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活得好好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用完任天堂她们几女精心准备的晚餐之后,陈小莫又跟肖蔷薇以及王梓聊了会儿天的,便带着季月莫离开了。

让李泽道暗暗松了口气的是,整个聊天过程中陈小莫并没有向之前说的那样的向自己的母亲肖蔷薇提亲之类的,这倒也避免了一些尴尬,毕竟他对季月莫的确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至少暂时没有,而且看得出来,季月莫同样的对他没有太多多余的想法,顶多也就是有点好奇罢了。

之后肖蔷薇便跟任天堂她们几女凑了一桌麻将,打算玩几把,至于李泽道则跟王梓来到了院子那颗大树下,王梓开始又开始卖弄起自己的茶艺来了。

当下王梓将泡好的一杯茶递到坐在他对面的李泽道面前,这才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一番装模作样的陶醉之后,微微感慨下了下说道:“长得帅总是被女孩子追着要电话号码也就算了,泡出来的茶还这么香气浓郁的让人口齿留香流连忘返,啧啧,让别的男人怎么活呢?”

“……”李泽道仍旧不习惯师父的说话的那种方式,总是时不时的就很不要脸的往自己的脸上的贴金,害得自己也受其影响现在也总是喜欢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当下李泽道拿起那杯茶喝了一口,感受着那种茶的香味在自己的口腔里荡漾,口齿生香的,不由得精神一震,虽然这茶以李泽道这种十分土鳖的眼光看来还是比不上在屏东山脚下的那个神秘老头那里喝到的那种据说只有上面那几个大佬才能喝到的贡茶好,但是却也差不到哪去。

当然了,茶好喝跟师父的手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李泽道觉得,换做自己来泡,味道也是跟这差不多的。

“那天晚上在屏东山发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将杯子放下之后王梓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东tu的那些人渣,黑鹰以及卢西安诺家族都出手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啥,毕竟师父现在说的这事情是他亲身经历的,之后南极也把这些人的身份大概都摸清楚了,而东tu首脑的弟弟热依木也被击杀了,另外还有十来名东tu的成员也死于非命,换句话说,东tu打算在凤凰市发动圣战的阴谋就这样被粉碎了,南极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之后南极跟她的两个队友也很快的就返回了燕京。

让李泽道有些小受伤的是,南极离开的时候仅仅只是跟苏珊说了下,完全把他给忽略了,就好像不记得有他这个人似的。

然后李泽道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来了,那天就在他即将被那个“流浪歌手”一拳给打死的时候,他的嘴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出现了异物,就好像有个隐形人将那异物扔进他的嘴里似的,然后他的身体瞬间发生了变化,他这才躲过了对方的一击并且最后将其击杀。

而爱丽丝以及来自神龙组织的那两个高手同样遇到了阻击了,最后却是被搭救了,但是最后却都说被他所救,只是李泽道却是很是清楚的记得,他那时候压根就分身乏术的没有那能力去管他们;在者,东tu的其他人的脖子全部都硬生生的扭断了。

最后,李泽道推断有人在暗中及时出手了,先是神不知鬼不觉在自己的嘴里塞入了一颗类似鬼丸的药丸,然后又搭救了爱丽丝以及神龙组织的那两个精英,却又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让他们以为他们是被他所搭救的;最后,黑暗中的那个人又杀死热依木以及其他东tu成员。

李泽道觉得黑暗中出手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师父,虽然不太符合他一贯的作风,在击杀对方之后没有跳出来装逼一下的,而且在王太爷爷那小屋了的时候,他也简单的试问了下师父,从师父反应来看,确定出手的那个人不是他。

所以现在李泽道也只能认为在暗中出手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那个一手创建神龙组织的神秘老头了。

“至于昨天晚上把你引诱到凤鸣山的那个叫黄蒂的家伙则来自黑鹰安保公司,是黑鹰安保公司的三大钻石保镖之一,当然了,现在这些所谓的钻石保镖在你面前不值一提,以你现在的实力,在他们没有服用鬼丸的情况下,一只手拍死一个,很是很轻松的事情。”王梓嘴角微微翘起说道,“而且连续两个钻石保镖折在你手里,我想他们会老实一段时间,暂时不敢在偷偷的找你麻烦了。”

