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母女/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看着泪流满面的白晓晓,脸色有些阴沉的,淡淡的说道:“学姐,原来你是帮手。”

李泽道这也完全明白一件事情了,那就是为什么白晓晓明明没有晕倒的,却是要学其他人那样被吓晕了,毕竟真正晕倒跟假装晕倒的人的呼吸是不太一样的,所以李泽道早就感觉到了。

只不过他却是没有多想,当然了,也没有多余的心思跟精力却多想,只当她是被吓到了这才故意躺在地上不起来,没想到在紧要关头,她却像是程咬金似的半路杀出来了来这么一出的。

“把你的脚拿走,别在伤害她了,别……否则,我现在就让她死……”白晓晓哭道。

“晓晓……你……不该这样……不该啊……”女子看着白晓晓如此举动的,已然脸色大变了,更是心如刀割的,那原本满满的都是狰狞的眼睛已然一点一点的柔和下来了,甚至,眼角处还滑落一滴泪。

白晓晓的身体颤抖得厉害,眼泪更像是不要钱似的拼命的滑落,摇头说道:“不,妈……我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你的手在被他给打断……我不能……不能……”

“晓晓……”女人同样泪流满面,“快把刀子拿开……快……”

李泽道却是一脸煞气的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的,她们当真以为掉几滴眼泪的自己就会心软了?她当真以为她把匕首对准百里冰的心脏自己就会妥协?

李泽道的脸色再次变得阴森冰冷起来,对于白晓晓这种有可能导致那种恐怖事件发生的各种行为表示十分的讨厌,当然了,仅仅只是可能,而且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白晓晓的匕首刺破百里冰的肌肤那一瞬间,李泽道有极为充分的时间对她进行击杀!

于是,他的脚伸了过去,踩在了女子的手臂上,只要他微微一用力的,这条手臂将会废掉。

“不……不……”白晓晓惊恐的叫了起来了,泪珠子狂掉,“求你了,把你的脚拿开……拿开……不然我的真会下手的……她真的会死……”

李泽道却是无视她,而是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正无声哭泣的女子,说道:“解蛊,我放你女儿走,否则,她陪葬!”

李泽道脸上杀气弥漫,就像是一个刚刚从地狱里爬上来的修罗恶魔。

女子眼神惊恐的看着这个如同煞神一般的厉鬼,又看了正无助的哭着的女儿一眼,知道自己在不动手解蛊的话,对方真的会让自己的女儿陪葬的,知道自己算是败得一塌糊涂了,于是说道:“好,我解蛊,不过你要先发誓……你不能伤害我的女儿……不能……”

李泽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女子,低声吼道:“解蛊!”说着脚抬起来就要踩断她的手臂。

“不……”白晓晓见状哭得更加凄惨,情绪接近于崩溃,她握刀的手不停地抖动着,眼见就要刺破百里冰的肌肤刺穿她的心脏了。

然后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她的脖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李泽道给掐在手里,双脚脱离地面,整个人被李泽道的一只手臂给挂在半空中。

白晓晓完全被李泽道的动作给吓傻了,根本就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自己悲愤至于的脑子里有着瞬间的空白的想刺破百里冰的皮肤一下的好让对方知道自己并非是在跟他开玩笑,只是怎么转瞬间就成了自己的脖子被人提在手心里?

“别伤害我的女人!”李泽道的手掌微微用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语气却是毋庸置疑。

白晓晓的呼吸更加急促,脸色变成了难看的紫红色,她的双手双脚本能的踢打了几下,身体的力量很快就因为氧气的流逝而被抽空了。

她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那女子,脸色满满的不是不舍跟依恋的。

“不……不……我求你……我求你……”女人声音惊恐的哭诉求饶起来了,“别伤害她啊……我解蛊……我这就解蛊……”

“快!”李泽道眼里的杀气不减的看着那女人,随手把白晓晓丢在了地上,后者躺在那里剧烈的地咳喇着,然后大口大口地呼吸,她很是清楚的知道,对方要是多坚持一会儿的话,她现在恐怕已然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

