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村花跟村草/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分钟之后,百里长河的心情这么平复一点,只不过脸色仍旧十分难看的,眼里有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痛苦,双手更是烦躁的不停的抓自己那低怂着的脑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泽道跟百里冰对视了一眼,李泽道摇了摇头,然后百里冰也就没有继续开口了多问啥了,像是没事的人一般拿起桌面上的柠檬水,小口的喝了起来了。

对于她明明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却还能表现得如此淡漠这一点,李泽道表示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啊,这个女人,果然跟一般的女人不一样,至少她对一件事情表示好奇的时候,她是完全不会表现在脸上的。

百里长河抬起偷来,表情难看痛苦的看着李泽道,声音沙哑的说道:“她在哪里?你们又是怎么遇到她的?她……她还好吧?”

百里冰却是没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她……到底是谁?”

百里长河沉默,脸上的表情却更是痛苦了,声音沙哑的说道:“我的……爱人……曾经的爱人。”

这么狗血的答案完全在李泽道已经百里冰的预料之内,所以,两人的脸上倒也没表现出任何的惊讶,甚至在脑子里已然把整件事情给还原了。

无非就是百里长河贪图富贵抛妻弃子娶了现在杨家的女人杨梅,并且之后成为百里集团的掌舵人,甚至还很禽兽的把自己的姓给改了,要知道,按照白妞的说法,百里长河原本是姓白的,叫白长河。

在李泽道看来,百里长河可比白长河霸气多了,难怪他要改姓。

见自己的女儿以及未来的女婿都眼神有些怪异的盯着他看的,百里长河用力的揉搓了会儿自己的脸,自我控制力极强的他已然平静下来了,当下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都觉得我是陈世美对不对?”

“呃……”李泽道表情有些尴尬的,没好意思说是。

百里冰却是不管她的父亲的面子会不会挂不住之类的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说道:“是。”

在从李泽道那里知道陈世美是谁之后,百里冰还真觉得自己的父亲真的就是陈世美的现代版,也难怪那个女人如此恨自己以及自己的父亲的,被自己的丈夫抛弃甚至是加害,只怕任何一个女人都受不了吧?

想着,百里冰瞥了一旁的李泽道一眼,突然觉得这个无耻的家伙虽然好色的,但是却也是一心一意的对待他的每个女人,他这种行为属于……进化版的陈世美?

百里长河点了点头却是没在说啥了,而是起身走到办公桌跟前,打开抽屉取出了一盒雪茄以及一把精致的雪茄剪,另外还有一个金光闪闪的打火器,这才重新回到沙发跟前坐了下来然后看着李泽道问道:“来一根?”

“不了,伯父,我不会抽烟。”李泽道拒绝。

百里长河也不勉强,从里头拿出一只雪茄,修剪了下,然后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雾中,那张脸痛苦中还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那种喜悦:“快告诉我,你们是怎么遇到她的?在哪里遇到她的?她……还好吗?”

李泽道看了百里冰一眼然后说道:“伯父还记得上次冰儿陷入昏迷身体机能消失那件事情吗?”

百里长河的眉头瞬间一挑的,声音又有点沙哑了,就好像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似的:“是她……下手的?”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是她,她会下蛊,冰儿上次中的就是蛊毒。”

“蛊毒?”百里长河惊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不可能,那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下什么蛊毒呢?”

“昨天晚上,她再次对冰儿下毒手了,被我当场抓住了,现在被我控制起来了。”李泽道说道,“冰儿问她说为什么要对她下毒手的时候,她让我们来问你说还记不记得一个叫做白妞的女人,就知道她为什么要对冰儿下毒手了,她还说你以前的名字叫白长河……”

“你没伤到她吧?”百里长河一脸着急的问道。

“呃……那个……她对冰儿下毒又不帮她解蛊的所以,我把她的两脚的脚踝都打断了……”李泽道略显小心的说道。

“你……”百里长河的脸色一变的手更是举了起来就要狠狠的把手里的雪茄朝李泽道砸过去,但是最后,那高举的手还是缓缓的放了下来了,然后重重一声叹息说道:“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虽然知道她活下来的可能性极为渺茫,但是始终没有放弃想找到她……”

