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他在哪里/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泽道瞪大眼睛,脸色狂变,他感觉到身体寒冷僵硬但是却又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了,脑子里更是如同被雷击到了一般一片空白,甚至他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了,只感觉到自己的心异常的暴跳着。

好一会儿,李泽道才渐渐的平稳了下来,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眼神微微眯着看着王梓,声音沙哑低沉的说道:“他……在哪里?”

“真想知道?”王梓看了他一眼问道,然后继续悠哉的泡着茶。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以及心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很难撼动他那颗强大无比的心,哪怕是自己这个徒弟到最后真的听信什么谗言的打算对自己下手,王梓也不会觉得这有啥。

李泽道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手微微颤抖的拿起桌面上那杯茶水,仰头重重的喝干,这才看着王梓说道:“想。”

王梓点了点头说道:“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因为……你太弱了,别不服气,你的确还是太弱了,无论是自身能力还是心智。”

“……”李泽道很想说我没有不服气啊,他很是清楚的知道,他的确还太弱了,至少跟师父这样的变态相比,压根就没有什么可比性。

“但是昨天晚上看到你已然有能力击杀服用了鬼丸二号的来自黑鹰安保公司的钻石保镖,也算是有自保能力了,加上你也已经超过十八岁已然成年了,所以有些事情得需要你自己单独去承担。”王梓边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喝着茶的边说道,“所以,我决定把我目前所掌握的一些事情告诉你,不过,你记住了,暂时别告诉你母亲。”

李泽道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师父。”

“你母亲之前就已经跟你简单说过一些当年的事了。”王梓说道。

“是的,师父。”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当年,你还在你母亲的肚子里还没出来的时候,你母亲距离她那家不远的那公园里散步的时候,却是突然间肚子一阵剧痛,疼得她无力的瘫倒在那草坪上,连呼叫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没过多久的,你就迫不及待的从娘胎里出来了……”

王梓看着李泽道,又慢哟哟的往茶壶里注入热水这才继续说道:“我跟你母亲分析过,你之所以就么迫不及待的出来了很有可能是人为的。”

李泽道表情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这事情他之前就已经听母亲说过一次了,现在再次听到的时候,仍旧觉得心如刀割的,他心疼自己的母亲。

“在之后,你就被强行抱走了,抱走你的那个正是那个养育你十八年的李大海……当然了,我相信,他的真实名字绝对不是叫李大海。”王梓嘴角翘起了一丝幅度。

李泽道的表情更是痛苦了,至今他仍旧没办法接受李大海就是当日强行从肖蔷薇的怀里抱走自己的的那个凶手!

“也就是在这一天,你的父亲上官浩宇就好像从人间蒸发掉了,消失得无影无了。”王梓说道,“对于此,你怎么看?”

“我妈跟我说了,这或许是针对师父您的阴谋?”李泽道声音沙哑的问道,脑子却是一片混乱的,就好像失去思考能力似的。

王梓笑笑没有接李泽道的话而是说道:“十八年后,那个含辛茹苦抚养你十八年的父亲李大海患尿毒症晚期,没有钱医治,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得已到天桥跪着要钱,但是最后却被一个老头忽悠到了一个秘密的地方,还被强行灌下了某种药,在之后你在海边被发现了,并且送往了医院,等你醒过来的时候,你发现李大海已经离开了,只给你留下一块玉佩以及所谓的遗书……我说得没错吧?”

“是的,师父。”李泽道表情痛苦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师父要提起这些事情来,难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应该是有关父亲的事情吗?

“在之后,你发现你的身体发生了变化,无论学什么都特别快,脑子也变得极为好使。”王梓继续说道,“而此时,你偶然的坐上游艇去海上散散心的却是意外的碰到了李大海的尸体并且认出了他就是当日强行抱走你的那个凶徒,从而她注意到你或者说先注意到李大海留给你的那玉佩,然后最后确定你就是她的儿子……”

“师父……”

“不着急。”王梓看了李泽道一眼,又继续泡起茶来了

李泽道只好大口的喘着气的,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静。

又一脸享受的喝了一杯茶之后,王梓这才继续说道:“再然后,顺理成章的,你们相认了,然后我出现了,我一听说我兄弟那失踪十八年的孩子被找到了,甚至很是巧合的,他的名字竟然叫……李泽道,我一下子来兴趣了,并且立即赶到凤凰市来,收你做徒弟,更是让你的那两个师叔送你点见面礼,让萧雨辰对你进行特训……然后我越想越不对,越想越觉得哪里怪怪的……为什么你会叫李泽道呢?”

