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问你父亲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里冰睁开眼睛,立即就被那略显火辣的光线给刺得再次把眼睛给闭上了,然后等适应了下再次睁开。

看来天已经亮了,并且还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当下美眸转动着打量着这个看起来很是陌生的空间的同时,脑子更是快速的运转起来了,她很是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他们一行人上完厕所回来之后,发现那原本燃烧着火的铁桶已经灭了,紧接着湖中心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鬼,那个女鬼的表情是如此恐怖凌厉的。

然后,灵异协会的那些成员一个接着一个被吓晕过去了,紧接着她突然觉得自己就好像被架在火堆上面烤似的,身体就如此的难受,然后模糊之中她还看到了李泽道的那张极为担心难看的脸……在然后呢?

在然后发生什么事情了?这里又是哪里?协会的其他人都哪去了?李泽道呢?

一个接着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在百里冰脑子里出现,然后她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呼吸声。

当下轻轻的翻过身子一看,却市发现李泽道正处于熟睡的状态,然后美眸微微的瞪大了,她跟他同一张床睡了一晚上?

然后她的眼神渐渐的柔和下来了,就这样很是认真的盯着李泽道的那张脸看,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张她想忘记却是怎么也忘记不了的人。

他的眉毛并不粗,整个眉毛的线条很柔和,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他的睫毛很长,百里冰还是第一发现李泽道的睫毛竟然比自己的睫毛来的还长。

他的鼻子微微挺拔的,给人一种很是性感的感觉,嘴唇不薄不厚的,颜色微红……哦,嘴角处还有一连串的透明的液体,他睡觉的时候竟然流口水了。

他的皮肤还如此好的,完全不像是处于这个年纪的男生的皮肤,你压根就看不到一个青春痘或者是粉刺。

百里冰不是花痴,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长得挺帅的,算是她见过的那些男生中第二帅的,至于第一帅的,则是李泽道的师父。

百里冰从来都没见过有哪个男子能像李泽道的师父那样,无论是长相或者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以及那种仿佛能洞悉一切的明亮的眼神的,都处于最优秀的状态。

然后,百里冰看到李泽道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了,还对她眨了两下的。

“醒了?”李泽道笑着问道,虽然这话有点像是废话,没醒的话能瞪那么大的眼珠子看他?不过这倒也可以减少一些没必要的尴尬,毕竟李泽道觉得被这样的一个美女盯着,他还是很难为情的。

昨晚他就这样坐在床边看着百里冰那张脸,看着看着,觉得困了,困了,就自然而然的躺在百里冰身边,然后就这样睡着了。

“嗯。”百里冰点了点头说道。

“你的脸红了。”李泽道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坏坏的幅度说道。

“……”百里冰的心里微微恼怒的,这个家伙,他一定市故意的。

“我想抱抱你,可好?”李泽道问道。

“……”百里冰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而且你能发现她的耳朵那里已然悄然的爬起一抹红晕了。

然后她就发现有一只咸猪手直接在没有经过她的允许的情况下直接搂住她的腰了,紧接着微微一用力的,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紧紧的贴在他的怀里了。

李泽道紧紧的搂着她,声音有些动情的说道:“你不知道,当你晕过去的时候,我的心里市多着急的,我恨不得把那个对你下毒手的人给撕成碎片……”

“……”百里冰第一次脑子有了一种晕乎的没有任何思考能力的感觉。

“当我发现我对你的晕倒竟然无能为力的时候,我心里又有多懊恼自己,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耳光子的,我怎么就这么逊呢?我怎么就不能保护好你呢?我怎么可以让你受到那样的伤害呢?”

“……”百里冰的脑子继续晕乎。

“那时候我太害怕了,我害怕自己在乎的人离我而去,那种这辈子再也不能相见的感觉太恐怖了,想起来就让人全身冰凉绝望到了骨子里……你可是把我的处男之身夺走的人,你怎么可以就不负责任的就这样走了呢?”