“好了……她已经没事了……”几分钟之后,女人抬头看着李泽道说道,那惊恐的神色里隐藏一丝无法掩饰的恶毒。要不是这个诡异的竟然吓不晕毒不死的小子横插一手的,现在百里冰早就成为了一具体温尚存的尸体了,而且没有人会怀疑她是被杀的,只会觉得她是因为看到女鬼之后被吓到了以至于心脏骤停。

李泽道眼神冷漠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蹲了下去检查了一番百里冰的身体,果然她的体温已然降下来了,而不像刚刚那样就好像被放入火烤里一般,身体的机能不再快速的流失了,而且随着呼吸的,正一点一点点补充回来。

“睡一觉,就好了。”女人补充说道。

“我不太相信你的话,加上为了一劳永逸的,避免这样的事情在发生,我不能让你走。”李泽道声音冰冷的说道,“至于你的女儿,我可以放过她。”

“不……不要伤害我妈,不要……”白晓晓一把搂住女子的脖子,眼巴巴的看着李泽道哭诉起来了,“我求你了……求你了……”

“晓晓,别求他……只要你没事,妈就心满意足了。”女子大声喊道。

“不,妈,我不要你有事,不要……”白晓晓松开女子的脖子,跪倒在李泽道的面前磕起头来了,她哭得更加凄惨,身体不停的颤抖,情绪接近于崩溃,“求你了……求你了……只要你放过我妈妈,我可以给你做牛做马,我给你做一辈子的丫鬟都行……求你了……”

“晓晓,起来……你起来……”女子心如刀割,流着泪哭道。

“求你了,我求你……”白晓晓继续磕头,眼镜磕掉了,额头也磕破了,一片鲜血琳琳的。

李泽道重重呼出一口气的,说道:“你起来吧,我不杀她就是了,不过……我需要占时控制她的自由,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另外,你得配合一下我……”

“好……好,只要你不杀我妈妈,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

“学长……学长……你醒醒……”李泽道摇了摇晕倒在那里的穆北。现在也已然知道了,穆北他们几个之所以晕过去,不仅仅只是因为受到了惊吓这么简单,还因为那铁桶里被放入了**。

至于铁通里头的火非但熄灭了更是瞬间冰冷,那是因为女人在里头放入了干冰所导致的。

穆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神先是有些迷茫的看了看李泽道,又看了周围一眼,然后眼睛里已然满满的都是惊恐之色了:“鬼……”然后整个人已然从地上坐了起来了,大口的喘着气的,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李泽道除了无语还是无语,就这样的胆子还能成为灵异协会的副会长?

与此同时,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只不过额头已然破皮红肿现在还在往外渗出血丝的白晓晓也把姚贝给招呼起来了。

后者同样一声惊叫的然后整个人已然从地上蹦跳起来了大口的喘着气的,直呼有鬼有鬼之类的。

之后,其他人也陆续醒来了,李泽道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表示的确出现了鬼影,然后大伙都吓晕了,他……自然也吓晕了,至于白晓晓额头上的伤口则是摔地上的时候不小心撞到的,至于百里冰还晕倒在那里上面还盖着一个睡袋……没办法,她的胆子其实不是太大,平时那种胆大清冷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不管是不信或者怀疑的,他们都只能选择相信李泽道的话了。

不过却是谁也没敢继续待在湖边过夜了,万一那个女鬼又出来了,那不是操蛋了?所以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了,却都表示想回舍睡觉,至于帐篷,天亮之后再来收走也就是了。

李泽道却是将百里冰横抱了起来表示百里冰有点发烧了,得送她去诊所一下,白晓晓表示愿意跟着一同过去,而且她额头上的伤口也需要包扎一下。

穆北跟姚贝表示想他们一同过去,只不过被李泽道还有白晓晓拒绝了。

于是,灵异协会的这次让大伙心悸的部门活动算是就这样提前结束了,估计他们以后也不敢在举办这样的部门活动了。

当下兵分两路,李泽道抱着百里冰后面还跟着白晓晓往停车场走去,而穆北游铭他们几个男生则先送姚贝回女生宿舍然后他们在返回男生宿舍。

来到停车场之后,李泽道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小心翼翼的将百里冰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用安全带绑好,又在上面盖了一件衣服,这才绕到另外一边上了车,至于白晓晓则很主动的上了车了坐在她母亲身边……这个装神弄鬼的女人早就被李泽道点了好几个穴道动弹不得说不了话了然后放在这车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