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她会死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好冷……好冷……你到地狱来陪我……你到地狱来陪我……”女鬼继续吓人,张开血盆大口,发出的那种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欲裂,猩红色的舌头猛然伸了出来,嘴角缓缓的流出一丝红白相混的粘稠液体。

这要换做是一般人,早就被吓得晕抽过去了。

但是李泽道不是一般人,他是那种真正见过鬼魂的人,甚至,他还吃过鬼……吃了鬼丸不就等于把鬼给吞进肚子里了?

他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吓人的家伙到底是不是真的鬼,毕竟这已然超出了他所了解的范畴了,他所知道的鬼魂在没有载体的情况下压根就没办法存在太久的,更别说是出来吓人了。若她真的是鬼,但是她的载体又是什么?而且在没有佩戴师父给的那枚戒指的前提上,怎么可能看得到?

但是若不是鬼,又是什么玩意儿?你明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就在那里对你张牙舞爪的,也能很清楚的听到的她发出的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哭泣声的,但是偏偏一拳过去,就如同打在了烟雾上似的,那种感觉,让让李泽道很是憋屈。

“怎么办?”李泽道心里如焚的在心里问自己,“在这样下去的话,百里冰可能就……”

“你对我的女人,做什么了?”李泽道眼神杀气弥漫的跟那双骇人的血眼对视着,低声吼道,拳头再次握紧了。

“我好冷……”

“冷你妈的。”李泽道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这个家伙是白痴吗?就知道说这话的,冷你不会回去蜷缩在棉被里吗?这个傻逼!

然后又是重重的一拳过去!

“轰!”拳头击穿的对方的胸口,但是仍旧跟之前一样,拳头就好像击空了似的,没有半点砸在实体的上的感觉。

但是对反的胸口却是又多了个血淋淋的血肉,你肉眼可以很是清楚的看到了那血淋淋的腐肉,也能看到里乱窜着的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尸虫。

李泽道缩回拳头,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毕竟都已经这种时候了,只有冷静才能更好的解决事情,暴怒只会影响到自己的思维让事情变得更是糟糕罢了。

“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我会让你下地狱的……下地狱……”女鬼的声音凄戚阴历狰狞,惹得李泽道的耳朵里嗡嗡作响的,然后她那只就好像皮以及被扒掉了血淋淋的手更是伸了出来作爪,一点点的抓向了李泽道的那张脸。

李泽道却是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了,不闪不躲的,任凭那只手抓向了自己的脸,最后那只手硬生生的在距离他的鼻尖可能还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了,止步不前了,然后一点一点的缩了回去。

“你……为什么不怕?为什么?”女鬼的声音依旧凌厉凄惨的,却是多出了一丝不可思议。

“我为什么要怕?”李泽道说道。他突然想起师父跟他说过的一些事情,而对方的做法恰好在一点一点印证他所想到的那些事情。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女鬼恶狠狠的说道。

李泽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她说道:“我觉得,你要能杀死我的话你早就动手了!”

“你以为……我不能?”就好像伤疤被解开似的,女鬼的声音更是狰狞了,猩红色的舌头猛然伸了出来,嘴角缓缓的流出一丝红白相混的粘稠液体。

“我是这样想的。”李泽道冷冷的说道,“你最大的依仗就是吓人,把人吓晕了或者吓跑了,那么你就成功了,为什么别人要怕你?因为你无声无息的就能冲湖中冒出脑袋来,因为你长得吓人……不过,你不是鬼,你是幻境……更准且的说,你是我们中了某种蛊毒之后所出现的一个幻象罢了……我说得没错吧?”

