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她是一个超级大美女/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那往王爷爷到底是谁?”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师父拿着紫砂壶往那小茶杯里注入了香气迷人的茶汤,换了另外一个话题。

当然了,现在也基本确定昨天晚上出手的那个人不是师父,因为如果是师父的话他是不会不承认的,不过如果不是师父的话那会是谁?

“按照辈分,你要称呼他老人家为太爷爷。”王梓说道。

“哦,知道了,师父。”李泽道赶紧改口,“那位太爷爷是?”

“你觉得呢?”王梓反问,“咱们现在泡茶用的紫砂壶是他的,这紫砂壶里放的茶叶也是他的。”

“……”李泽道再次一脸愕然的表情了。

紫砂壶先不说,毕竟祖传的那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茶叶……师父刚刚可是说过啊,这茶叶是专门供给上面的那些大佬的,但是那个捡破烂的甚至差点被小混混欺负的老头竟然有这样的茶叶……也是祖传的?开什么玩笑,真是祖传的话早就变质了好不好?

“你想到什么了?”王梓问道。

“他老人家是一号首长或者是二号首长又或者是某个大佬的……爷爷?”李泽道沉吟了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然后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他奶奶的聪明了。

“……”要不是舍不得这茶汤的话,王梓早就将其泼在这个白痴的脸上了,心想自己这么英明神武的一个人怎么会找这么一个喜欢异想天开的白痴当徒弟呢?这不是在丢自己的脸面吗?

“你想多了。”王梓一脸无语的说道。

李泽道讪笑,心里对这个正在屋子里头呼呼大睡的老头更是好奇了。

“你只需要知道,他老人家的实力不在我之下。”王梓看了他一眼说道,“虽然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快要进棺材的老头。”

“……”李泽道一脸的不相信,这个走路颤颤巍巍的就好像一倒下去就可能永远醒不过来的老头,这个被流氓混混欺负选择忍气吞声的老头的身手怎么可能不在师父之下呢?也就是说,那个老头能像师父那样随便找一把炒菜用的铲子就能破解自己毫无保留的一拳的并且将自己拍飞?

Are you kidding me?

“你不相信?”王梓问道。

“这……”李泽道笑得有些勉强,他的确没办法相信,毕竟这太匪夷所思了。

“我也不相信。”

“……”

“但是那是事实。”

“……”李泽道有了一种想把师父狠狠的揍一顿的冲动了,假如不是打不过他的话。

“你现在所熟知的神龙组织就是他一手创立的,现在神龙组织的负责人是他的徒子徒孙。”王梓看着李泽道慢悠悠的说道,“你说他有没有那样的实力?”

“……”李泽道瞪大眼睛已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换句话说南极是这个老头的……徒徒孙?

“当然了,他还不是最厉害的。”王梓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被那些无聊的人誉为什么上帝之手的,但是却也不是最厉害的,国外那些镇守在那些古老势力极大的家族里的那些所谓的老怪物,跟那个真正的高手一比简直就是渣渣……”

李泽道咽了咽口水的,心里已然掀起了滔天巨浪了,竟然还有比师父以及那个老头还厉害的?而且听师父这么说的他好像见过似的,当下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心问道:“师父,你见过那个高手?”

然后因为心里激动紧张的加上那茶的确太好喝了,因此李泽道又端起一杯茶喝了起来了。

“见过。”王梓点了点头,一脸的缅怀,“她是一个超级大美女。”

“噗!”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将嘴里那一口价值千金的茶汤给喷了出来了,然后小脸憋得通红的说道,“咳咳……对不起,师父……呛到了……”

“她的确是一个大美女。”王梓却是一脸认真的再次说道,“我生平见过最好看的女人……之一。”

“她是……”李泽道问道,心里更是极度的好奇了,王梓的话已然成功的勾引起他的好奇之心了,难道师父跟那个所谓的天下第一的高手的那个大美女还有一段不为人知却又很狗血的爱情经历?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认识。”王梓摆了摆手说道,继续很是享受的品茗来了。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想师父你老人家别这样玩我行不行?你这样玩我的我会……想了想李泽道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了,或者说,不能做!

