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都晕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呢?那个外国佬哪去了?他明明就在这里的怎么转眼之间的就消失不见了?难道自己见鬼了?又或者是他跟自己昨天一样拉肚子的所以又跑到厕所里头去了?

想着马仁杰又很是贪婪的狠狠的吸了几口那种不算太新鲜的空气,下一秒,却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那张脸已然布满了死灰了。

等等,毒药……他输他给自己吃的那是……毒药?

“呕……”马仁杰蹲在那边吐了,吐得撕心裂肺的,吐得肝肠寸断的!

他甚至还觉得自己吐得不够狠的,也没去管那个外国佬是不是正在厕所里头蹲坑的,挣扎着冲了进去,看着厕所里头那爬着蛆虫的大便的然后更是将手指头伸进嘴巴里乱扣的,然后狂吐,吐出了酸水,吐出了胆汁,甚至他自己都觉得五脏六腑都已经吐出来了,但是愣是不见那个外国佬扔进他嘴里的那颗红得诡异的胶囊。

他不知道那是不是毒药,但是万一是呢?

“你怎么了?”走进来的杨柏树见马仁杰对着那粪坑狂吐的,当下皱着眉头出声问道,心想难道这个白痴还有吃大便的习惯?若真如此,看他这架势……不太习惯大便的那种味道啊。

主要是马仁杰说他是过来尿尿的,但是这一泡尿也撒得太久了吧?因此杨柏树多少有点放心不下的,过来看看,没想到最后看到的却是马仁杰正对着那粪坑狂吐呢。

马仁杰听到声音之后,又吓了一跳的,回头一看却是杨柏树,站起身来,用手背抹掉嘴角那残留的液体种种的呼一口气之后,硬生生的在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说道:“哦……没事,就是这地方太他妈的臭了,一时没适应的,所以我肚子又有点不舒服的,还得解决一下……呕……”

“我在外头等你。”杨柏树眉头更皱了,当下一脸恶寒的说道,然后转身离开厕所,在待下去他也想跟着吐了。

随着杨柏树的离开,马仁杰这才像是失魂落魄似的缓缓的蹲了下去,极度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手赶紧伸向了自己的口袋,然后从那里头摸出了一个玻璃药瓶子,药瓶里有这一颗黑乎乎的药丸。

然后马仁杰看着手里的这个玻璃瓶子哭了,他心里这个后悔啊,闲着没事干尿什么尿呢?就算憋不住了尿裤子也行啊,反正小的时候又不是没尿过。

那个外国佬说要把这个药丸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入烧烤用的那已经烧红的木炭里……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他到底想干么?这药又是干么用的?还不能让那个射箭赢你的小伙子以及那个冷艳美女发现?为什么?

马仁杰很是清楚的知道,按个射箭的小子指的自然是李泽道,而那个冷艳美女应该是跟苏老师过来的那个看起来极为冷酷的美女吧?当然了,大伙当她是苏老师的闺蜜,这回是跟着苏老师一起过来玩的,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好像远没有这么简单吧?

当下马仁杰再次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然后打开玻璃瓶的瓶塞,将那颗药丸取了出来,小心的放入了兜里,然后将那玻璃瓶扔进了粪坑里,这才站起身来,重重的揉了揉自己的脸,这才像是没啥事的人离开了厕所。

虽然压根就不明白发生什么了,但是马仁杰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只好拿其他人的小命开玩笑了。

“舒服多了。”走出去之后,马仁杰笑呵呵的看着杨柏树拍了拍知己的肚子说道,“就是腿有点软啊。”

“傻逼!”杨柏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然后转身就走。

马仁杰看着他那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阴霾,当下走到水龙头跟前,打开,洗了洗手,然后脸凑了过去,任凭水流冲刷!

