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饭香跟茶香/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的午餐是,一碗地瓜饭,一盘黄瓜炒鸡蛋,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个丝瓜蛋汤,一盘单炒鸡蛋……除了鸡蛋还是鸡蛋。

没办法,外头院子里正在扒开泥土找蚯蚓的那只母鸡是用来下蛋的,那只昂首挺胸一副很拽的样子的公鸡是用来打鸣的,总不能杀了吧?王梓知道自己要是真敢把鸡给杀了王爷爷就敢把他给剁了!

不过王梓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利用很简单的鸡蛋就能做出那种让人一吃就如同吸食毒品似的简直就是欲罢不能啊……至少他自己正大快朵颐的吃着。

李泽道也饿了,所以吃饭的速度并不比王梓慢。

老头吃得很少,而且就好像连端碗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似的,吃得很慢,不过喝酒的速度却是很快,小半碗饭还没吃完的,那黑乎乎的木头杯子里装的那三两冒着酒香的白酒就已然被他消灭掉了,而倒酒的时候并没有询问李泽道以及王梓要不要也来一点,显然的,他没把李泽道跟王梓当外人,所以没招呼了。

爱丽丝跟林素素也不嫌弃这地脏饭差,也端着饭碗小口的吃着,她们吃饭的模样不像是很有食欲,但是样子看起来却让人很有食欲。

“啧啧……怎么办?我做出来的饭简直好吃到没朋友了。”王梓夹起一块炒鸡蛋,轻轻的嚼着,一番装模作样的陶醉之后,微微感慨起来了。

“……”李泽道无语,心想师父又开始不要脸的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就这炒菜的水平压根就及不上他好不好……自少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

林素素跟爱丽丝却是表情微微绷着,她们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的笑出来。

吃完午饭之后,老头也不跟其他人打招呼的,径直颤颤巍巍的走到角落里那一张石头床上躺下,很快的就呼呼大睡起来了。

林素素跟爱丽丝则收拾里下碗筷来到了院子里的水井旁,准备打水洗刷碗筷,井口上面装有一个现在已然很少见到的辘轳。

所谓的辘轳就是提取井水的起重装置,井上竖立井架,上装可用手柄摇转的轴,轴上绕绳索辘轳,绳索一端系水桶,摇转手柄,使水桶一起一落,提取井水。

林素素跟爱丽丝压根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装置,因此都饶有兴趣的在那边研究起辘轳来了。

至于李泽道,则屁颠颠的跟在王梓身后晃悠,听候差遣。他知道师父有话想跟他说,当然了,他也有一些疑问想请教一下师父。

然后他看到师父动作很是麻溜的再次在灶坑里烧火,然后用一个黑乎乎的铝壶烧了一壶水,等水开了之后让李泽道提着那壶烧开的水到院子里那大树下的那简陋的石头桌子跟前候着。

而他则找来了一套也不知道是太久没用还是因为本来就是那颜色的黑乎乎的茶具以及同样黑乎乎的一小罐茶叶来到石桌跟前,将茶具还有茶叶放了下去,这才坐下来看着李泽道说道:“坐吧。”

“师父……那个,不用洗一下?”李泽道指了指那套黑乎乎的茶具问道,说着看了正在那边正用辘轳打水玩的爱丽丝跟林素素一眼。

王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为什么要洗?这比你身上穿的那衣服还干净呢。”

“……”李泽道觉得被师父侮辱了,却也没敢多说啥了,而是依言在他对面那石头椅上坐了下来,心想一会儿师父泡完茶之后不喝也就是了,他可不想想马仁杰那样拉大半天的肚子。

王梓却是没着急卖弄他的茶艺,而是拿起那个泡茶用的黑乎乎的小壶,用手轻轻的抚摸了几下,然后看着李泽道笑道:“小子,看来你很看不起这个紫砂壶啊。”

李泽道干笑,他的确看不上这个黑乎乎的像是很久没洗过的小壶。

“你之所以看不上,那是因为你不识货。”王梓说道,“这可是陈鸣远亲手制作出来的紫砂壶,现在已然绝迹……当然了,你这么孤陋寡闻的,肯定不知道陈鸣远是谁。”

李泽道干笑,他的确不知道陈鸣远是何方神圣,甚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你只需要知道,这个紫砂壶价值在一百万以上就行了。”

“……”李泽道已然一脸愕然的表情了,这个即便被仍在大马路上他也不会弯腰去捡的破壶竟然价值一百万以上?

