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有死人/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的肩膀疼得倒抽了好几口凉气的同时更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巴掌的,没事恭维他干么呢?这个极品大叔他会当真的,会当真的!

“好了,好不容易回一趟凤凰市来,还有一些七大姑八大姨九大婶的得去探望一下呢,先走了。”陈小莫看着李泽道越看越是满意,越看越是顺眼啊,“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约会了。”

“叔叔,您是凤凰市人?”李泽道问道。

“是啊,我父亲当年还是凤凰市的市委书记呢。”陈小莫说道,“现在在省里当省委书记,不过,快退休了。”

“季长生?”静静的站在旁边却是脸上肌肉跟着抽搐的百里冰突然间开口。

“嗯,他是月莫的爷爷。”陈小莫看了百里冰一眼笑道。

李泽道暗暗咂舌的,看着季月莫的表情已然微微的有些变了,想不到季月莫的爷爷竟然是现在省里的一把手,这实在是看不出来啊!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她有一个在省里当一把手的爷爷比她有这样一个如此奇葩的父亲来得更能让人接受一些。

“我的宝贝女儿就交给你了哈。”陈小莫语重心长却又满满的都是威胁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说道。

“爸……”季月莫只觉得自己那张脸已然抽得都快不像是自己的了,“我跟他是朋友。”

“哦,对,对,朋友,朋友。”陈小莫笑得很是猥琐的朝李泽道挤眉弄眼的,然后大步的离开了。

当然了,李泽道一点都不明白他挤眉弄眼的到底想表达些啥。

“那个,我爸就那样哈,你可别放在心上。”陈小莫离开之后,季月莫又是尴尬又是歉意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不会的。”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嘴巴说不会,但是李泽道已然牢牢的把那个陈小莫给记在心里了,这样如此奇葩的人,本来就让人难以忘怀。

“那……就不打扰你们约会了,你看冰儿都快恨死我了呢,哈哈,改天一起吃个饭,走了。”季月莫朝李泽道挥了挥手,又朝百里冰挥了下手的,然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李泽道看着百里冰,百里冰也看着李泽道,两人都觉得神经有些麻木,简直比一口气玩了五次海盗船还麻木。

“还玩?”李泽道问道。

“回去吧。”百里冰说道,她觉得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休息。

“那走吧。”李泽道笑道,然后手伸到她跟前。

“你配不上我。”百里冰看着那手,淡淡的说了句,转身就走。

“……”李泽道就知道,女人是很记仇的。

李泽道更是知道,男人基本都是贱骨头,所以他乐得屁颠屁颠的跟上了,然后也没管百里冰同不同意的就把她的小手紧紧的抓在了手里。

……

身穿一条很好的衬托出她那象腿的包臀裙,脸上煞白的一看就是粉涂抹多的胖房东踩着高跟鞋气势凌人的来到了房门跟前,然后大肥手“砰!砰!”的猛砸在那破旧的屋门上。

没有人回应,里头就好像没人似的。

胖房东已然一脸怒容了,她知道江驴蛋夫妇就在屋里,毕竟女儿都已经死了,不在里头烧纸钱很是晦气的哭哭啼啼的,又能跑到哪去?

至于现在没有听到半点哭啼的声音……他们肯定是想假装不在家好让自己就这样走了。

可能吗?

胖房东脸上满满的都是不屑,这种雕虫小技也想漫过她?好你个江驴蛋啊,家里死人了不赶紧埋了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在她的房子里设灵堂的,而且现在房租都快到期了竟然还不主动联系她这个房东?

最最气人的是,自己现在过来敲门了他竟然当作没听到?

于是胖房东大手更是用力的砸在门上了,发出了“砰!砰!砰!”的闷响。

仍旧一点动静都没有,里头的刁民江驴蛋并没有来过来开门,就好像没有听到敲门声似的。

于是胖房东怒了,声音尖锐恶毒的对着那扇破门骂道:“我说江驴蛋,你们全家都死光了是吧?老娘都已经拍了半天了门了竟然还不知道过来开门的?你在不开门的话你信不信老娘回头让人过来把锁给撬了然后把你们放在老娘屋里的那些垃圾统统扔出去的,滚出老娘这个屋子?”

仍旧没有人回应,胖房东更是气得直跳脚的。

而且同一个楼称其他屋子的人听到房东恶毒的骂声之后已然悄悄的将门打开一小条缝隙的看起热闹来了。

“看什么看啊?看了就不用交房租吗?”胖房东把气出在其他住户身上然后在心里很是纳闷的嘀咕道,难不成江驴蛋这个刁民真不在家?老两口去荒郊野外埋他们那个活该早死的女儿去了?

