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鱼上钩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胜田太郎总算反应过来了,脸上的表情已然恢复如初,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秦小姐,生日快乐……那我就不打扰你跟你的……朋友相聚了,我先离开了。”

“好的,胜田先生,改天请你吃饭。”秦少玫眼里的那种诧异一闪而过的,却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

胜田太郎一脸温和的笑容点了点头的,又扫了一脸淡淡的笑容的像是已经不认得他似的了的李泽道一眼,转身走向了那电梯。

进了电梯之后,胜田太郎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已然完全扭曲起来的那张脸,大口的喘起气来了,就如同一只发怒的狮子似的,脑子里更是莫名的出现了来到华夏之后听到的一首歌的歌词……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他永远都忘不了在阿姆斯特丹时候,这个男子如此差点把他的手给捏碎的,最后还迫使他下跪,还当着那么社会名流的面把他狠狠的暴揍了一顿最后还逼迫他喝下那杯被下药的红酒害得他当作大伙的面做出那种如此丢人的事情以至于现在他在家族的地位都不保了……

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跟秦少玫又是什么关系?他跟秦家又是什么关系?

“八嘎!”胜田太郎一脸杀气的吼道,然后那紧握骨节已然泛白的拳头狠狠的朝着挂着的那面镜子狠狠的砸了过去。

“哐当!”镜子碎裂,胜田太郎的手更是被刺破了,鲜血之流的,不过他像是不知道疼痛似的,一脸狰狞的表情,任凭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

……

屋里,餐厅的桌子上已然摆放着一个巨大的蛋糕,然后看着李泽道微微一笑的这才将一根蜡烛插在了蛋糕的最中间,然后问道:“泽道,你有打火机吗?”

没等李泽道回答的如同俏女俏皮般的拍了下记住的脑袋的说道:“忘记了,你好像不抽烟……等我下哈,我去找个打火机,我记得家里有的,因为我爸可是个烟瘾子,他过来的时候会用到。”

说着秦少玫离开了位置来到了那电视柜地下,拉开抽屉,从那里头找来了一个银光闪闪的打火机,重新回到了餐桌跟前,将蜡烛点燃。

“今天是我的生日。”秦少玫说道。

“原来,生日快乐。”李泽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却也已然知道秦少玫让自己过来的目的了,压根就不是空虚寂寞了所以想找他这个小鲜肉聊聊的,也不是让自己陪她过生日,真正的目的是……挡箭牌?顺便帮自己拉点仇恨?

只是,她应该没料到他这个挡箭牌这么好使的竟然让胜田太郎这么干脆的就离开了吧?也对,在阿姆斯特丹发生的事情秦少玫应该不知道才对,毕竟这样的事情肯定上不了报纸的或者是被什么网站新闻给播放出来的,毕竟胜田太郎肯定会封口的!

当然了,秦少玫也知道李泽道肯定也已经知道她的动机了,只不过两人心照不宣……或者说暂时心照不宣罢了。

“谢谢!”秦少玫微微一笑说道,手指头梳理了下发丝,避免那些长发遮住她的脸和眼睛,这样的动作极有女人味,有着一种致命的诱惑。

“其实我很不喜欢过生日的,因为过了生日就意味着我又老一岁了。”说着秦少玫眼里的落寞一闪而过。都快三十岁了,却是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的,当然了,追她的人如同过江之鲫似的,但是她都看不上眼。

李泽道才没空听她在那边感慨啥呢,当下笑笑说道:“秦姐,该许愿然后吹蜡烛了。”

“嗯。”秦少玫一笑双手合十,美眸微闭的,一副很是虔诚的样子许起愿来了,许完之后睁开眼睛用力的吹灭了蜡烛。

“没好奇我许啥愿了?”秦少玫娇笑着,一副小女生的姿态。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很是不解风情的说道:“没有。”

“……”

“吃饭。”秦少玫略显嗔怪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进厨房将她精心烹饪的菜给端了出来。

所谓的拿手菜就是牛排,平底锅煎的澳洲进口牛肉,配上西兰花和意大利面,这让李泽道有点小失望,起是他更愿意吃到的是一大碗白米饭,来个红烧肉,在来个炒空心菜,绝配啊!

