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重要的人物/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辆豪车缓缓的进入了那个杂乱不堪的小区,最后在一栋破旧不堪的楼房跟前停了下来。

由于居住在这种破旧小区的人基本上生活条件都不会太好,平时能见到一两辆豪车就不错了,更别说这由好几辆豪车组成的车队了,因为引起了一些人的围观以及指指点点。

车门推开,一行人下了车。

百里长河见周围一副破败脏乱的景象,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的,反而有些亲切,毕竟他以前居住的那个白家村比这个地方还差不止十倍呢,而刚到凤凰市读大学的时候,跟母亲所租的那个房子也处于这样的地方。

杨梅却是眉头微微皱了皱的,显然的,一向养尊处优的她对于这样的环境还是很不适应。

之前百里长河一个电话过去,她没多说啥的也赶了过来了,表示她也想见见那个白妞,她听百里长河说过有关白妞的事情,对于这个女人,她报以十足的同情。

“伯父,伯母,就是这里了。”李泽道说道,然后指了指已然站在那里等候着的变态,“他会带你们上去的。”

“你不跟上去?”百里长河问道。

“不了,我还有事情。”李泽道说道。毕竟这是百里长河的家务事,该如何处理,那就得看百里长河以及杨梅了,他没想去参与。

当然了,他也不担心白妞会不会趁机对百里长河一家人做出啥事情出来的,毕竟她现在身上的穴位都被点,已然动弹不得了,就剩下嘴巴能开口说话,眼珠子能动。

在说了,即便她用嘴巴就能下蛊毒,她也不敢轻易乱来,因为她很是清楚的知道,她要是敢乱来的,就有人敢对她的女儿白晓晓乱来。

而李泽道的确也有点事,他刚刚接到一个人的电话,那个人在电话里很是恭敬的询问李泽道有没有时间的,想请李泽道吃个便饭。

一听说有人想请吃饭的,李泽道心情么么哒的很是爽快的同意了。

“我也不上去了。”百里冰说道。上一辈的事情,她也不想参与。当然了,她现在也有点明白那个白妞为什么要拿她开刀想致她于死地了,想报复一个人,不是让他死,而是让他活着却又饱受折磨生不如死。

在百里冰看来,白妞就是想让百里长河生不如死。

另外她还能想到的一个原因是,当年她的孩子没了,她把责任归咎到百里长河的身上,她的孩子没了,所以她也想让百里长河的孩子没了。

百里长河点了点头说道:“那行,你跟泽道就先回去吧。”

百里冰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啥。

等百里长河以及杨梅一行人上楼之后,李泽道跟百里冰这才上了车,当下李泽道启动了车子之后笑道:“去哪里?”

“不知道。”百里冰看着李泽道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她现在的心情还没平静下来,也的确不知道去哪里。回学校把灵异协会的成员召集起来简单的解释一下昨晚的事情……没必要吧?毕竟这种事情两个副会长会做好的。

回家舒服的泡个澡然后那本书看……好像没那个心情。

“那就去……王子大酒店吧。”李泽道嘴角故意的翘起了一丝坏坏的幅度,还特别的把“酒店”这两个字加重了下语气,他想看百里冰这个女人害羞起来是什么样子。

结果让他很失望,因为百里冰一脸平静的说道:“好。”

“呃……那个,其实我说的是吃饭。”李泽道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说的也是吃饭。”百里冰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难道不是吃饭?”

“……”李泽道觉得自己在开口说话那就是禽兽了。

……

王子大酒店门口,那张脸因为被重重的抽了几下还没完全消肿的马仁杰姿势颇为怪异的站在那里,没办法,他其实也想好好站着啊,但是菊花疼啊有木有?

