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被鄙视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最后,那该死的裸-照还是迫使她背叛吴馨了。

吴馨的确想跟702网络公司的业务员以及项目总监见一下面探讨一下有关基金会网站建设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情是由她这个助理来联系的。

所以潘小婷就联系梁博,让他找个地方并且找个人假扮成702网络公司的项目总监,然后她将吴馨骗过去。

只不过在即将到达茗山茶楼的时候,潘小婷还是受不了内心的那种谴责挣扎的,于是偷偷的给了李泽道发了条短信,至于李泽道能不能及时赶过来,那就看命运了。

让她有些措手不及的是,梁博竟然如无耻到这种程度了,他的那个表哥更不是什么好东西的,竟然提出了那种令人作呕的要求,好在就在这时候李泽道及时出现了,并且像是快刀斩乱麻似的将事情给解决了,不过让她有些不理解的,李泽道为什么只带走梁博不带走他的那个表哥胡三,难道是因为人手不够带不走?

还有他这是要将梁博带到哪去?

算了,这不是应该自己关心的不是吗?这个该下地狱的男人就让他早点下地狱好了!

“你该道歉的人应该是馨馨。”李泽道回头看了蜷缩在那里的吴馨一眼,眼里的柔情一闪而过,却是语气发冷的说道。

“我会的。”潘小婷回头看着吴馨,眼里的那种歉意一闪而过。

“看在你及时给我发短信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李泽道说道,“不过我不希望这种事情以后再次发生,所以……你不笨,刚刚你戏就演得很好,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潘小婷表情有些黯然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她很是清楚的知道,李泽道这是在警告她之后主动离吴馨远一点,当然了,这也是她想做的事情,不管是怎样的理由,伤害就是伤害,她也没脸继续在吴馨跟前转悠着了。

“希望你真的明白,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之后的事情,我会跟馨馨解释的。”李泽道淡淡的说道,然后随手将刚刚从梁博以及胡三身上搜出来的手机递了过去说道,“你要的东西应该都在里头,怎么处理就看你自己的了。”

潘小婷感激的看了一眼这个自始自终看都不看她一眼的男子,伸手接过那两把手机以及一个U盘说道:“谢谢……”

“不用,前面的公交站台可以避雨,你可以下车自己打的离开了。”李泽道淡淡的说道,对于这个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吴馨的女人着实一点好感都没有,说着缓缓的将车在公交站跟前停了下来。

“……我……我的包包在刚刚那茶楼的停车场的那车里。”吴馨有些尴尬的小声说道。

李泽道无奈,只好再次发动了车子,转了个弯的,然后重新回到茗山茶楼门口的那停车场跟前。

“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但是,谢谢你,真的。”潘小婷看着李泽道的侧脸轻声说道。心里这个男人的长相跟梁博比起来或许不相上下,毕竟审美观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气质,心性,气度以及智商跟梁博比起来,那足以甩他好几条街了。

当下不得不感慨起来了,吴馨的眼光真的比她强太多了。

“你可以走了。”李泽道看了一眼这只落汤鸡淡淡的说道。

“谢谢你。”潘小婷再次很是郑重的说道,这才推开门下了车进入雨幕里,并且帮忙将门关好。

李泽道这才再次启动了车子,很快的就消失在夜幕里。

潘小婷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看着那早就消失的奔驰suv,心里却是空空的,有了一种很是寂寞的感觉。

她不知道的是,不远处的角落里,一道黑影静静的站在那里,那如同秃鹫般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她看……

……

很快的,李泽道驱车来到变态所购置的那套破旧房子的那个老小区里,此时变态已经已经接到了李泽道的电话所以早就在楼道里等着了,并且连雨伞都准备好了。

只是让他有些郁闷的是,老大怎么会事这么多呢?天天有人招惹他然后被他打晕了送到这个地方来?若真如此……老大是不是也应该反省反省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找他麻烦?太贱了?还是太帅了……哦,这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这样的问题变态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并没敢真正的说出来,毕竟他要是真说出来的话他没敢保证老大会不会将他往死里揍,就算没将他往死里揍的也一定会表示没办法长得帅之类的。

