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异物/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跟德怀特的战斗仍旧在继续,而且李泽道怕不小心殃及地上晕倒的那些人,因此边打边往外移的,此时两人已然来到棚外。

在夜色以及那昏暗的灯光的照耀下,两人化身为两道淡淡的残影,而从那不时发出来的那种“当当当……”的犹如打铁的声音可以看出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

一旁的热依木着实看得只觉得知己一身热血沸腾的,恨不得拿起砍刀加入战团……当然了,他也就想想而已,他很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只怕还没靠近的就被一脚踹飞了,到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身上还肩负着**组织的未来,怎么可以不明不白的死在这种地方呢?不过他们现在已经没在棚里了,也就是说……

于是热依木的目光落在那棚里,脸上已然有着极为狰狞的笑容了,当下紧握手里的砍刀,扭了扭自己那因为过度的专注着这场打斗从而有些僵硬的脖颈,就要朝棚子里头走去,他打算把晕倒在里头的那些该死的华夏人全部砍死,他要让华夏政-府知道,打压他们东tu是一种多么愚蠢的行为,是会被报复的!

就在他迈出右腿的时候,热依木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肩膀被轻拍了下,着实吓了他一大跳的,然后快速的转身,却是看到一个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那里了。

男子身穿一件医生穿的那种白大褂,约莫四十左右的年纪,身材匀称,皮肤健康红润的,活脱脱的是一个帅气的大叔,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如此冷漠的,像是薄冷的刀子般,让人觉得身上凉嗖嗖。

“你是谁?这农庄里的……兽医?”热依木皱着眉头问道,然后握紧手里的砍刀。

对于这个男子看向他的那种眼神,他很是不爽,更不爽的是他竟然被吓了一跳的,他可是堂堂东tu组织的首脑之一,他杀人的时候从来都是不眨眼的,但是现在怎么会被吓一跳呢?这让他有了一种被羞辱了的感觉。

所以,热依木不介意在砍杀晕倒在那里的那些家伙之前先把眼前这个王八蛋给砍死!

“我不是兽医,我是判官。”判官的语气跟他的眼神一样冷,“判生死的判官,现在,我判你死罪,你可以下地狱了。”

“……这个家伙……是神经病?”热依木愣了愣的,然后手里的砍刀猛地举起,狠狠的砍向对方的脑袋。

然而,那种熟悉的刀子看在肉上面的感觉并没有出现,反而他的脖子不知道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被对方死死的掐在手心里。

热依木恭瞪大眼睛看着这个,满脸的惊恐和难以置信。

他明明挥刀出去的,刀子怎么突然间不见了?而且自己的脖子怎么就出现在对方的手里了?

“杀你都脏了我的手。”判官眼神冰冷的看着热依木那张已然变得很是难看的脸,语气阴森的说道,“但是不杀你……暂时又不知道该干嘛。”

“呕……哦……”热依木喉咙拼命的蠕动。

“咔啪!”判官的手指稍微用力,热依木的脑袋就垂拉下来没有了生机了。

手一松开,热依木的尸体掉落,判官却是没在看他一眼,那冰冷的眼神落在那边的那两道交织在一起的残影上,眼神已然变得柔和一点了。

“碰!”一声闷响的,李泽道跟德怀特的拳头重重的击打在了一起,然后各自后退了三步,两人皆一脸警惕的盯着对方轻轻的喘着气息的。

“你是个很强的对手。”德怀特像是做出了一个特别重要的决定似的,一脸认真的说道,“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决定服用鬼丸。”

“……”李泽道喉咙一甜,差点儿要吐出半斤鲜血,拜托,大哥,我虽然长得是比你帅一点但是你也别尊重我啊你要是真的尊重我的话你站着别动让我好好的揍你两拳也是可以的不是?

