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拉晕/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如良也跟着感慨起来了,这么好的能跟苏珊聊天的机会,怎么可以白白的错过呢?虽然钱如良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配不上苏珊的,但是万一……苏珊的眼睛够瞎看上他呢?

“是啊,苏老师,你们考古专业现在可是成为大伙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了,学校里的人在谈论,网上更是热闹非凡的,你们专业那个青蛙王子可是再次重新夺得了新生中的no1的宝座了。”

苏珊笑了笑说道:“我也没寻思那个节目能那么火,激光舞的原先的表演者马仁杰突然间拉肚子身体不舒服了,都上不了台了,你们都不知道,那时候我都快急死了……”

说着,苏珊难得的脸色红了红的,心虚得要死要活的:“还好我跟李泽道同学之前就认识了,我就问他会不会跳激光舞,他跟我说会一点点……那个事实证明,他压根就不是会一点点,而是可以算得上是精通。”

“的确是可以算得上是精通。”钱如良跟孙丽表示同意,一方面李泽道确实跳得太好了,另一方面,那天在关西ktv发生的那惊悚的一幕还历历在目,那个学生还有那不为人知的身份,多少要给他点面子的。

“苏老师,这次你们考古专业报上去的节目第一名那是跑不了了,你得请客啊。”钱如良笑呵呵的,开玩笑般的说道。

“没问题啊。”苏珊笑了笑说道。

孙丽撇了自己这个还在发动攻势的表弟一眼,心里微微一声叹息的,看来得赶紧找个时间跟他谈谈,免得越陷越深啊。

……

马仁杰一整夜都是在厕所在马桶上度过的,每次他咬牙的从马桶上站起来的时候,肚子立即“咕隆!”一声响的,然后那种感觉又来了,赶紧又坐了下去,到最后像是把整个肚子都给拉空了似的,连水都出不来了,但是屁一个接着一个的放,以至于整个病房臭气熏天的。

不过虽然拉得撕心裂肺的,拉得脑袋冒虚汗眼前出现黑影就好像随时都可以晕死过去似的,拉得他都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好像没感觉了似的,但是马仁杰的心却是一点一点放松了下来了。

拉吧……继续拉……继续……加油……为了性命……拉吧!

拉到后面,眼前一黑的,“哐当!”一声的,脑袋重重的撞在马桶前的墙壁上,身体从马桶上滑落了下来,晕死过去了……

……

杨柏树压根就没有勇气再次进入病房一步的,而且他也知道今晚马仁杰会拉一整晚,于是早早的就离开了医院,先是去手机卖场再次帮马仁杰买了一部手机,之前他已经过来买过一次了,只不过马仁杰在给李泽道打完电话之后就把手机给砸碎了!

买完手机之后,便在医院跟前的一家酒店开了一个房间,美美的睡上了一觉直到早上,这才离开酒店帮马仁杰买了点养胃的小米粥的,再次来到了医院的病房跟前,却是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小心翼翼的推开了一丁点缝隙。

“嗅嗅……”杨柏树吸了吸气的,很是惊奇的发现竟然没有闻到了那股恶臭,这才放心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走进去的那一刻,已然看到马仁杰趴在那里打吊瓶呢,脑袋竟然包裹着纱布的,那张脸无比的虚弱憔悴,眼眶黑肿的,嘴唇苍白干裂,整个人就好像只剩下半条命似的,眉头已然微微的皱了起来了。

“你……来了……”马仁杰见杨柏树进来了,喉咙蠕动着,声音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杨柏树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马仁杰问道,即便是关心对方,他也是棺材脸一张,语气更像是对方欠他五百万似的,“从马桶上掉下来撞脑袋上了?”