见李泽道的车过来之后,变态赶紧撑伞过去,与此同时,李泽道已然推开车门走出来了。

“老大……”变态说道,然后帮他撑伞。

李泽道看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拉开后座车门,将晕睡在那里的吴馨抱了出来,走进了单元里这才对变态说道:“后车厢里还有一个,不用太客气。”

“知道了,老大。”变态自然明白李泽道的意思,然后从新走进雨中打开后车厢的车门,将里头的梁博像是拎着一袋子垃圾似的提了出来,然后紧跟着李泽道走进单元里上了楼进入了房间最后扔在那个被装修成刑房的小房间里。

而李泽道则将衣服多少还是被雨淋湿的吴馨抱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里放在床上,然后离开房间对变态说道:“你可以先隐身了。”

毕竟接下来他得帮吴馨把湿的衣服给脱下来,变态这个家伙偷看倒是不敢,但是肯定会用暧昧的眼神盯着他看的,甚至肯定会在心里笑他猴急的大白天就迫不及待的。

“好的,老大。”变态微微颔首说道,然后陪着一张笑脸用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屋子里。

李泽道这才转身回到了房间里,帮吴馨把潮湿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用被子帮她盖好身子,又偷偷的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两口的,这才拿着那湿衣服离开房间在靠近阳台那衣架上晾好。

做完这些琐事之后,这才来到了那个刑房里,眼神冰冷的盯着蜷缩在那里的梁博一眼,然后一脚过去,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唔……”梁博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的,睁开眼睛,眼神跟李泽道相对,眼里已然流露出一丝恶毒的神色了。

“我还以为你会杀了我呢。”梁博的声音满满的都是恶毒。

“我怎么会杀了你呢?”李泽道笑笑说道,“杀人可是犯法的……不过有一些事情倒想请教请教学长。”

“你还是杀了我吧,因为我就算我知道些什么,我也不会告诉你什么的。”梁博的那张脸因为痛苦也因为怨恨以至于扭曲起来了。

“这么说,你的确知道些什么了?”李泽道说道,“还有,话别说得那么早,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告诉我的……那么,说吧,谁让你对吴馨下手的?”

“哈哈……我想你的脑子一定被门夹过。”梁博像是听到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大笑起来了,又因为他的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所以显得很是狰狞恐怖,“正因为吴馨那个婊-子,所以我原本所拥有的一切都没了,难道我不应该恨她?难道我不应该报复她?”

“你应该,但是你的手压根就还没完全好利索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想报复呢?再说了,你没那个胆子。”李泽道说道,“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逼迫你做,你不得不做,而且……事情的结果恐怕在你意外之外吧?”

“哈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梁博冷笑连连的,心里却是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了,这个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

“学长,你笑起来实在很难看,而且你的回答让我很不满意。”李泽道说道。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梁博继续冷笑。

“不,对你来说一点都不好。”李泽道提醒到,“杀人我是不敢,但是折磨人的胆子我还是有的,看来上次踹断了你的两条胳膊的,那下马威不够威风,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以至于你压根就没将我放在眼里的,甚至还试图那我当白痴耍。”

“我没有拿你当白痴耍,因为你本来就是个白痴,哈哈……”梁博像是被自己这话给逗乐了似的大笑了起来,“你最好把我给杀了,然后替我偿命,这也算是跟你同归于尽了,哈哈……”

“我就知道我被你鄙视了。”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一个希望对方赶紧将他杀了的人怎么可能随便威胁两句的就乖乖的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呢?”

李泽道说话的时候,已然一脚踩住了梁博的胸口。

梁博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没有挣扎,他知道自己挣扎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

李泽道手一伸的,已然从桌上拿出了一个针管,针筒里有着半管的透明液体,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梁博说道:“学长,你大可以放心,杀人可是犯法的,我可没有胆子杀你,不过,把这玩意儿打进你蛋蛋里的胆子还是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