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悲剧的人物/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艳阳高照,又是美好的一天。

被恶魔之泪迷倒这些人也纷纷的清醒过来了,只不过醒来之后仍旧脑袋昏沉,头痛欲裂的,压根就想不起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怎么他们会睡在这里,询问周围的人得到的结果却是跟自己一样,他们也是睡在这里,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最后只能归咎于他们昨天晚上应该是喝多了,然后迷迷糊糊的就跑到这睡觉来了,并且有人开始检查起自己的穿戴整不整齐的,下体有没有疼痛感之类的,什么异常的情况都没有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当然了,还有人打喷嚏开始咳嗽起来了,说话都嘶哑的,毕竟已然是深秋了,夜晚的温度还是挺凉的,虽然神龙组织的大头还有铁手很是好心的帮他们找来了盖的东西,但是有些体质差一点的还是感冒了。

然后农庄的服务员开始帮大伙准备早饭来,并且找来了药,供那些身体不太舒服的人服用。

“发生什么事了?”苏珊拍了拍自己那依旧有些昏沉的脑袋看着李泽道,一副你不告诉我真相我就让你好看的架势。

南极,林素素还有米菲的目光同样落在他身上,她们也在等他的一个答案。

早上她们是最先醒过来的,看到的场景却是除了她们三人睡在帐篷里外,其他人都横七竖八的在外头躺着,这些人中有她们熟悉的,比如考古专业那些学生,更多的是她们压根就不熟悉。

但是偏偏她们脑袋很涨的,除了南极隐约的知道一些事情外,其她三女压根就一点印象都没有的,她们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入那帐篷里的,还有那些人在外头躺着的人是怎么回事?

李泽道苦笑了下压低着声音说道:“简单的说,你们跟那些游客还有服务员都都误中一种烈性**晕死过去了,是我抱你们去帐篷里的,至于至其他人,我可没有义务待他们去帐篷里睡觉,给他们找来盖的东西就不错了。”

“你抱我了?”南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怒容,这个家伙竟然敢趁她晕倒的时候吃她的豆腐?

“亲爱的李同学,你没趁机对老师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来吧?”苏珊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

“青蛙王子……”米菲羞涩一笑的,俏脸微红。

林素素则一脸微羞的笑容看着李泽道就好像看不够似的,至于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她并不是太关心。

李泽道一脸的黑线:“你们现在应该关注的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有关烈性**的事情吗?”

苏珊眨了眨眼笑道:“我们为什么要关注呢?我想你都已经处理好了不是吗?”

苏珊不是笨蛋,在李泽道说出那话并且注意到李泽道身上的衣服脏兮兮,以及始终隐藏在暗处的爱丽丝就坐在那里一脸花痴的盯着李泽道看之后,已然知道昨天晚上她们非正常晕死过去之后李泽道遇到了一些危险,换句话说,这几天试图将其引诱出来的东tu出手了。

不过她们现在没事,李泽道也没事,其他人也安然无恙,那就证明李泽道已经完美的将那些人给解决了。

而这样的事情是不宜让其他人知道的免得引起了一些没必要的恐慌。

李泽道笑笑说道:“的确已经处理好了……一会儿服务员送来热汤之后,你们喝一点,脑袋会所舒服一点的,然后咱们也该回去了。”

……

“咳咳……”马仁杰边拍着自己那昏沉的脑袋边咳嗽起来了,莫名其妙的在外头睡一觉的,甚至醒来之后竟然发现他跟杨柏树搂抱在在一起,直接把他恶心得……感冒了!否则身体这么好一向很少感冒的他怎么这时候感冒了呢?

一旁的杨柏树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马仁杰,可想而知,对于早上起来发现他跟马仁杰搂抱在一起这事情也极为介意,介意得他都想杀人了。

“同学,来颗感冒药吧,能舒服一点。”取药过来的小李为马仁杰送来了一颗感冒胶囊以及一杯冒着热气的水,“当心,水还有点烫。”

“谢谢。”马仁杰声音沙哑的说道,接过感冒胶囊以及那杯热水,然后将感冒胶囊扔进了嘴里,然后一股类是甘油的味道已然充斥着口腔,然后马仁杰脸色狂变。

“呸……”马仁杰赶紧将嘴里的感冒胶囊吐了出来,下一秒手更是剧烈一颤抖的,手里的杯子从手上滑落直接掉在了他的裤裆上,里头那还冒着热气的热水很是干脆的淋浇上去。

马仁杰愣了两秒,然后脑袋犹如机械般的低头一看。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然后站起身来,手捂着裤裆在原本蹦跳起来了。

