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不想做一个好人/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行,让马仁杰同学好好休息,咱们先走吧。”苏珊回头对大伙说道,然后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病房了。

苏珊带着考古系的那些学生离开之后,杨柏树走了过去把门给关好,马仁杰这气急败坏的扯掉了那蒙在自己脑袋上上面的被子,那张噙满泪水的仍旧红肿的大饼脸脸已然满满的都是狰狞了看着杨柏树,语带杀气的问道:“看到林素素那个婊-子了?”

“看到了。”杨柏树面无表情的说道。

“看到老三……呸,李泽道那个王八蛋了?”

“看到了,事情十有八九是他干出来的。”杨柏树冷冷的说道,“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别再去招惹他了,可惜了,你不听我的劝阻,所以……你的屁股上多一根马桶刷……”

“棺材脸,你妈的闭嘴!”马仁杰骂道。

杨柏树却是眼神冰冷的看着他,继续说自己的:“你在这样下去的话,下回就不仅仅只是菊花上**入马桶刷这么简单了,你会被塞进麻袋然后扔进海里喂鱼的。”

“棺材脸,你妈的,我让你闭嘴!”马仁杰一脸戾气的吼道,吼着的同时,牵扯到臀部的那里的伤口的,然后眼泪再次哗啦啦的往下掉了,不是因为疼,这样的疼痛他还是忍受得了的,而是因为委屈,或者说是屈辱!

他的伤势不算严重,肛裂而已,直肠也受了一定损伤,这样的伤害程度甚至还比不上他被李泽道那个王八蛋诱骗的吞下了那治疗便秘的猛药来得厉害。

他自认为脸皮已然厚到一定的程度了,但是仍旧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可想而知但是他的那可弱小的心灵却是受到了何种打击了吧?

“我已经给你的家人电话了,他们听到你的事情后正往凤凰市赶,估计下午就能到了。”杨柏树无视马仁杰的怒吼声,继续说道。

“……棺材脸,我草!”马仁杰有了一种想跟杨柏树拼命的冲动了,这么丢脸的事情你跟我家里人说啥呢?老子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人好不好?至于仇老子自己有能力去报行吗?

就在这时,外头的脚步声响起,马仁杰赶紧又把自己的脑袋缩回被窝里了,然后在床单上擦拭起自己的眼泪来了。

马仁杰始终坚信一句话:别流泪,贱人会笑!谁知道进来的是不是李泽道那个王八蛋呢?

最后进来的是两个男护士,他们拿着钳子纱布药棉酒精过来,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马仁杰说道:“把被子拿掉,趴好,换药了。”

马仁杰伸出脑袋,嘴巴张了张的,还是乖乖的在杨柏树的帮助下拿掉被子,然后趴好了,这种时候还是别去招惹这些护士,谁知道他们会动什么手脚让他苦头吃的?

然后一分钟之后,杀猪一般凄厉的叫声响起,久久回荡在医院内外:“啊……”

……

离开医院之后,李泽道并没有跟苏珊他们一起回学校,而是独自上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江茗父母所租的那个小屋跟前,然后敲了敲那破旧的门。

门被打开,露出了江母那张未老先衰满满的都是憔悴疲倦之色的老脸,在看到李泽道之后,那死灰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色彩,赶紧说道:“是你啊,赶紧进来……”

然后回头喊道:“孩子她爹,赶紧出来,恩人来了……”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江父已然小跑到门口这了,伸手抓住了李泽道的手臂将他迎了进去,身体微微颤抖着,眼里却噙着泪花的,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李泽道心里微微一声叹息的,任凭他拽着自己的手臂进屋,然后扫了一眼这小屋的,跟前两天过来的时候差不多,仍旧摆放着香案以及江茗的遗照,江茗的骨灰就放在遗照跟前,并没有下葬。

在桌子旁边还摆放一个小铁皮桶,铁通里头尚有火星冒着的,可想而知自己过来之前这两口子正在给江茗烧纸钱。

“今天是茗茗头七的日子,所以……帮她烧点纸钱……”江母说着,已然又泣不成声了。

虽然已经知道那个把自己的女儿害死的凶手现在已然被吓得神志不清了,甚至还当着大伙的面出起大便来了,但是心里却是没有半点报仇的快感。

不管凶手是不是伏法吃枪子了又或者是变成神经病了吃着大便比死还惨烈的,但是终究挽回不了什么,他们强行在那些无辜的人身上以及心里刺刻出来的伤痕,就算是时间的岁月,也是无法消磨掉的。

