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解毒圣药/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现在就解毒?我应该怎么配合你?”马仁杰一脸希冀的样子说道。在得知自己所中的毒能解之后,他就忍不住想快点解脱了,“什么样的罪我都能承受。”

李泽道左手在兜里一阵摸索的,最后摸出了一个小小的药瓶子,将里头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倒了出来,然后说道:“这是教我医术的那个老中医送给我的一颗可解百毒的灵丹妙药,据说是明朝的神医李时珍炼制出来的,名呼……‘观音泪’……”

李泽道累得满头大喊的,胡诌出这么一个名字简直把他累的脑细胞都死一大半了。

马仁杰瞪大眼睛看着李泽道手里的那颗黑乎乎的药丸,眼里的希冀更甚了,恨不得立即将其吞下去才好。

“只是,这世界上只有一颗,珍贵无比,是那个老中医是留给我以防万一用的……”李泽道的表情有些为难,“所以……”

“老三……咱们可是兄弟啊,你不忍心看我就这样毒发身亡对不对?”马仁杰眼巴巴的看着他央求道,“当然了,我也知道那药很珍贵,是不会让你白给的……你把药给我我给你……五百?”

“……”李泽道有了一种被侮辱的感觉了。

杨柏树也听不下去了,看马仁杰就如同在看一个傻逼似的,就这么一个傻逼逼的玩意儿,他不倒霉谁倒霉?

“老大,咱们兄弟谈钱这就……太伤感情了,这的确跟钱没有关系,实在就只有这一颗……”李泽道一脸的为难。

“是啊,我也觉得谈钱伤感情啊,但是老三,兄弟,当哥哥的能不能活命可是全靠你手里的这颗药了啊……”马仁杰苦苦哀求,心里恨不得把李泽道给杀了然后把那药给占为己有赶紧吞下去。

“只要你把药给我了,兄弟我感激你一辈子……求你了……”马仁杰挣扎着起来就要跪在床上,但是挣扎了半天的见李泽道连劝他别跪的意思都没有的,于是假装牵扯了下胯下的伤口然后倒抽了好几口凉气的再次坐回床上了。

“贱人!”李泽道在心里冷笑骂道,却是咬了咬牙,很是艰难的说道:“那就……给你吧,谁让咱们是兄弟呢。”

“真的?”马仁杰大喜过忘了,手伸了过去就要抢走李泽道手里的那药丸。

“等等……”李泽道将手缩了回去。

“老三……”马仁杰的心猛地一抽的,这个家伙又不想给了?

“老大,我得先跟你说清楚了,这颗观音泪是解百毒用的,所以它带来的后遗症是……拉肚子。”李泽道说道,“把毒给拉空了,这毒也就解了。”

“老三,我明白,我明白。”马仁杰连连点头,别说后遗症就是拉肚子,就算是更严重的,比如说吐血啊什么的,只要能解毒然后活命,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哥哥很感激你,真的……”马仁杰将手伸了过去了,一脸希冀的表情。

李泽道咬了咬牙的,这才将药放在他的手心里,然后马仁杰就如同饿狼骤然见到肉似的,立即迫不及待的将那颗药给扔进了嘴里然后“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下去。

吞下去瞬间,马仁杰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没那么晕了,心跳也没那么快了,肚子好像也没那么疼了……真的有效果?真是神药啊!

“老大,药效很快就会发作,今晚你免不了得多上几次洗手间。”李泽道说道。

“明白,明白,老三,谢谢你。”马仁杰由衷的说道,“谢谢你,真的。”

“都是兄弟,没说的。”李泽道说道,“那你那个……做好准备,我先回去了。”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心虚得死去活来的。而且这个地方很快的就要被毒气所弥漫,呆不得啊。

“嗯,忙你的去,等我出院之后请你吃饭。”马仁杰说道。

等李泽道离开之后,杨柏树走到跟前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马仁杰说道:“你相信他的鬼话?你就这样把那个什么观音泪给吃了?”

“要是中毒的是你,你也会相信。”马仁杰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杨柏树说道,“反正横竖都是死,要是他的药没用把老子给毒死了,那就拉他来垫背……”

说着“咕咚……”的,马仁杰的肚子已然传来了响亮的声音。

然后马仁杰已然一脸严肃的表情了,也顾不上胯下还火辣辣的疼的动作麻溜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朝洗手间跑了过去:“不行了,我得去厕所……”

杨柏树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然后快步的离开了病房……他不想中毒!