马仁杰周围的那些同学先是愣了几秒的,旋即炸开锅了。

“啊……班长的小鸡鸡被开水烫伤了……”

“快快快……凉水……冰块也行……”

“打120啊……”

“赶紧把他的裤子扒下来,免得烫熟了……”这话是李泽道喊的,然后那些“关心”马仁杰的家伙还真的这么干了。

苏珊,林素素,南极还有米菲则赶紧转过身子去没敢看的,除了南极嘴角微微扯了下没笑出来之外,其她三女都一个没忍住笑了,然后赶紧收敛起那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毕竟这样的笑容要是被看到了,是会被鄙视的,特别是苏珊这个辅导员。

爱丽丝却是扫了一眼,然后已然一脸鄙夷的把眼神移开了,这个家伙……真是小得可怜啊。

四十分钟后,呼啸而来的救护车驶进了屏东农庄,将裤子已然被拔了下来并且往裤裆那里狂浇冷水的马仁杰抬上了救护车,然后救护车再次呼啸着往医院急驰而去。

自始自终的,马仁杰捂着自己的脸,身体却是在轻微的抽搐,泪流满面的,任凭大伙扒掉他的裤子,任凭大伙在上面浇灌冷水,没有抵抗……当然了,他也没有力气去抵抗了。

救护车离开一个小时候,除了被送去医院的马仁杰以及跟了过去的杨柏树外,考古专业的其他学生再次集合,然后一行人在辅导员苏老师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农庄往山下走,准备结束这段对大伙来说极为难忘的旅程。

在这段旅程中,出现了一个极为拉风的人,自然而然的就是大伙所不喜欢的李泽道,这个家伙,在玩真人CS的时候竟然一脸谄媚的把旗帜拔起来送给了敌对的一方,实在震掉了大伙的下吧。

之后他还弯弓射乌鸦,很是干脆的把大伙给射服了。

当然了,也出现了一个极为悲剧的人物,那就是他们都很喜欢的班长,他先是在射箭比赛中输了不得不脱得就剩下一条内裤还大喊三声我是猪的,更是在今早可能是因为开水烫的原因杯子竟然滑落了然后差点把自己的那玩意儿给烫熟了……

“数风流人物,还看李泽道,数悲剧人物,当属马仁杰啊!”有人在心里很是动容的吟着这首诗。

下山来得比上山轻松,因此大伙没像昨天上山那样费了那么大的体力的,已然来到山下了,生活委员米菲也给了客车的师傅电话了,只需等待他的到来,然后大伙上车回到学校大门口,这一段美妙的旅途也就宣告结束了。

因为屏东山是旅游景点的缘故,所以在山脚下有不少卖饮料,当地的美食比如海蛎煎鱼丸之类的,另外还有小玩具,主要的顾客当然是那些带小孩的家长,这些摊位倒是吸引不少正要上山或者已然下山来的游客。

等客车过来的功夫,林素素跟米菲去其中一个摊位买回来了几个椰子,挖了个小洞插了习惯,然后拿了回来,分给了李泽道以及苏珊,南极还有爱丽丝。

南极吸着椰子里头的椰奶的同时,眉头已然微微一挑的说道:“那不是昨天上山的时候遇到的那个老头吗?”

“嗯?”李泽道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昨天上山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当时正要下山的老头。

而且跟昨天遇到的情况一样,老头手抓着一个脏兮兮且又破旧的面袋子,袋子微鼓的,露出了里头的饮料瓶子。

此时,他正颤颤巍巍的打算弯下腰去捡起地上的一个游客扔在那里的空瓶子。

“砰!”的一声闷响的,那个空瓶子却是被一脚踹开了,然后一道很是不爽的声音响起:“他妈的,滚一边去,死老头,别老子的面前晃悠,见你烦!”

老头有些艰难的抬起头看,一脸平静的看了站在他面前的三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混混一眼,却是没说啥,而是颤颤巍巍的转身,然后朝着那个被混混踢开的空瓶子缓缓的走了过去。

“妈的,死老头,我呸!”那个一脚把瓶子踹开的一头黄发的混混一脸不爽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骂道。

一道冷漠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道歉,然后……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