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厕所惊魂/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戴着面具的老狼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铁石心肠之徒,毕竟以前他砍人的时候又或者是偶尔诱骗一个小姑娘回家然后对其实施侵犯的时候,对方越是可怜巴巴的求饶着,他也会觉得兴奋,然后会下更重的手。

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实在有着大大的问题,他看着马仁杰的时候心里竟然有着一丝同情之心了,他觉得马仁杰实在是太可怜的,先是被人……哦,也就是被他从身后勒着脖子勒晕了,现在却又把被他用尿给浇醒了,而且看他表情如此痛苦的,鼻孔处不停的喷出一些酸水的,只怕是想吐却是吐不出来的结果吧?

不过一想起老鬼的死状,又想起桌子上那诸多的用来折磨人的工具,又突然间觉得马仁杰这是恶有恶报,活该!那么娇柔的那么高贵的一个小姑娘,你怎么好意思叫我们去玷污她呢?

于是冷冷的用一口浓郁的东北口音说道:“我草泥马的,姓李的,你这个小白脸,你丫嫖完不给钱!今天老子就打死你个你丫的。!”

当然了,这是老狼有意而为之,毕竟马仁杰在怎么说也是花树林的外甥,是不能让他知道是他老狼对他下手的,否则到时花树林发飙了,他会死得很难看的。

马仁杰被胃了翻涌上来的那东西给堵得七荤八素的,难受得都快死过去了,但是还是将这话给听清楚了,他很想解释点啥的,但是怎奈何对方死死的堵住了他的嘴,压根就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的。

“你丫的,还敢用那样的眼神盯着老子看?”老狼大手伸了下去,一把抓住马仁杰的领子将其提了起来,然后大耳光子像是不要钱的过去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的抽在了马仁杰的脸上,几下过去的,马仁杰的那张脸已然被抽肿了,就如同一个大红馒头似的。

“砰砰!”厕所隔间的被从外头轻轻的敲了两下。

“你丫的,找死啊,敲个屁啊?”老狼心里发虚但是气势很足的骂道,“没见过边拉屎便打电话跟自己的老婆道歉边抽自己的脸的好男人吗?”

说着,老狼又是重重的两把抽在马仁杰的那张脸上,然后用温柔一点的声音说道:“咳咳,老婆,我这样抽自己你可否满意?”

外头,考古专业的文艺委员高小孟以及其他几个同学没敢继续敲下去了,一听就知道里头的那个家伙不好惹啊,还是别让对方生气的好。

他们敲门其实不是为了拉屎,毕竟其他两个隔间都是空的,真肚子不舒服的话还是有坑让他们解决的,他们主要是过来排一下水,排水的过程中突然间想到班长刚刚过来排水却是还没回去的,不会就在这里头蹲坑吧?毕竟这段时间班长的肠胃不太舒服这事情他们是知道的,所以就试着敲了敲门的,没想到却是敲错了。

当下高小孟他们几个以为班长已经放完水然后离开了,至于没回包厢可能是因为喝多了迷路了之类的,所以也没多想的赶紧离开了洗手间,否则一会儿隔间里头的那个家伙出来之后找他们麻烦的,那就操蛋了。

听到脚步离开洗手间的动静,老狼默默的在心里为自己的临危应变狂点了好几百个赞的,而马仁杰却是留下了恐惧跟委屈的泪水了。

知道时间拖越久可能会越有麻烦,所以老狼也没敢在耽误了,而是将马仁杰仍在地上,翻过身子,让他的屁股朝上,然后一把扯掉的他的裤子。

马仁杰只觉得自己的屁股一凉的,已然联想到什么了,当下眼眶处的泪水更多了,身体更是拼命的试图蠕动的试图逃离对方的魔掌。

“你丫的,老实一点!”老狼很是不爽的说道,然后脚重重的踩在他的腰上不让他乱动的。要不是你,老子用得着干这么恶心的事情吗?靠,你又不是美女!

让他用他的“工具”去对付这个混蛋的菊花,老狼知道自己肯定做不到,没办法,他压根就没有那方面的嗜好,现在看到他白花花的屁股之后,已然恶心得不行了,更别说有反应之类的了。

再说了,听说这种富二代都很不自爱,平时总是乱搞的,谁知道他有没有艾滋病之类的?

所以老狼左顾右盼的下,最后目光落在马桶刷身上,已然一脸大喜的表情了,这玩意儿不是挺好用的吗?

