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 坠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跟李红聊了会儿明天带他们的儿子潘枫叶去找那个大仙的一些事宜之后,潘少文便让李红上床休息去,以便明天有更充足的精神去应对一些事情,只不过他自己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心里莫名的发堵的,于是就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有些无聊的看起电视来了。

当然了,怕影响到自己的妻子的休息,潘少文把声音关掉了,紧紧只是眉头紧锁着盯着那电视屏幕看的,却是心思涌动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潘少文就这样靠在椅子上打起瞌睡来了,岁梦中只觉得身体有点冷的,睁开眼睛,眼神有些模糊的看了一下手腕上佩戴的那价格不菲的腕表,却是已然凌晨快一点了,再看电视机,里面竟然是雪花一片的,想必已经没有节目了。

当下拿起手旁的遥控器想关掉电视机然后躺在妻子李红身旁小睡一会儿的时候,电视机的屏幕竟然一闪的,竟然变得血红一片了,就好像屏幕上被涂抹上鲜血似的,没有任何的图案。

潘少文瞳孔一下子大张的,吓了一大跳的,大喊一声:“来人啊!”

门口有警察在那边守着,只要他一声大喊的,他们就会冲进来的,但是让潘少文惊悚的是,门口守着的那些警察并没有冲进来,就好像没听到他的呼喊声似的,反倒他的妻子李红被吵醒了。

“怎么了?”李红坐起身来有些睡眼朦胧的说道。

“屏……屏幕……”潘少文眼神死死的盯着那电视屏幕,很是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佛看到那电视屏幕上正一点一点的向外渗透出鲜血。

“屏幕?什么屏幕?”李红的目光落在那电视屏幕上,然后瞳孔瞬间一张的,“啊!”的一声的惊叫出声的,那张脸已然吓得毫无血色了。

“这……这……”

“没事的,估计……出故障了……我这就将它关闭了。”潘少文很是艰难的说道,说着拿起遥控器,就要将电视给闭了,但是任凭他如何用力的按那遥控器的,电视却是没有半点被关闭的迹象,屏幕始终一片血红的。

潘少文重重的吞咽了下口水的,站起身来,想过去将插头拔掉算了,就在这时,电视的屏幕上的那一片血红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却是出现了一个画面,具体来说是一张照片,一张覆盖了整个屏幕的照片。

照片里有一男一女两张脸,这两张脸笑得都有些恶毒,眼神里满满的都是阴森的笑容,甚至,眼睛,嘴巴,鼻子耳朵处都有猩红的血。

“啊……”李红再次尖叫出声的,缩成一团的,眼睛紧紧的闭上了,“老潘,你……赶紧将其关掉啊……快……”

就好像无形中有一只手骤然间掐住她的喉咙似的,声音戛然而止。

潘少文却是顾不上妻子李红了,此时瞳孔大张的,身体抖如筛糠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惊悚之色盯着电话上面上出现的那两张脸看,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的,他害怕他眼睛闭上那么一瞬间的,自己的脖子就被一只手给掐住了,就跟电影里所演的那样。

这两张脸他很熟悉,因为,前两天他才看到,而且他还让自己的心腹兼司机李乐潜入他们那小屋里将这两个人抹杀掉并且将现场伪造成自杀现场。

只是,他们竟然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他们这是……索命来了?

忽然之间,墙上的壁灯以及电视屏幕突然间全都熄灭,屋子里已然一片漆黑的,咣当一声,窗户打开了,那已然充满秋意的海风吹了进来吹在了潘少文那已然被冷汗浸湿的身体上,至于他身体一片冰凉的。

当下他慢慢的转身,只看见窗户大开,窗帘迎风飘舞窗户外头更是飘着一道白色的身影,披头散发的,那长发后面似乎还隐藏着一丝骇然的凶光。

“陪我……陪我……”一道很是凄厉的女孩子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让潘少文头皮一阵发麻的。

然后他那被打了镇定剂原本应该处于睡梦状态的儿子潘枫叶竟然像是某种力量给指引着似的竟然从床上坐起身来了,然后下了床,一步一步的毫无意识的朝着那窗户走去。

“枫……枫叶……”看到这种骇然的场景之后,潘少文的瞳孔一缩的。

若是一般人,此刻肯定就吓得不行了,若是心脏病患者,肯定当场就得心肌梗死了,

但是潘少文毕竟不是一般人,他的神经比正常人要粗大很多,他见得世面也多,职业缘故,各种死人的惨状他都见过,在加上他的儿子情况很不对劲,他很快的就回过神来了,边大喊“来人啊!”边过去作势就要抓住已然走到窗户跟前的潘枫叶的手。

