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我心情不好/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返回肖蔷薇那别墅的时候,却见陈小莫季月莫已然到了,正坐在那里跟母亲肖蔷薇聊天,不过却是没有发现师父的身影。

另外厨房的那个方向还传来了几女的声音,空气中更是有着一种淡淡的饭香味,可想而知她们正在里头准备饭菜。

而且李泽道还发现了,季月莫身上穿的已然不是白天的时候看到的那身,而是换上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了,少了几分学生的青涩了,多了几分大家闺秀的风范。

在看到李泽道走进来之后,朝着李泽道略显羞涩一笑的,然后就把眼神移开,静静的盯着桌子前面的那个精致的茶杯看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来了?”肖蔷薇看着李泽道温和一笑。

“妈……李叔……季学姐……”李泽道点了点头一一的打了招呼,然后走了过去在母亲身边坐了下来。

“我师父呢?”李泽道问道。

“你师父还没到。”陈小莫看着微微一笑说道。

可能因为长相以及性格的缘故,李泽道觉得他笑起来给人一种很是猥琐的感觉,而且李泽道基本可以肯定了,季月莫一点都没遗传他的基因。

“下午你离开之后,你师父说他有点无聊想到处逛逛,所以我们就分开了。”

“原来是这样啊。”李泽道点了点头没在多说啥了,毕竟以师父的那种风骚样,随便往那边一坐的就能引来了无数小美女羞答答的过来讨要电话号码的,跟他同为年纪相仿但是但看长相却是足以当师父的爹的陈小莫自然不愿意跟他待一块了。

所以在李泽道看来,与其说师父说自己无聊所以想到处逛逛,还不如说是陈小莫找了个由头把师父给打发走了。

当然了,这个性格显得有些奇葩的陈小莫还是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并且有自虐倾向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季月莫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李泽道的,心里却是满满的都是感慨,她知道跟李泽道搞暧昧的女孩子不少,比如杨雪儿,比如百里冰,还比如他背其扣篮的那个看起来甚是较弱的小女孩。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她还是太小看李泽道了,当她跟父亲陈小莫抵达别墅看到门口站的那那一排莺莺燕燕的,甚至她还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看,正是考古专业的那个辅导员苏珊,另外还有个身材火辣异常的大洋马……当下果断的被震惊到了,直到现在心情还是没办法平静下来呢。

这个男孩到底有什么魔力的能吸引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倾心于他的,就因为长得够帅?家庭够条件够优越?本身能力够优秀?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但是不管怎样,季月莫发现自己对这个男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肖蔷薇跟陈小莫聊的基本都是二十几年前在学校里发生的一些趣事,不过肖蔷薇的眸子有着一丝哀伤,而陈小莫的语气同样的有着少许的落寞,毕竟现在早已物是人非了,上官浩宇更是诡异的失去了踪迹,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知。

……

这是距肖蔷薇所居住的那栋别墅不远的一颗大树上,三道影子静静的站在那树干上,就如同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厉鬼似的,主要是他们的装扮跟电影里的那些鬼魂有点像,惨白惨白的白大褂,脸上还包着白布的,只露出了一双像是没有生命力似的显得有些空洞的眼睛。

“唉……”判官重重一声叹息的。

牛头跟马面对视了一眼,知道判官接下来要说的话是……走吧!

他们这些日子已然基本每天晚上都会到这里来,站在这颗大树上,然后判官都会看着不远处那亮着耀眼灯光的别墅,静静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看够了想够了都会重重一声叹息的然后冒出这么两个字……走吧!

果然,正如牛头跟马面所料想的那样,判官声音沙哑低沉的说道:“走吧。”

下一秒,身后一道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的妻子跟孩子都在里头,为什么不进去看看?”

牛头马面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那张脸瞬间毫无血色了,额头上的冷汗更是冒出来了,身体下意识的紧绷的,甚至连呼吸都不敢的,就好像一呼吸的声音的主人就能会要了他们的命似的。

判官却是像是早就知道这个人会出现似的,缓缓的转身,看着这张这二十几年来压根就没有半点变化的脸,眼睛已然流露出杀戮之意了,淡淡的说道:“我还以为,你早就会现身了并且对我动手,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屏东山一别之后,你就如蛆附骨在我的身后悄悄的跟着,我说得没错吧?”

