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见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砰!”病房的门被敲响。

于是小护士一脸娇羞的白了潘少文一眼,将他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从她的领口伸了进去使坏的手给抽了出来,然后拿起一个毯子轻轻的盖在了他的下体上,然后扭着腰肢的走到了房门跟前,将门打开,那张原本妩媚娇羞无比的脸已然变成了恭敬的模样了:“潘局长。”

“换好药了?恢复得怎么样?”潘少文走了进来眼神严肃的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问道。

“哦,潘少恢复得很好,烫伤的地方已然开始长新皮了。”小护士看了潘少文一眼,暗暗的朝他抛了个媚眼,说道,“相信在过一个礼拜左右的,也就好得差不多了。”

潘少文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那你出去吧。”

“好的,潘局长。”小护士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并且将门关好。

潘少文走到床边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表情略显严肃的看着潘枫叶,却是没说话。

潘枫叶却是被看得有点心虚了,当下干笑道:“爸爸,你干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这段时间我连医院的大门都出不去的,更别说是捅什么篓子……”

“你这段时间是没捅什么篓子,但是之前捅的篓子还少?”潘少文冷冷的说道,“若非你有一个手里有点权利的父亲,你早就不知道被抓进去几百次了。”

“……”潘枫叶有理由相信,他的老子说这话的目的就是为了凸显他的牛逼。

“等你的伤在好一点之后,就去国外。”潘少文说道。

潘枫叶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爸,为什么?”他才不愿去国外了,甚至,他都不想离开凤凰市,毕竟他老子可是凤凰市警局的局长啊,作为警局局长的儿子,他的身份自然也跟着特殊起来了,那些怕他父亲马屁的人无一的也在拍他的马屁,逢年过节的,他更是能收到不少好东西。

还比如那些女人,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哪个不是趋之若鹜的?就说那个帮他换药的小护士吧,都恨不得在他面前表演一场制服诱惑呢。

一旦他离开凤凰市去了国外了,他最多也就是个屁罢了,毕竟他父亲的手里的那点权利在国外是不好使的。

“没为什么,我已经决定了,你只需要去执行就行了。”潘少文一脸严肃的说道。

“……可是我还没决定呢……”潘枫叶有些小委屈的小声说道。

“那是你的事情。”潘少文语气威严的说道。

“……”潘枫叶怂了,他知道父亲做出的决定不是他所能反驳的,到时把母亲给搬出来也就是了,于是点了点头说道:“爸,我知道了,我会乖乖听话的。”

潘少文的脸色缓和了点说道:“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你妈今晚就不来了,在家帮你熬骨头汤呢,明早给你送过来的。”

“好的,爸,我知道了,那您也早点休息,别太累。”潘枫叶点了点头说道。心想她不来才好呢,她不来的话……让那个小护士来一场制服走秀?

潘少文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的那点花花心思,却是被他的那一声关心给小小的感动了下,儿子终究是长大了,懂得关心父母了。

潘少文走出了病房,对守在门口的两个刑警说道:“保护他,别让他出去乱跑……”说着更是将一张照片递了过去说道,“我没来的情况下,如果照片中的这个人有过来看望他,别让进去。”

照片里,李泽道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

潘少文不怕李泽道把自己的儿子给杀了,但是怕他随便找个理由的再次把自己的儿子痛扁一顿,好不容易有惊无险的治疗得差不多了,可不能在受伤了。

“好的,局长。”其中一个刑警接过了那照片说道,然后两人盯着那照片看的,打算把这张脸牢牢的记在心里,无论如何,不让他进入到病房。

潘少文离开之后,潘枫叶并没有让那个小护士进来,毕竟虽然那里虽然有反应了,但是反应伴随着疼痛,他只想快乐,不想痛并快乐,等好利索之后,在好好的去发泄一番也就是了。

于是拿起手机玩了会儿游戏,又看了会儿电影……当然了不是他钟爱的岛国大片,现在的确不适合去刺激他,而是一些鬼片之类的,直到晚上十一左右,突然间一阵困意袭来,重重的打了个哈欠的,困得无法忍受的,当下便将手机扔一边去,然后伸了伸懒腰的闭上眼睛呼呼大睡起来了。

……

潘枫叶是被冷醒的,醒来之后,双手抱胸的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的,然后眼神有些迷茫的扫了一下周围的,却是发现他现在貌似不是在那已然很是熟悉的病房里,而是在一个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小屋里,小屋没有灯光,却是点着几根白色的蜡烛。

而他则坐在那冰凉的水泥地板上,身体穿的还是之前穿那套宽松的睡袍。

“这里是哪里?我……在做梦?”潘枫叶嘴角抽了抽的,然后就想跟自己一巴掌了,好让自己赶紧醒来过。

就在这时,却如同晴天劈出一道电闪雷鸣似的,一阵极为凄凉跟诡异的音乐却是响了起来。

这是哀乐,只有在葬礼仪式上才会播放的音乐!

