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第二次中蛊/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晓晓那略显冰凉的小手紧紧的握紧了自己的母亲的手,那显得有些惶恐无助的目光落在正在开车的李泽道身上,嘴巴张了张的,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怎么了,既动不了也没办法开口说话的,但是她能很清楚的看到她额头上不停的冒出的一颗颗豆大的冷汗,也能看到眼里那丝痛苦之色,可想而知,她正忍受着脚踝断骨的地方带来的锥心的痛楚……这让白晓晓的心里极度的难受,恨不得替她去承受这份痛楚。

她也不知道这个之前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跟前上台跳激光舞的那种动感判若两人的学弟要带她们母女去哪里,之后她们又会遭遇怎样的折磨羞辱,她怎么也没想到动起手来竟然会变得如此可怕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就把自己的母亲的腿给踩断了,甚至还差点就这样掐死她。

“有事?”李泽道头也不回的开口问道,语气虽然不算太友好的,但是跟之前那种杀气腾腾的语气比起来了,在白晓晓听来简直温柔一万倍以上了。

当下张了张嘴,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我妈……”

“我说她不会死,她就不会死。”李泽道打断了她的言语,冷冷的说道。对于这个敢拿刀子对准百里冰的女孩子,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虽然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来说,她的做法不能算是错的。

“哦。”白晓晓不敢在多说啥的了,毕竟他的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怨气的,万一再次对自己母亲下手的,那怎么办。

“你知道我想知道些什么的,所以,说吧。”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白晓晓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的,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看着李泽道说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李泽道冷笑。

“我的意思是,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母亲为什么要对学姐下手。”白晓晓看了一旁的母亲一眼解释道。

后者则把眼睛睁开了,眼神恶毒的扫了李泽道一眼,然后给了自己的女个一个柔和的眼神的,又把眼睛给闭上了,继续忍受断腿处所带来的那种锥心的痛楚。

“你没问?”李泽道问道。

“我问了……”白晓晓看着自己的母亲,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说道,“但是我母亲没说……不过她的心地是很善良的,她是不会平白无故去害百里学姐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事情……”

“这是你们第二次对百里冰下手?”李泽道问道。

“是的。”白晓晓微微点了下头的,这种时候在隐瞒已然没有任何意义了,反而很有可能会激怒这个体内住着一个恶魔的男子,“之前让的确让她中过一次蛊毒,没想到她竟然能挺过来。”

“这么说……这次芙蓉湖闹鬼也是有意而为之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诱百里冰过去?”李泽道再次问道。

“是那样。”白晓晓点了点头说道,“芙蓉湖一闹鬼,以会长的一贯做法,肯定会率领灵异协会的人去解开闹鬼的秘密,她如果死在湖边,大伙只会认为她是被女鬼给吓死的,毕竟中了那种蛊毒之后,就算是对蛊毒深有研究的高手,也没办法在尸体上找到一丁点蛊毒的痕迹。”

李泽道看了副驾驶位置上处于昏迷当中的百里冰一眼,微微苦笑了下,他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芙蓉湖闹鬼事件其实就是为了引诱百里冰过去了,而这个智商很高的女人竟然还真傻乎乎的过去上套了。

今晚若非自己在场,她恐怕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吧?

当下李泽道也没在多问啥了,毕竟问了这个女孩子也不一定回答得上来,至于问那个女人,她如此有骨气的并且肯定已经知道自己是不会为难她的女儿的,更不会多说啥了,除非,她自己想说。

就这样,一路保持沉默的,最后车子来到了变态所购买的那套位于郊区用来动用私刑的房子跟前。

李泽道一下车之后,变态已然早早的在那边等候着了,当下微微颔首说道:“老大。”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车后面有个两条腿都断了的女人,你抱她上楼吧。”说着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把百里冰给抱了出来。

“好的,老大。”变态说道,然后他看到后座的车门被推开,一个颇为漂亮可惜额头上有伤,当然了就算没有伤也没有老大手里抱着的那个女孩子漂亮的女孩子下了车,然后眼睛微微的有点瞪大了,这个就是老大说的那个两条腿都断了的女人?这年头断了两条腿还能走路?

