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鬼魂作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我……我这就支付。”李乐大口的喘着气的说道,有了一种身体脱虚的感觉了。

当下面具男很是痛快的将自己的一个海外帐号报了过去,而李乐也很是痛快的赶紧打开电脑完成了转账的……没办法,不痛快不行啊,对方的那把枪不停的在他面前晃荡着呢。

而此时,面具男也把保险柜里的一些所谓的潘少文受贿的资料取了出来,随手就这样揣进了怀里,然后看着李乐说道:“哦,忘记告诉你了,我之前的雇主就是潘少文,当然了,现在的雇主是你。”

“……谢……谢谢。”李乐很是艰难的说道。心想果然是潘少文那个混蛋灭口来了,真是该死,亏自己对他如此忠心的。

“那么,打扰了,再见。”面具男还是很有礼貌的。

李乐可说不出“再见”这两个字,只好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很是难看的笑容的,就这样目送着面具男离开了房间了。

很快的,李乐就听到外屋传来开门以及关门的声音,就好像这屋子的主人很是自然的外出似的,身体的力气就好像瞬间被抽干了一般,双腿已然一软的,“砰!”的一声的已然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了,大口的喘起气来了。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悄然的出现在房间门口那里,那充满玩味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正大口喘着气的李乐看。

……

第一医院十三楼神经科主任的办公室里,神经科主任张大山表情有些凝重的为潘少文送上了一杯香气四溢的茶,心里却是默默的滴着血,这可是他珍藏的平时都舍不得喝的,最多就是取出来闻一闻的顶级大红袍呀,就这样被这个狗日的给糟蹋了。

但是张大山却是不敢将不好的茶端出来给潘少文喝啊,他知道潘少文的嘴很刁,更是一个小人,很喜欢记仇的。而且之前他的儿子犯了点事的时候,他也曾经求到了潘少文的身上,送了不少好处过去,潘少文这才一个电话过去帮解决的。

天知道他那个性子很冲的儿子还会不会惹出什么乱子出来的?到时候免不了还得去求他呢。

潘少文看着张大山表情凝重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的,然后端起那杯茶喝了一小口的,瞬间,口腔里茶香四溢的,当下说道:“好茶。”

“哈哈,老潘,你要是喜欢,我那还有一点,回头给你送去。”张大山说道,心里却已经不是在滴血了,而是在喷血。

潘少文摆了摆手说道:“茶先不说,你知道我找你的意思的。”

张大山表情又有些凝重了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我明白,不过,这种病,棘手啊。”

“治疗不好?”潘少文问道。

“也不是说治疗不好。”张大山解释道,“而是,这需要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这病得精神药物治疗为主,辅以心理治疗。按照我的估计,小潘应该是被某种东西给刺激到了这才精神失常的,如果能把刺激到他的那源头给找出来并且解决,这对于他的病情是有好处的。”

他自然没有勇气说出赶紧把你儿子送去精神病医院之类的话,否则他有理由相信潘少文一定会当场翻脸的。

潘少文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尽力吧。”

“这个当然……来,喝茶,喝茶。”张大山陪着一张小脸说道,心里却是诽谤起来了,这个凤凰市堂堂的一把手到底造了多少孽了以至于他儿子精神失常了,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吃大便的,还时不时的像一条恶狗似的乱叫乱咬人的,实在是……丢死人了。

离开张大山的办公室之后,潘少文挺了挺那已然微微的有些弯曲的后背的,表情已然有些阴森了,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回了自己的儿子的那病房,来到病房门口还没推开门走进去的,已然隐约的听到了自己的儿子在里头大吼大叫的声音了。

“鬼……江茗……鬼……害怕……怕怕……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要吃屎……我要吃屎……”

“枫叶,你别这样啊,别这样啊……”这是他的妻子李红的哭泣声。

“江茗……”潘少文面色阴了阴的,你死了就死了竟然还阴魂不散的?我都已经已经把你的父母送去让你们一家子团聚了,你还想怎样?

当下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拳头,然后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李红见潘少文走进来了,抹了一把眼泪迎了过去:“张大山怎么说?”

