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 蛊毒/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眼神灼灼地看着百里冰,百里冰亦如此,眼神灼热的盯着李泽道看。

李泽道的眼神明亮如天上的星辰,百里冰的眼神清澈亦如天上的星辰一般,当然了,百里冰那是北极星,而李泽道的则是北极星旁边的那颗暗淡不少的行星……没办法啊,跟百里冰比起来,李泽道的眼神显得过于小了一些。

两人眼对眼,鼻对鼻的,能够闻到了彼此的呼吸,能够听到了彼此的心跳,而且突然间,他们发现他们彼此的嘴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如此的接近了,只要任何一方在往前一点点,就能印上了对方的嘴唇了。

作为一个绅士,李泽道觉得这样如此难得的继续往前靠近的机会应该留给百里冰……假如,百里冰没在重复重复了一遍她之前说道的那句话……

“要不要让雪儿帮你送点‘红蜘蛛’过来?”

红蜘蛛,烈性催-情药,李泽道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因为他曾经被这“红蜘蛛”给“咬”了两次。

第一次是在医院,他莫名其妙的跟跟百里冰睡了一夜的,把该办的事情都给办妥了,而且还不止办了一次,但是事情终究办得很不完美,因为那是身体本能的反应,灵魂一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事后还差点被从十一楼给扔下去了。

第二次,则是喝下了雪儿送过来的那杯牛奶,那一次,师父及时出现了解救他于危难之中 ,不过之后李泽道很是禽兽的觉得师父实在太多事了,毕竟虽然自己表现得如此大义的,但是百里冰又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恭喜你,把我彻底的给惹毛了。”李泽道说道。

“然后呢?”百里冰反问。声音滑酥,少了几分冷意,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味道。

“然后……”李泽道一把把这个在他心里有着特殊的地位的女人搂在怀里,恶狠狠的含住了她的嘴巴。

直到吻得百里冰呼吸急促,肤色都憋红了时,李泽道才不舍的把她放开,与此同时,百里冰剧烈的喘息的,就好像刚刚跑了几千米一样,她从来都没想过,原来亲吻会是这么“累”的一件事情。

李泽道不累,但是他有些小紧张的,就这样如同做错事情的小孩似的小心翼翼的看着百里冰,至于刚刚的那种“凶狠”已然荡然无存了……任谁强吻了这样的一个女人之后,心里多多少少的都会紧张吧?

只是自己不是那种把持不住自己的人啊,怎么会突然间下嘴呢?就因为对方的嘴唇太性感了实在性感得无可救药了所以忍不住了?

李泽道很快的就否定了自己这种想法,他觉得他不是被百里冰的美艳所吸引,而是情感的发乎自然。

是的,他其实是喜欢她的,打心底爱她的,或许当初高胜寒的那个决定就注定了,这一辈子他跟她将会永远的纠缠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李泽道觉得觉得自己又在耍流氓了。

百里冰的呼吸渐渐的平息下来,脸上的那种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涩还是因为气息不够的这才产生的那种红晕渐渐消褪了,又恢复了那清清淡淡距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然后,她看着李泽道那很是性感的舌头伸了出来舔了舔嘴唇,说道:“原来是这种感觉……好像也挺好的。”

“……什么感觉?什么挺好的?”李泽道明知故问的问道,心里却是美得冒泡,自己强吻她了,她却是没有一巴掌过来的更是做出那样的举动说出那样的话……她也是喜欢自己的。而且看她那样舔自己嘴唇的样子,李泽道就有了一种帮她舔的冲动。

“你说那个女鬼是真的还是假的?”百里冰目光从李泽道身上移开落在那漆黑中荡漾着波光的湖面上,出声问道。

“……”李泽道无奈,她的思维跳跃怎么可以那么快呢?李泽道总觉得自己被她牵着鼻子走,她不想说话时,自己就得保持安静。她想说话时,自己就得强打起精神来应付,免得跟不上她那跳跃得极快的思维。

当下李泽道目光同样落在那湖面上,摇了摇头说道:“按照我的认知来看,应该有人在故弄玄虚,并非是真的又女鬼,毕竟没有载体的话,鬼魂存在的时间是极短的……就算那湖面可以作为载体,但是如果没有特定的条件,你也瞧不见鬼魂啊!”

