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我帮你脱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想干么?”梁博的看着那针管,眼里总算出现了一丝恐慌了,身体更是试图挣扎,但是怎奈何胸口如同被大石压着一般,压根就动弹不得的,甚至都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了。

“看在你是学长的份上,我在跟你解释一遍。”李泽道笑得跟个恶魔似的,“我说,要把这里面的液体打进你蛋蛋里。”

梁博眼里的那种恐慌更甚了:“你……你本事是杀了我……”

“我没杀你的本事,只有把这玩意儿打进你蛋蛋里的本事。”李泽道看着那针管,如果自言自语一般,“知道这里头装的是啥吗?哦,虽然你是学医的,不过跟你说你也不懂,但是不管怎么说蛋蛋被针扎一下都不会太舒服吧?更别说还要将里头的液体推进去了,那么,咱们开始吧……”

说着,李泽道手伸了下去,“嘶!”的一声轻响的,然后梁博只觉得自己的裤裆一凉的,他的裤子已然被硬生生的扒下来了。

当下梁博心里惊恐万分试图挣扎,却是发现自己的下体很是诡异的失去知觉了,而上半身却是被那只脚死死的踩着,同样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似乎闪烁着寒光的针管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的胯下。

“啊……不……不要……求你了……”梁博的心里防线总算崩坍了,当下失声哀求起来了。

他的身体在不停的哆嗦,更多的汗水随着脸颊滑落。眼睛被咸渍的汗水模糊住了,脸上的肌肉在抽搐,就连布满汗水的鼻翼也在抖动个不停。

甚至就在李泽道手里的那针就要刺入他的皮肤的时候,梁博很是干脆的尿失禁了,好在李泽道眼疾手快的手移开了,不然差一点就要被尿液给喷上了。

“真恶心。”李泽道一脸无语的说道,心想又得让变态把这个房间消消毒了。

“不……不要……求你了……”梁博失声痛哭,大口的喘着气,“不要……你……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我全部都告诉你……”

“看在你这么主动的份上,我可以在给你一个机会。”李泽道很是满意的说道,“是不是有人让你这么干的?”

“……是……”

“是谁?”

“我……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啊……”梁博很是委屈的哭了起来了。

“这就是你的答案?”李泽道问道,“那好吧,我只要继续帮你将这玩意儿打进你的蛋蛋里了。”

“不……不……”梁博大口的喘着气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啊,我就是前两天去酒吧喝酒最后喝多了,然后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不知道什么被带到一辆车上了,一个脸上戴面具的男子问我说是不是认不认识一个叫吴馨的女孩子,还把照片给我看的……后来我……我才知道他跟吴馨的父亲有仇的,所以想找他女儿麻烦……”

“然后你就帮了?”李泽道恶狠狠的问道。

“没……我没想帮啊……”梁博眼神恐慌的看着李泽道,很是委屈的说道,“因为我怕你啊……”

“……”

“你知道的,我并不是那种胆子很大的人啊……”梁博说着更是委屈了。

“……行了,别诉苦了。”李泽道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然后他就强迫我吞下一颗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跟我说那是毒药,没有解药的话会死人的。”梁博哭得更是伤心了,声音颤抖得厉害,“所以……我就乖乖的听他的话了,加上我的确很恨吴馨跟潘小婷的,然后我就利用潘小婷的裸-照威胁潘小婷找个由头把吴馨带出来……”

“之所以会选择在茗山茶楼也是那个面具男让你这么干的?”李泽道问道。

“是的,连包厢都是他事先定好的。”梁博很是委屈的说道。

“我的出现,也是在你的意料之内吧?”李泽道冷冷一笑说道,“或者说在那个面具男的意料之内?”

梁博再次瞪大眼睛,心里再次掀起了惊涛骇浪的,这种事情他竟然也知道?当然了,他是一点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李泽道会知道并且还能如此及时的赶到的。难道潘小婷那个婊-子事先给他通气了?还有那个面具男又怎么敢肯定李泽道一定会赶到的?

“他……的确说你一定会赶到的……”梁博说道。

“难怪你看到我出现之后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只是用恶毒的眼神盯着我看。”李泽道继续冷笑连连,“你是不是以为我到了之后那个面具男肯定有后招对付我的,然后这才有恃无恐的,甚至直到刚刚,你还觉得面具男的后招这就要出现了对不对?直到我就要把这玩意儿打进你的蛋蛋了,但是所想象的那大招还没出现,你才开始害怕了……我说得没错吧?”