……

“噗嗤!”苏珊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了。

太坏了,李泽道实在是太坏了!太傻逼了,那个马仁杰同学实在是太傻逼了。

她还真从来都没见过这么傻逼的人,竟然还真因为这天下间有什么解白毒的什么明朝那个写《本草纲目》的作者李时珍炼制出来的什么观音泪的,然后就这样如此迫不及待的吞下去了……

马仁杰同学一定不会知道的之前他之所以拉了大半天的肚子那是因为美女送来的那汤里融化了四分之一颗的所谓的“观音泪”的缘故,而现在他却是将一整颗都吃下去了……那不得拉没了半条命?

苏珊女神笑得花枝乱颤,捂着肚子脑袋靠在方向盘上都快直不起腰来,眼眶泛红,眼泪珠子都快要流出来了。

“苏老师,你在笑下去的话说不定会出事的?”李泽道一脸无语的说道,心想要是笑岔气了的话,有你好受的。

“可是……太好笑了啊……哈哈……你怎么会想出那个名字呢……亲爱的……李同学,你太坏了……哈哈……”苏珊边笑边说道,似乎都岔气了,可还在笑。

“……”李泽道一脸的无语,心想好像是你像我提议说马仁杰要真是没中毒的话就忽悠他说他中毒了,而且那泻药好像也是你给我的吧?

与此同时,苏珊已然一句话都说出来了,唯有“哈哈……”的笑声,但是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笑的一丝,反而有着一丝恐慌的表情。

“苏老师……”李泽道的嘴角抽了抽的,手伸了过去扶起了苏珊的脸,用另一只手翻开她的眼睛看了看,然后已然一脸无语的表情了,让你笑,让你笑,笑岔气了吧?

苏珊的眼中已经没有了笑意取而代之的则是恐惧,换句话说,她其实没想笑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身体不受到控制。

“那个苏老师……你笑岔气了,我帮你治疗一下……不过一会儿别说我侵犯你吃你豆腐啥的给我一巴掌之类的……”李泽道看着苏珊,咽了咽口水说道。

他现在对穴位已然越来越了解了,会阴穴旁边,有一个可以止笑的穴道,打算先试试再说,毕竟在这样下去的话,苏珊会出大事的。

苏珊没有回答,或者说她压根就没办法开口说话,只有那机械般的“哈哈……”的笑声。

李泽道则咬了咬牙的,然后让苏珊转了个身的,把她的大腿给抱了起来,分开。

此时苏珊已然换上了一条黑色的包臀裙了,然后李泽道把裙子往上推了,然后……李泽道的眼睛已然瞪大了,这个女人……竟然忘记穿底裤了……她怎么可以这么粗心大意呢?

“我是医生,我是医生……”李泽道继续咬牙的在心里自我催眠的,然后毅然的将手伸向苏珊的大腿根部的那个穴位按摩起来了……

不大一会儿时间,苏珊的笑声越来越小了,到最后只剩下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李泽道也在很隐晦的喘着粗气的,这太折磨人了,然后他缩回了手,赶紧将裙子往下拉扯,然后将她的脚放了下来,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的说道:“好了,苏老师,现在没事了……以后别这样笑了。”

然后赶紧把眼神移开,假装看车外头的风景的。

苏珊轻轻的喘着气的,那张脸更是红透了,就如同一个熟透的苹果似的,刚刚她虽然在大笑,但是过却也有知觉和思想的,而且虽然行为大胆的,甚至身体早就被李泽道给摸过看过了,但是现在被他那样盯着那里看还摸的,仍旧让她羞涩异常的。

李泽道没说话,苏珊也没说话,那狭小的车厢里已然陷入了一种诡异却又暧昧的死寂了。

“那个……”苏珊率先开口,眼神有点不太敢跟李泽道相对,平时的那种盛气凌人的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声音小小的,柔柔的,“平时我不这样的笑的……”

“呃……我知道……”李泽道说道。

“平时……我也都是有穿内裤的……”

“我知道……”李泽道眼睛睁大了,赶紧改口,“不不……我不知道……”

“其实底裤刚刚才被我脱下来……就在你的座位下被你屁股坐着……”苏珊声若蚊蝇的。

“……”李泽道就好像坐到了一块烧红的木炭似的整个人已然从座位上蹦跳起来了,但是他忘记了他此时就在车里,所以脑袋很是悲剧的重重跟车顶亲密接触了。

“砰!”

下一秒,李泽道发现的自己那不是太疼的脑袋已然落入了一个很是温柔香酥的地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