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比你的大/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真可爱。”马仁杰眼神很是艰难的从杨柏树的下体移开之后,很是艰难说道,心里怎么会那么想找把刀子把这个王八蛋给捅死的冲动呢?

拜托,我指的是这件事情吗?我指的是这件事情吗?虽然对于这事情我也很在意啦但是跟那毒药比起来这事情就跟个屁似的你知不知道?

马仁杰突然间想哭,狠狠的痛哭一场,自从认识李泽道之后,他的命运怎么就变得这么坎坷呢?他是自己的灾星?

“的确挺可爱的。”杨柏树低头看了一眼冷冷的说道,语气里却是有着一丝自豪在里头,“比你的大。”

“卧……卧槽!”马仁杰胸口一窒息的直接喷血了,眼神如刀的盯着杨柏树看的,这已然不是普通的侮辱这么简单了,这简直就是生死大敌啊!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以辅导员苏老师为首的考古专业的那些学生出现在那里,他们刚乘坐客车从屏东山回来,不过客车却是没有停在校门口,而是停在医院门口,大伙一同看望马仁杰来了。

苏珊毕竟是辅导员,于情于理的她都得来一趟,而其他学生平时或多或少的都吃了马仁杰不少好吃的,加上马仁杰在怎么说也是班长,因此也跟过来看望。

然后他们看到了杨柏树光着屁股正对着马仁杰却是背对着他们,然后各个眼睛一下都发亮瞪得老大了。

杨柏树回头快速的扫了一眼之后就没敢回头了,而且那张冰冷的脸却是剧烈的抽搐起来了,手更是快速的把自己的那褪到膝盖处的裤子给提了起来了。

马仁杰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的,更是一脸精彩绝伦的表情,心里把杨柏树给剁碎了喂狗的心都有了。

“这……那……”马仁杰拼命的蠕动喉咙的,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呃……抱歉,抱歉,是我们没事先敲门……那个你们先忙,完事了我们在进来。”苏珊愣了几秒之后,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然后再次把门给合上了。

“……”马仁杰跟杨柏树眼神对视着,皆能看到对方那张抽得很是厉害的脸,都有了一种把对方给掐死的冲动。

“棺材脸,老子迟早有一天会杀了你的。”马仁杰压低着声音恶狠狠的吼道。

“你会先死。”杨柏树一脸冰冷的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杀气。

马仁杰沉默,心里再次无比惊恐起来了,身体都在颤抖!是啊,他会先死,而且说不定一分钟之后就毒发身亡了!

“棺材脸,一会儿我要是晕过去或者是吐血,记得赶紧叫医生过来。”马仁杰声音沙哑的说道。也许抢救及时的还有救呢。

然后马仁杰觉得自己很傻逼,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医院啊,让医生给他来个全身检查看看有没有中毒不就好了?可是,听说有些毒是检查不出来的啊……电影里不都经常演吗?

杨柏树没有开口,看着马仁杰那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马仁杰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决定先留下几临终遗言,免得一会儿嗝屁了那就晚了,当下一脸深情的看着杨柏树说道:“柏树啊……我……我要是死了……”

“呕……”杨柏树回头抱着垃圾桶狂吐起来了,他受不了马仁杰看着他的那种眼神以及那声如此温柔的“柏树”。

“……”

门外,苏珊清了清嗓子对眼睛正睁得大大的还没有从看到的那一幕中反应过来的大伙说道:“那个……哦,对了,咱们的伟大的先祖孔子曾经这样说过,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简单的说,同性恋能入诗,可见在伟人孔子眼中,同性恋是很正常的感情啊,所以咱们不能用异样的眼神去看待他们,平常心平常心。”

“……对,对,班长跟团支书……这是真感情啊……”有人附和,然后被恶心得不行了抱着一旁的垃圾桶狂吐起来了。

其他人也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只能硬生生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的表示他们对于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很愿意去接受的。

米菲俏脸却是微红的有了一种把马仁杰跟杨柏树给掐死的冲动了,这两个人胆子真的是太大了,竟然在病房里都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早知道把这如此浓情的一幕拍下来好了然后发布到网上去,一定很受欢迎的。