这种事情,受伤害的一方终究是吃亏的。

“我的女儿……苦啊……”江父抬头看了那遗照一眼,也是老泪纵横,“她活着的时候,我们没办法给她一个像样一点的条件,她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们也没办法为她找回公道的……苦啊……”

“伯父……凶手已经付出代价了……”李泽道说道,“如果你还想要他的命的话,我可以保证,他活不过明天的。”

“不,我希望他活着,每一天都过着猪狗不如不能自理的生活,让他活着为我的女儿赎罪!”江父摇了摇头说道,这一刻,这个老实巴交的老头的语气里有着极大的怨恨。

李泽道一声叹息的,没在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道:“你们呢?有什么打算?”

江父抹了一把眼泪的,深深了呼出了一口气之后说道:“我女儿喜欢大海,所以,等头七过后,我想去海边把她的骨灰撒进大海里……至于我们两个……过一天算一天吧……”

李泽道心里苦涩,喉咙如同被一口浓痰给堵住了似的,已然不知道该说些啥了,他又能说啥?

找些心灵鸡汤给他们喝?告诉他们说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告诉他们说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明天的太阳依旧会升起来的?

这些……他妈的不都全是废话吗?

坏人的确会有报应,但是凭什么好人就得承受坏人所强加在身上的那种痛楚?因为这些好人上辈子其实是坏人所以这辈子遭报应了?

李泽道想不明白,不过他现在却是很清楚的知道,他不想做一个好人,他想做一个坏人,一个保持住良心的底线的坏人,他也不想以德报怨,因为他不知道要拿什么来报德!不管是谁,只要胆敢伤害那些他在意的人,他必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离开这个位于四楼的小出租屋后,李泽道抬头眯着眼睛看着天上挂着的娇艳炙热的太阳的,却是没有半点暖意,反而心里一阵发冷的。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了,摸出一看,却是一个有点熟悉的号码,当下接了起来。

“喂,青蛙篮球王子,知道我是谁了吧?”一道很是甜美同时有点熟悉的声音穿了过来。

“季学姐,你好。”李泽道笑了笑说道。听到这种如此甜美的声音之后,心里的那种压抑也已然消失了不少了。

“叫我泽道就行了。”李泽道补充说道,那个什么青蛙篮球王子的外号着实让他很是无奈。

“那行,就叫你泽道了。”季月莫笑道,“给你电话就是想告诉你呢,下周一下午放学之后,记得到广播站来哈,打算给你这个风头极盛的新生来个专访呢,你可是已经答应了,别想赖账哈!”

“呃……”李泽道很是无辜,他可不记得自己答应了啊。

“我可是已经在论坛上将这个对你在广播站进行专访的消息发布出去了呢,得到了大家很是强烈的回应,大伙更是纷纷的在论坛上留言的,希望我向你提问那些问题,那些问题我都已经整理好了呢。”季月莫笑道。

“……”李泽道突然间不想去广播站了,天知道会有什么狗血的问题出现的?

“那就先这样哈,下周一不见不散,拜拜。”说完季月莫很是干脆的把电话给挂了。

“……”李泽道一脸的无奈,她怎么就把电话给挂了呢?先不说他都还没决定要不要答应她的请求去当广播站的,再者,学校广播站到底在哪里呢?他压根就不知道好不好?

然后李泽道都还没来得及把手机放入兜里的,一个电话又进来的,这回,打电话的竟然是百里冰,当下李泽道赶紧接了起来。

“怎么?想请我吃饭?”李泽道调侃道。

“可以。”百里冰那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到别墅来,还有剩饭剩菜没倒掉。”

“呃……我是开玩笑的。”李泽道有些哭笑不得。

“我也是开玩笑的。”百里冰说道。

“……”

“今晚七点,延平楼301集合,灵异协会今晚有活动。”百里冰说道,“顺便通知一下你的那个小女友,当然了,可能有点恐怖,她可以不来。”

“……知道了。”李泽道有点无奈,却也觉得,这样的所谓的部门活动林素素的确不太适合参加。

李泽道虽然不知道今晚的活动内容的,但是应该跟这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芙蓉湖边的闹鬼事件有关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