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你真中毒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亲爱的李同学,你真聪明,老师真为你感到骄傲跟自豪。”苏珊一脸崇拜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李泽道撇了撇嘴无视她的调侃。

“而现在,马仁杰同学之所以找上你,应该是把你当作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吧?”苏珊笑笑说道,“我想那个对他下毒然后胁迫他对咱们下毒的人应该有提到你的名字才对,再者,你往赵小希同学的脑袋上扎针的时候,他应该是看到了所以觉得你应该有办法救他才对……那么亲爱的李同学,你真打算救他?”

“连你我都救了更何况是他?”李泽道撇了撇嘴说道。

苏珊咯咯笑着说道:“你救我那是因为你抵抗不了我的魅力,难道你也抵抗不了马仁杰的魅力?”

“……”李泽道一脸的黑线。

“咯咯,难怪大伙都说,男人不搞基,生活没乐趣啊!”苏珊笑眯眯的说道。

“……”

“听说你四十分钟不是问题啊,一定能满足马仁杰同学的需求的。”苏珊很是认真的说道,“马仁杰同学真是好……享受啊……哈哈……”

“闭嘴!”李泽道见苏珊越说越夸张,越说越恶心越腐的,已然被恶心得不行了,当下很是郁闷的怒道。

“哦。”苏珊很是听话的乖乖的闭嘴了。

然后李泽道又有点不适应了,拜托,你这么听话干么呢?你那么听话的不显得咱们两个的关系很是亲昵的?

不得不说……男人都是贱骨头啊!

“我估计马仁杰压根就没中毒,因为,他没中毒的资格。”李泽道想了想说道。

“没中毒的资格?什么意思?”苏珊一愣问道。

“连医院都检查不出来的毒药,有,但是造价也必然昂贵。”李泽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那些家伙应该舍不得把这样的毒药给马仁杰吃才对,再说了,马仁杰说到底就是一个刚入大学的小屁孩罢了,虽然吓唬两下的他也就就范了,所以我猜测对方给马仁杰吃的应该只是很普通的糖啊感冒药啊什么的之类的才对。”

苏珊的眼里已然冒泡了,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崇拜的说道:“哇哦,亲爱的李同学,你好聪明哦,你的分析好有道理哦,你要是进入漫画世界里,就没有工藤新一什么事了,小兰的心一定会被你俘虏的,灰原的心也会被你俘虏了的,黑暗势力的爪牙早就被你给一刀咔嚓了……”

“……停车,我打的好了。”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第一次觉得被夸奖是一件这么难受的事情。

苏珊真的很是听话就把车快速的在路边停了下来了,然后眼睛里盛着水,脸若桃花的看着李泽道。

“呃……你想干吗?”李泽道有些警惕了。

“想。”苏珊舔了舔那涂抹着红色唇膏的嘴唇!

“……”

苏珊的手突然间离开了方向盘,然后伸了过去搂住了李泽道的脖子,把自己娇嫩的嘴唇印在他的嘴上。

“奶奶的,真是把本小姐给憋坏了,在别墅的时候看你的手血淋淋的,我都心疼死,恨不得就想把你狠狠的搂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的……可惜了,你的女人太多了,没能轮到我啊!”苏珊的心里**道。

李泽道的眼睛瞪大了,心想趁人不注意的强吻算什么?有本事你趁人不备的时候把人按倒在地上给叉叉哦哦啊?

想把苏珊推开,但是又……不敢?天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生气的然后明天一大早就找来了一个扩音器然后站在校门口表示她怀上自己的孩子了?

直到苏珊自己吻得快喘不过气来,才松开李泽道的脖子,眼神痴迷的说道:“亲爱的李同学,秋天到了,嘴唇容易干裂,老师送你点唇膏……不用说谢谢。”

“……啥牌子的?”李泽道砸吧砸吧一下嘴唇的。

“……”这回轮到苏珊傻愣了下了,然后很快的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那如同银铃般的笑声充斥了整个狭小的车厢。

……

李泽道走进病房的时候,马仁杰正半躺在床上啃着一个苹果……当然了,苹果是自己削的。

其实马仁杰压根就吃不下去,但是一想到自己随时都可能死去,死了之后就在也不知道苹果是什么味道了,于是强迫自己吃下去。

杨柏树则坐在病床旁边一张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把手机正在那边像是跟谁有深仇大恨似的一脸杀气的玩着一款游戏。

