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突发情况/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离开市中心地段之后,来到了郊区,路况就不是那么好了,坑坑洼洼在所难免,因此路上时有颠簸发生,不过好在大伙都是年轻人,颠簸一点也无所谓,就权当是在坐碰碰车了。

这一路上李泽道也没跟着大伙唱歌,不是他不想唱,而是因为他会唱的哥掰着手指数都能数得过来,很是抱歉的是,高小孟带头唱的那些歌都不在他会唱的那几首之内。

林素素会唱,但是性格略微内向的她也没跟着唱,更何况坐在她旁边的李泽道压根就没开口的,她就更不可能唱了,她还想跟李泽道聊聊天呢,跟他待在一块总是有一种待不够的感觉。

此时,李泽道正抓着林素素的小手帮她看手相呢:“嗯,你看,这条就是爱情线,你的爱情线长而且清晰,没有分叉,证明你会对爱情也就是我忠贞不渝……”

林素素抿嘴轻笑:“那你的爱情线一定又短又模糊然后还劈叉。”

“……”李泽道一脸哭笑不得的小声说道,“有你这么捅你男人的刀子的吗?你就不怕……我找个时间惩罚你?”

林素素的小脸已然绯红一片了,声若蚊蝇的说道:“找个时间是……什么时间?”

“……”李泽道觉得自己在继续说下去的话那他就是天下间第一禽兽了。

就在这时,车子的刹车骤然间被踩死,车子剧烈的颤动了下然后很是艰难却又急促的停了下来。

因为司机压根就没提醒,加上大伙还在那边很是快乐的唱着歌曲,因此不少人一个没防备的被震得七晕八素的,那原本很是欢快的歌曲也停了下来了。

“没事吧?”李泽道问道,刚刚他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对劲的,于是赶紧搂住林素素,免得一个不小心的脑袋或者是身体撞前面的座椅靠背上去了。

当然了,他一点都不担心坐在前面的苏珊的情况,毕竟有南极在,她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且扶住苏珊的。

“没事……你的手……”林素素小声嘀咕。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个不小心的就碰上了……”李泽道尴尬一笑的赶紧将他那邪恶的咸猪手从林素素的胸前移开。

“有意的也没事……”林素素俏脸微红,眼里满满的都是羞涩,没好意思将这话给说出来。

“大伙没事吧?”苏珊站起身来扫了大伙一眼说道。

“没事……”大伙接二连三说道。虽然急刹车加上没有防备的,但是在场的都是年轻人,反应能力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加上座椅靠背上柔软,就算是撞上去,那也不会太疼。

而这时,司机已然一脸怒容的打开了车窗,脑袋伸了出来骂道:“我说,你有病啊,差点就把你给撞死了知不知道?”

大伙这才明白过来,司机之所以急刹车那是因为车子行驶的过程当中差点撞到人了啊这才紧急刹车的,然后纷纷的把脖子伸长的看着车外头,想一看究竟。

却见一个穿戴朴素,看起来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站在那里,手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只不过孩子被用被子包着,只露出一只穿着脏兮兮的虎头鞋的小脚丫。

而被司机这么一声怒吼之后,妇女的眼里流露出恐慌的,当然哀求道:“大哥,真对不起,真对不起,你们这是要去屏东山旅游对吧?行行好能开门送我一程不?在屏东山山脚下个小村子,村里有个土方医生能治疗我孩子的病,我这是想要过去看看呢。”

司机扫了她怀里的那孩子一眼,不疑有他,毕竟他也经常送旅客去屏东山,知道屏东山山脚下的确有个小村子,村里里得的确有个土方医生,据说很老了,足有上百岁了吧?什么疑难杂症的都难不倒他,慕名前去治病的人也在不在少数,至于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司机也就不太清楚了。

不过送不送给她的,司机倒也无所谓,毕竟这车子是被这些学生给包了下来的,包车的人让他咋办他就咋办。

于是回头看着苏珊说道:“苏老师,你怎么看?让她上来?”

“这……”苏珊有些犹豫,看向了南极,又扫了李泽道一眼,毕竟现在算是非常时期,虽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东tu的人假扮的,万一是那怎么办?

