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扮猪吃老虎/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树林回头看了马仁杰一眼,脸上的那种恭敬之色不变,那原本就要抓到那车门把手的手已然收了回去,然后点了点头表示你来开门。

对于马仁杰的这种如此识趣的做法花树林还是挺满意的,而且心里很是希望对方能够看到,他马仁杰都如此谦卑的打开帮其打开车门,能过的咱们揭过,您大人有大量的不再为难他这个外甥了。

当下马仁杰手放在那车把手,暗暗深呼吸了下的,让自己那颗好奇却又有点小紧张的心稍微平复了下,又暗暗的倒抽了几口凉气的让自己的菊花不那么疼的,这才把自己腰弯下一点,然后小心翼翼的拉开了车门。

马仁杰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因为脑袋低低的他率先看到的不是那种黑亮黑亮的皮鞋,而是一双也不知道有几天没洗了的很是普通的运动鞋伸出了车外。

紧接着一个身材不算太壮硕,也不算太高大的年轻人缓缓的下了车,然后站在了哈着腰头都不敢抬起来,一副很是恭敬的样子站在那里的马仁杰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里满满的都是戏谑的神色。

作为一个相对于普通学生来说很是优秀的学生,马仁杰的那种第六感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的,虽然他低头哈腰的,但是他却是隐约感觉到有这么一双戏谑的眼睛正盯着他看,就好像在看一个小丑似的,而且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啊,这时舅舅不是应该出声说几句恭迎的话之类的吗?为什么这么静呢?

于是他像是怕惊吓到站在他前面的这个大人物似的,一点一点的头抬起来,然后他那谦卑的眼神那一双带着戏谑的眼睛相对,然后……他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他的大脑有瞬间的失去了正常运转能力,他脸上的肌肉在轻轻的抽搐着,他身体也在轻轻的发颤着。

为什么是他?为什么?自己竟然像条狗似的帮他拉开了车门然后把他迎了出来,这……这一刻,马仁杰是多么想死啊,更想让对方死!

接着,马仁杰还不得不考虑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意味着什么?

然后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自己的舅舅,却见他正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站在那里,心里瞬间明白了,这意味什么了。

难怪自己的舅舅子啊医院病房里的时候,刚开始听自己诉苦的时候表情是如此愤怒的,但是后面听到“李泽道”这三个字之后,脸上的那种愤怒异常的表情已然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了,紧接着他便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让他跟他到这王子大酒店来宴请一个所谓的大人物。

原来,这个所谓的大人物就是老三这个王八蛋啊!

还难怪,这车子看起来如此熟悉,这个所谓的大人物穿着这么一双跟身份完全不匹配的运动鞋。

“这不是老大吗?”李泽道故作惊讶的说道,“你怎么跟花总在一起?”

马仁杰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的,当然了,笑得比哭还难看,当下正要说啥,一旁的花树林故作惊讶的说道:“李少,原来你跟我的外甥认识啊。”

“外甥?”李泽道同样表示惊讶。开玩笑,论表演咱们也是有天赋的,论脸皮厚……李泽道觉得马仁杰这个贱人狂甩了他好几条街。

“是的,他是我的外甥。”花树林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难怪我总是能从老大的身上感觉到有一种有些熟悉的感觉,原来他是花总的外甥啊。”

“老大……李少,这……”

“哦,我们是同一个舍的。”李泽道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花树林打了个哈哈说道,“本来我寻思到凤凰市来了,怎么也得请李少您吃顿饭吧?于是就想把我外甥带上,让他见见李少您的风采,好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没想到李少跟我这外甥不仅早就认识了,而且还如此有缘分的在学校里是舍友。”

“是啊,是啊,挺有缘分。”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老大,你的菊花好点了?”

“哈……好多了。”马仁杰笑得比哭还难看,然后身体剧烈的抽了抽的,菊花……真他妈的疼啊!

“李少,请。”花树林作了个请的动作。

“花总,我带了个人过来蹭饭,没问题吧?”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我的荣幸。”花树林赶紧说道。

于是李泽道绕到另外一边帮拉开了车门,然后一副清冷模样的百里冰下了车。

马仁杰看到百里冰的那一瞬间,身体再次一抽的,对于这张仿佛有魔力的脸,他实在是太过难以忘记了,这不是当日过来学校报道的时候负责接待的那个校花学姐百里冰吗?她跟老三……也有一腿?