李泽道进来之后,两人的目光皆落在他身上,其中马仁杰那张憔悴不堪的脸上已然挤出了一丝喜色了,那如同死灰一般的眼神里多出了一丝希冀的。

杨柏树则仍旧是一副棺材脸,站起身来随手把手机放入了兜里。

“那个……没打扰到你们吧?”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马仁杰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脸上的肌肉更是微微的抽了起来了。杨柏树则像是看死人一样看了李泽道一眼。

“呵呵……开玩笑的。”李泽道笑道,然后走到床边,目光落在马仁杰那被薄被盖着的胯下,“没有什么大碍吧?”

“就是……很普通的烫伤,两三天就好了。”马仁杰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那就好,那就好。”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心里却是一阵惋惜的,竟然只是普通的烫伤呢?老天对这个虚伪的家伙也太好一点了吧?真是瞎了眼了。

“你在电话里说你有事情找我?”李泽道在杨柏树之前坐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后者也不知道是不想看到李泽道还是因为有点啥急事的,在李泽道走过来之后便吭都不吭一声的走到一旁去了,继续摸出兜里的手机玩起来。

马仁杰点了点头说道:“我从老四那里得知……你会针灸?会看病?”

“这个……略懂略懂。”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一笑说道。

马仁杰就想跳起来狠狠的抽这个王八蛋几个巴掌了,略懂你妹啊略懂。

“那……你帮我看看……”马仁杰眼巴巴的看着李泽道说道,他知道他要是不主动的话,李泽道肯定会装傻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心慌得厉害,脑袋发晕的,肚子还绞痛的……你说,会不会是……中毒之类的?”

“中毒?”李泽道一愣,“怎么会中毒?”

“谁知道呢?”马仁杰表情有些痛苦的说道,“在游玩的时候或是被什么毒虫给叮咬了又或者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

“没让医生好好的检查一下?”

“检查了,但是除了被开水烫伤外其他……”

“肾还有点虚。”一旁的杨柏树冷冷的说道,很是凌厉的捅刀子。

“……”马仁杰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差点就从穿上跳起来去跟杨柏树拼命的,你说你好好的玩你的游戏得了你瞎插嘴啥?瞎插嘴啥?

“没事的,老大,以后少打点飞机的,会慢慢好的。”李泽道出声安慰。

“……”马仁杰觉脸上的笑容更僵了,甚至他感觉到嘴角已然有液体留下来了。

当下气得死去活来的同时却是不得不继续在挤出了一丝痛苦之色的说道:“那个检查了,但是没有什么大问题,更别说是什么中毒了……但是,我的心慌得厉害,脑袋发晕的,肚子还绞痛的……所以才让你过来帮我看看。”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把你手伸出来,我帮你把脉看看。”

“好,好,麻烦你了,老三。”马仁杰大喜,赶紧把手伸了过去。

李泽道左手伸了过去装模作样的帮他把起脉搏来了,之所以用右手那是因为右手现在包得跟粽子似的被他藏在兜里了,他不想让马仁杰还有杨柏树看到,因为他有理由相信这两个人要是看到了,一定会贱笑的!

“咦?”李泽道发出一声惊叹声的看着马仁杰的眼神已然严肃起来了。

马仁杰见状着实吓了一大跳的,脸露死灰的,咽了咽口水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老三,怎……怎么样?”

“老大,你的确是中毒了。”李泽道表情有些凝重的说道,“据我所知,这是黑市上才有的一种叫做‘恶魔之泪’的毒药,潜伏期为两天,也就是说,四十八个小时之后,必死无疑……你怎么会中毒呢?”

“我也不知道啊……老三,你……能治好的对不对?”马仁杰笑得很是难看的说道。在确定自己的确中毒之后,心里仅存的一丝希望已然破灭了,这让他有了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也就是说他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可以活了?

“老大,你……做好心里准备。”李泽道轻声说道。

“……没救了?”马仁杰眼前一黑的,差点就这样晕死过去了,站在那里的杨柏树的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了,看着李泽道的那种眼神就好像要喷出火来似的。

“老大,我的意思能解毒,但是要遭点罪。”李泽道继续说道。

“……”马仁杰咬死李泽道的心都有了,你一口气把话给说完不行?你知不知道你说话这么大喘气的会吓死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