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我很自豪/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儿说你吃醋了……真的?”李泽道看着百里冰语气有些玩味的问道。

“白痴。”百里冰面无表情的回应,一副冰山美人的风范,也不知道是在说杨雪儿白痴要是再说李泽道白痴。

“当然是真的啊,连我都吃醋了更何况是我姐?”杨雪儿冷哼了一声,对于李泽道的花心实在太不满意了,但是仔细一想的,李泽道要是没花心的话,好像就没自己什么事了,于是又觉得花心好像没有什么不好的……

“小璐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百里冰无视李泽道那种玩味的眼神的换了另外一个话题。

李泽道眉头皱了皱点了点头说道:“仅仅只是知道网上说的那些……”

杨雪儿又是一脸气呼呼的表情了打断了李泽道的言语:“那些王八蛋,竟然敢这样说小璐的,大白痴,你一定要找到他们然后把他们都得咬死……”

“……又来。”李泽道心里除了无语还是无语,杨雪儿怎么总拿他当宠物狗看呢?

“你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别乱动,也别说话,我会处理好的。”李泽道拍了拍杨雪儿的小脑袋说道。

“哦,今晚不用换药?”杨雪儿乖乖的躺了下去,眼神有些发痴。

“呃……不说了药效能维持两天吗?”李泽道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她的胸脯上说道,“不过……你实在想换那也是可以的拉……”

“啊,大白痴,你果然还是想看我的胸部。”杨雪儿大声说道。

“……我那是帮你敷药。”李泽道差点吐血。

“那你上次帮我敷药的时候为什么还在上面抓两下的?”杨雪儿质问。

李泽道感觉到有两道异样的眼神正盯着他的同时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力感说道:“拜托,我那是不小心碰到的……”

“哼,解释就是掩饰,你就是喜欢砰我的胸部。”杨雪儿气呼呼的说道,这个敢做不敢当的混蛋。

“……好吧。”李泽道做了个深呼吸,一脸不好意思却又很认真的样子说道:“好吧,雪儿,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那我就不得不向你说出实情……”

“大白痴,不许说。”杨雪儿的小脸刷的一下子红了,吹弹可破的肌肤都像是浸了一层红霞,眼神却是直勾勾的盯着李泽道看,却好像是在鼓励他继续往下说似的,“哼,说了也没用,说了我也不听。”

“为什么不能说?”李泽道一脸的不公平,凭啥就你想说啥就说啥的我就却是不可以?

“……反正,就是不许你说。”杨雪儿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李泽道的胯下一眼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敢说,我就……哼哼……”

“……”李泽道只觉得胯下一冷的,还真的不敢随便乱说了,然后突然觉得病房好像变得有些安静,当下回头一看,却见百里冰跟季月莫不知道什么已然不在病房里头了。

李泽道走出病房之后,看到百里冰后背靠在那墙上,借着走廊那灯光,一手摊开一本书籍静静的看着,见李泽道走出来之后,目光这才从书本上移开,然后将书本合了起来。

“季学姐呢?”李泽道没看到季月莫的身影。

“接到她父亲的电话,离开了。”百里冰说道。

“原来。”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看着百里冰表情有些玩味了,“雪儿说你吃醋了,真的?”

然后李泽道忍不住笑出声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这个像是不是人间烟火的女人竟然会吃醋的,就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当然了,心里也满满的都是自豪感,恨不得狠狠的夸自己一下的……你为什么会这么优秀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呃,不好意思,一个没注意的多夸了自己好几下了。

“不许笑。”百里冰的脸上浮现一抹红霞,有点儿恼羞成怒的喝道。

“哈哈哈……”李泽道笑得更加大声了,还有什么比看到佳人受窘更加让人开怀的事情呢?

百里冰起身欲回到病房里,李泽道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然后她的身体一个站立不稳的已然倒在了李泽道的怀里了,不过她却是没有挣扎,而是任凭他这样搂着自己。

百里冰没有使用香水,但是她身上的味道却是很好闻。

李泽道深深的吸一口她身上那种很好闻的香气的,然后轻声说道:“我很自豪。”

“自豪?”

“自豪你这样的女孩子能为我吃醋。”李泽道说道。

“……你比以前讨厌了。”百里冰说到。有些东西你懂我也懂就行,为什么要把它给说出来呢?让人的面子往哪儿搁?

