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全身检查/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事?没……比如中毒什么的?”马仁杰瞪大眼睛看着医生问道,语气里却是有着一丝不相信在里头。

在苏老师以及其他学生带着异样的眼神离开之后,马仁杰便让杨柏树带着他去做各种各样的身体检查,身体从下到下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中毒?”带着金丝框眼睛的医生眼神从手里的检查报告单移开落在马仁杰那张略带恐慌的脸上,然后摇了摇头说道,“除了下面被轻微烫伤以及有点肾虚之外,你其他地方都没啥问题。”

“……”马仁杰就有了一种胸口中刀的感觉了,谁让你说这话的?谁让你说的?我关心的重点是我有没有中毒好不好?

“不过,小伙子,给你点……建议哈。”看在这个小伙子就是一个简单的烫伤……虽然伤的部位有点让人脸红的,但是却是如此坚持的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又是抽血又是干么的,这么支持他们医院的工作,医生决定多说两句话。

“年纪轻轻的别过度消耗啊……那句诗是不是这样念的?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啊……”医生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现在已然伤身了,克制一点,克制一点。”

“……”马仁杰那张脸已然黑得就跟一旁的杨柏树脚下穿的那双黑色的运动鞋似的,嘴角剧烈的抽搐起来了,甚至有了一种想一把抓起桌面上的笔然后把这个王八蛋给扎死的冲动了。

一旁的杨柏树虽然一张棺材脸般的表情的,但是嘴角却是忍不住扯了扯,笑了。

“真的……没中毒什么的?不用在检查一遍?”马仁杰强忍着把这个医生给捅死的冲动问道。

医生差点被感动哭了,看,多好的患者啊,多么支持他们医院的工作啊。

于是说道:“那……我在给你开个单子,在去抽一管血做一下血常规吧。”说着拿起笔来开起单子来了。

拿着医生开的单子走路的姿势有点奇怪的出来之后,马仁杰的心却是极度的沉重的,整个人就好像死了一半似的。

越是检查不出来有问题,他就越觉得这有问题。

他可是很清楚的看到那个外国佬把一颗红得刺眼的胶囊塞进他的嘴里,他更是清楚的感觉到那颗胶囊就这样钻进了他的肚子里了,然后那个外国佬很是明确的告诉他说,那是毒药!

之后他拼命的呕吐却是没能将其吐出来……难道,那时候其实是吐出来了只不过自己没注意到?

但是,万一这所谓的已经吐出来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呢?

“哐当!”失魂落魄的杨柏树竟然重重的撞在垃圾桶上了,而垃圾桶的高度正好到他的胯下那里,所以免不了的烫伤的地方又被重重的碰了下。

“嗷……”马仁杰发出了一声鬼哭狼嚎的声音,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缓缓的蹲了下去,大口的抽着气的,然后悲从心来的,委屈得像个三岁的小孩似的,哭了。

杨柏树的嘴角抽了抽的,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更是有了一种想扭头就走的冲动,跟这个家伙在一起,太丢人了。

不过他却是没走,而是一把将马仁杰给拉扯起来,然后不容分说的就往病房里拖。

回到病房之后,更是一把将马仁杰推倒在了床上,然后语气的冰冷的说道:“我说傻逼,你到底怎么了?”

马仁杰没说话,身体颤抖着,仍旧掩面痛哭。

“就因为那玩意儿被烫伤了?还是因为肾虚?”

“棺材脸,你他妈的给老子滚!”马仁杰边哭边骂道,“你知不知道,我中毒了,那个外国佬硬是把一颗毒药往我嘴里塞的……我一分钟之后说不定就七窍流血一命呜呼了……”

杨柏树的眉头已然死死的拧了起来了,寒声说道:“怎么回事?说清楚一点……”

“滚……”

……

李泽道的手的确没有什么大概,伤口清洗干净之后仅仅只有一道浅浅的被利刃划过的伤口,而之所以会有那么多血,那是因为樱花流太多血了。

孟静的伤倒是比李泽道的重多了,至少虎口处裂开的那伤口就比李泽道的大多了。

两人的伤口被爱丽丝以及吴馨处理完之后,大伙也就放下心来然后围在一起吃晚饭了,虽然两人伤的都是右手,但是练武之人本来两只手都是极为灵巧的,所以用左手拿筷子吃饭也是一样的。