“那就好。”李泽道微微松了一口气说道,他可不想总是被那样的高手惦记着。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王梓有些无语的说道。

李泽道已然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了,然后说道:“哦,对了,师父,师姐前段时间被杀手排行榜上排在第三的樱花引出了别墅,还受了点伤。”

王梓边往茶壶里注入热水边很是随意的说道:“嗯,我知道,孟静跟樱花对战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着。”

“……”李泽道差点被王梓这话给噎死。

“师父……”李泽道有些不理解,师姐都差点被樱花给杀死了,他为什么不出手呢?

王梓抬头看着他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樱花不是你的对手,你既然已经出手了,我也就没有出手的必要了……至于樱花为什么要袭击你师姐,的确是有我的关系,而且,也跟你有关。”

“跟我有关?”李泽道一愣,想不明白。

按照他的推断,樱花之所以袭击师姐那应该是因为有人看师父不爽的但是却又不敢去找他麻烦只好找师父的徒弟下手了。

难道也有人看自己不爽但是却又不敢过来找自己的麻烦的所以就找跟自己关系颇为亲密的师姐开刀?如果这是这样的话,李泽道觉得这种事情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王梓却是没有多解释啥了,总不能跟这小子说那个樱花就是你老子叫来的想给你师父一个下马威的吧?

当下而是一脸陶醉的喝了一杯茶之后,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泽道说道:“小子,有个问题我还是想从你那里得到答案。”

“师父,您说。”见王梓如此认真的,李泽道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了。

“这个问题,我之前就问过你一次了。”

“嗯?”李泽道的心里突然间有了一丝不太妙的感觉。

“假如……你的父亲没有失踪,并且我跟他起冲突了,你帮谁?”王梓那看着李泽道的眼神灼热且深邃。

“……”李泽道的表情有些尴尬了,他没想到师父又把这个问题给扔出来了,正如之前所想的那样,他压根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师父的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无法想象真有那时候,他会站在谁那一边?

站在父亲那边?那师父会不会寒心?虽然他总是喜欢打击自己的但是他真的对自己很好很好,没有他,自己早就死得很惨烈了。

站在师父这边?可是另外一边可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

然后李泽道的脸色微微一变的,瞪大眼睛看着王梓,他突然间想到师父之所以如此纠结这个问题的,是不是已经调查到有关自己父亲的一些事情了?比如说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父亲的踪迹了并且还起冲突了?

“师父,是不是……有我父亲的消息了?”李泽道咽了咽口水紧张的问道,只觉得自己的心跳跳得异常的快速,如同敲鼓一般。

王梓却是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师父,我……”李泽道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了。

王梓的嘴角微微的翘起一丝自嘲的幅度说道:“行了,我知道你心里的答案了,真有那么一天,你一定会跟你老子一起对付我的。”

“师父……”李泽道脸色一变试图解释,但是想解释的话就是硬生生的堵在喉咙里,压根就出不来。

王梓却是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解释什么,换做是我是你,在面对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我的心也会偏向我父亲,不偏向我父亲的话那跟禽兽有什么区别?不过,那是有前提的,那就是我父亲是对的,代表的是正义的一方。”

李泽道沉默,心情烦躁却沉重,直接告诉他,自己的感觉是对的,师父果然得到有关自己的父亲的消息了。

“师父希望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能守住自己的本心,多想想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王梓一脸认真的嘱咐道。

“师父,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李泽道有些艰难的问道,师父这样让他心里极度的不安以及烦躁。

让李泽道有些愕然的是,师父竟然很是大方的承认了:“的确发生一些事情了,一些你帮不了忙……至少暂时帮不了忙并且还会添乱的事情。”

“……”

“跟我的亲生父亲……有关?”李泽道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是。”王梓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可以很明切的告诉你,他还活得好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