“苏老师,咱们就让她上来吧,你看她的孩子生病了,多可怜啊。”没等南极以及李泽道给暗示的,马仁杰一脸同情的说道。

其他人也附和起来了:“就是,反正还有好几个座位呢……”

“好可怜哦……小时候我生病了我妈就是这么抱我的……”

……

就在大伙纷纷的表达自己的同情心的时候,一个极为不和谐的声音响起:“还是别让上来的好。出门在外,最好别多管闲事儿!这荒郊野岭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谁知道这人是从哪里出来的?万一是什么坏人的那怎么办?”

开口的正是李泽道,他倒不肯定的认为这个妇女是东tu或者是其他隐藏在暗处的势力的成员,但是他刚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的,发现周边的暗处隐藏着几道气息,换句话说,车外不单单之后那个妇女以及她怀里的那个小孩,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所以还是小心一点好。

于是大伙的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这个喜欢唱反调的最近风头盛得让人眼红的家伙。

“老三,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啊!”马仁杰好不容易抓到李泽道的小辫子,自然死死的拽着不放了,当下站起身来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道,“你看看人家母子多可怜啊。”

“这不是可怜不可怜的问题。”李泽道笑眯眯的看着马仁杰解释道道,“万一出事了,谁来负责?”

“出事?能出什么事?就算真出事了我来负责也就是了。”马仁杰故作义愤填膺的说道,“大伙同不同意让这对可怜的母女上车?”

“我举双手双脚同意……”

“班长,你真的是心地善良的人,不像某些人……”

……

李泽道撇了撇嘴,面对这么一群自以为很是善良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傻逼,你还能说啥?

“苏老师,您看呢?”马仁杰还是很会做人的,最后还没忘记询问一下苏珊的意见。

苏珊看了李泽道一眼,发现他竟然把眼睛给闭上了一副眼不见为净的郁闷的样子,眼里的那种柔情一闪而过的,这个小屁孩!

然后又有了一种把马仁杰一脚踹下车的冲动了,我的男人都说有危险不能让上车了你怎么就这么猪脑子装什么雷锋呢?

当然了,身为辅导员老师,这样的话在这样的场合下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而且她还得表现得很有爱心,加上刚刚南极已经朝她点了下头的表示可以让上来,于是说道:“那就让她上来吧……师傅,开门吧。”

“好嘞。”司机说道,然后按下了仪表盘上的按钮,门缓缓的被打开了。

“谢谢……谢谢……”妇女极为感激的说道,然后抱着孩子小跑到另外一边,就要上车,可是脚一滑的,一个不稳就坐在那车轮跟前,可是即便自己摔倒了,她还是紧紧的搂抱着怀里的那个小孩。

“啊,您没事吧?”马仁杰见状赶紧下车就要去搀扶那抱着小孩的妇女,心里这个么么哒啊,他知道自己现在身上正闪耀着一层耀眼的光辉,足以亮瞎众人的狗眼,最最重要的是,刚刚如此正义凛然的把李泽道跟喷了一顿……心情为什么这么爽呢?

就在这时,路边的那杂草从中突然间冒出了四个大汉来,猛地冲上了车子跟前,一把把拦在那里还在暗爽的马仁杰重重的推开了。

可怜的马仁杰由于昨天拉了大半天的现在虽然恢复了点力气了但是依旧步伐乏力的加上一个没反应过来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车身上,发出了重重“哐!”的声音的,疼得他差点惨叫出来。

与此同时其中一个戴着鸭舌帽男子更是猛地跳上了车,手里的那把冰冷的手枪就这样抵在了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司机的脑袋上,语气冷酷,面带狰狞的笑容说道:“别动,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

“啊……不动……不动……”司机吓了一个激灵的,赶紧抱着脑袋趴在方向盘上。

而其他那些刚刚还在表达自己的爱心的人此时也都傻了眼了,表情呆滞的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切,他们压根就还没明白过来,真么可怜的母亲瞬间爱你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凶狠的大汉呢?

然后,他们又看到了他们亲爱的班长马仁杰同学被很是暴力的推上车了,然后又有三个面带狰狞笑容,手里还带着明晃晃的匕首的大汉紧接着上车,最后那个可怜的妇女才上车。

此时,妇女压根就不像之前那样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而是一脸阴恻恻的笑容,一只手抓着她的孩子的脚……哦,那其实是一个穿着小孩的衣服跟鞋子的布娃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