席间,肖蔷薇心疼的不停的给李泽道跟孟静夹菜的,还让佣人端来了一大锅让李泽道脸色微微一变的老鳖汤,不过为了让自己的母亲放心了,李泽道还是硬着头皮喝了大半锅的。

而吃完饭之后,李泽道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了,当下摸出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当下走到一旁接了起来。

“喂,你好。”

“老三……是我,马仁杰。”马仁杰那略显复杂的声音传了过来。

“原来是老大啊,你没啥事吧?”李泽道关心的问道,嘴角却是浮起了一丝略显诡异的幅度。

“这……你能来医院一趟吗?”马仁杰问道,“我有事情想麻烦你一下。”

“当然可以,还想说找个时间去看望你一下你呢。”李泽道说道,“那我一会儿就过去。”

“好,好……那我在病房里等你。”得到李泽道的答复之后,马仁杰就好像瞬间放宽了点心似的,语气也变得欢快一点了。

“哦,对了,老大,恭喜。”李泽道笑道。

“恭喜?”

“你跟老二的事情啊……我听其他同学说了,放心吧,我是不会歧视你们的,更不会觉得恶心,这……很正常的啊。”李泽道心虚得不行了。

“呵……哈哈……老三,你真喜欢开玩笑……那我在医院等你……”

“王八蛋!”挂了电话之后,马仁杰那张脸已然剧烈的抽搐着,当下更是将手手里的手机猛地向前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的,那把价值不菲的手机重重的砸在了墙上已然四分五裂了。

“那个王八蛋……”马人杰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恶毒,那张脸都有点扭曲了,“我诅咒他喝水呛死吃饭噎死出门被车撞死……”

杨柏树连头都没抬起来,而是像是跟手里的苹果有仇似的正一刀接着一刀的削着上面的皮,削完之后,欣赏起自己的手艺来了,嗯,很不错。

然后冷冷的说道:“你可以诅咒他,但是别让他听到,别忘记了,或许只有他才能救你。”

“……”马仁杰闭嘴了,然后在心里祈祷起李泽道过来的时候千万别出车祸死去之类的,等把自己身上的问题给解决了再死也不迟啊。

“谢谢。”马仁杰把手伸了过去。心里着实暖暖的,这才是兄弟啊,在自己住院的时候只有他陪着他,在担心自己因为下面被看到了会想不开的毅然的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下来了……虽然他这一脱的让自己把他给掐死的心都有了,但是本意是好的。

而现在,他又如此认真的帮自己削苹果。

“谢谢?”杨柏树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然后“咔嚓!”一声脆响,咬下了一大块果肉。

马仁杰就觉得自己的脸在抽搐了,那伸出去的手也在抽搐……这个贱人,诅咒他一会儿被苹果给噎死!

……

李泽道打完电话回头一看,却是看到苏珊正站在那里,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他。

“马仁杰的电话?”苏珊问道。

“你怎么知道?”

“我可是高考状元的辅导员老师,别侮辱我的智商。”苏珊一脸认真的说道,然后被自己这话给逗乐了已然一脸笑靥如花的表情了。

“……”

“走吧,我送你过去,你那手包得跟粽子似的估计都开不了车了吧?”苏珊对李泽道抛了个媚眼之后笑吟吟的问道。

“其实……还是可以的。”

“真的?”苏珊笑得有些神经质了,那诱人的小舌更是伸了出来,舔了舔自己的红唇的。

“……”李泽道就害怕苏珊露出这样的笑容了,赶紧说道:“那就谢谢苏老师了。”

“李同学客气了。”苏珊很是客气的回应,“这是老师应该做的。”

“……”

跟肖蔷薇还有几女说明一下情况之后,李泽道跟苏珊走出了别墅钻进了李泽道那辆奔驰suv里,然后驱车离开了别墅。

“爱丽丝已然大概跟我说了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我们之所以昏死过去,那是因为都中了一种叫做什么恶魔之泪的**了,而那种恶魔之泪需要扔进火里才能发挥它的作用,那时候咱们又在烧烤……”苏珊瞥了李泽道一眼笑道,“加上马仁杰的举动实在有点反常,好好的一杯水竟然能脱手的,在医院里的时候还要求做全身检查,并且问出有没有中毒这样的话……所以,事情已经很明朗了不是吗?”

“哦,对了,医院里有我安排的眼线。”苏珊补充说道。

“……”

“的确,事情已经很明朗了。”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那个下毒让大伙晕死过去的人正是马仁杰无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