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配阴婚/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潘枫叶的瞳孔微微一缩的,当鬼影的手从那袋子里伸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他手里多了样东西。

蜡烛,两根蜡烛,两只大大的而且还是红色的蜡烛……或者说,那是龙凤喜烛,一种结婚的时候才会点上的蜡烛,不过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结婚的时候用到这种玩意儿了。

这个不知道是不是鬼还是故意装神弄鬼的家伙拿出这种喜烛干么?跟他……结婚?

于是潘枫叶心里惶恐不已的同时,更是脑洞大开的,这个家伙不会是哪个暗恋他的女人吧,然后把他绑到这个鬼地方来就是为了强迫他跟她结婚的?

开什么玩笑?饭可以随便吃女人可以随便玩但是婚是可以随便结的吗?

鬼影将两支蜡烛在潘枫叶跟前摆放好,然后手又伸进袋子里,这回取出来的是一个打火机。

“啪!”鬼影手里的打火机跳蹿着欢快的火苗,映照着他那被长发当着隐约的只能看到一双冷冰冰的毫无任何生气的眼睛的,给人一种十分恐怖的感觉。

鬼影用手里的打火机点起那两根红色的蜡烛来了,点上之后,把打火机放回袋子里的同时又在袋子里摸索起来了。

潘枫叶的眼角也跟着这火苗轻轻的跳跃着,心里已然有了一种很是崩溃的感觉了,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么?放哀乐,却是点燃龙凤喜烛?而且他现在手又在里头找啥的?

很快的,鬼影再次把手拿出来,这时候,他的手多里多出了一个相框,然后将那相框摆放在两根蜡烛中间。

潘枫叶那饱含着恐惧的眼睛睁开得更大了,眼角抽得更是厉害了……在那两根蜡烛的火苗的照耀下,加上他的视力本来就不赖的,所以他很清楚的看到相框里头的那张照片是黑白色的,换句话说,这是……遗相?而且,遗相的那个带着浅浅的笑容的女孩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呢,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深夜,让人头皮发麻的哀乐,几根白色的蜡烛,又有两根火苗跳跃得有些诡异的红色结婚时常用的龙凤蜡烛,两根蜡烛面前有遗相,还有那香炉……鬼影已然又从那黑色的袋子摸出一个香炉出来了,放在遗相跟前了。

潘枫叶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觉得自己的那颗弱小的心灵已然处于崩溃的边缘了,觉得自己明明很冷的,但是汗却像是不要钱似的不停的从额头上滴落下来。

他现在能想到的是,的确有人想跟他完婚,而且那个人不是活人,而是……死人!

下一秒,哀乐停止,整个屋子里除了潘枫叶那大口喘着的气息外,再无其他声音,却是有着一种极为诡异的死寂。

“不记得我了吗?”一道极为阴森的女孩子的声音骤然间响起。

“谁……是谁……”潘枫叶的胆子差点没吓裂,身体已然缩成一团了,瑟瑟发抖,眼神惊恐的看着那鬼影,“是你在说话的吗?是你吗……”

“看来你已经把我给忘记了。”女孩的声音阴森幽怨的,就好像有极大的怨恨似的,“我可以给你提个醒,我是江茗。”

“江茗……”潘枫叶快被吓哭了,谁他妈的告诉我江茗是谁啊?

等等……江茗……江茗……

潘枫叶那惊悚的目光落在那遗相上,眼睛再次瞪大了,脑子里已然像是放电影似的闪过一些画面来了。

那是今天刚过完年返回学校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吧?那天他返回学校的时候,在校门口看到了一个穿戴朴素给人一种积极阳光向上的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跟潘枫叶之前玩过的那些女孩子都不一样,她没有浓妆艳抹甚至她可能连最简单的淡妆都没有化,没有性感的高跟谢以及黑色的丝袜,没有那种露出胸前大片春光以及白花花的大腿的性感裙子……

淳朴,自然,阳光,向上……这是文化修养有限的潘枫叶的脑子里能想象到的来形容对方的词语,甚至他觉得在看到她之后,他全身上下充满了正能量!