……

用石条砌成的大长方形桌子跟前,二十几个人位置坐在了一起,桌上一整排过去放有五个烧烤架,平均下来,每五个人可以分到一个烧烤架,这样一来大伙都可以参与到烧烤的乐趣来,有的涂抹各种酱料,有的帮扇风,有的则拿着烤好的东西大快朵颐起来了。

当然了,不想一起烤东西想干点别的,那也是没问题的,就比如喜欢唱歌的文艺委员高小孟已然跑到点歌系统跟前点了一首大伙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朋友》,然后拿起小李取来的麦克风,为大伙演唱起来了。

马仁杰看着烤架上那冒着热气跟香气的各种烧烤食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不是饿了,而是心里莫名的恐慌,那放入口袋里紧紧的抓着那颗黑色的药丸的手更是沁出了汗渍了,但是偏偏他的脸上还得挂着平时那种虚伪的笑容。

“班长,给……”一个学生将烤好的鸡翅递了过去,他觉得今天班长被欺负得太惨烈了,得好好补补。

“好,谢谢。”马仁杰一脸笑容的手从兜里伸了出来接过了那烤好的鸡翅,“好香啊……”说着却是没张嘴咬,而是放进了跟前的碟子里,然后说道,“我也来试着烤一下……就秋刀鱼吧。”

“好啊,班长,你到这来,你站在那个地方烤会被烟呛到的。”

“好。”马仁杰呵呵笑着,然后走到他的那个位置,伸手拿起一条秋刀鱼,放在烤架上摆弄起来了,边烤着的同时边眼神隐晦的扫了坐在那边的正大快朵颐的吃着手里的烤翅的李泽道以及坐在他旁边一脸冷酷的盯着那烧烤架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南极一眼,然后另外一只手将兜里伸了出来,大拇指跟食指抓起了那蘸着酱油的小刷子,涂抹起秋刀鱼来了,与此同时,手却是微微松开的,手里的那颗药丸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滑落,顺着那烧烤架的缝隙掉落在下面那烧红的木炭上。

不过虽然成功的完成了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现在也不知道死哪去的外国佬所交代的事情,但是马仁杰心里却仍旧沉重异常,他不知道这颗药丸跟那烧红的木炭混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吧?而且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那个外国佬要解药的,万一他就是利用自己一下然后就把自己重重的一脚踢开了那怎么办?

“班长,你在干么?”一旁的男生说道。

“傻逼!”杨柏树微微皱着眉头冷眼看着马仁杰说道,现在的马仁杰给他的感觉有点奇怪。

“啊……”马仁杰这才反映过来,原来分神之际的,他手里那“刷”的动作却仍旧在持续,只不过不是刷在鱼身上,而是直接刷在烧烤架上。

“那个……身体有点不太舒服……”马仁杰干笑道,然后他的身体真的就不太舒服了,突然一阵眩晕的。

“我这是……怎么了?毒药发作了?”马仁杰在心里很是悲哀的想到,然后两眼一发黑的,身体已然软倒下去了。

“呃……班长……你怎么了?”一旁的同学见状赶紧扶住了他,大声喊道,“喂……班长……班长晕过去……”

然后大伙也被这同学的叫喊声吸引过去了,见出事了赶紧凑到跟前。

“因为被你欺负气急攻心晕了?”苏珊扫了李泽道一眼小声嘀咕道,然后站起身来大步的凑了过去,毕竟她是辅导员,虽然很不喜欢马仁杰这个家伙,但是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再说了,马仁杰要真出事了,她也是有责任的。

李泽道有些委屈,关自己什么事啊,吃烧烤的这一段时间里自己压根就没被他欺负啊,他怎么就晕了呢?

不过,晕就晕吧,好像也不关自己什么事?于是心情么么哒的继续啃自己手里的那鸡翅,鸡翅是林素素烤给他的,极为美味,看来林素素平时没少干这种事情,不管是火候还是咸淡都掌握得极佳。

“情况好像不对。”南极的眉头突然间皱了起来了。

“什么情况不对?”李泽道一愣,然后脸色狂变。

却见围过去的包括苏珊在内的人竟然一个接一个就好像商量好了似的倒在地上了。

“这是……怎么了?”林素素瞪大了眼睛,“我好像……有点晕……”说着林素素身体一软的,眼见就要从椅子上滑落下去了。

李泽道眼疾手快的赶紧扶住她,却是发现她已然晕死过去了,当下脸色更是难看了。

站起身来想看看发生什么事了的米菲走了两步的,身体一软的直接倒在了地上晕死过去了。

还在那边很是动情的演唱着歌的文艺委员高小孟也闭嘴了,手里的话筒从他的手上滑落,整个人已然晕倒在那里了;正打算赶过来看一下发生什么事的小李还有几个服务员也倒下去了。

李泽道那惊悚的目光看向了南极,南极同样的在用惊悚的看着盯着李泽道看,两人的脸色都异常的难看,然后南极的眼前也变得模糊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