在他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国字脸,个头不算太高,块头也不大,却是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就好像他随手都会大手一挥的然后喊出“拖出去喂狗”之类的台词狠话。

这个人正是花树林,花荣电器有限公司的老板,苏杭有名的企业大亨,连续多年被评选为苏杭年度优秀企业家,而且他好做慈善,无论是前几年汶川地震还是南方雪灾,他捐款都数以千万计,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慈善家,而且他还是黑道起家,算是心狠手辣的人物。

作为他的外甥,马仁杰身上并没有太多匪气,反而有着几分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味道。而从小到大,花树林也很疼自己这个各方面的表现都很优秀的外甥,甚至把他当作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在看待。

而前段时间,花树林的儿子花无缺的凤凰市惨死之后,花树林对于这个外甥更是另眼相待了,甚至有了把自己的事业到最后全部都交给这个外甥打理的想法。

所以在听说这个外甥在凤凰市遭受那样的羞辱的时候,花树林气得把手头边能砸的东西都给砸烂了,并且立即赶到了凤凰市来到医院看望自己这个外甥,心疼之余的简单的了解了下情况。

马仁杰不知道是谁对他下这样的毒手,但是这种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不是?就算经得起推敲这不还有泼脏水这回事吗?反正又不是没泼过,混黑的对于泼脏水就更有心得了。

于是他添油加醋的把跟宿舍的一个舍友的所闹的矛盾一一说了,并且还点名道姓的说那个舍友叫李泽道,至于来历不详。

最后让马仁杰有点诧异的是,这个在他印象当中脾气暴躁一个不爽的就给自己手下两巴掌的舅舅在听完他这么悲惨的遭遇之后,非但没有跳起来骂娘的,反而保持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让他先好好休息一天,第二天无论如何的,都要跟他一起过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这才有现在出现在王子大酒店门口的这一幕,堂堂的花荣电器公司的老板,苏杭赫赫有名的人物现在就如同一个迎宾员似的站在那里等着重要客人的到来。

“舅舅,咱们要等的人是?”马仁杰小心翼翼的问道,然后齿牙咧嘴的倒抽一下凉气的,没办法,趴着还好,站着一说话就屁股疼。

也不知道舅舅是怎么想的,竟然硬拉着他这伤号过来迎接什么重要的大人物的,有什么大人物比他的屁股还重要的?

不过心里不满归不满的,马仁杰却是不敢有任何的抱怨,至少你从他的那张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怨言。

花树林看了他一眼,心里满满的都是苦涩,恨不得把这个外甥一巴掌给拍死,都被报复成这样了他竟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的?真是猪脑子啊!普通人能有那样的手段?再说了,你想跟人家抬杠你好歹也调查一下对方的背景啊,就这样傻乎乎的栽进去了?

花树林觉得道完歉之后就立即让这个小子回苏杭,把他带在身边,让他好好受自己的熏陶影响一番,否则这么傻逼的以后怎么接手他的那些产业呢?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花树林觉得,自己这个外甥继续在凤凰市待着的话,下回说不定就被玩死了,而不仅仅只是被爆菊这么简单。

“是个一个手指就能把我捏死的大人物,所以一会儿你要对对方保持着尊重。”花树林交代道。

马仁杰听着已然微微的有些傻眼了,当下也不敢多问些啥了,反正对方很牛逼很牛逼,牛逼到自己这个舅舅在他面前都得跟个孙子似的的就是了。

当下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舅舅。”

一辆黑色的奔驰suv缓缓的行驶过来,最后在王子大酒店那一排豪车跟前停了下来。

正当马仁杰觉得这辆车好像很熟悉啊就好像在哪里见到过的时候,却见自己舅舅花树林却是微微哈着腰,一副极为恭敬的样子朝着那辆奔驰suv大步走了过去。

“呃……”马仁杰见状瞬间明白过来了,也就是说让自己的舅舅如此忌惮的大人物就在那辆里头,而是强忍着菊花那里所带来的那种刺痛保持好一点的走路姿势紧跟在自己的舅舅后面迎了过去。

突然间马仁杰的脚步微微一滞的,眉头皱了起来了,这辆车之所以会如此熟悉的……靠,李泽道那个王八蛋不也开着这么一辆车吗?等等,车牌……呃,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看不到车牌……

很快的,马仁杰又自嘲起来了,怎么可能是李泽道那个王八蛋呢?他怎么可能让舅舅这种级别的人物如此忌惮呢?至于车……整个凤凰市这种类型的车不下几万辆吧?

很快的,花树林跟前了,腰微微哈着一副极为恭敬的样子手伸了过去就要帮打开车门。

“舅舅,还是我来吧。” 小心翼翼的站在站在花树林后面的马仁杰出声说道,虽然菊花很疼的,但是他很是努力的在让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既自然又谦卑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