牛头马面听着,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莫名了有了一种很“荣幸”的感觉了,毕竟有谁能劳驾传说中的上帝之手的大驾的就这样屁颠屁颠的跟在他们后面的?难怪这些时日判官是如此清闲的,要么随便找一颗大树然后在上面睡觉的要么就到这个地方来静静的盯着那个别墅看的。

王梓看着这张被白布包裹着就如同丧尸一般的脸点了点头说道:“是那样。”

“为什么?”判官问道。

“你这个问题问得很笨。”王梓说道,“当然是想知道,你当年抛妻弃子的神秘失踪,到底想要干么。”

“你那么聪明的,甚至你还能看透一个人的心思的……你觉得我想要干么?”判官冷笑,并且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眼睛更是流露出一丝歹毒的气息。

王梓的声音满满的都是萧索:“我大概猜测得到,在你身后还站着一个人,或者说,一个强大的势力,他们正在筹划一个很大的阴谋……他们是谁?”

“我没有任何告诉你的义务。”判官说道,“当然了,你可以选择把我给杀了,以你现在的实力,杀我就如同杀一只鸡一样轻松写意吧?”

牛头跟马面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上帝之手杀死判官就如同杀鸡一样,那要杀死他们不得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你知道,我是不会杀你的。”王梓摇了摇头,“我真要杀你的话你早就成为真正的判官了。”

“你是怕杀了我线索断了?”判官嘲讽道。

“不是。”王梓摇了摇头说道,“我之所以不杀你那是因为你是我的兄弟。”

“兄弟?哈哈……兄弟?”判官发出很是恶毒的笑声,“求你了,别在恶心我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王梓一声叹息。

“事情?什么事情?”判官的声音满满的都是恶毒之色,喉咙就如同有一口痰堵在那里似的,变得极度的沙哑。

“你爷爷的事情……”

“王梓,你他妈的还有脸提他老人家?”判官低声吼道,“我爷爷当初是如何对你的?他把你当作是自己的亲生孙子,对你比对我还亲,结果……你杀了他!你杀了他!”

王梓的脸上却是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声音萧索的问道:“谁跟你说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判官声音恶毒的说道,“可恨的是,我那两个白痴姐姐还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不知道你的罪行,仍旧把你当作是最心爱的人,讽刺啊!”

“蔷薇应该做好饭了,我吃饭去了。”王梓说道,“你确定不去?”

“……”牛头跟马面的身躯一震的,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拜托,在这种情况下对话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吗?

判官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恶毒之色,拳头更是紧紧的捏了起来,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犹如炒豆般的声音。

牛头跟马面的那颗心更是快从喉咙里蹦跳出来了,因为判官要要真对上帝之手动手的话,那他们就得真的变成牛头跟马面了。

“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们有关你的情况呢?”王梓问道,没等判官说啥的继续说道,“别再执迷不悟了,否则,你只会给你妻儿带来痛苦。”

说完,王梓就如同一道鬼魅似的,瞬间消失在那里,就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似的。

牛头跟马面这才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的,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已然湿透了,这个人给他们带来的那种心理压力太大了,加上判官身上的杀气太浓郁了,以至于他们的神经更是紧紧的绷着,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他们已然做好了咬破嘴里的鬼丸然后拼尽全力逃走的准备了。

而随着王梓的离开,判官回头,目光继续落在那栋灯火通明的别墅上,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但是牛头跟马面却是很是清楚的感受到了判官身上弥漫着的那股杀气,因此两人再次寒蝉若禁了,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的,他们着实有些害怕判官会将这股杀气转移到他们身上……这样事情发生过太多次了,但是两人仍旧没办法接受。

下一秒,判官回头,那犹如看死人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他们看,以至于牛头马面都有了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我心情不好。”判官说道。

“……”牛头跟马面面色一僵的差点就这样哭出来。

“砰!砰!”两声闷响的,然后牛头跟马面捂着自己的肚子弯腰,一副极为痛苦的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