“那么,若真有人故弄玄虚?目的是什么?吓跑那些学生让他们不敢在到这里来以方便他们偷偷的在这里干一些什么见不得的事情?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地方?”百里冰说道,“那见不得光的事情又是什么样的事情?”

李泽道苦笑:“你说的这些我可一个都回答不上来了,我可不是柯南。”

“的确,柯南没这么丑。”百里冰说道。

“……”李泽道觉得这天实在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

“我知道,你不是太想去弄明白这件事情。”百里冰看了他一眼说道。

“是那样。”李泽道坦诚,“在对方没有来主动招惹我的情况下,我也没想去招惹对方破坏对方什么事情的。”

“可是,我想弄明白。”百里冰说道。她喜欢柯南,所以跟柯南一样,对于这种未知之谜,她的好奇心差不多跟柯南一样重。

李泽道已然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了:“我知道,所以我出现在这里了。”不管是人在装鬼吓人还是真的有鬼,他都不想百里冰去单独面对。

换句话说,他才不是因为百里冰说要跟他睡在同一个帐篷里的他才同意参加这次部门活动呢。

百里冰没在说啥了,目光落在那湖面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泽道则静静的站在她身边,呼吸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香气,却市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然后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忘记跟你说了呢……你知道你之前生的是什么病吗?”

百里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她只知道她陷入了昏迷的状态却是查不出任何的病因但是身体机能却是在消失,等完全消失了,她也就在也醒不过来了。

她更是清楚的记得,她在睡梦中的时候只觉得又一样异物竟然撬开了她的唇齿侵入了她的口腔里,然后下意识的她就这样咬下去,后来她才知道,那异物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舌头,后来更是知道了自己的第一次竟然莫名其妙的给了这个男人了。

“一开始师父跟我说,你是那个被下了诅咒的睡美人,而我是那个可以吻醒他的王子看,我只要一吻你,你就能醒来了。”李泽道见对方眼神怪异的盯着他看的赶紧解释道,“这不是我说的,这可是师父说的……”

“你可以说重点。”百里冰说道,“我究竟生的是什么病?”她一直怀疑她生病的原因或许跟秦家有关系,毕竟秦氏集团跟百里集团是竞争对手,他们有足够的动机,但是却是没有任何证据。

“蛊毒。”李泽道说道,这也是后来他问师父的时候,师父告诉他的。

那时候李泽道还没白痴的问蛊毒是什么玩意儿,结果被师父狠狠的鄙视了一顿,之后李泽道简单的了解了下,才知道这种东西有多可怕。

“你是说……我被人下了蛊了?我中的是蛊毒?”百里冰毕竟博学多才涉猎广泛,对于蛊毒倒也简单的了解过,但是却是没想到现实中竟然看到了,而且还是发生在她身上的,因此那张脸已然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李泽道表情略显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至少,我师父是那么说的,他老人家还说蛊毒这种玩意儿下毒时不易察觉,中毒后不易救治,而且那些所谓的仪器跟专家根本就检查不出来了,实在是杀人的最佳武器。”

“到底是谁,竟然试图用这种如此恶毒的手段想置我于死地?”百里冰的表情有些发冷了。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不过师父还说了,那个下蛊的人应该没有胆子继续用蛊毒害你了才对。”

“为什么?”百里冰问道。

“我也是这样问师父的,师父给我的回答是……因为那个下蛊的人见你老婆……”

“……”百里冰瞪大眼睛看着李泽道,恨不得一脚把他踹进湖里,这个家伙竟然敢调戏她。

“呃……不是我说的,我只是重复师父的话。”李泽道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我知道师父想说啥了,我既然已经安然无恙了那就证明我身上的蛊毒已经解了,也就是说我身边有了解蛊毒并且能解蛊的高手,暗处的那个人如果想继续用蛊毒害我的话,说不定会暴露自己的,所以没敢在下手了……是这样吧?”百里冰说道。

“你真聪明。”李泽道笑笑,由衷的说道,“师父他老人家就是这个意思。”

百里冰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李泽道一眼,没在说啥了,当然了,对于自己的心智,她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过貌似比不上眼前多智如妖的色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