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感觉/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寂寥宽阔的原野,一望无垠的池塘,此时大雨倾盆的,整个鱼塘水面因为豆大雨点的缘故而显得极为躁动不安,失去了以往的那种清风拂面的平静。

这是位于凤凰市郊区的一个养殖鱼塘,在鱼塘的边上则有一间小屋子,屋子原本是供看管鱼塘的人居住的,只不过已然荒废许久了,加上几个月前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还引起了一个范围内的轰动……凤凰市教育局的副局长吴乾坤在这个地方把自己的小舅子给杀了,最后打电话自首了。

更是传闻有人在这水塘里捞出了人头,于是这个地方更是没有人来了。

此时屋子昏暗一片的,霉味极重,屋顶更是因为雨水的缘故噼里啪啦的响着的,不时的还有几滴雨滴滴落下来。

两个黑衣人站在门口那里,边眼神警惕的扫视了门口一眼的,边砸吧砸吧的吸着嘴角处叼着的烟。

而在屋里还有两个男子,一个跟门口站着的那两个人一眼一身黑色的劲装坐在那里有些无聊的把玩着手里的一把匕首,另外一个却是身穿一身警服的,不时的晃动着手里的枪的同时目光落在地上那被五花大绑嘴巴还被堵起来得二女三男身上,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个诡异的幅度。

“李队,还有哥几个,别用那样的眼神盯着我看,我也只是执行命令而已。”身穿警服的男子笑嘻嘻的看着李梦辰他们几个说道,后者正眼神又是愤怒又是无助以及惊恐的盯着这个叛徒看。

“哦哦……”李梦辰的喉咙拼命的蠕动着,最终却是只能发出一些愤怒的鼻音,而且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她早就把杨小宝这个叛徒给杀了几百次了。

李梦辰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跟以往一样出警,怎么一下车的就被包饺子了,然后就被五花大绑的带到这个地方来了,原来,他们的队伍里出现了奸细。

而且被带到这个鬼地方来的好像不仅仅只有他们四个刑警,还有一个全身已然湿透了的女孩子,只不过他们被带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处于晕过去的状态,头发更是散乱的盖住了她的那张脸,所以不知道其长相。

“哈哈,李队,别激动,别激动……不过你激动起来好可爱。”杨小宝笑嘻嘻的说道,脸上的表情有着说不出的猥琐。

“……”李梦辰不激动了,更是把眼神移开,她不想让这个混蛋占她的便宜。

就在这时,汽车的咆哮声传了过来。

“老大回来了……”门口站着那两个黑衣男子喊道。

很快的,一辆前面都快散架了的面包车停在了哪里,车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男子跳了下来,然后漫步在那雨幕里大步的走了过来。

“哈,老大,你挂彩了?”其中一个黑衣男子看着他手臂上的那道划痕问道。

“有些扎手,最后还让他给跑了。”中年男子看了那伤口一眼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说着看了屋子里那被五花大绑的五个人一眼说道:“把电话给我。”

其中一个黑衣男子赶紧将一把电话递了过去,中年男子接过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不多时,电话被接通了,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潘局,任务完成。”

良久,一道阴沉的声音传了过来:“知道了,我会尽快过去,过去之前我会联系你。”

“知道了。”中年男子说道。

与此同时,离这个破旧的房子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两道影子很好的藏匿在那茂盛的树叶里。

“动手?”其中一道影子说道。

“判官说,让他自己解决,锻炼他解决问题的能力,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咱们才可以动手。”另外一道影子说道。

“什么是迫不得已?”另外一道影子问道。

“所谓的迫不得已的意思就是,被逼得不得不这样做……这个成语出自《汉书?王莽传上》:为皇帝定立妃后,有司上名,公女为首,公深辞让,迫不得已然后受诏……”

“滚犊子,我#¥@#¥%¥#%……”

……

凤凰市公安局里会议大厅!

七八名市公安局的实权人物以及几十名各个分局的精英全部聚集在这里,目光都齐刷刷的盯着坐在那里的副局长李斌看,因为局长潘少文家里出现极大变故的缘故,他心力交瘁的暂时请假,所有局里一切相关工作都暂时交付给副局长李斌。

李斌脑袋有些头疼的扫了大火一眼,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想必发生什么时候大伙都已经知道了,但是我还是要在说一遍,下午,咱们的五名来自里湖区分局的同事在接到群众的报警电话之后出警了,但是最后却是失去了联系了,最后经过调查,报警的那个电话是来自路边的一个电话亭,换句话说,这十有八九就是一个阴谋!”

