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吃大便/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推开周炎的病房走进去的时候,却是发现病房空无一人的,但是床上却是有已经收拾好的姓李……所谓的行李无非就是一个黑色背包,其他洗漱用品脸盆之类的干脆就不要了,换句话说虽然收拾好行李了但是周炎却还没离开医院,毕竟已经说好了他过来接他了。

“在洗手间制造毒气?”李泽道在心里嘀咕道却是看到洗手间的门是开的,里头同样空无一人。

心里纳闷的同时摸出了手机给了周炎一个电话,电话很快的就被接了起来了,里头传来了周炎的声音,周围还有些杂乱的,似乎是他正处于一个很吵的地方。

“喂,老大……”

“跑哪去了?”

“看热闹来了。”周炎乐呵呵的说道。

“热闹?”

“你赶紧到十楼来,这里有个神经病在走廊上表演吃大便呢。”周炎说道,“那我等你啊……卧槽,太精彩了……又开始吃了……”

“……”李泽道听着手机听筒里传来的“嘟嘟……”的忙音,一脸无语的同时,嘴角却是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翘痕的,当下将手机放入了兜里,然后双手放入口袋,离开了病房晃晃悠悠的朝走廊尽头那电梯口走了过去,准备到十楼看看周炎所说的有人正表演吃大便这一戏码。

电梯很快的就在十楼停了下来,电梯门一开,李泽道走出去的瞬间,已然听到那种极为吵杂的声音了,空气中更是弥漫一股奇葩的恶臭味,就好像哪间厕所堵住了跑味了似的。

远远的看去,一堆人围在那里,甚至还有人在一旁抱着垃圾桶狂吐的,吐完之后却又忍不住伸长脖子去看,而且还能看到几个警察就在那里,不让人太靠近,只不过各个脸色都很是难看,一副被恶心得不行了的样子。

李泽道嘴角处那一抹诡异的翘痕更甚了,当下迈开步伐朝前走了过去,越是往前走,那股恶臭味越是浓郁。

来到跟前之后,已然看到有个“屎人”正蹲在那里,而之所以说他是“屎人”那是因为这个人全身上下沾满了屎尿的,而且此时如同俄慌了似的,那舌头伸了出来不停的舔着自己的手臂上的大便……

“呕……”有人一个没忍住的,又抱着垃圾桶开始吐了。

更多的人是在那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听说这个人一大早的突然间发疯了,在那边吃自己拉出来的大便呢……”

“嘘……小声一点,你没看到那个人在那里那张脸阴沉得跟染色似的了吗……知道他是谁吗?咱们凤凰市警局的一把手潘局长,那个吃大便的人可是他儿子啊……”

“一定是干了太多坏事了遭报应了……老天有眼啊……”

……

“怎么回事?”潘少文的脸色阴沉得极为可怕,在接到自己的妻子的电话之后,他就立即赶到医院来了。而到医院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儿子的这种情况的,差点眼前一黑的就这样晕死过去了。

这个……真的是他的儿子吗?如果不是……但是他的那张脸明明跟自己的儿子一模一样啊,如果是……潘少文又忍不住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李红哭了,一副六神无主的架势,“早上我一过来的看到这种情况,就立即给你电话了,给完你电话之后,枫叶……”

说着李红目光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呜……”的再次哭泣起来了:“他突然间大喊大叫像是疯了似的朝我扑了过来,紧紧的搂住我,要掐死我……”

“……”看着妻子身上还有没处理掉的金黄之物,潘少文的眉头更皱了。

“你派过来的那两个刑警见状赶紧就要制服住他,结果一个被枫叶狠狠的在胯下踹了一脚,另外一个则被咬住了耳朵,耳朵都咬下一半了……”

“……”潘少文那张脸阴沉无比,仿佛一拧就能拧出几斤水似的,难怪没看到那两个刑警,想必是去接受治疗了吧?只是这医院的医生护士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他的儿子在这班丢人现眼的不知道赶紧制服住他吗?