于是潘枫叶过去搭讪,但是那个女孩子却是警惕的看了他一眼之后远远的逃开了。潘枫叶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却是笑了,他突然间有了一种恋爱的感觉,那是一种他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之后潘枫叶调查清楚她的来历,知道她叫江茗,是经管系大二的系花……平民系花,于是加快了对她的攻势。

只是,无论他如何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乖乖男的,无论他多么深情的,对方始终对他充满了警惕,在见到他之后总是远远的躲开了从来都不跟他说一句话的更别说是接受他送过去的那些礼物。

到最后,潘枫叶恼怒了,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平时都是女孩子屁颠屁颠的往自己的身上靠的,而现在自己主动去追求了,对方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他,这也就算了,你那种充满警惕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我会害你吗?我会害你吗?

那一天,潘枫叶看到江茗跟一个穿戴土鳖的男生走在一起,脸上竟然有着一种极为阳光的笑容的正很开心的说些啥,然后潘枫叶更是觉得自己被往死里羞辱了,他堂堂凤凰市警局局长的公子会比一个土鳖还不如?

然后潘枫叶彻底被激怒了,他联系上了总是巴结自己的父亲的朱志文,让他狠狠的教训江茗一下,既然他得不到,那就将其毁了,别人也别想得到!

朱志文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他一个油门的就把闯红灯的江茗给撞飞了,把她撞成植物人了。

潘枫叶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笑了,很是狰狞的笑了……

……

“你是江茗……你……”潘枫叶喉咙拼命的蠕动着,却是一句话都没能说完整的。要知道他得到的消息是,江茗可是成为植物人了,而是心脏都可能随时停止跳动,但是现在却是看起来好端端的样子……她的伤好了?

但是,如果她的伤好了,为什么会有她的遗照?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打扮?为什么她看起来如此冷冰冰的就好像是一具没有任何温度的尸体?

“她死了?现在看到的是……鬼?”潘枫叶的眼前一黑的,差点就这样晕死过去了。

“我……已经死了……”江茗的声音凌厉阴森恶毒,在这小空间里回荡着,以至于潘枫叶头皮发麻的,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脑袋要炸开了,下一秒,更是裤裆一热的,已然吓尿了。

“我是枉死的……所以……我投不了胎……”厉阴森恶毒继续回荡,“阎王爷跟我说,你想投胎离开枉死城的话,你得找个人,让他娶你为妻,跟你配阴婚,这样你才得以投胎……你不是喜欢我吗?所以我找你了……我好寂寞……陪我……”

说着,那有着长长的煞白的长指甲的手缓缓的伸向了潘枫叶:“你娶我……娶我……”

“啊,不……不要……救命啊……妈呀……”潘枫叶紧紧的抱着自己头,吓得眼泪鼻涕狂流的,下体屎尿更是齐出的,下一秒,脑子更像是瞬间爆炸了似的,心智瞬间崩溃,整个人已然失去知觉了。

白色的蜡烛熄灭,红色的龙凤蜡烛熄灭,整个冰冷的空间里已然陷入了无限的黑暗当中。

第二天一早,潘少文的妻子李红手里拿着一保温盒的好吃的来到了第一医院他儿子所住的那1013号病房跟前。

“夫人好。”在门口守了一夜的两个刑警赶紧见到她过来了赶紧问候道。

“嗯,辛苦你们了。”李红点了点头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两个刑警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虽然守在这里理论上来说那是“玩忽职守”,毕竟他们可是刑警而不是私人保镖啊,怎么可以待在这样的地方呢?但是他们却是很愿意干这份差事,也有很多同事在羡慕他们有这样的机会得到这样的美差,等里头那个傻逼官二代出院之后,他们肯定会得到丰厚的奖励的。

李红点了点头,没在说啥了,而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去瞬间,眉头已然皱了起来了,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口,这病房里的空气实在是太不好了,像是有一股浓郁的屎味似的。

“怎么搞的?自己的儿子大小便失禁了?”李红想着目光落在那病床上,然后瞳孔瞬间瞪大。

“啊……”李红脸色狂变,惊叫出声,“枫叶……儿子……你搞什么鬼……”然后在也受不了,转身狂吐。

门口守着的那两个刑警听到李红的惊叫声之后,赶紧跑进来,当看到病床上的潘枫叶之后,同样瞪大眼睛了,下一秒,两人同时转身,“呕……”的一声的狂吐起来了。

潘枫叶,这个堂堂的凤凰市警局局长的公子,此时正坐在床上,手里却是抓着一团黄黑色的粘乎乎的臭烘烘的东西在往自己的嘴里塞……那是大便!

他的脸上,头发上,身上都是大便!

而且他的眼神极为空洞,表情极为木讷的,就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