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哭泣声没有,那种凌厉的叫喊声也没有了,女鬼保持沉默。

“我的女人昏厥过去并且身体机能迅速的消失,不是因为被吓晕了,而是因为中了某种蛊毒……我说得没错吧?”李泽道的声音已然的冰冷,那弥漫着浓郁的杀气的眼神更是直接无视了飘在他面前的那个女鬼,而是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然后身形一闪的,瞬间换做一道残影扑向芙蓉湖边的一颗大柳树跟前,然后脚微微用力的已然跳上了几米高的树杆上。

与此同时,一道黑影快速的从树上蹦跳的了下来,就要往那湖中心跳的,但是那道黑影还是太小看李泽道的速度了。

就在黑影越过那护栏就要往水里扎的时候,黑影只觉得自己的右脚脚踝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给仅仅的抓住了。

“逃你妈的!”李泽道怒吼,心里因为憋屈愤怒异常的,也顾不上什么文明不文明的了,直接破口大骂。

下一秒,更是硬生生的把那道黑影给拽了回来了,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然后那抓着对方的脚踝的手更是猛地一用力。

“嚓咔!”对方的脚踝骨已然被他硬生生的捏断了。

以此同时,一道凄厉女人的惨叫声从这道黑影的嘴里喷了出来:“啊……”

“闭嘴!”李泽道才不管对方是个女的所以就起了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之类的,当下心情很是恶劣的吼道,大半夜的你这么大喊大叫的还有没有公德心?然后一脚过去的,把对方的穴位给点了,这个黑影这才闭嘴,只不过身体却是微微的在发颤着,可想而知,脚踝的断骨让她难以忍受。

与此同时,却也看清了这个女人的装扮了,一些标准的夜行衣,脸上带蒙着一个黑布的,只露出了两只眼睛,而且,此时她的眼睛里正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眼神却又如此复杂的,又怨恨,有不可思议,还有惊恐。

李泽道无视她的眼神,而是像是拎着一只小鸡似的提着她回到了那个铁桶旁,扔在了地上,然后伸手很是粗暴的把她脑袋上蒙着的那黑布给扯了下来,已然露出一张颇为精致的脸出来的。

这可以算作是一个中年美妇……假如她的脸色不是很难看的话。而且按照李泽道的眼光来看,她的年纪应该在四十到五十之间。

只是,这样的一个美妇大半夜不睡觉的为什么要跑出来吓人呢?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扮鬼吓人这么简单了,而是下蛊!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百里冰?百里冰之前中蛊昏迷不醒也是出自她的手笔?

而此时,之前还在这里飘着的那个女鬼也已然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似的。

“别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看。”李泽道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她声音冰冷的说道,“帮她解蛊,否则……”说着又是一脚过去的,解开了她身上的穴道。

“你休想!”女人声音极为恶毒的说道,“我要她死……我要她……啊……”

女人发出了惨叫声,额头上豆大的汗更是直冒的,直直的倒抽凉气,因为李泽道已然一脚踩在她那刚刚才被硬生生的掐断的脚踝上了。

“解蛊,或者,我把你的另外一个脚踝也踩断!”李泽道语气冰冷的,眼里弥漫着融化不开的杀气,“别怀疑我的话……”

“休想我救她……你……杀了我……你种你杀了我……杀了我……”

“假如你不赶紧帮她解蛊的话,我不但不会杀了你的,不仅如此,我还会好好的招待你,我会把你的四肢都踩断了,然后把你扔进关押着众多牲口的监狱了,让他们好好招待你……解蛊……”

“休想……哈哈……”女子发出了极为狰狞的笑声!

“咔嚓!”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响起,李泽道眼睛红得极为可怕的很是干脆的把她的另外一脚的脚踝给踩断了,这个女人要真的不帮百里冰解蛊的话,他真的一定会把她的四肢都踩断让后把她扔进监狱让监狱里的那些禽兽好好招待她的!

没办法,李泽道心里很是清楚的知道了,除了她,也只有师父能救解百里冰所中的蛊毒,但是现在上哪找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父?

而另外一脚的脚踝再次被踩断的,女人已然痛苦得身体剧烈颤抖发不出任何,却是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牙关,甚至你能看到她都把自己的牙给咬破了嘴角流出血出来,但是就是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

“你这是在逼我!”李泽道声音沙哑,然后脚再次抬起来,就要踩断她的手腕。他还真想看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能撑到什么时候。

“不……不要动……”一道颤抖的声音在身手响起。

李泽道回头一看,眼睛微微瞪大了,却见原本晕死过去的白晓晓此时竟然已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了,正蹲在百里冰旁边,她的的双手还紧紧的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刀锋正对着躺在那里的百里冰的心窝处。

此时,白晓晓正泪流满面的看着他,声音颤抖的说道:“不……不要动……否则她会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