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擅长播种/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后李泽道又想起白晓晓来了,也就是说,白晓晓真的跟他跟百里冰所料想的那样跟百里冰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可是,年龄不对啊,毕竟百里长河说的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白晓晓哪里有三十岁的样子?

除非她跟师父以及师娘一样,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青春永驻,永不衰老,可是很明显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白晓晓也是师父的女人?开什么玩笑?

百里长河却是有了一种把李泽道给拍死的冲动了,这小子,为什么那么喜欢打长辈的脸呢?难道他不知道当初他家是多么穷啊这都砸锅卖铁连牛都卖了拼命的在凑学费的,哪里有钱买什么避孕套呢?再说了,穷乡僻壤,哪有那样的意识?

至于百里冰,则眼神鄙夷的扫了李泽道一眼,这个混蛋当初那么对她的时候,貌似也没做什么安全措施啊。

百里长河重重的吸了一口雪茄,缓缓的将那烟雾吐了出来出来说道:“是的,正如你说的那样,她怀孕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直接吓傻了……别笑,真的是吓傻了……”

百里长河很是不满的瞪了李泽道一眼,这么严肃凝重的时刻你竟然还笑得出来的,你的良心这是被狗咬了?

当下说道:“穷乡僻壤之地的人都比较保守封建,是很接受不了女子未婚先孕这样的事情的,所以追他女儿过来的村长听到白妞说出这话的时候,也直接像是被雷劈到了似的傻眼了,然后大手猛地抬了起来,就这样的重重的扇了白妞一巴掌……”

“三十年了。”百里长河的声音有着一丝悔恨,“我的耳旁还经常萦绕着那大手抽在脸上的巴掌声,我很恨自己,当初为什么听到她怀孕了就直接吓傻了而不是赶紧去保护她……她就这样被一巴掌抽的重重摔倒在地上了,肚子重重的撞在了院子里的一块用来顶门用的石头上,就这样……孩子没了。”

说着,百里长河眼睛泛红的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的,然后大口大口的抽起雪茄来了。

李泽道跟百里冰对视了一眼,然后李泽道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抓住了百里冰的手,一个眼神过去的,表示我会好好保护你就算你怀孕了也不会吓傻眼的肯定会高兴死的更不会让你爸抽你他要是真敢抽你在抽到你的脸之前我就先抽死他……

百里冰没有挣脱他的手同样一个眼神过去,表示……滚!

百里长河继续说道:“那时候我疯了,我如同一只野兽似的狠狠的扑向了村长,我想揍他,狠狠的揍他,哪怕他是白妞的女儿,结果,我被村长狠狠的揍了一顿……”

“呃……”李泽道拼命的忍着,这才没让自己笑出来,心想百里长河绝对是个讲冷笑话的高手。

“咳咳……”百里长河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没办法,他本来就是村里的地痞流氓,打架很有一手的,而那时我只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穷书生罢了……”

“我明白,我明白。”李泽道很是理解的说道,“那时候您只擅长点火烧草垛,不擅长打架的……哦哦,抱歉,貌似点火你也不太擅长,播种倒是挺擅长的。”

“……”百里长河脸上的肌肉抽啊抽的,有了一种想让保镖进来把李泽道从这二十二楼扔下去的冲动了。

当下百里长河将雪茄在烟灰缸里掐灭,然后又取出了一只,修剪了下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之后这才继续说道:“我被暴揍一顿之后,在床上躺了两天,下不了床,我娘天天以泪洗面的,却是没有苛责我半句的,我爹则取来了一根木棍想抽死我,不过看我已经鼻青脸肿的,那一棍终究没有打下去,只是蹲在墙角里大口大口的抽着旱烟的。”

“然后……村长带着一堆人又冲进我家里,面带煞气的表示他的女儿因为不堪被我玷辱以至于怀孕了选择跳进村头的那条河,现在尸体都找不着了……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直接傻眼了,甚至村长举起棒子就要往我脑袋抽的我都没反应过来然后躲闪一下啥的……最后……”

百里长河的身体微微的发颤起来了,眼睛红得极为可怕:“我爹……他扑在我身上,替我挨了那一棍子……那一棍子就这样抽在我爹的脑袋上,把脑子都打裂了……他就这样……没了。”

李泽道跟百里冰皆一点的动容之色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现在高高在上的气势非凡的百里长河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的。

特别是百里冰,她对所谓的爷爷跟奶奶压根就没有什么概念,她从来都没去问过,百里长河以及她母亲杨梅也从来都没有提及。

百里长河又重重的吸了几口烟的,这才继续说道:“村长还有那些村民见闹出人命来了,都吓跑了,而村长,到现在还没抓住呢……”

“没抓住?”