李泽道哈哈一笑的,却是更用力的搂紧这具娇躯然后说道:“小璐给你电话了?”

“没有。”百里冰说道,“我得到消息之后,试图联系她,不过她的手机,助理的手机却都是关机的,这时候也不适合开机,不过我想她很快的就会到凤凰市的,因为凤凰市有你。”

“……怎么感觉你又在吃醋了呢?”李泽道问道。

百里冰从李泽道的怀里爬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道:“你觉得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以前不像,现在有点像。”李泽道笑道。

“……”

……

作为凤凰市公安局局长潘少文的司机以及除了潘少文的家人外他最亲密的人,李乐平时是很忙的,甚至有时候三天两头的都没能回去一趟……开玩笑,连陪自己在外头包养的那个情妇的时间都没多少的,怎么有时间回去陪那个结婚这都几年却是什么玩意儿都生不出来的黄脸婆呢?

不过,这段时间因为潘少文的儿子出事的缘故,潘少文也请了几天假处理他儿子的事情,所以李乐也得清闲一点,陪自己情妇的时间也就多了。

在将潘少文送到第一医院之后,他便开着车来到了他跟他包养的那个情妇的爱巢这来。

“回来了?”一个穿着家居服的,颇有几分姿色的妇女帮李乐开了门后,一脸妩媚的笑容说道。

“回来了。”李乐笑道,然后伸手把那女子搂在了怀里,“大半天不见,就怪想你的。”

“是他想了了吧?”妇女妩媚一笑的,手缓缓的伸进李乐的裤子里。

“你果然懂我。”李乐一脸享受的说道,然后一把将那妇女横抱了起来,快步的走进房间里,直接扔在了床上,然后猛扑了过去。

二十分钟后,随着一声放荡到极致的**,屋子里终于归于平静,妇女很快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随手捡起那件方才被李乐很是残暴的撕扯下来,并且已经撕扯破的家居服套在了身上,而由于被撕破的缘故,胸前雪白的酥胸裸露一片的,散发出成熟的,诱人的气息。

当下妇女走出了房间,来到餐桌跟前,拿起桌面上的红酒,倒了两杯的,然后再次走进了房间,一杯递给床上的李乐,另外一杯自己小口的品尝,说道:“亲爱的,这两天我总是有一种不是太好的感觉。”

“怎么了?”李乐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在外面有人让你不舒服了?谁让你不舒服的咱们就让他更不舒服!”

李乐说着表情有些阴狠了,作为潘少文的司机以及绝对心腹,另外还有自己本身的手段,所以这样的底气李乐还是有的。

妇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说不上来,就是眼皮跳得厉害,在我的那个家乡有个说法呢,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这两天右眼就一直跳。”

“哈哈……”李乐被妇女的话给逗乐了,当下有些爱不释手的揉捏着她那胸脯说道,“你这是迷信的说法,我左眼还一直跳了,那是不是我就要发财了……啧啧,两天没摸又大了……”

“死鬼,又有反应了……”妇女朝李乐抛了个媚眼说道。

“还不是你太迷人了?不行了,在来一次……”说着,李乐再一次把妇女压在了身子底下,然后一把将那碍事的家居服拽开,然后臀部微微一挺的,一副猴急的样子就要进入。

下一秒,如同晴天霹雳似的,一道甚是玩味的声音骤然间在房间响起:“我说,你们能不能等我办完事情在继续干你们的事情,我没多少时间看真人表演。”

再下一秒,一个男子已然出现在门口那里了。

男子身穿一套黑色的运动服,看不清他的脸,因为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面具,一个笑得很是诡异的面具,你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他的那双年轻的却又充满玩味的眼睛。

“而且你们这样光着屁股,如果不是有急事的话,我都不好意思进来打扰了,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套个底裤也好。”面具男继续语气玩味的说道。

“啊……”妇女这才反应过来了,当下尖叫了一声,拼命的抓着被子往自己身上盖的,企图遮挡住她那泄漏的春光。

李乐则像是受惊的兔子似的,同样的随手抓着一条底裤拼命的往自己的身上套的,事实证明,在这种情况下一丝不挂的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