“……”百里冰有了一种把李泽道踹下床的冲动了,对于这件事她表示貌似她更委屈更无辜好不好?毕竟对方真正想害的那个人是李泽道,而她只不过只是躺着中枪成为别人复仇的工具罢了。

“我说了这么多话,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李泽道继续动情的说道,他觉得说情话这种事情得两个人互动才对啊,而不是就他一个人在那里唱独角戏。

“有。”百里冰说道。

“那你说吧,我听着。”李泽道有些贪婪的呼吸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香味。

“你抱得太紧了,我呼吸苦难。”百里冰说道,不过,她真的很贪婪这种被紧紧的搂抱着被人保护的感觉,虽然她压根就听不懂李泽道到底在说啥,但是她很是清楚的感觉到了李泽道对自己的那种担心。

“……”李泽道尴尬的笑了笑赶紧稍微松开了一点,却是没舍得将手从她那纤细的腰肢上拿开,“舒服一点了吧?”

百里冰一阵沉默没有说话,只是眼神灼灼地看着他,并且没有把自己腰上搁置着的那手给拿开。

李泽道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讪笑着就要将手缩回去。

“放着,别动。”百里冰说道,被这样搂着有着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她很喜欢这种安全感。

“嗯?哦!”李泽道很是听话的手就这样心安理得的放在那上面了,想往上或者往下移动的,但是既没好意思又怕百里冰一个大怒的直接一脚被他踹下床。

“我们说会话。”百里冰说道,“我有很多疑问。”

“我知道。”李泽道笑道,然后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下。

百里冰听着,眉头已然很是好看的皱了起来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所谓的芙蓉湖闹鬼事件根本就是为了引诱她过去这才被认为设计出来的,更没想到那个试图害她的人竟然是灵异协会的成员之一的白晓晓的母亲,甚至上次她无缘故顾昏迷了几十天的直到昨天才知道是中了蛊毒了这件事情也是白晓晓的母亲干的。

可是,这是为什么?

百里冰很是清楚的知道在白晓晓进入灵异协会之前,她是不认识这个女孩子的,更别说是认识她的母亲了,她为什么要对置自己于死地?

“具体因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或许一会儿你当面跟她对峙的时候,她能说出原因吧。”李泽道说道。

“她也在这里?”百里冰问道。

“嗯,那个装神弄鬼的女人以及白晓晓都被我控制起来了,现在就在房间外头。”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起来吧。”百里冰说道,她有些迫不及待想见见那个想置她于死地的女人到底长啥样子,更是想知道她想置自己于死地的原因。

当下两人起身穿上鞋子,然后打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便发现他们被三道目光给锁定住了,自然而然的,那三道目光是变态,白晓晓以及白晓晓的母亲。

其中白晓晓的母亲身上的穴道被李泽道给封住了,所以压根就动弹不得了,也没办法开口说话,只剩下眼珠子能转动着,不过当她的眼珠子看向百里冰的时候,你能很是清楚的看到她眼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怨恨之色,就好像百里冰曾经对她做过什么牲口般的事情似的。

白晓晓此时正往桌上摆放碗筷,空气中还飘着一股饭菜的香味,很显然的,她还真把这当家了,一大早就起来准备早餐的……当然了,她也一整晚没睡就是了。只不过在看到百里冰的目光看向她的时候,眼神略显慌乱的赶紧离开,然后摆弄着手里的碗筷。

至于变态已然屁颠屁颠的走到跟前,陪着一张笑脸说道:“老大,嫂子,你们起来得正好,吃饭了。”

“……”李泽道就有了一种想把变态一脚踹出去的冲动了。

见老大的眼神不太友好的,变态吓了跳的,赶紧把自己的嘴巴闭上了,心想难道她不是嫂子?

百里冰看了变态一眼,微微的点了下头的,然后大步的走到了白晓晓的母亲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道:“我想,我们并不认识……至少我不认识你,那么,为什么?”

女子没说话,她压根就说不了话,但是她的眼里却是闪烁着让人心悸的恶毒之色。

李泽道走到百里冰跟前,手伸了过去在她的身上拍了下的然后淡淡的说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好一个为什么。”女子眼神恶毒的盯着百里冰,声音嘶哑的吼道,“你回去问问你那个好父亲白长河……哦,不,他现在不叫白长河,叫百里长河,你去问那个王八蛋还记不记得一个叫做白妞的女子,你自然而然就知道我为什么想置你于死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