“我说想的是,这次的案件不同于以往的案件,这很有可能是一起某个凶徒或者说某个憎恨咱们警察的组织设下阴谋试图伤害咱们的同事,这是在藐视咱们的执法权力,这是在挑衅咱们政-府,形势逼人,我希望在座的诸位能明白这一点。”

当然了,有一些话李斌没说,那就是失踪的其中一个是里湖区刑警队的副队长,不仅仅如此,她的男朋友还是上次大摇大摆的进入这会议室的那个来自华夏特别局的李泽道,而李泽道身后站的则是百里长河,这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他都已经接到了好几个有分量的人电话了,甚至都已经惊动省里了,并且发话务必尽快找到并且救出那五个失踪的刑警。

其实林斌很是清楚的直到,他们在意的只有那个叫李梦辰的副队长!

李斌这话一出口,原本压抑的气氛变得更加压抑了,不少人点燃了香烟,以此来减压。

李斌扫了大火一眼继续说道:“总之,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所以虽然现在天已然完全黑下来了并且外头还大雨倾盆的,但是我还是希望大伙不计辛苦的,坚守自己的岗位,今晚连夜就算把整个凤凰市都给我翻过来,都要找到咱们这五名同事!”

……

何小风办公室里,李泽道坐在那里,却是平静得极度的可怕,就好像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宁静似的。

何小风的脸色则难看到了极点,整个人也烦躁到了极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只能让人给他送来了一包烟,一根接着一根的大口的抽着,把整个办公室弄得乌烟瘴气。

“你这是要把事情……闹大?”何小风掐灭烟头看着李泽道问道,因为李泽道的做法不仅仅只是发动他身后的那股力量寻找有关李梦辰的下落,甚至整个凤凰市所有的警务人员都占时的放下手头的一切事物,顶着外头那倾盆大雨的也要在各个路口设路障,调集所有的路况摄像头,务必要找到有关那消失的警车以及那五个人的踪迹。

李泽道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的确是要把事情闹大,闹大了,对方就沉不住气了,想赶紧抓紧时间把事情给解决了。”

“你就不怕对方狗急跳墙的对梦辰他们做出什么事情出来?”何小风皱了皱眉头。

“不会的。”李泽道微微摇了摇头,表情虽然阴沉得但是却是出奇的冷静说道,“因为,对方的目标是我。”

“是你?你怎么知道?”何小风问道。

“感觉!”

“……”何小风差点喷出半斤鲜血的,拜托,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这边装逼?感觉?感觉你妹啊!难道你不知道我就是感觉对方不错这才约见面的结果才知道对方这压根就是为了想给她那肚子里的孩子找个父亲啊!

“万一,对方的目标不是你,而是憎恨刑警的凶徒或者是某个组织呢?”何小风快疯了。

“不可能。”李泽道摇了摇头。

“因为……感觉?”

“是。”

“……”何小风觉得这天实在是没办法聊下去了,当下极度烦躁的再次拿起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然后点燃大口的吸了起来了。

就在这时,李泽道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一条短信已然进来了,李泽道眼睛微微眯了下打开短信一看,短信的内容很是简单也很暧昧,只有三个字以及一个感叹号:亲爱的!

何小风以为有消息了一下子来精神了,赶紧凑过来问道:“是不是收到什么消息了?”

李泽道把短信给他看,何小风看完之后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的同时更是差点骂娘的。

亲爱的!

你在跟我开玩笑?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跟别的女人打情骂俏的?

何小风突然间替李梦辰感觉到十分的不值,更是觉得不管怎样,哪怕再次跟自己的妹妹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的,也要竭力的阻止她继续跟这个狼心狗肺之徒在一起!

然后见李泽道把手机放回兜里,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你去哪里?”何小风喊道。

“赴宴!”李泽道头也不回的说道,然后大步的走出了办公室。

“……”

何小风没看到的是,这一刻,李泽道的眼里流露出极为恐怖的杀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