“喝点?”秦少玫问道。

“那……来一点吧。”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在装下去说一些什么开车不喝酒的话就真的有点矫情了,毕竟现在酒精对他来说压根就一点都没影响,喝酒就跟喝水似的。

餐厅里有一个酒柜,里面琳琅满目的摆着各色酒水,秦少玫过去挑选了一瓶拿了过来,动作很是熟练的将其打开,然后帮李泽道倒了一杯,又在自己面前的酒杯上倒上,然后举起了酒杯说道:“泽道,谢谢你,干杯。”

“秦姐客气了,就是露下脸而已,而且还能吃到你亲手煎的牛排,该说谢谢的是我……生日快乐。”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然后也将酒杯举了起来。

下一秒,两只酒杯轻轻的碰撞在了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秦少玫喝了一口红酒之后便将酒杯放下说道:“是啊,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我找你来的意图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秦姐,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是我?毕竟咱们两虽然认识,但是也仅仅只有数面之缘罢了,更别说我跟你弟弟秦少峰有着数次的矛盾跟冲突,甚至,我还想对秦氏集团下手……所以这种事情找其他人不是更合适?”

没等秦少玫回答的,李泽道笑笑继续说道:“当然了,秦姐,你可别跟我说你找不到其他男人,毕竟以你的身份跟貌美的,富家公子、影视明星、商界奇才,还不是任你挑选?我可不觉得我优秀到这种地步。”

“是啊,我的确有很多选择,但是我为什么要找你呢?”秦少玫盈盈一笑反问。

李泽道的眼神已然有些警惕了,当下略显小心的问道:“秦姐,你这不会是……报复吧?”

“报复?”

“是啊,报复我对你弟弟动手并且也试图对秦氏集团下手,所以你拉我来当挡箭牌,等到把我的身体跟芳心给夺走了之后就一脚把我给踢开了……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吗?”

“……”秦少玫的眼睛微微睁大了,然后“噗哧!”一下子乐了,脸上绽放出的那笑容就如同刚刚胜田太郎送来的一大束火红的玫瑰似的。

“泽道,你真可爱,也真有趣,年少又多金的,来头更是不小,简直具备了一个优秀的男人的所有的特点,难怪,那么多女孩子倾心于你。”秦少玫笑道。

“呃……你这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李泽道有些腼腆的说道,“这么说……你之所以找我是因为喜欢上我了?”

抛出这么一个不要脸的问题,李泽道更是不好意思了,可是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把问题给搞清楚才行。

“你觉得呢?”秦少玫那仿佛会放电的大眼睛眨了两下的笑道,把皮球踢还给了他。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好玩呢?

李泽道笑笑,没有回答秦少玫这个问题,一时间,气氛有点冷场。

秦少玫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了点,拿起那杯红酒动作优雅的摇晃了下,抿了一小口,然后看着李泽道说道:“找你当挡箭牌,除了你对我这个人没有任何的意图之外,另外还有一些事情想跟你当面谈谈。”

“秦姐,请说。”李泽道笑了笑说道。

“咱们第一次一起吃饭的时候,那时候我很郑重的向你保证,天堂差点被许永建给欺负了那事情跟我那弟弟秦少峰一点关系都没有,跟秦家同样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向你道歉,我说谎了。”秦少玫看着李泽道,声音里有着一丝苦涩。

“我早就知道了。”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不仅如此,我还知道我曾经在凤鸣山的时候被杀手追杀,在香居茶楼的时候被挖坑差点被香居的保安活活给打死……这些都是你弟弟,哦,不,应该说是你父亲秦一平一手整出来的,你弟弟固然有点嚣张的,但是可没有那种脑子。”

秦少玫苦笑道:“是的,那些事情都是我父亲做的,我之前也去找过他询问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都已经示弱了那么大的一个项目都让人百里集团了但是却是在背地里做出那样如此疯狂的事情的?”

“你父亲的回答是什么?”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这种好奇也不是假的,他也很想知道秦一平是怎么想的,“因为天堂的缘故知道我最后还是会对秦氏集团下手所以想提早一步除掉我?”

秦少玫摇了摇头说道:“我父亲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鱼上钩了!”秦少玫说道。

“……”饶是李泽道觉得自己算是聪明不绝顶的人物,但是想了半天也还是不太明白秦一平这到底想说什么,什么鱼上钩了?谁是鱼?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