“没抓住。”百里长河摇了摇头说道,“等警察到了之后,村长早就不知道跑哪里躲起来了,这些年来,我也多次派人去白家村试图将那个杀了我那尚在肚子里的孩子,杀了我的爹,以及毁掉我的爱人的凶手给逮住,但是终究一无所获,谁也不知道他躲哪去了,说不定死在外头了,谁知道呢?”

“那个……白姨真的是自己跳下河的?”李泽道想了想问道。

“虎毒不食子,村长在狠的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女儿下死手啊。”百里长河知道李泽道在想什么,当下说道,“她的确是自己跳进河里的,我想可能是因为受不了被村里人指指点点的,也受不了自己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同样的,也恨我一把火把两人的关系,把两家的关系给弄得无法挽回了吧?不过始终找不到尸体,所以,我并不相信她已经死了,也许她流到了下游之后被什么人给救了也不一定呢,现在一看,果然是那样。”

“在之后,我娘让我改姓,她说我爹是从外头来入赘到白家村的,这才改姓白,他原本的姓氏是百里,他现在已经去世了,她不能让百里家断后,所以我这才改姓百里。”百里长河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看来事情的确跟他所想象的那样有着极大的出入,他原本还以为百里长河就是现代版的陈世美,为了博得杨家的公主杨梅的欢心的抛妻弃子甚至连姓氏都改了,没想到这其中竟然隐藏着如此悲惨的事情。

“在之后,因为村长打死我爹的缘故,加上我家实在太过贫穷了,因此也获得了村里的一些赔偿,村长家的房子以及地也尽归我跟我娘。在之后,我跟我娘把所有的房子田地都卖了,离开了白家村,来到了凤凰市,我跟我娘租了一个小房子,我白天上课,晚上会去打一些零工,我娘则帮别人干一些针线活,日子虽苦的,但是却也安逸,至少不用被那些村民指指点点的,只不过一年之后,我娘也因病去世了……”

百里冰看着自己的父亲如此,虽然脸上始终一脸淡然的表情的,但是心里却是心疼起自己的父亲来了,有了一种想过去抱抱他的冲动。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敲响了。

百里长河那张原本带着痛苦的表情的脸瞬间切换,已然一副威严逼人的表情了,开口说道:“进来。”

进来的是百里长河的秘书,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略显小心的走到百里长河跟前微微颔首说道:“百里董事长,赵总送来一份很紧急的文件,需要您过目签名。”秘书说着将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

百里长河接了过去,翻开扫了几眼的,点了点头,然后接过秘书递过来的钢笔,在上面龙威凤舞的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秘书接过文件以及钢笔,又朝李泽道以及百里长河微微颔首致意的,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并且将门给轻轻的关好。

百里长河没在继续往下说发生在他身上的那种让人听来伤心绝望的往事,而是整个人已然完全平静下来了,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李泽道不得不在心里暗暗佩服的,这样的人的心性,那我自我控制的能力,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我想见见她。”百里长河看着李泽道很是干脆的说道。

“这个,去见她当然可以,不过……不用先跟伯母打声招呼?”李泽道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百里长河现在要去见的可是老情人啊,万一一个弄不好的旧情复燃啥的以至于发生什么家庭矛盾那怎么办?

百里冰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李泽道一样,却是没说啥。

百里长河嘴角微微的抽了抽的,心想当初自己怎么瞎了眼找这样的男人当自己的女婿呢?当下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刚刚跟你们说的那些,你伯母都是知道的……当然了,现在白妞出现了,肯定得跟她说一下的,我这就给你伯母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