“哦,我说的是美元。”

“……”

王梓无视李泽道那如同石化般的表情,用开水烫了烫那价值百万的紫砂壶还有几个紫砂小杯,然后又拿起那用黑乎乎的小罐子装着的那一小罐茶叶,朝着李泽道说道:“至于这个,这可是好东西啊,天下茶叶,若论珍贵,唯有武夷山某处峭壁之上两颗数百年的孤本野茶树,每年只产数斤大红袍,专供京城,旁人从无人见过……小子,你很幸运啊,现在不仅看到了,而且即将喝到。”

“……”李泽道听得云里雾里的,脑袋有点发懵。

王梓见李泽道这么一副土鳖的表情的,一脸的无语,不得不再次解释道:“上面的那些大佬,比如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喝的就是这茶叶,这下你知道了吧?”

“……”李泽道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小子,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这茶……我都喝腻了。”王梓一脸不屑的说道,然后揭开小茶罐,拿起一个小茶勺,小心地从中舀出了两勺茶叶,倒入茶壶之中。

李泽道看着那棕黄色的茶叶倒入茶壶之中,还没等师父入水,便已经闻到了一丝沁人心脾的茶香味儿,这一股茶香虽然轻微,但是却是让李泽道的头脑突然无由来的一清凉的。而当师父提着水壶缓缓注入的水柱,随着开水的充溢,那种散发出来的茶香更是让李泽道沉醉了,毫无意识的狂咽口水来了。

王梓则很是专注的卖弄自己的茶艺,地将水注入茶壶中,然后用壶盖盖好,轻轻地晃了两晃,迅速地再将壶中的水液倒出,完成洗茶的程序之后,再次将水注入壶中。

盖上茶盖,过得一小会,王梓便端起小壶,轻轻稍倾手腕,将六个紫砂小杯倒满,然后抬头看着李泽道说道:“喝吧。”

李泽道早就被那茶香给吸引的口水不断了,当下听王梓这么一说的,赶紧手伸了过去,拿起了一杯,看了看那深黄色的茶汤,然后又放到鼻下闻了闻,被那淡淡茶香透鼻直入之后,终于忍不住一口将茶水吸入。

苦中带甘,缓缓咽下喉咙之后,还一直有股清香甘甜之味在口唇之间不住环绕,让李泽道很是满足地轻叹了口气,他这才发现,他之前喝的那些茶压根就不能算是茶,跟这比起来,简直有天跟地的差别啊。

“不错吧?”王梓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然后拿起一杯茶喝了起来了。

“好茶……”李泽道由衷的说道,依然沉浸在那紊绕的淡淡茶香之中。

“茶叶……也就一般,主要是因为我泡茶的手艺实在是太好了。”王梓一脸陶醉的说道,“从来没有学过茶艺的,但是泡出来的茶就是这么香气浓郁的让人口齿留香,流连忘返啊,简直好喝到没朋友了。”

“……”李泽道无语,他很不理解,这么不要脸的话是如何从师父的嘴里冒出来的。

李泽道又拿起了一杯,很是享受的喝了一口然后说道:“师父,这段时间您跑哪去了,我跟我妈一直联系不上你。”

“旅游去了。”王梓美美的喝了一杯茶之后很是随意的说道,“突然间觉得有点无聊的,所以就跑到珠穆朗玛峰的山顶去了……不得不说,在那样的地方睡觉感觉很是不错的,有机会你也去试试。”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觉得师父这话既牛逼又装逼。

“那……昨天晚上……”李泽道沉吟了下再次开口,这也是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他很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不是师父在暗中出手。

师父有能力做出那样的事情,但是这却又不像他一贯的风格,毕竟之前师父每次在他最危险的时候出手之后都会现身的,然后没脸没皮的狂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好几下的。

“昨天晚上怎么了?”王梓看了一眼问道,继续往那紫砂壶里注水,心里却是暗暗苦笑起来了,他到目前为止所掌握的那些真相对这小子来说,终究太残忍了点,而且就算让他知道实情那又能如何?

在王梓看来,自己这个徒弟实在是太过弱小了,虽然在普通人眼里,甚至在黑鹰所谓的什么钻石保镖的眼里,他已然是很牛逼的存在了。

“我是今天早上才到这地方来找王爷爷的,听他老人家在屏东山上遇到我的徒弟,然后我掐指一算的,王爷爷会把你带回来,于是我就在这边做好午饭等着了……你说,我做饭怎么会这么好吃呢?”

“……”李泽道觉得这天已然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于是只好再次端起一杯茶,美美的享受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