“你知道鬼丸吗?”德怀特问道。

“你想分给我一颗?”李泽道反问。

“哦,不不不,我也只有一颗。”德怀特耸了耸肩膀很是歉意的说道,“那是我用来保命用的,平时就用蜡包裹着藏在牙齿里头,现在为了尊重你这样值得一战的对手,我决定提前服用他。”

“服用你奶奶的!”李泽道郁闷得全身都哆嗦的,怎么会有这种如此无耻的人呢?明明就怕被自己给打趴了贪生怕死的就是被硬生生的说成他是为了尊重对手这才那样做的。

当下怒骂一句的同时,身形一闪的发动了攻击,一拳狠狠的砸向了对方的脑袋,他想在对方服下鬼丸之前阻止他……虽然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这或许是徒劳,因为对方可是把鬼丸藏在嘴里。

事实证明,李泽道所做的的确是徒劳,因为在他动手的瞬间,德怀特已然将嘴里藏着的鬼丸咬破吞了下去了,冰且鬼丸的效果瞬间发挥,在李泽道的拳头砸在他的脑袋上之前,他已然原地消失不见了。

李泽道这一拳毫无意外的砸空了,心里更是涌起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他很是清楚的知道刚刚他压根就没有眨眼,但是眼前却是失去了攻击目标,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的实力已然大涨。

下一秒,就在他心里大惊想转身变招的时候,后背却是毫无征兆的已然出现了一道冷风。

“糟了!”李泽道暗道一声。

“砰!”的一声闷响的,李泽道的后背已然重重的挨了一拳了,身体踉跄的朝着不远处的一颗大树的枝干上狠狠的撞了上去,然后重重的跌落在地上,那颗大树更是剧烈的摇晃了几下的,树叶哗啦啦的往下掉落。

“噗!”李泽道嘴巴一张的,已然喷出一口鲜血了,抬起头来,眼神惊恐的看着站在那里像是动都没动弹下的德怀特,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力感了,这个家伙在服用了鬼丸之后,已然强大到让人窒息了。

之前李泽道何小雨被绑到凤鸣山,李泽道第二次面对那个邪恶的医生的时候,心里就有这样的感觉,由内之外的,全身上下莫名的冒着一股浓郁的寒意来了。

对方就这么随便站在那里,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强者的气息竟然就足以把你的信心给击垮,竟然让你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了。

现在这个服用鬼丸之后的德怀特,给李泽道带来的就是这样的感觉,让他的心也落到了极点,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我可以等你站起来。”德怀特没有再次攻击,而是笑得很阴森的看着李泽道说道,他很享受鬼丸带来的那种强大的力量,但是它带来的后遗症也让人难以接受,所以他想把这个让他服用鬼丸的罪魁祸首一拳一拳的打死,反正他服用下的鬼丸一号的作用时间有五分钟,足够了!

就算鬼丸的作用时间过了,那也没关系,毕竟对方已经受那么重的伤了,虐他也跟玩似的。

李泽道没有站起来,站起来唯一的结果就是再次打飞甚至是被打死,他才没那么傻呢!而且他也想在拖一下时间,也许……师父已经在路上了就快到了呢?

心里一这么想的,已然涌起了浓郁的悲哀了,他终究还是太弱了,遇到强敌之后总是得依靠师父。

德怀特见对方竟然没爬起来的,已然知道对方的意图了,当下说道:“你是拖延时间?等上帝之手来救你?”

“……”李泽道无奈,这个家伙身手厉害也就算了,为什么脑子还这么好使呢?竟然能看穿他的意图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祈祷上帝之手在五秒后能出现吧。”德怀特耸了耸肩膀笑道,“因为,我在五秒之后就能干掉你……五……四……三……”

德怀特开始用生硬的华夏语数数来了。

“傻逼……”李泽道开口骂道,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嘴里多了一样异物了,而且那异物就好像活的似的拼命的往他的喉咙钻的很是干脆的进入了他的胃里。

然后,一股暖流从胃里传来。

李泽道的脸上瞬间一变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嘴里会多了那异物,更是不知道那异物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但是他却是清楚的感觉到他整个人瞬间精神,那股暖流所带来的,不仅是热度,更是力量!

他很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上的力量在开始拼命的往上蹿!

“一……”德怀特数数完毕,然后耸了耸肩膀很是玩味的笑道,“亲爱的李先生,很是遗憾,上帝之手并没有出现,所以……”

德怀特动了,他不动的时候是一座让李泽道觉得心惊的高山,而动的时候,则是一座会动的山,他带着高山一般的压力攻向了还趴在那里还没从自己的身体的变化反应过来的李泽道。

瞬息之前,德怀特已然冲到跟前,然后拳头猛地砸向趴在那里的李泽道的脑袋。

“去死吧!”他在心里呐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