梁博的眼睛瞪大了,这个家伙……他怎么什么都知道?还有,自己在那包厢里看到他的时候真的没有惊讶的表情?不对啊,自己的眼睛睁大了啊看起来很吃惊啊,难道眼神不对?

看来,他是老实人,老实人是不会演戏忽悠人的……梁博只能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了,但是为什么那么想哭呢?

他有了一种被当猴子耍的感觉了。

李泽道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起来了,因为梁博的表现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了,所以李泽道这才将他带到这地方来,得到的结果跟他所料想的差不多,只是对方是如何断定他会及时赶到的?因为对方料定潘小婷一定会告诉自己?还说潘小婷跟那个面具男就是一伙的?

另外,自己到了之后面具男的后招真的没有使出来?还是说他已经使出来了自己没中招?那么……是不是还有后招?

想着,李泽道的脚从他的胸口处移开,梁博大口的喘着气的,这才觉得身体舒服了点。

“把你的手伸过来给我。”李泽道冷冷的说道。

“这……”梁博吓了跳的,这个家伙这是还打算扭断它?拜托,上次被你踩断了现在都还没好好不好?

“我要真想把它踩断的话还用你伸出手?”李泽道冷笑。

梁博一想也是,当下那不由自主颤抖得极为厉害的手缓缓的伸了过去,李泽道手指很是厌烦的搭在了上面,很快的就松开,然后淡淡的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没有中毒。”

“……真的?”梁博目瞪口呆。

“你好歹也是学医的,中没中毒你自己不知道?你以为真如电影所演的那样随便一拿的都是无色无味的毒药?你配得上吃那种毒药吗?”李泽道冷笑。

“……”梁博差点喷出一口鲜血出来,有你这么侮辱人的吗?他连吃毒药的资格都没有?

“信不信是你是事。”李泽道耸了耸肩膀说道,“好了,你可以穿上你的裤子了然后把地上的尿给擦干净……假如你还想离开这个地方的话。”

“你……愿意放我走?”梁博一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难道我要留你在这还帮你管饭?”李泽道打量着手里的针筒冷冷的说道。

梁博眼神恐慌的看了那针管一眼,赶紧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提上了自己那已然被李泽道撕破了的裤子,最后很是勉强的把私处给挡住了,然后脱下身上那湿漉漉的衣服,蹲了下去可怜巴巴的擦拭起地上的尿渍来了。

擦完之后,看着李泽道,很是努力的试图在脸上挤出一些笑容出来的,却是突然间发现眼皮无比的沉重,然后重重的瘫倒在那里,失去知觉了。

李泽道冷眼看着他,然后摸出手机,给了变态一个电话:“你可以现身了。”

很快的,变态已然出现在跟前了,然后微微颔首说道:“老大。”

“把这个家伙带走吧,随便找个医院门口扔下就行了。”李泽道说道,“然后跟之前一样,暗中跟在你嫂子身边,今天她值班。”

“好的,老大。”变态点头说道,动作麻溜的提起地上梁博就走。

李泽道就喜欢变态这一点,做起事情来极为麻溜的,绝不拖泥带水,唯一的缺陷是,能力太差点了,当然了,跟普通人比起来,还是很牛逼的存在的。

看来以后的确应该对他好一点,要不下次再有叫化鸡吃的时候,除了鸡屁股外把鸡头跟鸡爪也留给他得了?给他鸡屁股的时候他的眼睛都有泪花了把他给感动的,在把鸡头跟鸡爪给他的话他一定会更感动的。

……

吴馨的双手用力的向上举,双脚也向下牵扯,打了个饱睡后的呵欠,伸了个舒适的懒腰后,坐起身来,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的瞳孔里便出现了另外一双眼睛的影子。

“泽道?”吴馨那原本就已经很大了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满满的都不是不可思议之色,她不是在那个什么茗山茶楼跟那个看起来很猥琐的胡总监喝茶吗?泽道怎么在?这里又是哪里?

呃……自己怎么没穿衣服?

“我帮你脱的。”李泽道盯着她那被性感黑色内衣包裹着的酥胸咽了咽口水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