“麻烦你了。”白晓晓看着变态很是诚恳的说道,“尽量别碰到我妈妈的脚踝……她的脚踝断了。”

“呃……”变态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车里还有一个人。

于是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

上了楼进了屋之后,李泽道抱着百里冰进入了这房子的唯一的一个房间里,虽然还有一个房间,但是那个房间已然不能称之为房间了,应该称呼其为“刑房”才对。

李泽道动作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看着那张精致的没有任何瑕疵的俏脸,想偷偷的在她的那小嘴上亲一口的,却又没好意思。

当下离开了房间,来到了那个小客厅,此时变态也将那个断腿的女人小心翼翼的放在沙发上了。

于是李泽道就有了一种把变态狠狠的踹一顿的冲动了,对于这样的老巫婆,你这么小心翼翼的干么呢?

“让你准备好的东西准备好了吗?”李泽道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老大。”变态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角落的那个柜子跟前,从那取来了一个药箱子。

“她的腿断了,帮她包扎一下吧。”李泽道指了指那个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人说道。而变态在怎么说也是杀手,而杀手有两大能力,第一,自然而然的就是杀人,第二则是自救,毕竟很多时候杀人的同时也得承担被杀的风险,受伤在所难免,所以简单的接骨疗伤这种事情是难不倒他的。

“好的,老大。”变态点了点头说道,接骨他的确是好手。

然后,莫名他又想起阿黄来了,想当年,阿黄的腿断了,就是他接的……哦,阿黄是他还没成为杀手之前养的一条小狗,后来因为家里太穷了实在没钱买米了所以就把它给宰了炖狗肉……直到现在,变态还觉得自己很对不起阿黄,当初啃就算真的饿了啃树皮不就行了为什么要吃狗肉呢?

后来变态找到原因了,因为树皮没有狗肉好吃。

白晓晓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多了一丝感激了,当下小声的说道:“谢谢。”

李泽道微微点了下头的,然后从那药箱里取出了伤药然后看着白晓晓说道:“坐下吧,我帮你把额头上的伤处理一下吧,在不处理的话恐怕就要留下伤疤了。”

“这……谢谢。”白晓晓没有拒绝,或者说没敢拒绝。当然了,她也不想在额头上留下疤痕的,毕竟没有哪个女孩子愿意看到自己的脸上有伤疤吧?

当下白晓晓依言坐了下去,略显小心的看了李泽道一眼,这才把鼻梁上夹着的那黑框眼镜给摘了下来,然后眼睛微微闭上,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的可想而知她的内心并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平静。

直到现在,李泽道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看到白晓晓的真面目,毕竟之前没好意思盯着人家女孩子看的,再者,白晓晓还戴着一个大黑框眼镜呢,挡住了她大半的脸。

不得不说,这个女孩的这张脸长得其实很不赖的,假如不是戴着这种显得有些老土影响她的整体形象的眼镜,另外,发型也不太行,不像其它的女生做的那么时尚,很中规中矩的样子。

当李泽道手里的那沾着膏药的棉签触碰到白晓晓的伤口,不知道是因为疼痛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白晓晓轻轻“嗯”了一声,身体更是微微的颤抖起来了。

“很疼?”李泽道问道。

“还……还好。”白晓晓小声说道,没敢睁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得异常的厉害,但是那种心跳的感觉却又好像不是因为害怕,具体是因为什么她也说不上来。

“嗯,那就疼了。”李泽道说道,“你自己来吧……”

“嗯?”白晓晓睁开眼睛一看,却是发现她的面前多了一面镜子了。

“给。”李泽道晃了晃手里的镜子还有药膏,“把药膏在伤口上均匀的涂抹一遍就行了。”

“……谢谢。”白晓晓眼神略显复杂的看了这个压根就看不透的男孩一眼小声说道,然后接过了那镜子以及药膏。

“请假两天吧。”李泽道说道,“暂时在这个地方呆着。”

“好。”白晓晓点了点头,就算他不说她也不会去学校的,她现在只想跟自己的母亲待一块。

李泽道没在多说啥了,而是转身大步的走进了那个小房间,那里有一个在他的心里有着极为特别的位置的并且想用他的生命去保护她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