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未雨绸缪/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那时正在池塘边钓鱼。”秦少玫紧接着说道,“我问他的时候鱼正好上钩了。”

“……”

“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李泽道问道。

“是的。”秦少玫苦笑道,“他说鱼上钩了之后就把我给轰走了,说我打扰了他钓鱼的兴趣,都快把他的鱼给吓跑了。”

“……你父亲很懂得生活。”李泽道额头冒着冷汗说道。

秦少玫又喝了一口红酒,这才看着李泽道继续说道:“我还知道,你跟周小璐的关系应该不错吧?毕竟周小璐跟百里妹妹是以姐妹相称的。”

“的确。”李泽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秦姐想说的是?”

“还是道歉。”秦少玫再次苦笑,表情有些尴尬,“前段时间周小璐在机场的时候被拦下来诬陷说藏毒……是我那个弟弟干的……不过我想这件事情你肯定早就知道了,对吧?”

李泽道笑笑没说什么,而是埋头切起牛排吃了起来了,不得不说,秦少玫做的牛排还是不错的,入口即化,比在牛排店里吃到的好吃多了。

“也不知道你的口味,随便做的,不要见笑哦。”秦少玫有些急促,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会,很好吃。”李泽道由衷的说道。

“你喜欢就行。”秦少玫点了点头,“你……还没给我回复呢。”

“回复什么?”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周小璐在机场差点别诬陷藏毒是我弟弟干的?”秦少玫很有耐心的再次把这问题给跑出来。

李泽道将嘴里的牛排吞咽了下去,并且将手里的餐具放下然后说道:“是的,秦姐,我还知道他指使人准备了一大包污秽之物前往周小璐的签售会现场打算往小璐的脑袋上砸的……可惜的是,那天我刚好闲着没事干所以去给小璐当保镖,那个人被我当场擒获了。”

“所以你偷偷的潜入鱼塘酒吧,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秦少玫迟疑了问道。

李泽道耸了耸肩膀很是大方的承认了笑道:“是我干的……不过我想你肯定不知道你弟弟为什么要对周小璐动手吧?”

秦少玫一愣说道:“他给我的理由是,他知道你跟周小璐跟百里家族的关系不错,所以对她动手恶心恶心百里家族……我不信。”

“为什么?”

“因为他没有那样的脑子。”秦少玫说道,“他要是你那样的脑子的话就不会被你欺负得那么惨了。”

李泽道已然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了说道:“秦姐,你弟弟要是听到你说的这话,肯定要跟你急的。”

秦少玫一笑说道:“我只不过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不过看来,你知道我弟弟对周小璐动手的原因?”

“嗯,大概知道,应该是受人指使。”李泽道说道。

“受人指使?谁?”秦少玫的眉头微微的挑了起来了。

“刚刚那个送花的人。”

“胜田太郎?”秦少玫的眉头更皱了,然后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眼神落在李泽道身上,“你跟胜田太郎……认识?”

“认识,还发生过冲突呢。”李泽道嘴角微微翘起说道,“在阿姆斯特丹的时候,他竟然想潜规则周小璐的,被我当众狠狠的抽了一顿,然后最后他……算是误食催-情药物,当众那个那个起来了……你懂就行。”

这么露骨的话,李泽道觉得自己脸皮薄实在没好意思当着秦少玫的面说出来啊!

“……”秦少玫俏脸微微红的,嗔怪的扫了李泽道一眼,却也已然明白了为什么胜田太郎会被泼粪了,并不是受了自己弟弟的连累,而是李泽道压根就是针对他去的,秦少峰反而是被他所累。

更是明白了为什么刚刚胜田太郎送花过来看到李泽道的时候眼神如此怪异的,就如同见了鬼一般。

“所以秦姐,你不用跟我道歉的,毕竟针对我或者是针对我的朋友做出的那些事情是出自你父亲的手或者是你弟弟的手。”李泽道说道。

“不,还是需要道歉的。”秦少玫苦笑,“毕竟他们是我的父亲以及我的弟弟……当然了,我的所谓的道歉其实一点用处都没有对吧?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一定会对秦家发动攻击的对不对?”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因为天堂?”

“因为天堂!”李泽道很是肯定的说道,“我现在能想到的是,你父亲之所以三番两次想致我于死地的,应该就是怕我因为天堂的事情找秦家麻烦吧,所以想先把我除掉,换句话说,当年天堂的父母发生的那车祸恐怕不简单吧?”