说着回头,眼神不善的看了负责治疗他儿子的张主任以及这医院其他那些负责人还有护士一眼。

这些医生护士被他那不善的眼神一扫的,除了委屈就是无可奈何,他们也想赶紧过去将这个神经病制服然后赶紧打麻醉药之类的让他先晕过去再说,但是……他太恶心了,恶心得他们都没有勇气上前了。

再者,连那两个刑警都遭殃了,一个蛋碎,一个耳朵被咬下了半个,他们这些人又能奈何?

“我知道了,你先去……清理一下吧……”

“可是……枫叶……”李红哭得上气都不接下气了,平时极爱干净的她也顾不上衣服上,脸上所粘上的那些正发出恶臭的金黄之物了。

或许……也只有父母才能忍受自己的孩子的这些东西吧。

“我会处理好的。”潘少文低声说道。

然后回头,对他的那些手下说道:“将他打晕然后送回病房去。”

“哇……”李红再次哭出来,“轻一点……轻一点……”

“吼……”没等那些警察执行命令的,原本蹲在那里正很是“乖巧”的吃着大便潘枫叶突然间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似的,那臭气轰轰的嘴里已然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低吼,然后身体猛地从地上蹦跳了起来,朝着潘少文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大伙被他突然间的再次发疯都吓了一跳的,纷纷的瞪大眼睛不想放过任何精彩的细节的同时能往后退的都赶紧往后退。

而那些刑警则很快的反应过来了,也顾不得对方恶心不恶心了,纷纷的发扬出他们不怕“牺牲”的精神朝着陷入癫痫状态的潘枫叶扑了过去。

“局长……小心……”

“快……快……保护局长……”

“砰!”的一声闷响的,一个刑警一个手刀过去,狠狠的砍在了潘枫叶的脖子上,然后……被恶心得不行。

下一秒,又是“砰!”的一声闷响的,潘枫叶重重的摔倒在了地板上,身体轻轻的抽了几下的,然后已然悄无声息了。

潘少文像是看死人一样看了一眼那个胆敢对他儿子下这么重的手的刑警一眼,然后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的,对一旁的张主任,语气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张主任,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张主任笑得很是勉强的,只觉得自己的额头已然冒出冷汗了。

之后,晕倒在那里的潘枫叶便被两个刑警抬进了病房里,围观的人见没有什么好看的人纷纷的离开了。

周炎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却是跟一个人撞在了一起。

“啊,对不起……呃,老大……”周炎嘿嘿一笑的。

“走吧,这个地方太臭了。”李泽道一脸无语的说道。

“的确……不过过程精彩啊……”周炎说道,“竟然吃大便……呕……”周炎被恶心得不行了。

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我不仅看到他吃大便了,我还看到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周炎有些好奇的问道。

“在混账的玩意儿,在父母的眼里都是宝。”李泽道耸了耸肩膀说道。

周炎一愣,有些不太明白:“老大,什么意思?”

李泽道却是没在说啥了,而是转身朝前走去,周炎摇了摇头的,然后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两人走进了电梯下了楼回到了之前的那个病房里。

“嗅……”周炎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的,这才说道:“差点憋死我了。”

“我怎么觉得你还没看够呢?”李泽道笑道。真不知道那些边看边吐吐完却还继续看的人都图些什么的……恶心并快乐着?

“嘿嘿,知我者,老大是也。”周炎说道,“我本来还想偷拍两张照片最好能录一段视频,但是手机一摸出来的,就被那些警察很是严肃的示意收起来,否则就要没收了。”

“那是当然了,你知道那个吃大便的人是谁吗?”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周炎摇了摇头。虽然旁边有人已然点出了那个人的身份了,但是周炎的注意力不在哪里,所以并没有听到。

“他叫潘枫叶,也是咱们学校的,他的老子是咱们凤凰市警局的局长潘少文,就是站在那边的那个那张脸很是难看的身穿黑色西服的那个中年人。”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

“呃……”周炎的眼睛一下瞪大了,一副膛目结舌的样子,“他的来头竟然那么大……不过,老大,你好像跟他很熟啊。”

李泽道很是随意的说道:“嗯,挺熟的,潘枫叶之所以住院,那是因为被我狠狠的抽了一顿。”

“……”

“行了,别吃惊了,拿上你的背包,该走了。”李泽道说道。

“等一会儿,老大,我还有一件事情还没做呢。”说着,周炎的表情微微的羞涩起来了,就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处男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