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辛秘/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系一挑明之后,吃饭的气氛也更是融洽了却也沉重了不少,黄宇不时的说着有关上官文以及上官浩宇的一些事情,李泽道则心情沉重的却又迫不及待的想了解更多,毕竟有有关父亲的事情他了解甚少。

师父之前从来没跟他提起过父亲上官浩宇,按照他的说法,就算知道父亲的事情也啥事都干不了,因为他太弱了,可想而知,师父肯定知道什么事情却是隐瞒不说的,所以李泽道很想看看能不能从黄宇这里得知一些蛛丝马迹的。

但是最后让李泽道有点失望的是,黄宇知道的无非就是父亲当年干的一些所谓的蠢事,比如看到漂亮的女孩子直接傻了然后撞到了电线杆之类的。

当下黄宇将一块红烧肉吞进肚子里之后然后看着李泽道说道:“还记得我在课堂上说的那个有关陈抟的事情吗?”

“陈抟?”李泽道一愣,却是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一点都不明白黄宇怎么思路转变得那么快的,一下子就转到了已然死了千年的陈抟身上了。

“其实有关陈抟的事情我并不是从小说里看到的。”黄宇说道。

“……”

“不过《终极学生在都市》这部小说的确不错。”

“……”李泽道不懂,为什么自己这么想打人呢?

“其实,有关陈抟的事情是我的恩师也就是你的祖父告诉我的。”黄宇说道,“在课堂上我之所以说到那里就没在继续往下说下去了,并且说那是从小说里看到的,那是因为,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对于我恩师来说是他要守护的一个秘密。”

“呃……秘密?”李泽道一愣,心里更是嘀咕起来了,既然是我那个祖父要守护的一个秘密,为什么你好像知道呢?而且看他那样子,好像是想把这个秘密说给他跟林素素听啊。

“是的,是一个秘密。”黄宇看着李泽道说道,“当时,一个自称是在陈抟的弟子的年轻人出现在他面前,并且告诉赵匡胤,其实陈抟已经创造出修炼内力速成的法子了,并且也已经找到五彩石了,可是他却隐而不报!”

“赵匡胤知道这件事事情之后,大发雷霆的,兴师动众的赶到华山,质问陈抟!陈抟面对赵匡胤的质问,却是笑着说他杀心太重,得到这些东西只会让天下生灵涂炭罢了,所以无论如何是不会交出来的。赵匡胤龙颜大怒的,下令处死陈抟……”

“啊……处死?”李泽道一脸愕然的表情。

“是的,处死!”黄宇点了点头说道,“不仅处死了陈抟,而且还株连九族,连那个告密的也没放过!不过这会儿赵匡胤才知道,原来陈抟有五个亲传弟子的,除了告密被处死的那一位,其他的四位却是下落不明了,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当下赵匡胤下令追查那四个徒弟下落的同时,命人搜遍了整个华山,却依旧一无所获的,没有发现那块五彩石,也没有发现那个修炼内力的心法。”

“后来,没过多久,赵匡胤也死于一场大病的,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当然了却了造就了很多美丽的传说。”

“当然了,我要说的不是传说,而是你祖父的祖上……当然了,也是你的祖上,正是那下落不明的其中一个徒弟的后代。”黄宇看着李泽道说道。

“什么?”李泽道一脸愕然的表情,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黄宇点了点头说道:“我的恩师跟我说,当年,陈抟知道那个最小的徒弟背叛他了,便私底下把其他的四位他最信任的徒弟召集起来,并且单独见了每一个徒弟,而每一个徒弟见完陈抟老祖之后,脸色都很难看的,随即很快的秘密的离开了华山。”

“当时,你的祖上是最后一个进去的,陈抟跟你祖上说道,他给了他大弟子一张羊皮,便让他离开了华山;同样的,他也给了二弟子一块羊皮的,也让他离开了华山;他给了三弟子一瓶药,也已然让他离开华山了……还说,你的祖上是他最信任的人,所以这个秘密就由他守护!”

“当时,陈抟老祖跟你的祖上说道,他算了一卦,已然命不久矣,但是他早就做了准备,他早就将创造出来的适合所有人修炼的内功修炼的法子了,据说只要按照那个法子去练,多则一年,在人体就能显现出显著的效果了!按照这法子练习,能使人的速度,力道,抗打能力之类的都最多能提高至原来的十倍,而且本身体质越好的人,修炼的成果也越是明显!”