然后,马仁杰表情一变的,暗暗的倒抽凉气来了,菊花……疼啊!

花树林也被百里冰的长相给震撼了一把,漂亮的女人他玩过不少,但是像眼前这种女生,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又或者是身材都是上佳的,他可是从来都没见过啊。

不过震撼归震撼的,他也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赶紧说道:“这位是……李少的朋友?欢迎欢迎。”

百里冰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的点了下头的,并没有多说啥。

当下花树林将两人迎了进去,此时他已然将王子大酒店的一个最贵的包厢给定下来了。

坐定之后,好酒好菜很快的就被送上来了,李泽道也不客气的,直接开怀大吃了,这中间更是毫不客气的接受了花树林砸过来的那诸多的马屁,同时,也喝了不少马仁杰跟花树林敬过来的酒。

当然了,大伙都是聪明人,谁也没提有关马仁杰跟李泽道的那些所谓的恩恩怨怨。

花树林不会掀桌子的说你怎么让人把我的外甥的菊花给爆了之类的,李泽道也不会傻乎乎的去表示以后你在敢跟老子得瑟的话老子就不仅仅只是爆你的菊这么简单了,至于马仁杰……他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总之,双方都明白怎么回事但是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最后算是宾主尽欢,花树林跟马仁杰更是像是两个小跟班似的,颔首目送李泽道的车离开,然后花树林这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的,他知道,自己这个外甥算是保住了一条小命了。

“舅舅……”马仁杰的声音委屈,那张脸已然僵硬扭曲了……笑的!他突然间发现,笑对他这个向来爱笑的人来说,竟然是如此困难的一件事情。

“回去说。”花树林扫了他一眼说道。

当下两人再次返回酒店,让服务员送来了一壶上等的大红袍之后,花树林看着杨柏树说道:“坐啊……”

“舅舅,我菊花疼。”马仁杰咧嘴呲牙的说道。

“……”

花树林也就不勉强马仁杰了,当下帮自己倒了一杯大红袍喝了几口之后这才看着马仁杰骂道:“知道疼就好,知道疼的话以后你小子就不敢随便去招惹人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你连他的背景都没调查清楚的你就敢动他的人?你是不是嫌命长?幸好,他就当你是小孩子不懂事跟你玩玩而已,否则,你这条命早就没了!”

“……”马仁杰更是委屈了,什么叫做当你是小孩子不懂事跟你玩玩?这不是将人往死里侮辱吗?

当下小声问道:“舅舅,他到底是谁?有个很厉害的爹?”

“知道燕京高家的高胜寒吗?知道燕京魏家的魏小宝吗?”花树林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当然了,自己曾经被他抽脸甚至他现在开的那辆奔驰suv都是自己赔给他的这种事情花树林是没好意思说的。

马仁杰点了点头,这两个都是豪门顶级的公子哥,谁不认识的?但是……这个李泽道这个王八蛋有什么关系?李泽道也是属于那个圈子的?可是……像吗?

“这两个人都曾经被李少抽过脸。”花树林说道。

“……”马仁杰瞪大眼睛,脸色狂变。抽了高胜寒还有魏小宝的脸之后现在还能活得好好的,那不就证明,他的来头比这两人还大?

该死的老三,明明那么牛逼的,为什么要扮猪吃老虎呢?

“我这就让人去凤凰大学帮你办理退学手续吧,反正你现在的脸面已经丢尽了,恐怕也没那个脸出现在你那些同学面前了吧?”花树林说道,“再者,我怕你继续待在凤凰市,会被玩死的。”

“……”马仁杰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甚至还有一丝怨恨,当然了,他一点都没办法反驳舅舅的话,发生了那种如此丢脸的事情,他的确没办法在校园里立足了,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他在待下去的话的确很有可能会被玩死,所以只能点了点头接受了花无缺的安排。

凤凰大学,再也不见!

李泽道,再见!而且不仅仅要再见,甚至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要你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皮鞋,就如同一条可怜兮兮的哈巴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