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毒药/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小李的带领下离开射箭场之后时间已然来到下午四点半左右了,按照现在的季节来算,下午五点半左右太阳就要开始一点一点的下山了,到六点左右,天也就彻底的暗下来了,因此小李也没带大伙再去玩一些项目了,而是带着大家从一间木头屋子里取来了帐篷以及睡袋。

来到一片空地上之后,小李教大伙搭建起帐篷来了。

是的,游客在这屏东农庄过夜,晚上睡觉都是睡在帐篷里的,如果是遇到下雨天的时候,便将帐篷搭建在那巨大的木头搭建起来的棚子里,倾听着那风雨声入睡,天气好的时候则一般都直接在外头的草地上搭建帐篷。

李泽道他们一行人二十四个人总共领取到了六个帐篷,每四个人共用一个帐篷,至于谁跟谁在一起则以学校里同宿舍的为准,换句话说,李泽道今晚得跟马仁杰,杨柏树以及赵小希睡在同一个帐篷里。

这让李泽道多多少少有点纳闷啊,他有理由相信马仁杰说不定会半夜偷偷的起来的然后摸出一把刀子狠狠的捅向他的胸口的。

想着,李泽道看了正在那边一脸平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正在跟杨柏树一起搭建帐篷的马仁杰一眼,再次觉得马仁杰也算是一号人物啊,做出那么丢脸的事情了竟然还能如此平静的一脸笑呵呵的帮大伙搭建帐篷的,真不愧是……贱人啊!

而且李泽道并没有动手去搭建帐篷,毕竟这可是班干部应该干的活,他怎么可以去抢他们的风头呢?

“你比我想象当中的还无耻。”南极走到跟前说道。

“……你指的是……我没让你们留下看那个家伙脱成就剩下一条内裤然后大喊三声我是猪这件事情?”李泽道笑眯眯的问道。

南极嘴角抽了抽,有了一种想把李泽道给活活踹死的冲动却是回答道:“是。”

这回轮到李泽道嘴角抽搐了,接着,他眼神玩味的看着南极,说道:“还真是没想到啊,你冰冷的外表下面隐藏着热情奔放的内心世界,竟然喜欢看那种场面。”

“我只是喜欢听到他在那边喊我是猪……不过现在看来,他这话是在严重侮辱猪。”说着南极扫了不远处的马仁杰一眼,眼里满满的都是不屑。

李泽道笑笑说道:“他确实比猪还笨。”

“夜晚即将来临。”南极看了天边一眼,皱着眉头说道。大多数时候,夜幕降临就意味着危险也即将来临,今晚很有可能会是一个很不平静的夜晚。

李泽道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夜晚即将来临……今晚咱们要不不睡觉了秉烛夜谈?”反正今晚李泽道也没打算睡觉了,并非是担心睡梦中被马仁杰给谋杀了,而是谁知道马仁杰会不会再次释放出毒气来?

南极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李泽道一眼,转身走开了。

李泽道看着她的背影一脸的无奈,她这是什么意思?同意还是不同意?

……

搭建完帐篷之后,大伙重新回到中午吃荷叶饭的那个棚子里准备烧烤,而这时,小李早就让服务员把烧烤所需要的工具以及各样的肉类蔬菜调味料送到那个地方去了。

“我去一下厕所。”马仁杰对一旁的杨柏树说道。

杨柏树的眉头一皱的:“又要开始释放毒气了?”

“……尿尿!刚刚水太多了。”马仁杰一脸郁闷的说道,然后起身往那不远处那露天厕所走去。射箭输给了李泽道被迫穿内裤大喊我是猪之后,马仁杰虽然很快的就把心态给调整过来了,但是却也郁闷异常的,因此像是发泄似的将一瓶矿泉水给灌了进去,现在膀胱有点受不了。

靠近厕所的时候,马仁杰已然闻到一股恶臭了,胃微微扭曲着干呕了两下这才熟悉一点那种奇葩的味道然后继续靠近。

这里什么都好,就是厕所落后了,这所谓的厕所就是一个大坑,里面的大便都堆积在一起发酵,往下看你还能看到在那大便里蠕动着的蛆虫,甚至很有可能那蛆虫还爬上来在你脚旁打滚呢,而且一个不小心踩空的……当然了,人是不会掉下去,但是大腿会卡在那个坑里。

“还好,就是尿尿而已,并没有要拉肚子。”马仁杰心里还是有点庆幸的,而且他也很佩服自己,都已经遭受那样的羞辱了竟然还笑得出来的,竟然还能如此贴心的帮其他学生搭建帐篷的,太牛逼了!