“嗯?”百里冰跟李泽道互相对视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的那张脸上出现了一丝疑惑,事情,好像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

“我也不是像你们所想象的那样什么陈世美的。”百里长河看着李泽道说道,“我才没有你小子这么花心呢,更是干不出那种什么抛妻弃子的事情。”

“……”李泽道觉得自己很无辜,有着一种躺着中枪的感觉。

百里冰的表情虽然平静的,却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的,毕竟自己的父亲要真抛妻弃子的话,她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他。

“三十年前,我那时只是个刚参加完高考的学生,还没走出那个叫白家村的小乡村呢,更别说认识你的母亲冰儿了。”百里长河重重的吸了一口雪茄之后陷入了回忆当中,“那时候,我喜欢上班级里的文艺委员了,她就是白妞……那时候的白妞是班花,也是村花……”

“……”李泽道无奈,按照现在白妞的长相他大概可以幻想出三十年前的白妞长啥样的,虽然算是挺好看的,但是还算不上是班花甚至市村花吧?含金量可真够低的啊。

“哦,我是村草。”

“……”

“当然了,白妞也喜欢我,后来我们参加完高考后,她的学习差一点,不过也考上了凤凰理工学院,而我则考上了凤凰大学,那时候,我们俩个都很高兴,虽然不在同一个学校的,但是两首学校毕竟在一个城市,而且还离得很近,这样一来就可以经常见面了,然后我们整个暑假更是经常腻在一起,憧憬着未来,而且还……”说着,百里长河的表情有些尴尬了。

“偷吃禁果了?”李泽道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在玉米地里?”

“……咳咳……”百里长河很是干脆的被雪茄的烟给呛到了,当下很是不爽的瞪了李泽道一眼,这小子,明白就行为什么要说出来呢?说得他好像很单纯似的。

百里冰则一脸平静的喝了一口手里的柠檬水的,丝毫不受影响。

“那个……伯父,后来呢?后来怎样了?”李泽道有些尴尬一笑的赶紧换了个话题。

“后来啊……”百里长河摇了摇头苦笑道,“白妞的父母见我跟她女儿走得太近了,跑来警告我了,让我离他女儿远一点,否则有我好看的……白妞父亲是村里的村长,而那时候,我家则很是贫困,就连接下来的学费都得东拼西凑的甚至把牛都给卖了,最后才凑够了学费……”

李泽道突然间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百里长河现在看起来虽然气势非凡的,但是仍旧有着一丝暴发户的味道了。

“我那时候年轻气盛的,在被他的父母威胁之后,觉得很是不爽,他们可以说我,可以不让我跟他们的女儿在一起,但是为什么要用那种如此恶毒的言语来辱骂我的父母呢?”说着,百里长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戾气了,“所以……”

“所以……”李泽道咽了咽口水的。

“我偷偷的在他们家屋后的草垛上点了一把火。”

“呃……”李泽道跟百里冰的眼睛都瞪大了,百里长河竟然还有如此狠的一面?

不过李泽道很快的也就释然了,在他看来,百里长河的确干得出这种事情出来,毕竟他可不是什么善茬,当日在医院的时候他大手一挥的就要他的手下把自己从十一楼扔下去!

只不过后来自己的母亲出面了,百里长河忌惮于母亲的那种势力,加上说难听点有商人逐利的味道在里头,所以当众说出李泽道是他女婿这类的话。

在李泽道看来,百里长河就如同三国时期曹操那样的人物,枭雄一个!

“当然了,我是确定她家没人之后才放火的。”百里长河补充说道,“而且草垛刚点起来不久,都还没烧着屋子的,就被发现并且快速的扑灭了,并且我因为第一次放火没什么经验的以至于被发现了,然后最后被村长抽了两个大耳光子的,还赔偿了钱……我大半年的学费就这样没了。”

“……”

百里长河的表情又有些痛苦了:“在之后,白妞找上我了,她用那种极为冰冷的眼神盯着我看,她质问我说是不是想烧死她的爸妈?想烧死她?想烧死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李泽道的眼睛再次瞪大了,“你们偷吃禁果没有做好安全措施的?她怀上你的孩子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