝走了。

“哥,听说你中枪了?”李泽道走进来笑嘻嘻的说道。

“……”何小风真的有一种胸口中枪的感觉了,这个贱人,他是过来看自己笑话的吗?

“没什么大事……让你贱笑了……”何小风嘿嘿地笑着,没好气的说道,他说让别人“贱”笑,其实自己比谁笑的都贱。

然后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因为随着李泽道走进来之后,有一道身影紧接着走了进来。

何小雨,这个跟他有血溶于水的关系的但是对他的态度却是极冷就如同仇人似的亲妹妹现在就站在那里,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的。

这样的眼神让何小风的心脏就如同被针扎了下似的,微微的抽痛起来了。

“你应该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吧?”何小雨面无表情的看着何小风开口说道。

何小风愣了愣,苦笑了下,已然一脸苦涩的表情了,当下声音有点沙哑的说道:“知道。”那种如此痛苦的日子,他怎么可能忘记呢?

“是啊,你肯定知道,你怎么可能忘记呢?”何小雨的眼眶已然有点红了,恨着何小雨眼里有着一抹难以掩饰的仇恨的。

见自己的亲生妹妹竟然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他的,何小风的心就好像被挖掉了一块似的,抽痛得更是厉害了,手死死的握紧,手上的青筋暴露,骨节泛白,眼眶也红了。

“小雨姐,你先坐下吧,我帮你削个苹果吃。”李泽道微微一声叹息的,当下搂抱了下何小雨的肩膀轻声安慰,何小雨如此痛苦的让他很是心疼。

“嗯,好。”何小雨对于李泽道还是很温柔的,当下点了点头的,然后依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了

何小风的手捏得更紧了,心里更是满满的都是嫉妒的同时,更是讨厌这个贱人了。

李泽道拿起桌面上的苹果以及水果刀,然后在何小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动作颇为熟练的削起苹果来了,整块果皮连成一片,长长地拖在半空,看起来很是美观。

边削着边看何小风说道:“哥,你拿枪跟毒贩对峙的时候还是手抖出现幻影了?不然为什么毒贩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你却是中枪了呢?”

“……”何小风胸口再次中枪,更是恨不得从床上跳起来狠狠的抽死这个贱人一顿的,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小雨姐,你看吧,小风哥其实也是很痛苦的,到现在心里还有阴影呢。”李泽道对一旁的何小雨说道,“所以……”

“我知道,我知道,这几年他也过得很苦,也很自责,也在拼命的想把那个罪犯给找出来。”何小雨打断了李泽道的言语,她仰起脸,想把那尾随而来的泪水倒回眼眶,声音哽咽的说道,“但是……我也过不了自己的心里的那道坎啊……我的哥哥杀死我的父亲,这算什么回事?”

何小风的眼眶也红了,重重的擦拭了下下眼睛,重重的吸了一口鼻息的,喉咙蠕动,嘴巴张了张的,却是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又能说什么?

对不起……说这三个字又有什么用?对不起我把你的父亲杀了?对不起我把自己的父亲杀了?

我想杀的是那个穷凶极恶的罪犯而不是父亲……这不是废话吗?

我这几年过得很苦,时常从噩梦中惊醒,直到现在心里因为有阴影的仍旧不敢开枪……谁在乎呢?

“咔嚓!”李泽道咬了一口苹果,咀嚼着这清脆甜美的果肉,看着一脸痛苦的何小风问道,“小风哥,这苹果不错啊,又脆又甜的,哪个美女送的?”

“……”何小风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继续摆着一张哀伤的面孔还是切换另外一张想吃人的面孔,与至于他脸上的表情是如此怪异的,但是不管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他心里是多么想在李泽道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就如同李泽道往那大苹果上咬下一块果肉似的。

拜托,现在气氛这么压抑哀伤的,麻烦你也严肃一点行不行?行不行?

“小雨姐,我帮你尝过了,很甜的。”李泽道将手里的那咬了一口的苹果递给了一旁的何小雨。

“嗯。”何小雨眼神柔情的看着他接了过去,然后对准李泽道所咬的那个地方,小口的咬了起来了。

“……”何小风看着他们两人竟然秀起恩爱来了,瞬间明白了,这贱男跟……美女今天这是过来气死自己的!

“小风哥,今天带小雨姐过来,除了看望你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李泽道看着仍旧一脸精彩表情的何小风说道。

“什么事情?”何小风声音沙哑的说道。若非何小雨就在这里,他早就摸出手枪一枪毙了这个混蛋了,而且肯定手不抖眼不花脑袋不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