这样也好,立即让人过来把门给撬了然后把他们的那些垃圾统统给扔出去,老娘还真不租给你们这种贱人了!

想着胖房东从手里提着的那个粉色的小手提包里摸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出去:“小吴啊……我是你婶……对对…………你带几个人过来……有两个刁民赖在我的屋子不出去了……那行,我等你们过来……”

十分钟不到的,三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已然上楼来到胖房东跟前了,纷纷的打起招呼来了:“婶,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欺负你的?”

“对,削死他……”

胖房东脸带煞气的说道,“就是这家,他妈的,家里死人了不赶紧埋了也就算了竟然在老娘的房子里设灵堂的,现在房子到期了还不交租金的,把门给老娘砸了,然后把里头的那些垃圾从窗户扔出去。’

“好嘞,婶,这种事情我们兄弟几个擅长。”男子笑嘻嘻的说道。

然后脚抬起来对准着那扇破旧的门,猛地踹了过去。

“砰!砰!砰!……”男子就好像跟那扇门有仇似的,重重的踹了几下的。

下一秒,只听到“哐当!”的一声闷响的,那扇破旧的屋门已然被重重的几脚给踹开了。

“婶,搞定。”男子回头回头看着胖房东有些得意的说道。

“走,进去清理垃圾。”胖房东一脸煞气的说道,然后率先大步的走了进去,然后眉头已然微微皱了起来骂道:“他妈的,什么味道?好好的屋子租给他们竟然弄得重启熏天的老娘之后怎么租出去?”

“婶,那里躺着两个人……睡着了?”踹门的那男子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一男一女两个人说道。

两人并排躺着,双目紧闭的,而且两人脸色发黑的,那张脸扭曲,就好像很痛苦一般,但是身体却是一动不动的。

庞房东顺着男子所指目光落在那两个人身上,心里这个郁闷啊差点喷出一口鲜血出来,敢情这两个刁民不是出去找个地方把他们那女儿给埋了而是哭累了躺下去睡死了啊!

当下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快步的走了过去,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江驴蛋骂道:“江驴蛋,装死是?江驴蛋……”

说着的同时,胖房东脚还伸了过去,踹了踹江驴蛋的肩膀的。

江驴蛋仍旧没有回应,就好像睡得很熟一般。

“江驴蛋……”胖房东看着江驴蛋那张脸,脸色骤然间狂变,脸上那厚厚的粉更是“嗖嗖”的往下掉的,下一秒她那肥胖的身体快速的向后倒退的同时已然一屁股重重的坐在地上了,但是她就好像在躲避什么东西的东西似的拼命的趴着向后退的,然后语气惊恐的尖叫:“哎呀……妈呀……死人了……有死人啊……快报警啊……”

……

警察很快的就过来了,并且将这栋破旧的楼房用警戒线给围了起来了,里头的人暂时禁止出来,外头的人同样暂时不让进去。

出租屋里,何小风跟已然升职为刑警队副队长的李梦辰正在听取法医的最初步的验尸报告。

“队长,副队长,经过初步的检查,两人都是中毒身亡的,死亡超过一天了。”法医说道。

“中毒?什么毒?”何小风皱着眉头问道。

“溴鼠灵,也就是老鼠药。”法医说道,“另外我们在厨房里发现老鼠药,同样的,放在桌面上的那个玻璃杯残留的那液体也有老鼠药的成分。”

李梦辰点了点头看着何小风说道:“在结合发现尸体的房东以及左邻右舍的的那些人的证词,另外还有从屋子的门是从里面反锁的以及屋里的痕迹来看,这两人恐怕是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女儿之后悲痛过度的,所以选择服用老鼠药结束自己的性命。”

何小风表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当下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张黑白遗照上说道:“的确,自杀的可能性的确很大,只是……”

“只是什么?”李梦辰问道。

何小风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的。

对于这两个死者,他其实不陌生,前些日子李泽道曾经让他调查一起很有可能跟潘少文的儿子潘枫叶有关的车祸,在那场车祸里,那个被撞成植物人的女孩子正是遗照里的那个女孩子江茗。

江茗终究没能挺过来香消玉殒了,紧接着潘枫叶听说疯了当着大伙的面吃大便,而现在江茗的父母竟然自杀了……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