就在这时,一只潘少文压根就心思去注意的手突然间从窗户外头伸了进来,一把揪住站在那边的潘枫叶的领口,大力的往外面一拽的。

毫无意识的潘枫叶很是干脆的整个人被拽了出去了,然后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朝着十三楼下面的水泥地面狠狠的砸了过去。

“不……”一声凄厉的惨叫从潘少文的嘴里崩了出来,响彻了整个病房。

与此同时,潘枫叶如同沙袋一般从十三楼窗口掉下去,摔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的,顿时血流满地,**迸裂,已然变成了一堆碎肉了。

而在外头守着的刑警已然听到了病房里头潘少文的那声惨叫声了,当下赶紧推开病房的门冲了进来,接住那从窗户洒进来的月光,他们看到了瘫坐在那里的潘少文,也看到了还在窗户那里飘着的那个白衣女鬼。

“哎呀,妈呀……”又是一阵惨叫声的,冲进来的这两个刑警也被窗户上飘着的那个白衣女鬼给吓到了。

下一秒,白衣女鬼就就好像被吓到了似的,如果变戏法似的,瞬间消失了,就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似的。

“快……快……我儿子从窗户掉下去了,快……”潘少文嘶吼着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跌跌撞撞的外外头跑。

那两个刑警也吓傻了,赶紧跟随着跑了出去。

而就在潘少文一行人离开了病房之后,一道身影悄然的从那扇被打开的窗户悄无声息的跳了进来,然后走到那电视机跟前,手伸了过去将插在电视机后面的一个U盘拔了下来,这才从新回到窗户跟前,身形一闪的,已然跳出了窗外,瞬间失去了踪迹。

医院有人坠楼了,而且坠楼的那个人竟然还是市公安局局长潘少文的那个突然间得了所谓的失心疯的独子潘枫叶,自然而然的引起了不小的波浪。

院领导连夜回到了医院,诸多的警车更是用最快的速度呼啸着抵达了现场,将现场严密的封锁起来了,可想而知,整栋医院大楼的那些病人或是家属或是值班医生又或者是护士的,都被惊醒了,然后纷纷的趴在窗户那里看热闹来了。

“什么声音?”百里冰被外头的动静吵醒之后,却是看到原本躺在她身边的李泽道已然起身呢,正趴在窗户那里往外头看呢,当下问道。

“有人跳楼了。”李泽道回头一笑说道。

“嗯?”百里冰下了床走到他身边,然后朝下看去,却见楼下已然密密麻麻的有着好几个人了,警车闪烁着的那红蓝灯极为刺眼,更是很是清晰的听到了一阵凄厉的女子的哭声从下面传了上来。

“睡觉吧,没什么好看的。”李泽道笑道,然后手很是自然的搂住了她那纤细的蛮腰。

百里冰目光缩了回来,却是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他看的并不说话。

“那个……慢慢的你就习惯了。”李泽道讪笑的,他以为百里冰之所以用这样的眼神盯着他看的是因为他把手放在她的腰上了。

“不是这个原因。”百里冰说道。

“什么不是这个原因?”李泽道一头雾水的,有些不明白百里冰在说啥。

“之前我醒来一次,你却是没在房间里……你干的?”百里冰说道,幽暗中,她的眸子如同两颗世界上最名贵的宝石似的,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李泽道一愣,嘴角微微的翘起了一丝诡异的幅度说道:“是我……前几天我跟你从观音山游乐场回来之后,我不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了吗?”

“是的,那时候你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好像体力有着一股巨大的怒火没能宣泄出来似的。”百里冰想起那天的情景。

“是啊,有两个我认识的人被打晕了然后被强行灌入了溴鼠灵……哦,也就是老鼠药,并把现场伪装成自杀。”李泽道声音有些萧索的说道,又想起那可怜的一家子来了。

百里冰的眼睛微微的有点睁大了。

“现在,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罢了。”李泽道看着百里冰说道,“会不会……觉得我的手段很是毒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