“十倍?”李泽道嘴角微微抽了下,试想,要是一支军队里所有的士兵的能力都增加了十倍,那么这样的军队有多可怕?似乎连战无不胜这类的词都难以形容了吧?

“是啊,十倍!”黄宇点了点头有些感概的说道,“试想一下,如果我国的军队里的每个士兵单兵作战能力都增加十倍的话,那么说我国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那也不以为过的!而且当年打小鬼子的时候,如果咱们的先辈们也都练习此内力的,那么根本就不用抗战八年了,相信,不用一年的,就能将小鬼子赶出华夏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算了,先不感慨了,说你的祖父告诉我的那个秘密要紧。”

“……”

“当初,陈抟老祖说,他已经把那份修炼的方法放在某一个秘密的墓穴里了,那个墓穴据说是古代某个神医的一座古墓,是他寻找五彩石的时候无意中碰到的,他便加以改造,在原有的机关下又布置了一些机关,并将古墓的路口封好!同时将古墓的进入路线以及机关位置画在了一张羊皮上,并用特殊的手法,将羊皮上面的字迹消失不见了,这才将羊皮一分为二的!”

“也就是说,那个大弟子跟二弟子手里的羊皮合起来就是一份完整的古墓地图了吧?”李泽道沉吟了下说道,“而那个三弟子手里的那瓶药,应该就是能让羊皮显示出图案的药吧?”

“的确如此。”黄宇说道,“按照恩师的说法,陈抟当初只是给了这三个弟子这三样东西,不过并没有告诉他们那三样东西的用处,而且又将墓穴的大概位置告诉你的祖上。”

“而你的祖上上离开华山后,却是找到那个得到那瓶药的那个徒弟,本来他们两个就交好的,当那个徒弟问起你的祖上陈抟跟他说些啥的时候,我的祖上便把陈抟老祖告诉他的挑了一些说了,没想到,这话却是被暗暗跟踪着的另外两个徒弟听到了,当下杀机现,欲杀你祖上还有那个得到药的徒弟,想将东西占为己有。”

“那个得到药的徒弟暗中将药给了你的祖上,让他保护好陈抟老祖的东西,自己一个人跟他们两个拼命了,护着你祖上逃离……你的祖上不得已,只好独自带着那瓶药逃脱的,从此隐性埋名的,临死前却是立了一条规矩的,将这个秘密一代接着一代的传下去!”

“呃……”李泽道很不明白,既然这是属于上官家族一代传一代的秘密,为什么祖父上官文要将这个秘密告诉黄宇?

像是知道李泽道心里的疑惑似的,黄宇说道:“是不是奇怪恩师为什么要将这事情告知于我?那是因为恩师一个无私却有不迂腐的人。”

李泽道微微摇了摇头的,他还是不明白。

黄宇解释道:“你的祖父有两个儿子,也就是你大爷爷以及二爷爷,在恩师看来,他们都热衷于商场,对考古之类的一点都不感兴趣不说,而且心里的yuwang跟利益心太重了,一旦他们知道这个秘密后,肯定会想法设防的要找到这座古墓,并且得到里面的东西,然后将这东西演变成哗啦啦的钞票!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至于你父亲,却不是一个能管得住自己嘴的人,一旦让他知道了,估计不用三天的,这个秘密就真的会闹得满城皆知了。到时就不单单是上头想要得到这个修炼的法子了,只怕国外的势力都会渗入进来的,只怕又要风云起了。”

“所以恩师将这个秘密告诉我了,并且让我找个合适的人将这个秘密往下传递下去。”黄宇看着李泽道,“而今天竟然遇到你了,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所以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算是让这个秘密重新回归上官家族,让上官家族的人继续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

“……”李泽道沉默,或者说他已然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我知道林素素同学一颗心都系在你的身上,就算让她知道了,也没什么关系,所以我也就没让林素素同学回避。”黄宇看了林素素一眼问道,“是吧?林素素同学?”

林素素有些感激的看了黄宇一眼说道:“是的,黄叔。”她也随着李泽道改变称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