厕所的门在另外一边,当下马仁杰绕过去强忍着恶心正准备进入的时候,“咔!”的医生轻响的,就好像脚踩在地上那枯枝烂叶发出来的声音似的。

马仁杰吓了一跳的转过身去,却是空无一人。

“难道是……老鼠?”马仁杰心里有些纳闷的,却是更恶心了,于是转过身去想赶紧解决完然后赶紧回去吃烧烤。

只是,当他转过身回来的时候,更是被吓了一大跳的,后退了一大步不说的更是差点惊叫出声,因为他看到一个外国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那里正一脸淡淡的笑容盯着他看。

外国人身穿黑色西装,长发披散在肩膀上,一口大胡子像是外出流浪的摇滚歌手似的。

当下马仁杰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的,已然认为这个家伙应该是到这个地方游玩的国外游客才对,也有可能他不是游客,而是屏东农庄请回来的歌手……当下对于自己的反应太不满意了,不就是一个刚尿完从厕所出来的外国佬吗?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厕所的门被他那宽大的身体给挡住了,压根就进不去,于是马仁杰看着这个外国来,用自认为很是标准的英语说道:“您好,先生,我想进去。”

外国佬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他,就好像听不懂马仁杰的话似的。

这个外国佬听不懂英语?于是马仁杰也有点为难了,毕竟外语他除了英语外就只会说两句岛国语,其他的语言压根就一窍不通的,于是打起手势来了,表示自己尿急想进去。

“嗖!”外国佬却是突然出手了,那手快如闪电似的一下子出现在马仁杰脖子跟前,更是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稍微一用力的,已然将他的身体提到半空中了。

马仁杰双脚离地的,脖子更是被死死的掐着,自然呼吸极度不顺畅的,那张脸很快的就别称了酱紫色了,他喉咙里哦哦哦的想说些啥的,却是什么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外国佬的另外一只手从他的兜里掏了掏,然后掏出了一颗红红得有点诡异的胶囊,然后掐住马仁杰喉咙的那只手稍微一扭的,马仁杰的嘴巴已然大大的张开了,外国佬手指头一弹的,他手里的那颗红得诡异的胶囊已然被弹进了马仁杰的嘴巴里。

马仁杰只觉得一股类是甘油的味道传来,然后那颗胶囊已然顺着他的喉咙进入了他的胃里头了。

“我给你吃的是毒药。”外国佬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马仁杰用生硬的华夏语轻声说道,“很毒的,当然了,你可以怀疑我的话。”

“哦哦……”马仁杰脸色狂变的,更是觉得自己这两天活得太过屈辱悲壮了。

先是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但是绝对跟李泽道那个王八蛋有关的恶毒女人给下药了,还得他拉得腿都软了甚至还拉在裤裆上了,然后玩真人cs的时候竟然不明不白的被一枪爆菊了……当然了,马仁杰还是认定这是李泽道干的!

在之后他还因为李泽道缘故不得不挺着病重的身躯做完那五十下俯卧撑的,在之后又被李泽道引诱跟他比射箭却是输得裤子都脱了变成一头猪了,而现在,却又莫名其妙的被一把掐住脖子被往嘴里塞进了一颗药还被告知那是毒药……

说着,外国佬又在兜里摸索了下,最后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子,里头有着一颗黑乎乎的小药丸,然后将瓶子在马仁杰的面前晃了晃继续说道:“想办法把这颗药丸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入你们烧烤用的那已经烧红的木炭里,记住了,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入你们烧烤用的那已经烧红的木炭里,可别让那个射箭赢你的小伙子以及那个冷艳美女发现了……”

“哦哦……”

“这样一来,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到时你的奖励是得到解药继续活下去。”外国佬说道,然后把要玻璃瓶放入了马仁杰的裤兜里,还拍了拍,然后那掐着马仁杰的脖子的手一松开。

“扑通!”马仁杰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与此同时,更是捂着自己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本来一点都不新鲜但是现在却是无比新鲜的那跟厕所的恶臭混在一起的空气,如果再被多掐个一两秒的,马仁杰都觉得自己现在恐怕已经死了。

好不容易身体舒服了点,马仁杰抬头,却是发现那个差点把他掐死并且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的外国佬早就消失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