当然了,这个理由在李泽道看来其实是有点牵强的,他总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秦少玫苦笑:“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我还是想说,我小姑在怎么说也是我父亲的亲生妹妹,我父亲绝对不会去谋害她的性命的。”

“我的确不相信。”李泽道笑道。

“所以,我现在开始在未雨绸缪了。”

“未雨绸缪?”李泽道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未雨绸缪……看能不能成为你的女人。”秦少玫看着李泽道柔声说道。

“……”李泽道表情微愣。

而就在李泽道被秦少玫的话给噎到了的同时,秦少玫已然站起身来了,后退了一步,然后手在腰间上的那绑带微微一扯的,然后她身上的那件丝质睡袍就脱落掉到地上了。

瞬间,她的全身上下就只有包裹住胸口两团粉肉的一件黑色内衣和一款同样颜色的薄纱小内裤。

饱满的酥胸、雪白柔嫩的肌肤、纤细的腰肢、圆润如珍珠一样的肚脐……更让人流鼻血的是,她的肚脐上竟然还穿着一颗金黄色的圆环。

“成为你的女人……我想我还是有资格的。”秦少玫亭亭玉立的站在李泽道面前,柔声说道。

这就是她让李泽道过来当这挡箭牌的最终目的,如果李泽道一个没忍住的把她给扑倒了,那么,他也就没好意思对秦家下狠手了。

李泽道像是没看到秦少玫已经把衣服给脱了似的,只是很简单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不惊不慌的极为镇定的再次拿起了刀叉切起牛排然后小口的吃了起来了。

“……”秦少玫的心里浩浩荡荡的狂奔而过几百万只草泥马的,难道自己还不如一块牛排来得诱人?早知道就不那么用心煎牛排了!

刚开始她还能咬咬牙坚持的,但是最后看到李泽道很是享受的吃着牛排,偶尔抬起头看里头看了他一眼,眼里也没有人的情-欲以及占有yuwang,然后她放弃了,当下微微蹲下身体捡起那件睡袍的,轻轻的将其套在了身体上,将那完美无瑕的躯体给包裹起来,然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端起红酒喝了一口。

“看来……你一点都不花心。”秦少玫目光从那红酒杯子上移开落在李泽道身上说道,脸上有着自嘲的苦笑,以此来掩饰自己此时心中的窘迫。

“我承认,我的确……花心,抵抗不了漂亮女孩子的那种引诱……”

“我不够漂亮?”

“不,你够漂亮。”李泽道看着秦少玫笑道,“身材也很好,而且突然间在我面前使出这么一招的,说实话,我的心脏小小的扑通了下……因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啊……”

李泽道觉得这一点很重要,所以重点的强调了下,至少不能让秦少玫觉得自己的性取向有问题。

“但是,也仅仅只是小小的扑通了下,然后……然后就没然后了。”李泽道耸了耸肩膀,“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至少现在没喜欢……那些能让我动心的,都是那些真正喜欢我的女孩子……牛排很不错,还有吗?”

“……”秦少玫苦笑点了点,心里却是重重一声叹息的,这个小屁孩远比自己所想象的难对付多了。

……

下午的最后两节课是黄宇《华夏考古通论》,当然了,迟到已然成为黄宇的标志了,大伙也懒得去关心他迟到的理由了,反正不是扶起老爷爷,就是扶起老奶奶,要么就是差点碾压阿妈阿狗之类的。

不过跟之前几节课一样,上课的气氛仍旧很是活跃。

李泽道面对他的时候,那种莫名的酸楚的感觉仍旧存在,虽然已然知道他是自己的祖父上官文的徒弟了,并且自己的祖父还将那个所谓的秘密交给他,但是这却也解释不了心里出现那种酸楚的原因。

而上完课之后,马仁杰拖着两条沉重的腿上了上台了,以往脸上那种标志性的笑里藏刀的笑容已然消失不见了,却而代之的却是一张苍白的脸,眼睛更是合了一半像是都快要睁不开似的。

李泽道见他如此在心里很是好奇的想到,马仁杰这是……拉肚子感冒发烧了?苏大婶昨天那恶毒的诅咒竟然应验了?还是他压根就没生病的,只是纵欲过度了?

当然了,不管是哪一个原因,李泽道心里还是很么么哒的,虽然他知道有这样的落井下石的想法其实是不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