潘少文看了床上那手脚都被绑在床上,目光呆滞,不停的胡言乱语的潘枫叶,手再次紧紧的握成拳头的,然后安慰道:“能好,不过需要较长一段时间的治疗……不过,我想把尽早把他送到国外进行医治,国外的医疗水平会好一点,对他的病情肯定有帮助。”

“好,好。”李红赶紧说道,“咱们赶紧找人在国外联系一个好的医院,我跟他过去……”

说着看了潘枫叶一眼,悲从中来,又开始抹起眼泪来了:“老潘,你说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变成这样呢?要不……出国治疗之前先找个大仙看看?”

“我说过,别在提这事情了!”潘少文表情阴沉的喝到,一听到“大仙”这两个字后心情更是恶劣到了极点。

“可是,枫叶嘴里不时的会念叨出‘江茗’的,还有什么‘鬼’之类的……”李红并没有因为丈夫心情恶劣就这样放弃,“那个江茗是谁?会不会……”

“别瞎猜了。”潘少文脸色很是难看的说道,“那个江茗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跟枫叶一样是凤凰大学的学生,跟咱们儿子谈过几天的恋爱,不过不是什么好货色,是一个脚踏好几条船的婊-子罢了,她只是把枫叶当作凯子,后来枫叶醒悟过来跟她断离了关系……而那个江茗在几个月前发生了一场车祸变成植物人,在前些天离世了,就这样。”

当然了,这番话自然而然的潘少文是经过一番加工的,他的确从自己的儿子口中听到“江茗”这两个字之后就开始让人去调查这个人,得到的结果是,这个女孩子跟自己的儿子一样是凤凰大学的学生,几个月出了一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并且在前几天停止了呼吸。

而让潘少文的眼睛微微瞪大的是,车祸的肇事者竟然是时不时的就孝敬他一下的那个朱志文,只不过,车祸的性质却是一场意外,之所以会发生车祸那是那因为那个叫江茗的女生闯红灯了这才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而等潘少文打算找朱志文过来了解一下情况的时候,却是愕然的发现,潘少文竟然失踪有一段时间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不过由于他之前也曾经几次这样无声无息的就离开凤凰市跑到哪里快活去了,所以他的家人一点都没当回事。

在那个江茗停止呼吸后没两天的,自己的儿子就变成现在这幅德行了,嘴里时不时的就冒出“江茗”“鬼”之类的词语,在加上将江茗撞成植物人并且最后停止呼吸的是朱志文以及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潘少文太过熟悉了。

于是本来就是办案好手的潘少文很快的就把这一连串事情联系了一下,最后得到了这样的推论。

潘枫叶喜欢上了江茗,但是江茗不予理会,所以潘枫叶恼羞成怒的便让朱志文出手,制造了这么一场车祸,导致江茗成为了植物人并且在晕迷了长达半年之久最后还是停止了呼吸。

而朱志文秘密消失,自己的儿子在江茗死后立即变成现在这幅状态,会不会是有人知道这事情了所以对这两个人下手?

为了证实这一点,潘少文很是果断的让人秘密的把江茗的父母给毒死了并且将现场伪造成自杀现场,他就想看看黑暗中是不是真隐藏着这么一只手,只不过让他有些失望的是,最后江茗的父母都被判定为自杀,案子就这么结了,这些天也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

难道,真的是……阴魂作祟?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潘少文向来是不相信鬼神只说的,只是他毕竟是一个华夏人,华夏人若是纯正的无神论者,平时百无禁忌,不信鬼神,根本就不相信会遭报应遭什么鬼魂索命之类的。

可是有事的时候,又会变成坚定地泛神论者,别管是上帝真主佛祖观音菩萨玉皇大帝关二爷,全都能为我所用。

潘少文的心现在就已经开始在动摇了,也许,朱志文的失踪跟自己的儿子突然间失心疯真的是鬼魂作祟那也真的说不定啊。

“可是……会不会是那个江茗死了之后还是阴魂不散的纠缠咱们儿子?”李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恐了,心里更是满满的都是无力感。

见妻子表情如此痛苦无助的,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潘少文的心也微微的抽疼起来了,语气也变得柔和了一点:“你的压力太大了,今晚就好好休息吧,至于你说的那事情……在让我考虑考虑,我尽快给你答复……我是不会让枫叶继续这样下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