“差不多……吧。”马仁杰说道,“我拉到大半夜晕过去了……是巡房的护士发现的……然后立即把我推进抢救室了……医生我说之所以拉肚子,是因为吃了大量的泻药,那是一种市面上常见的但是药效却是很强的泻药……牲口便秘专用……”

“……”

“昨晚拉肚子的感觉跟前天拉肚子的感觉是一样……也就是说我之前之所以会拉肚子那根本就是老三整出来的……他想顶替我上台跳激光舞……接受大伙的欢呼……那个心机婊……你说那个把毒药往老子的嘴里塞的那个外国人是不是他派去的……”

马仁杰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他,没说话。

“他……他妈的……被老三给阴了……还连续阴了两次……”马仁杰有气无力的说道,那都快睁不开的眼神里有着一丝极为浓郁的恶毒之色。

“傻逼!”杨柏树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马仁杰冷冷的说道。

“是……啊……我是傻逼……”马仁杰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却是有着一丝极为浓郁的戾气,“敢把老子当傻逼耍的……那就别怪老子用成人手段对付他……”

“你自己很清楚,你不是他的对手……”

“棺材脸,你他妈的闭嘴!”马仁杰低声怒吼,然后肚子很是时候的“咕咕”叫起来了。

“带吃的了?”马仁杰看着杨柏树手里的那一份小米粥,眼睛微微一亮的,这两天净拉肚子,压根就没吃啥东西的,早就饿慌了。

杨柏树没说话,而是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打开他那打包过来要给马仁杰喝的小米粥,大口的喝了起来了。

“……”马仁杰只觉得心里浩浩荡荡的狂奔而过几百万只草泥马的,然后舔了下那干裂苍白的嘴唇央求道:“棺材脸,给我留一点……柏树小乖乖……”

“……”杨柏树身体一颤的,差点把刚刚吃的那两口小米粥以及早上在酒店里吃的早点给吐出来了,当下眼神凌厉的扫了马仁杰一眼,却是站起身来,将手里的那碗小米粥递到他嘴旁。

马仁杰很是贪婪的喝了几大口的,感受着那温热的液体缓缓的进入了自己那已然空虚的胃里,瞬间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更是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好像恢复一点了。

“李泽道,我草泥马……”马仁杰用尽力气吼道。

……

李泽道之所以请假是因为他想去一趟医院,当然了,他去的医院并非是马仁杰现在所住的医院,而是周炎以及潘枫叶所住的那第一医院,当然了,还有一个人也在这住院,那就是曾经的经管系大二的系花江茗。

李泽道知道她现在已然变成植物人了,想过来看看她的情况,也想试试能不能通过针灸唤醒她。当然了,要是师父在并且出手那就更好了,毕竟他出手的话就更有把握了。

而之前李泽道就已经让变态把把江茗撞成植物人的那个凶手朱志文绑到凤鸣山去,可惜的是,在变态离开之后,朱志文的身体地下不知道被谁给安置炸弹了,最后炸弹爆炸,他整个人也变成一堆碎肉了。

不过虽然朱志文死了,但是却也已然从他的嘴里挖出了李泽道想要的信息,对江茗下手果然是潘枫叶。

“7楼03病房……这里。”李泽道上了七楼来到03号病房,然后暗暗呼出了一口气,让自己那颇为沉重的心平寂一下,这才敲了敲门。

门很快的就被一个身穿清洁工制服的一个中年妇女从里头拉开了,她的另外一只手还拿着一把拖把,很显然的,正在清扫病房。

“你是?”妇女的表情有些疑惑,“过来看望病人的?是不是走错病房了?”

“阿姨,这病房里的病人呢?”李泽道有礼貌的问道,他朝里头看了一眼的,却是发现里头的那张病床上空空的,上面没有被子跟枕头,一旁的床头柜上也空空如也,就好像没有人住在这病床似的。

“病人?哦,你说的是那个出车祸的变成植物人的可怜的女孩子?”妇女一愣问道。

“是的,阿姨。”李泽道点了点头,“她……换病房了?”

“你是她的朋友?你不知道她已经走了?”妇女说道。

“走……走了?出院了?”李泽道一愣,然后心里已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了。

“要是出院了那就好咯……”妇女说道,眼神满满的都是怜悯,“前天那个女孩子心脏骤停的,没能抢救过来,人就这样没了……”

李泽道的面色一僵的,他没想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孩还是没能挺过来就这么带着诸多的遗憾以及不甘心应该还有恨吧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

“可怜啊……还没过二十岁的生日呢,而且她母亲把她的照片给我看过,多好看的一个小姑娘啊……”妇女絮絮叨叨的摸起眼泪来了,“知道没抢救过来的,她的母亲……那个可怜的女人都哭抽了,一夜满头白发啊,她的父亲的脊梁骨也一夜之间弯曲了,在也挺不起来了……”

李泽道心里酸酸的,对那抹眼泪的妇女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大步的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