于是潘枫叶已然傻眼了,嘴巴跟眼睛都张得大大的,脑子有着瞬间的空白,头皮发麻的。

“怎么会响起这种如此变态的音乐呢?”潘枫叶眼神惶恐的扫了周围一眼的,却是除了那几根蜡烛以及周围那仿佛带着冰冷的气息的白色墙壁外,啥都没有的,这声音就好像凭空出现了似的。

“不行,不行,得赶紧清醒过来。”潘枫叶在心里想道,他觉得自己在不从这恐怖的梦境中醒过来的话,他一定会吓哭的。

于是“啪!”的一声闷响的,他右手扬了起来,狠狠的抽了自己的脸一下的。

疼!这是潘枫叶的第一个反应。

没醒来?这是潘枫叶的第二个反应。

一巴掌下去之后自己仍旧置身于这样一个鬼地方的,那恐怖的哀乐依旧。

于是潘枫叶咬了咬牙的再次给了自己一巴掌,这次用的劲道更大了,以至于他的那张脸都红肿起来了。

但是……他还是坐在那冷冰冰的水泥地板上,周围仍旧是那几支白蜡烛,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哀乐继续在耳旁缭绕着。

于是潘枫叶觉得自己的情绪快崩溃了,这难道不是梦?而是他在睡梦当中不知道被谁给掳到这个鬼地方来了并且放这样的哀乐吓唬他?

“谁?给老子滚出来!”潘枫叶请破自己平静下来怒吼。他的声音跟这房间里回荡着的哀乐交织在一起,更是给人一种慎得慌的恐怖的感觉。

话音刚落的,潘枫叶只觉得眼前一闪的,一道身影就如同凭空出现的似的,已然站在那里了。

“啊……”潘枫叶吓了一跳的,惨叫出声,屁股更是下意识的往后挪动,眼神极为惶恐的看着这道影子。

这是一道身穿白色长袍,头发很长把那张脸都盖住了的影子,但是这样的打扮却是让潘枫叶联想到一个字:鬼!

他看的那些鬼片里的那些鬼不都是这样的打扮呢?

“你……你是谁?你……是人是鬼?”潘枫叶一脸惊悚声音颤抖的喊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然挪动着屁股退到角落里了,却很是悲哀的发现他已然无路可退了。

对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甚至潘枫叶压根就看不清他那张被长发覆盖住的脸,但是潘枫叶却是很清楚的感觉到了,有一道很是冰冷的目光正盯着他看。

“你……你知道我是谁?我爸可是凤凰市警局的局长……我……我警告你,你还是赶紧别装神弄鬼的把我给放了,否则……我爸一定会带人崩了你的……”

“大哥……还是大姐……你把我放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行不……我初一十五烧给你也行啊……”

既然威胁行不通,那就用金钱打动对方,但是对方还是没回任何回应,于是潘枫叶脸上的惊恐之色更甚了,对方连谈都不愿意谈的……是不是因为早就决定要整死他了?

然后,在潘枫叶那惊悚得不行的眼睛的注视下,鬼影的手里竟然不知道什么已然多出了一个黑色的袋子了,然后鬼影将那袋子东西放在地上,微微身体微微弯了下去,打开了袋子,然后手伸进那个黑色的袋子里,像是找什么东西似的,摸索起来了

潘枫叶那惊恐无比的眼睛瞪大,死死的盯着那袋子,心想这个袋子里装的不会都是一些刑具吧?而且他的眼睛更是一眨都不敢眨的,他怕自己一个眨眼的,然后就被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给干掉了,那不是死得太冤了?要死也得死个明白……爸呀,你在哪里啊,快点带来人救我啊,我快被吓死了……

鬼影继续在袋子里摸索着,最后那同样白得渗人的手总算从袋子里伸出来了,手里已然多了一样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