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真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分析?”李泽道苦笑摇了摇头,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已然混乱如麻的,早就失去分析能力了,他只想知道他父亲的情况,如此而已。

王梓见他如此痛苦的,心里微微一声叹息,这个徒弟终究还是太嫩了,当下说道:“你觉得你在遗迹里出现的那两个人为什么没取你性命?”

“师父……”李泽道的表情更是痛苦了,怎么说了半天他却又绕回那个问题上了呢?谁知道他们为什么最后没杀死自己的?说不定是因为自己长得帅啊,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王梓却是看都不看李泽道一眼,而是静静的欣赏着桌面上那杯冒着香气碧绿的茶汤,自顾自的说道:“那是因为有人救你了,换句话说,那个遗迹里还有一个人,只不过你已经被揍晕过去没看到罢了。”

“……师父,你那时候也在场?”李泽道很是艰难的问道。

“没有。”王梓扫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你去那沙漠的遗迹里是我有意安排的,表面上是为了让你去历练一番,其实,只不过是想利用你得到一些信息。”

“师父……”李泽道的脸色微微一变的,师父的意思是,他只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

王梓却是无视李泽道看着他的那种眼神,而是像是没事的人似的继续说道:“还记得我跟你提到的那个有关沙盗王阿卜杜拉留下的宝藏吗?当年我随便从旅游用品店里买来了一张藏宝图,然后就单枪匹马的冲进那沙漠里,最后,在进入沙漠的第五天之后,我找到那宝藏了,只不过我不缺钱,所以我什么都没拿的,直接离开了。”

“……”李泽道不仅仅脸上的肌肉在颤抖,就连他的身体也剧烈抽搐起来了,现在不是装逼死不要脸的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的时候不是吗?他应该赶紧告诉自己有关父亲的情况才对不是?

王梓无视李泽道那种已然变得有些愤怒的眼神,而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还告诉过你,有关黄金所处的位置就跟沙漠里突然间出现的遗迹的位置是一样的,那时候在阿姆斯特丹的时候,我还跟你说,既然有遗迹,那么宝藏也就不在了,你还问我是什么意思,我那时并没有回答你这个问题……”

“师父……”李泽道的声音显得有些悲鸣愤怒,“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只想知道有关我父亲的情况,求你了……”

王梓看了他一眼,却是帮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副陶醉的样子喝起来了。

“师父……”李泽道身体微微颤抖的,甚至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想掀桌子揍人了,假如他不是师父的话。

“小子,我一直在说,一直在说,只不过,你自己乱了失去了思考能力罢了。”王梓说道,“又或者是,你父亲研究出来的那个可以让人脱胎换骨的药仍旧不完美,你的智商你的注意力你的分析能力仍旧不是处于最顶尖的。”

“师父……”瞬间,就如同一道闪电从李泽道的脑子里击穿过似的,然后李泽道的面色瞬间一僵的,表情有些惶恐的,声音颤抖得极为厉害:“师父……”

“那个在天桥上诱骗你去那个秘密的地方并且还强迫你服用下那种药的老头是你父亲的手下,你在遗迹上碰到的那两个犹如僵尸一般的家伙也是你的手下,甚至,抚养你十八年的李大海都是你父亲的人,当年你早产了并且被强行从你母亲的怀里抱走……十有八九,也是你父亲的意思。”王梓一脸平静的看着李泽道说道,“至于你父亲,则是自己失踪的。”

李泽道的表情抽搐,心中翻滚的愤怒和伤心,鼻头酸涩的,眼泪更是夺眶而出,心里杂乱到了极点。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他?