……

李泽道很是无语,因为师父一尿不复还……他说他要去尿尿,结果就在也没回来了,当然了,李泽道知道他不是掉粪坑里,而是无声无息的连招呼都不打一下的直接离开了。

“太爷爷,我们也先回去了。”李泽道看着坐在那里晒太阳抽旱烟跟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头压根就没啥区别的老头一眼,表情甚是恭敬的说道。

现在他已然知道这个老头不但来头极大,甚至他的身手还不在师父之下的,而且他还怀疑昨天晚上出手的会不会就是这个老头,因此表现出极大的敬意。

“太爷爷,再见。”林素素跟爱丽丝对那老头招手,跟李泽道一起,也改变了称呼。

老头看了他们一眼,那干枯的手摆了摆手说道:“走吧,走吧。”然后继续眯着眼睛看着那不久之后即将落山的太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三人对视了一眼,便离开了那个小院,沿着之前过来的那条村路回到了村口,却被十几个人看起来流里流气的混混给拦了起来了。

混混看着李泽道的眼神都满满的都是不善,但是等看下一左一右的站在李泽道跟前的爱丽丝以及林素素之后,那双鼠眼都很难移开了。

大美女啊有木有?一个是身材火辣的大洋马,一个却是清纯我见犹怜的学生妹,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啊!

“虎哥,就是他打我的。”一个黄毛指着李泽道叫嚣了起来。

虽然对方的那半边脸肿得跟馒头似的,但是李泽道却还是将他给认出来了,正是上午一脚把太爷爷想要捡起来的空瓶子给踹飞了之后被他一巴掌给抽晕了的那个混混,想不到他竟然还有胆子过来,难道他觉得脸只肿一变不可爱想两边都肿?

若真如此,李泽道还真不介意让他的另外一边也肿起来了。

“小子,你死定了。”另外一个混混眼神很是舍不得的从林素素身上已然落在李泽道身上,已然满满的都是恶毒的神色了,上午的时候他都还没反应过来的就被对方狠狠的踹了一下肚子,现在还疼得厉害呢。

爱丽丝一脸淡淡的笑容的,那性感的舌头更是伸了出来轻轻的舔了下那诱人的红唇的,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大眼睛眨了眨的,意思是说要不要动手。

李泽道微微摇了下头的,他知道要是让爱丽丝动手的话,这些人没有一个能站得起来的,她下手可比自己狠多了。

林素素则一脸平静的,有李泽道在,她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思绪丝毫不被流氓所影响。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老子倒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狗日的敢对我兄弟动手的。”

然后这十几个混混分开,一个三十来岁左右的年纪,身材魁梧,长相很是凶狠,脸上还有一道伤疤,看起来极为狰狞的男子走到跟前来,他的嘴角还叼着一支烟的,看起来极有气势。

当下他的眼睛微微眯着看着李泽道的,然后那眼睛一点一点的睁大,下一秒,嘴角更是狠狠一抽的,嘴角处那依旧冒着烟雾的香烟已然从嘴角处掉落到地面上了。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啊。”李泽道摸了摸自己的下吧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虎哥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下,心里已然有了把他的那三个小弟给活活打死的冲动了。

“哦,我想起来了,几个月前你带着几个小弟说是要找我要什么医药费还有精神损失费懂得,那时候我还骂你是傻逼,你应该还记得吧?”李泽道一副他乡遇故知的高兴摸样。

虎哥的脸色变了变的,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当下咽了咽口水,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点头哈腰的说道:“记……记得……”

虎哥的那些小弟见自己的老大竟然对这个原本他们商量好要把他揍得连他老妈都不认得的小子点头哈腰陪着小脸的,不由得都傻眼了,也就是说这个小子的来头很大?

“现在又带人找上我……还想找我要医药费以及精神损失费?两块钱够不够?”李泽道嘴角微微翘起讥讽道。

“哦,不不,误会,都是误会……”虎哥笑得比哭还难看,“就是……对,对,无意中看到您到这地方来了,然后我就想说带我的小弟过来跟您问声好……问声好……”

“我是高考状元。”李泽道说道,眼神已然有点冰冷了。恰好心情有些不好,就拿这些喜欢欺负老实人的家伙出出气吧。

虎哥有些茫然,他这是在……炫耀自己是学霸有文化顺便嘲笑他们没文化?

“所以,别侮辱我的智商。”李泽道冷冷的说道,然后拳头狠狠的朝虎哥的肚子砸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