王梓表情认真起来了,眼神灼热的盯着李泽道看。

李泽道沉默,这样的问题他压根就回答不上来,他只知道师父曾经用过“李泽道”这个名字,至于后来为何要改名换姓叫做‘王梓’的,李泽道就不太清楚了,他能想到的无非是师父这是为了装逼这才改名换姓的。

“‘泽道’这两个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若非得说它有什么含义的话,那无非就是,那是我父亲名字里那两个字反过来罢了了,是的,我父亲名字就叫‘道泽’。”

王梓看着李泽道说道:“这么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词李大海怎么会选择拿他给你当名字呢?再说了,按照李大海平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他应该是那种什么穷地方出来的小人物罢了,取什么李阿猫李阿狗的不是更符合他的身份以及品味才对?为什么要取名叫‘李泽道’呢?”

“……师父……”李泽道表情痛苦,王梓这样说李大海,他心里难受异常。

“我没有任何羞辱他的意思。”王梓看着这个徒弟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在作最简单的分析罢了,而且你应该不知道吧?我让人去调查李大海了,却是只调查到了他这十八年以来生活在凤凰市的时候的生活轨迹,至于他以前的……一片空白!这个人就好像突然间从石头缝隙里蹦跳出来的似的,凭空出现了。”

“师父……咱们现在应该说的事情是有关我那个亲生父亲的事情……不是吗?”李泽道问道。他不关心有关李大海的问题,至少现在不关心,他现在只想知道他的父亲怎么了?现在又到底在哪里?

“你太心急了。”王梓说道,“你要的答案我一会儿自然会告诉你。”

“……”李泽道只好又重重的呼出好几口气的,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水没了,在去接点水。”王梓将电热水壶递了过去。

李泽道无奈,当下有些烦躁的接过那电热水壶,跑过去接了一壶水回来递给了王梓,王梓接了过去,放在茶盘边的那个小电磁炉上,继续烧起水来了。

然后饶有兴趣的看了自己这个徒弟一眼继续说道:“还记得沙漠里突然间出现的那遗迹吧?”

李泽道深深的看了王梓一眼,点了点头,那样的经历,他短时间是无法忘记的。

“你跟我说,你在遗迹里被两人攻击了,甚至最后服用下我给你的鬼丸了,但是仍旧没能敌过对方……攻击你的可是这两个人?”王梓说着将摸出了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李泽道接了过去之后,看着照片上那两个穿着白大褂如同僵尸一般的打扮的高瘦男子,脸色微微一变的点了点头说道:“是他们。”

“但是之后,你却是安然无恙的从那遗迹出来了,并且还发生了大规模的流沙遗迹最后都被那厚厚的沙子给埋没了……你觉得,这两个人为什么不杀了你?”王梓笑眯眯的看着李泽道问道。

李泽道一愣,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

“在之后,这两个人到凤凰市来了,并且还跟你交过手……没错吧?”王梓问道。

“是的,师父……可是……他们跟我父亲的失踪……有关系?”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王梓问道。他希望王梓别在折磨他了,赶紧痛快一点。

王梓看了李泽道一眼,却仍旧没有让李泽道如愿以偿的得到他想知道的,然后一副慵懒的样子忙乎起自己的事情来了,将紫砂壶里的茶叶丢弃,用新烧开的水清洗茶具,往紫砂壶里从新放入一点茶叶,然后洗茶,最后他面前又多了一杯冒着浓郁茶香的碧绿色茶汤了,这才拿起来,美美的品茗起来了。

喝完一杯茶之后,王梓将杯子放了下来,扫了一眼正一脸崩溃的看着他的李泽道,有些失望的说道:“我都已经跟你说这么多了,你就当真什么都分析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