在心里默默的诅咒着师父……开玩笑,他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呢?虽然师父长得也就比他老那么一点点的,但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李泽道在心里俨然当师父是他的父亲一样了。

甚至是对师父动手……李泽道才没那么愚蠢呢!

因此这个话题就算是结束了,李泽道收拾了一番心情的然后心情么么哒的继续品茗来了。

“你母亲把一些事情都告诉你了?”王梓看了他一眼继续往紫砂壶里注入热水。这第三泡之后,这茶叶的所有的精华已然全部被释放出来了,换句话说,在泡第四泡的话,俨然没有什么茶香了,就跟喝白开水似的没啥区别。

李泽道看着王梓点了点头,心情却是莫名的沉重起来了,之前极为吸引他的那茶汤的引诱力好像也没那么强了。

“你母亲跟你说的那些话,有一些是我推断出来的,事实不一定是那样。”王梓说道。

“我知道了,师父。”李泽道点了点头,沉吟了下再次问道,“师父,我父亲……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虽然李泽道已然从母亲肖蔷薇那里得知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帅气阳光开朗的大男孩,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不是?所以他也想从师父这里了解一些情况。

王梓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拿起紫砂壶,轻轻稍倾手腕,将六个紫砂小杯倒满,然后放下紫砂壶,拿起一杯茶汤当入口中,静静地回味着那入口的苦甘相杂一会之后,这才抬头看着李泽道开口说道:“是个……自以为是的傻逼。”

“……”李泽道色变的,他没想到从师父这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答案。

“小子,在这一点上,你多多少少遗传了他。”王梓看着他继续说道,而且显得有些语重心长的。

“……”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王梓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假如你的父亲没有失踪,并且我跟他起冲突了,你帮谁?”

“……”

李泽道没有回答,或者说他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师父的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无法想象真有那时候,他会站在谁那一边?

站在父亲那边?那师父会不会寒心?虽然他总是喜欢打击自己的但是他真的对自己很好很好,没有他,自己早就死得很惨烈了。

站在师父这边?可是另外一边可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

王梓看着他的嘴角却是微微翘了起来了,露出了一个略显诡异的笑痕,却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而是快速的把剩下茶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完,然后收拾起茶具站起身来,在李泽道那显得有些复杂的目光的注视下,走进了那小石屋里。

……

因为那杯开水本身已然凉一点了外加马仁杰一烫到之后大伙动作很是及时的把他的裤子给扒了然后往上面浇淋冷水的缘故,所以马仁杰的下面伤得不是太严重,至少远没到烫熟的程度。

但是大半天下来,马仁杰却像是没了半条命似的,一脸死灰的不说,身体更是不时的剧烈的颤抖着,就好像正面对什么恐怖的事情似的。

一旁的杨柏树像是白痴一样看着他,冷冷的说道:“死不了的……”

“棺材脸,你他妈的闭嘴,谁说死不了的?”马仁杰低声怒吼,打断了杨柏树的话,眼里满满的都是惶恐之色。

怎么可能死不了呢?他可是很是清楚的记得那个大胡子死死的掐着他的脖子喂食了一颗红得诡异的毒药啊,那可是毒药啊,不是糖果!最最让马仁杰觉得惊恐的是,现在上哪找谁要解药去?

也就是说,他现在随时都可能毒发身亡啊,可恨的是这个该死的棺材脸竟然还说死不了的。

杨柏树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他,然后当着他的面解开起自己的皮带来了。

“呃……棺材脸,你想干么?”马仁杰的眼睛瞪大了,这王八蛋这是想……趁人之危?

杨柏树没有回答,扯掉自己的皮带之后然后很是干脆的把外裤连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就这样暴露着自己的下体站在马仁杰面前。

“……棺材脸,你他妈的有病?”马仁杰瞪大眼睛足足愣好几秒的,这才开口问道,拳头更是微微的握紧了,这个禽兽要真敢乱来的,他就敢给他来个狠的!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被看一下是不会死的。”杨柏树冷冷的说道。

“……”马仁杰喷出半斤鲜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