于是老狼赶紧那臭气熏天的马桶刷给拿了起来,在手里垫了掂的,已然一脸很是恶心的表情了,然后朝着马仁杰的屁股狠狠的刺了过去……

“呜……”马仁杰的身体死死对的扭曲起来了。

……

“马仁杰呢?”杨柏树见马仁杰竟然没跟高小孟他们一起进来,眉头微微皱了皱,冷冷的问道。仅仅只是尿尿的话,这时间未免也太长了吧?还是说,他又拉肚子了?

高小孟一愣:“他还没回来?厕所里也没见到他啊,真走错包厢了?”

“厕所里没见到他?”杨柏树的眉头又是一皱的。

“没有。”高小孟摇头,其他几个一同去排水的人也同样摇头,表示没见到马仁杰。

“隔间我们也找了,除了其中一个隔间里有人在里面,其他的两个都是空的。”高小孟说道,“应该是喝多走错包厢了,咱们找来服务员一起去找找?”

杨柏树没在多问啥了,而是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大步的走了出去。

“团支书这是怎么了?”高小孟愣了愣的然后说道,“走,咱们也去看看……”

“好,好……走……”

杨柏树离开包厢之后便大步的朝着走廊尽头的那个洗手间走了过去,远远的,他看到一个黑衣男子从洗手间出来,男子戴着一顶棒球棒,只不过帽檐压得低低的,看不到脸,而且他一出来之后便拐向了另外一边走廊,然后从那里的楼梯下楼去了。

杨柏树的眼睛微微眯了下,心里更是涌起了一丝不太妙的感觉,当下脚步更快了。

高小孟他们见杨柏树直奔洗手间的,都以为发生什么大事了,于是也都纷纷的跑了起来,然后一行人很快的再次冲进了那洗手间里。

这回,那个之前关着的并且里头的人边拉屎边给自己的老婆电话边抽着自己的脸的隔间的门是开的,然后他们往那隔间一看,各个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嘴巴也睁大了,如同见了鬼一般。

却见一个男子趴在那里,脑袋卡在蹲坑那里,当然了,这还不是最让他们傻眼的,真正让他们傻眼的是,这个男子的裤子竟然被扒下来了,而且上面还插着一把马桶刷,而且屁股周围都是血淋淋还带着黄不拉及异物,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

“爆菊?”大伙那稍微恢复一点思考能力的脑子瞬间蹦出了这两个加粗加大的发光字体。

然后等脑子恢复更多的思考能力之后,有人指着那个可怜的家伙小声的嘀咕道:“怎么觉得……他是班长呢?”

“班长?”所有人的眼珠子再次瞪大了。

“卧槽……真的是班长……”

“快……快……叫救护车……也得叫警察啊……”

“呕……我先吐一下再说……呕……”

杨柏树一脸冰冷的表情的,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傻逼,都已经告诉你你斗不过他的,还不信?”然后转身大步的离开了厕所。

他胃扭曲得厉害想吐,但是又没好意思当着其他同学的面吐,所以先走再说。

……

老狼快速的离开了饭店,走到马路对面的一辆面包车跟前,然后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搞定了?”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搞定了……我拿马桶刷狠狠的捅进了他的菊花里……”老狼被自己这话给恶心得不行了,更是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做人,在也不出来混了。

“马桶刷?那好像不是你的‘工具’吧?”那道声音极为冷漠,就如同来自九幽地狱一般。

老狼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很是慌乱的解释道:“面对他那个……我那个……没反应啊……”

这不是为难人吗?

“那是你的问题。”声音仍旧冷漠,毫无人情味,“所以,给你第二条路你也没能好好走下去,那么……很是遗憾,抱歉了……”

“不……”老狼就要拉开车门然后赶紧逃离的,下一秒,瞳孔却是是瞬间瞪大了,喉咙蠕动着,却是只能发出了“哦哦……”的闷响。

他的喉结处,准确无误的插着一根吸管,鲜血更是顺着吸管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座椅上,下一秒,他的身体剧烈一颤的,整个人已然瘫倒在那里了,变成了一具尸体。

李泽道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拿着拿杯从肯德基那里买来只喝了一半的可乐下了车。眼前一闪的,变态已然出现在那里。

“把车子连人都处理干净了。”李泽道打开盖子,喝了一口可乐。原本是用吸管吸的,现在他把吸管送给老狼了。

“好的,老大。”变态说道,毁尸灭迹这种事情他很是专业。说完上了那辆面包车,很快的就汇入了车流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