王梓却是无视李泽道的反应,而是很是悠哉的喝了一口茶然后又在李泽道面前那空杯子里注入了新的茶汤,然后说道:“喝杯茶,平静一下心情。”

李泽道抬头看着王梓,眼睛红得可怕如同充血一般,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脸色变成了紫红色了,整个人看起来恐怖异常。

“喝杯子茶。”王梓一脸平静的看着李泽道说道,语气却是毋庸置疑。

李泽道看了王梓一眼,然后手颤抖得厉害的伸了过去,然后拿起了那杯茶,却是因为力道过大了,以至于“哐当!”的一声闷响的,整个茶杯都被他捏碎了,那碎渣更是刺破了他的皮肤,鲜血翻涌而出,混杂着茶汤一点一点的滴落了下来。

不过,手心的刺痛却是让他那颗躁动不已的心稍微平静了下,不像刚刚那样满满的都是戾气了。

“平静一点了?”王梓问道。

“是的,师父。”李泽道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点了点头说道。

王梓点了点头,重新倒了一杯茶放到他面前去,李泽道拿起来,仰头一饮而尽,然后看着王梓声音沙哑的说道:“师父,您继续。”

王梓点了点头,像是没事的人似的继续说道:“其实沙漠里出现的那些遗迹并非是什么坟冢,也不是什么外星人留下的建筑,那是千年前的沙盗王阿卜杜拉建造的收藏他的那些黄金的建筑,只不过这些建筑之前是被埋在厚厚的沙子底下,除非有人触动了建筑里头的机关,否则这些建筑是没办法从沙子里冒出来的,而当年,我把黄金的位置以及里头的机关都告诉你父亲了,他还很高兴的跟我说,总有一天要去沙漠看看呢。”

“所以,那些建筑出现了,您立即就想到我的……父亲?”李泽道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问道。

心情稍微平复一点之后,那原本浑浊一片的大脑也开始运转起来了,只是声音依旧沙哑颤抖:“所以……你才让我以林子森的保镖的身份去那遗迹?”

“我就想确定一下,是不是你父亲。”王梓点了点头说道,“结果,跟我预料的差不多,正因为你父亲就在那里,所以你还活得好好的。”

“……”

“不过,我仍旧不敢百分之百确定是不是你父亲,所以,我又用了些手段让东tu,黑鹰以及卢西安诺家伙这三个势力联合起来,在屏东山上那屏东农场里对你发动攻击……”

李泽道听着,脸色再次一变的。

“结果正如我预测的那样,你父亲露面出手帮你解决了我丢给你的这么一个大麻烦,因为他猜测到了这个局是我设的,换句话说,不管结果怎样,你是不是会被击杀,我都不会出手的,所以,他只好出手了。”王梓看了李泽道一眼很是坦然的说道。

“……”李泽道目瞪口呆的,他压根就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自己的此时此时的心情了。

愤怒?哀伤?委屈?

“之后,在屏东山上,我跟他见了一面,我问他为什么要如此无聊的策划这一系列事情,他反而威胁我说我的家人都不是他的对手。”王梓耸了耸肩膀苦笑道。

“……”

“刚刚我进来之前,还在门口遇到他了。”王梓继续说道,“我跟他说你的儿子还有老婆都在里面,我还说蔷薇应该把饭做好了要不要进来一起吃个饭的,结果他想揍我。”

“……”

李泽道的那张脸已然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眼里不是愤怒,不是哀伤,也不是委屈……或许什么样的情绪都有所以你很难用言语来形容他现在的眼神。

而此时此刻,他正用这样的眼神盯着王梓,这个之前让他感觉到敬畏感激甚至如果他长得老一点话还可能把他当作父亲一样看待但是现在却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他的师父看,然后心思涌动着。

也就是说他这半年多以来的一连串遭遇要么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安排的要么就是师父安排的?

也就是说当年自己失踪实则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安排的?而他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跟师父有关?

也就是说现在师父跟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父亲不知道什么原因矛盾重重?难怪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他们两人要是发生矛盾了,自己会站在哪一边的。

李泽道突然间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累得他什么都不想去想的只想好好睡上一觉,这一定是个梦,一定是的,等睡醒了梦也就醒了然后就好了。

王梓再次喝下一杯茶之后,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自己这个此时痛苦万分的徒弟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没有绝对的对错,凡事没有绝对,关键看那个标准如何来定,由谁来定……不过,这次这次的标准恐怕就得由你来定了,至于如何定,也只能看你自己的了。”

“师父……”李泽道抬头看着他,表情有些痛苦。

“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其他事情的真相就得由你自己去挖掘了。”王梓摆了摆手笑道,已然又是一脸慵懒的表情了,“好了,我走了,再次见面恐怕要很久以后了,而且说不定的,到时一见面的你会一刀子朝我捅过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